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重新召唤白银十卫

哈登博士被塞进了一个生态舱里, 所有人都必须就近领取宇航服, 引力遭到破坏后,大气层开始逸散, 致命的缺氧和压强变化会接踵而至, 可是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太空监狱”里, 不可能会准备那么多宇航服,有一部分人一定会死。

宇航服和生态舱最先满足高级别的芯片携带者, 唯一一位“四代”和“三代”们首先占据了实验楼里的生态舱——生态舱能让人在宇宙环境中漂流数年不死, 甚至能抵挡一定强度的粒子流和攻击——而“二代”们,则有权优先领取宇航服, 宇航服能提供约四十八小时的保护, 万一遇上救援, 他们或许也有机会活下来。

剩下的“一代”们,一部分被勒令四处去寻找神秘失踪的林静恒,另一部分被派去组织于事无补的紧急抢修。假如他们中的某一位能完成任务,证明自己是“有用”的人, 而宇航服被“二代”们瓜分完毕后恰好还有剩余, 他们也许能获得一个“活下来”的席位。

一代们极度恐惧, 跌跌撞撞地在变化的引力环境里艰难地移动自己,他们一边奔跑,一边崩溃地嚎啕大哭,可是求生本能也不能反抗生物芯片的等级压制,不管他们心里怎么害怕、怎么怨恨,都只能按照命令做事。

哈登博士躺在生态舱里, 听见行星内通讯被粒子流干扰得乱响,隐约的人声不断在其中响起。

“还没有消息……林将军……呲啦……监控没能……”

生态舱发出机械声:“警报,外界环境正在发生剧烈变化,压强持续降低——”

“查最后一个拍到他的……呲啦……再找不到就来不及了!”

哈登博士深吸了一口珍贵的氧气,闭上眼。

他想林静恒这个人,恐怕是天生带着利刃,天生锋锐无双,被外界无数次打磨,他始终用有刃的那一侧面对一切,因为习以为常,所以并不觉得那些外界施加给他的是伤害,这种打磨和反抗几乎成了他生命的旋律。

磨一次,他就更锋利一层。

如果有一天断了,那一定会是一场盛大的悲剧。

突然,地面震颤起来,生态舱里的通讯信号一瞬间全断,紧接着,奇怪的杂音传来,一个无需密钥的通讯频道笼罩了地面。

在十六个航行日外,一直远远监控着这座太空监狱的机甲在和林静姝汇报后,来不及等待同伴,跃迁后直接来到小行星外,迎着逸散的大气层迫降,这回,通讯频道里传出来的声音清楚多了:“卫兵队负责人,请立刻确保目标安全,准备登上救援机甲!”

“报告,哈登博士已经进入生态舱,林将军不知所踪!”

救援机甲里传来驾驶员冷冷的声音:“气压已经临近临界值了,如果不能确认林将军安全,恕我无法推进下一步救援工作。”

“报告,一代芯片携带者开始死亡——”

暴露在危险环境中,被迫“抢修”“找人”的一代芯片携带者们已经没有了哭的力气,有的人吃力地迈开腿,突然跪倒在地,随后轻飘飘地从地上滑出了数米,抽搐几下,不动了。

随着大气层逸散加剧,一代们的芯片标识一个个地黯淡下去,在无法反抗的绝望中死去,不知道肺泡炸裂的一瞬间,他们有没有后悔过贪图这乱世中稀有的享受与力量,接受了自由军团的枷锁。

那些保护过人们的东西,总有一天会掉过头来,撕碎人们的喉咙。

“这些废物……让所有二代不要集合,一起去找人!”

救援机甲里的人说:“把哈登博士给我,我会立刻把相关情况上报给主人。”

两个穿着宇航服、大概是医护人员的人闯进来,将哈登博士的生态舱对接到一个临时轨道上,其中一位隔着生态舱敲了两下:“博士放心,我们会照顾您的。”

接着,哈登博士觉得自己的生态舱轻轻地动了一下,随后开始自动顺着轨道往外滑,速度越来越快,实验室后门为他的打开,两个医护人员在生态舱外,一左一右地抓着生态舱,护送他,轨道不断地在地上自我生长,一直连上救援机甲的捕捞网。

救援机甲上的人焦急地问:“哈登博士,林将军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哈登博士真不知道,眼看外面乱成这样,心里也十分没底。

他花了十四年,终于没有能得到林静恒的信任,他甚至怀疑林静恒身上压根就没发育出“信任”这项功能,林静恒表面上一直与他密谋出逃,对他和颜悦色,甚至颇为照顾,其实就会跟他要东西,多余的信息和计划一丝都不肯泄露。

哈登:“我……”

就在这时,一支机甲队突然靠近小行星,紧接着,一道通讯顶着粒子流的干扰接入,来人十分公事公办地说:“我们是第六星系自治巡逻队,方才接到紧急警报,请问小行星上是否出现人工引力报警情况?由于我们发现该小行星未经注册,如果是,请行星上的人出示合法居民身份,我们将……”

糟了——自由军团的救援机甲心里一紧。

由于有恒星风暴的干扰,他没能有效地拦截信号,本来心存侥幸,不料居然真被人捕捉到了,这座秘密的“太空监狱”暴露在外人眼皮底下,林静姝如果知道了,非得把他凌迟了不可!

