第132章 白银十卫是联盟的?

方才箭在弦上的第八星系自卫队, 先是目睹了白银十卫横空出世, 又听见这个奇迹般的声音,全体懵了, 鸦雀无声地面面相觑, 不知是真是假, 也不知该作何反应,只好等着总长发话。

可是总长原地变成了一尊蜡像, 一动不动。

那一瞬间, 陆必行其实并没有觉出什么“难以置信”或是“欣喜若狂”,他甚至连“这是不是别人假冒”的合理怀疑都没来得及想, 他的喜怒悲欢与思考能力集体被慢动作了一回, 唯有恐惧感一马当先。刺骨的凉意顺着他的后背蹿上去, 吹散了体温,冻结了内脏。

他惶惶然地转动着目光,想去观察其他人的反应,以期能找到一点参照, 可是他一时看不清——他确定自己没有哭, 眼睛应该也没出什么问题, 但所有的感官就像在虫洞里那样,被严重扭曲、迟钝了。别人的脸就像糊着一层毛玻璃,影影绰绰的,离他很远。

于是一个孤独的念头冒出来,陆必行想:“我终于疯了吗?”

十一个“独立年”过去,数千多天, 陆必行有过很多敌人,然而他最大的敌人,不是穷困潦倒,也并非内忧外患,而是他自己。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走钢丝的人,每天都要艰难地寻觅一个平衡,扼住自己的灵魂,不让它爆炸、不让它沉沦,不让它激烈沸腾,也不允许它就此死去。

陆必行擅长给别人熬各种口感的鸡汤,而“鸡汤”里最常用的原料,往往来自于一些或杜撰、或真实的名人传记,因此他在这方面涉猎颇广。世界上没有那么多新鲜事,只要愿意,总能在纸页间找到同病相怜的人,陆必行也曾经试图循着漫长的人类历史,找出几个有共同境遇的人,沿着时间逆流而上,和他们聊一聊。

这些已经故去的人,有些给他讲了“在灰烬里重生”的故事,有些给他讲了“灵魂就此湮灭”的故事,陆必行渐渐发现,前者开始无法触动他了,反倒是后者,时而让他心怀戚戚、略有同感。

文字和故事都是死物,万年不变地印在那,变的是看客的视角,这道理他明白。从意识到这个问题开始,陆必行就像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怕死那样,怕自己会疯、怕书桌上的七道刻痕已满,再没有什么魔咒能救他。

然而他又想:“可是要疯也不能挑这个时候疯啊!”

他现在身后是莫测的玫瑰之心虫洞区,眼前是几方势力混战成一团的战场,再怎么说,好歹也得撑到把带出来的人都送回去才行。

他乱七八糟的思绪绕着八大星系飞奔了一圈,千头万绪,但现实只过了几秒。

交战的三方并没有听见陆必行心里的核爆,玫瑰之心里那个活跃的虫洞区是天然的掩体,白银十卫不用说,就连穿越玫瑰之心的联盟中央军都没能察觉到他们这路人马的存在。

白银十卫悍然将混战双方冲撞开,像一把钢刀架住了交战双方,打开了一个狭窄的通道,静静地看着方才陷进战场里的非武装星舰趁机夺路而逃。

伍尔夫一把推开卫兵,两条腿互相抢着步子,蹒跚着来到沃托指挥中心的通讯屏幕前,几乎破了音:“是谁?你是谁!”

那边沉默了一会,随即,方才的声音十分心平气和地回答:“白银十卫。”

星际战场上,多方武装一片哗然。

藏在暗处的第八星系自卫队中,所有来自白银九的旧部忍不住人泪盈眶,陆必行尝出了一点血腥气,茫然地品了品,发现自己无意中咬破了舌头。

那人又说:“白银第二卫、第五卫、第七卫与第九卫今天因故缺席,原第八卫队仅剩一人,并入白银十,多年蹉跎,卖相不佳,大家凑合看吧。”

伍尔夫干瘪的嘴唇剧烈地颤抖着,逼问道:“指挥官是谁?”

“稍等,指挥舰是从海盗自由军团里缴获的,长途旅行,通讯设备出了点问题,正在尝试修复……唔,好了。”

伍尔夫倒抽了口气,三百多年坚如铁石的心狠狠地梗了一下,险些仰面朝天地摔下去——只见漆黑一片的通讯屏幕上信号不稳地闪烁几下,随即,一个新的通讯请求通过,一个男人出现在屏幕前。

他把自己打理干净了,普通的棉布衬衫与长裤在他身上,竟有种说不出的硬朗气质,手上依然有一副一尘不染的白手套,除了头发有欠打理,长得有点长以外,这徘徊在所有人心上十六个沃托年的“幽灵”,与当年别无二致。

林静恒。

他就像是远古时代,从厄尔巴岛脱困的法皇拿破仑,地狱也关不住他,一出声,依然有无数追随者跟着他出生入死。

陆必行像是被烫了眼球,狠狠地闭上眼睛,从临时的失聪中渐渐复苏。

“总长,这……这可能吗?是真的吗?”