林静姝给过他两条至高无上的命令:第一,无论如何要保证林静恒的安全;第二,无论如何不能让林静恒和外界有接触。

如果这两件事注定无法兼得,那么必要的时候,以后者为先——

也就是说,就算林静恒死在这颗小行星上,也不能让他被任何人发现。

这架自由军团海盗的救援机甲瞥见了自己的通讯频道,上面显示了一排正在逼近的小亮点——那是他的援军!

救援机甲一咬牙,一枚导弹直接打了出去,贯穿了前来查看情况的巡逻队,巡逻队领头机甲的机身被撞了个正着,悬在大气层外的机甲顷刻在小行星引力下坠落,在还没完全消散干净的大气层里磨出了剧烈的火花,像一颗拖着尾巴的流星,直接撞到了地面。砸断了轨道车的轨道。

刚刚返程停稳的轨道车无人照料,顺着断裂的方向掉了下去。

“这小行星是个海盗窝点!”

“向六星系驻军求援!”

“能量警报,有一支海盗舰队正向我们逼……”

一枚导弹小行星大气层外穿过来,直接炸向巡逻队。巡逻队自然不甘示弱,一边求援六星系当地驻军,一边发起反击。

小行星引力崩溃发出的信号引来的两拨人马就这么就地打了起来。

哈登博士的生态舱猛地震颤了一下,生态舱一头撞在了机甲捕捞网上,救援机甲此时已经顾不上地面等着他救的人,捕捞网一卷,拖着刚刚捕捞到的生态舱直接上天加入战斗。

捕捞网卷着生态舱和那两个不知死活的医护人员,差点被甩进激烈的炮火里,就像穿越森林大火的几只小蚂蚁,在缝隙中疯狂地逃窜,想寻找一条生路。

“轰”一声,生态舱剧震,哈登博士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感觉生态舱好像已经被炸成了碎片,太刺激了,他短暂地晕了过去,怀疑自己已经死了。

然而下一刻,生态舱盖却被人打开了,哈登博士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被卷进了救援机甲,生态舱尾部被炸开了,营养液开始泄露,好在时间很短,他竟没有死。

方才护送生态舱的两个医护人员也被一股脑地卷了上来,其中一个蜷在旁边一动不动,应该是已经晕过去了,另一位推开生态舱盖的身上全是血迹——生态舱尾部炸开的碎片贯穿了他的宇航服和小腹。

哈登博士吃了一惊:“你……”

那一身是血的人隔着宇航服冲他打了个镇定的手势,哈登博士心里突然涌起奇怪的感觉,试图张望他被氧气面罩挡住的脸。

下一刻,旁边的机械门打开,机甲上一队自由军团的海盗冲进来查看他们死了没有。后面紧跟着一排医疗舱,哈登博士被他们七手八脚地从生态舱里拔了出来,转头去看那一身是血的人,却只看见了剧烈的白光炸开。

所有人都险些在那白光中失明,有人大叫:“我们被导弹击中了!”

“快走!”

“等等,机甲没有预警……”

白光很快散开,险些被灼伤视网膜的海盗们原地爬起来,艰难地恢复着视力,面面相觑——直到一分钟以后,他们才发现,方才那个一身是血的“医护人员”原地失踪了!

离他最近的海盗意识到了什么,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腕,下一刻,他撕心裂肺地大叫起来——戴着个人终端的那只手,从手腕开始,被齐根切了下去,不知所踪!

哈登博士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用眼睛。

那个神秘的“医护人员”——林静恒,指尖夹着一个小小的解码装置,迅速破解了那只手上血淋淋的个人终端加密,利用那个倒霉海盗的身份信息,畅通无阻地穿过了机甲,直接闯进机甲的核心控制区,迎面撞上一个海盗守卫。

守卫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的一身血,上前来拦:“等等,你……喂!”