“是林将军!”

“陆总,你看见了吗?是林将军!”

湛卢问:“陆校长,您需要医疗帮助吗?”

陆必行伸出手,用尽全力说:“要……舒缓剂,给我舒缓剂六号。”

舒缓剂是重要太空军用物品,这些年在八星系有了很大发展,减少了副作用的同时,还发展出了很多功能侧重不同的分支——舒缓剂六号带有镇定功能,专门用于缓解因情绪起伏过大造成的人机对接不稳,能有针对性地消灭引起情绪波动的递质,中和掉多余激素,带给人们机械性的稳定,有效时间为二十分钟。

药物强行镇压了他飘忽的神智,血压急剧变化,造成了眼睛里的毛细血管充血,布满血丝的眼睛破坏了他与生俱来的冷静与温暖气质,显得有点可怕。但同时,他也被从当下抽离了出来,私人感情被迫沉睡,隔岸观火似的,恢复了他的条理。

“稍等,”陆必行说,“先锋别动,随时做好开火准备,工程队,麻烦监控虫洞区的情况,确保通道安全,以备撤离。”

“是。”

“陆校长,”这时,湛卢突然说,“您方才给我下达了一个私人命令,已经查找完毕,结果发到了您的个人终端上,我认为这件事的性质已经超出了‘私人’范畴,并对眼下局面有所影响,推荐您立刻查看。”

陆必行一时没想起来“私人命令”是什么,但出于对湛卢判断力的信任,他还是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个人终端——

当时他话说了一半就被虫洞打断,湛卢按着半个命令,将他的脑部基因与数据库里所有基因信息对比,搜索时没有加身份限定……连性别限定也没加。

六号舒缓剂发挥了强大的作用,陆必行看着他和陆信之间亲子关系的判定,一点震惊都没感觉到,他只是迅速浏览了判定依据——湛卢的联想功能强大,自动调整了搜索进程,分别对比了陆必行脑部基因与独眼鹰、陆信夫人的基因,三个结果列示分明。

怪不得他一直查不到自己所谓的“母亲”,原来那个女人完全是独眼鹰自己捏造的,怪不得他作为第八星系地头蛇的儿子,竟会有那么一个悲惨的童年,怪不得独眼鹰这么一个审美诡异的人,连个正经名字也没有,突然改姓“陆”。

怪不得湛卢的数据库被那两个人删得坑坑洼洼的。

“说得通,”陆必行扣上个人终端,用一种冷眼旁观式的语气对湛卢说,“你说得对,这确实是个挺要紧的情报。”

这时,隔着第一星系与二十多个沃托年,林静恒与他昔日最尊重的前辈、上司、师长遥遥对视,中间隔了数亿怨魂。

伍尔夫的下巴抽动了一下,没说出话来。

林静恒朝他一点头,意味深长地说:“托您的福,元帅,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您。”

这时,来自星际海盗那边的通讯信号接入,一个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地说:“林将军,你有今天,确实要托伍尔夫元帅的福。”

这个声音好像是经过劣质的变声器扭出来的,听着像个电量不足的机器人,男女莫辩,十分刺耳,唯恐别人不知道这是假声音。

林静恒一掀眼皮:“你又是哪位?打仗就打仗,杀人就杀人,你家里人没教过你,做人不能永远藏头露尾吗?”

林静姝浑身发着抖,通过蹩脚的变声器,她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我确实是个有人生没人养的货色,家教不良,让林将军见笑了。但是我觉得你需要一个忠告,一个人可以没有教养,却不能教不乖,在同一个坑里死两次,未免也太活该了。”

“现在的星际海盗都这么客气了,一见面先免费送我一个忠告。”林静恒似笑非笑地转向伍尔夫,“怎么样,元帅,您有没有什么给我的见面礼?”

伍尔夫摆摆手,挥开了试图上前搀扶他的王艾伦,他缓缓地挺直了腰,这一会功夫,已经将方才的失态已经一扫而空。

伍尔夫沉声说:“我的见面礼,就是全人类的和平未来,还有一个新的联盟——静恒,我不问你这些年去了哪,去做了什么,但你来得很巧,海盗光荣团的受降仪式就在二十四个小时后,联盟的碑林将重新降落在沃托的土地上。新的联盟会实现关于自由宣言的一切设想,我们会在打破伊甸园后,获得真正的自由。各大星系之间将彼此平等,再也没有经济掠夺与剥削。你的理想、我的理想,所有人的理想,都会实现——你觉得还满意吗?”

林静恒不笑了,冷冷地看着他。

当年,林静恒在玫瑰之心金蝉脱壳,因为一贯的运气不佳,生态舱没有按照既定航线走,而是被意外被卷入玫瑰之心的时空乱流――后来看来,那应该是一个活跃的天然虫洞区,正好联通到第八星系附近。七八星系联军遭到反乌会伏击,说明八星系的秘密航道一定已经暴露了,图兰不可能不将最后的入口封死,想要回去,林静恒只能到禁区里碰碰运气。没想到赶上了这么一出。

他一路从第六星系过来,汇合白银十卫,也了解了现在的局势。各地都比当年平静多了,反乌会基本退出了战局,社会秩序恢复了七七八八,活下来的人们开始适应新的生活。如果不是有林静姝的自由军团这个不安定因素,那么随着海盗光荣团的退场,几乎就意味着这场漫长的动荡结束了。

伍尔夫看着林静恒,他知道林静恒手里有禁果。

林静恒从七八星系那场大战里活下来,伍尔夫不指望他至今仍被蒙在鼓里。一个反乌会,一个林静恒,是唯二知道他秘密,且有证据能对他提出合理指控的人。

但那又怎么样呢?

林静恒当然可以昭告天下,当场打碎联盟与陆信旧部的结盟,他伍尔夫会万劫不复,但自由军团会渔翁得利,星际海盗会死灰复燃,八大星系也会重新陷入战乱。

一个和平时代,一个伟大的时代即将开启,这个伟大时代从深渊里爬上来,就算他们都心知肚明,它脚下的梯子是谎言和阴谋织就的,那又怎样?

和平的曙光方才亮起,林静恒难道会抽走这个梯子吗?

伍尔夫转头对王艾伦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霍普不会的,林静恒也不会的。

自由军团绑架的只不过是颗没几个人口的旅行星,从这个角度说,他绑架的是全人类。

林静姝通过怪腔怪调的变声器冷笑说:“联盟中央……林将军,那七八星系所有死去的烈士与民众呢?曾经和你并肩作战的战友呢?他们是不是也应该讨一个公正的说法?”

伍尔夫沉声说:“阁下毫无底线地强行推广烈性芯片毒品,暴力绑架、屠杀平民,‘公平’二字从阁下嘴里说出来,真是遭到了莫大的侮辱。”

“我侮辱了公平,难道元帅阁下没有侮辱‘未来’?你要真把公民的人权放在眼里,怎么一点也不顾忌塞尔维亚星,执意不肯拖延你的受降仪式?”变声器里的声音尖利极了,“林将军,你要把联盟未来交到这种人手里?”

林静恒听她说话就压不住火:“不然呢?交到芯片毒品手里?”

伍尔夫微笑起来:“欢迎回归联盟,静恒,你一定是上天保佑联盟,给予我们的恩赐。联盟需要白银十卫这支利刃,为我们荡平黎明前最后的黑暗。”

林静恒一转头,一点面子也不给他:“我也没有这个意思,元帅阁下,也请您别自作多情。”

这片刻功夫,难民们已经逃出了战圈,林静恒一摆手,白银十卫像他默契的手脚一样随之而动,往危险的玫瑰之心方向而去。

林静姝一时没忍住,失声叫住他:“慢着,你要去哪?”

林静恒没回答,摆明了两不相帮,从两军阵前穿过。

伍尔夫看了王艾伦一眼,随即,联盟军突然开火,无所顾忌地炸向自由军团。

林静姝:“谁也不许走!”

自由军团收拢兵力,无眼的炮火同时轰向联盟军和白银十卫。

林静恒脸色一寒:“混账,你非来我这找死吗!”

伍尔夫朗声说:“白银十卫本来就是联盟的荣耀,看来有人不允许你置身事外啊静恒!”

他话音没落,就在这时,来势汹汹的自由军团骤然自乱阵营,“玫瑰之心”里好像凭空变出了一片炮火之花,上百发高能粒子炮山呼海啸地冲撞过来,毫无预兆地抄了他们的后路,无数机甲的防护罩尚未来得及反应,就被叠加的粒子炮融化,余波一直扫荡到两军阵前。

联盟军的机甲里紧跟着响起警报,伍尔夫眼角轻轻一抽:“什么人?”

紧接着,一支森严的、从未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机甲在战队缓缓从玫瑰之心里列队而出。

陌生的通讯请求发到了每一部机甲上,第八星系的年轻总长环顾周遭。

林静恒猛地站起来,碰撒了大半瓶酒,险些把本来就凑合用的通讯屏幕泡了。

“白银九没有因故缺席,将军。”陆必行用血气未散的目光盯住他,“白银十卫是联盟的?这件事我也没有答应。”

分享到:
赞(28)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诶?没人?

    眼熟我2018/12/09 01:40:32回复
  2. 匿名2018/12/14 17:06:28回复
  3. 有人

    匿名2018/12/23 13:10:05回复
  4. 幸运之神一直都是眷顾着将军的……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8:30:09回复
  5. 林将军的运气都用在置之死地而后生了

    坎坷2019/02/28 18:15:02回复
  6. 其实将军一直是知道那个是静姝的吧

    沈葭白2019/03/02 18:04:22回复
  7. 欢迎归来,白银十卫

    逸远2019/03/08 20:33:10回复
  8. 将军,你家笔芯来接你了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29 12:16:37回复
  9. 好久不见,我的将军

    蘭易2019/04/09 21:12:3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