他话没说完,那一身是血的人就好像体力不支似的,踉跄着倒在他身上,守卫下意识地接住,听见那血人含糊不清地说了句话。

“你说什么?”守卫一侧头,将耳朵贴了过去,然而下一刻,他后颈处被一个冰冷的东西贴住,特殊的生物芯片干扰波直接洞穿了他的皮肤,守卫二话没有,“噗通”一下抽搐着跪下了。

林静恒利索地将人拖到一边,故技重施,三下五除二地扒下了自己布满血迹的宇航服,换上守卫的外衣,冷汗顺着他的鬓角鼻梁不停地往下淌,然而清晰的疼痛与血的味道却反而让他兴奋。

他像是被关在暗无天日的笼中的凶兽,一朝打碎牢笼,粉身碎骨也要出来。

林静恒撕了块衣服,看也不看地堵住不住流血的伤口,将外套一拢,把帽檐拉下来,短暂地掩住了血腥味,再一次打开脖子上挂的屏蔽器。

五秒屏蔽周围芯片人的感官。

核心控制区里,驾驶员和备用驾驶员们全神贯注,与第六星系的巡逻队打得不可开交。

五——

林静恒若无其事地行走在他们中间,脚步快而稳地混进了机甲核心控制区,甚至冲一个擦肩而过的海盗点了个头。

四——

他目光扫过全场,时隔十四年,感觉到了机甲精神网那让人战栗的控制力。

三——

林静恒靠近精神网,压低声音,朝一个疑惑地看向他的海盗说:“紧急。”

二——

“什……”那海盗大约是个备用驾驶员,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一——

林静恒低低笑了一声,手指尖弹出了一枚硬币大小的东西,正是哈登博士给他配备的秘密武器,芯片干扰波发射器。

零!

对于芯片人来说浓重的血腥味在机甲核心控制区里炸开,所有人都看了过来,芯片干扰波发射器和机甲精神网产生了奇特的反应,驾驶员、备用驾驶员在同一时间感觉到了细微的麻痹,就这么一瞬间,林静恒强势接入精神网的人机对接口。

被干扰波干扰的机甲驾驶员大概想象不到,自己这种有芯片加持的“超级战士”竟然会被瞬间夺走精神网,一时间连有效反击都没来得及组织,直接失去了意识。

林静恒第一时间关闭了机甲内仿重力平衡器,将机甲猛提速,除了他自己,把毫无准备的海盗都甩了出去。紧接着,他利用机甲自身的设备将干扰波放到最大,整架机甲上,芯片人们触电似的抽搐起来。

哈登博士眼睁睁地看着的海盗们像一群半身不遂患者,四肢并用地企图往外跑,再没有人顾得上他这个老东西了,他们刚刚跑过方才那道机械门,机械门就陡然落下来关上了,接着,机甲广播里传来林静恒的声音:“博士你好,如果你没有受伤,请在生态舱或者医疗舱里先休息片刻,我们准备紧急跃迁。”

哈登博士急道:“静恒,你怎么混进来的?你是不是给自己打了……”

他话音没落,一架医疗舱就自己滑过来,强行把老头抓起来,塞了进去。

这架机甲在空中激战正酣的时候,突然屏蔽了周围“战友”的通讯,神不知鬼不觉地脱离了战圈,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之前启动紧急跃迁,第六星系的巡逻队与自由军团的海盗战队打成了一团,竟谁也没来得及阻止!

不知过了多久,在跃迁点中不断颠簸的机甲才平静下来,哈登博士用尽全力推开医疗舱盖,方才关闭的机械门已经重新打开了,他手忙脚乱地控制着医疗舱滑进去,见满地的尸体——整个机甲中的海盗被各种突然落下锁住的门分别封住,享受了一场毒气盛宴。

林静恒靠在一把高脚凳上,敞着上衣,一只医疗舱在他身边制造了一个小范围的无菌膜,机械手正在处理他小腹上狰狞的伤口。

林静恒随手抹了一把额角的冷汗,冲哈登博士一笑:“自由万岁啊,博士。”

哈登博士说不出话来。

事实证明,林静姝的策略没有错,只要给他一条缝,他就能荡平整个太空监狱。

“你说白银十卫还记得十六年前我联系他们用的密钥吗?”林静恒翻看着机甲上核心电脑的数据库,“唔……这些年,他们跟自由军团打得还真挺热闹,多亏了这帮海盗给我提供他们的大致坐标。”

哈登博士:“你要……”

“重新召唤白银十卫。”

林静恒将远程命令发出,刹那间,宇宙深处荡漾的跃迁网传出了一个能让石破天也惊的声音,铺展到每一个角落——前往第一星系的玫瑰之心。

“你说他们怕不怕?”

哈登博士看着他,嘴唇不住地哆嗦着:“你……阻断剂只有九十分钟的时间,你……”

林静恒一挑眉:“嗯?芯片啊,不要紧,你应该有芯片升级的技术吧,博士,给我升到最高级,以后遇到自由军团的人,揍起来一定很方便。”

哈登博士脸色陡然变了,他不是瘸,只是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腿脚无力,才一直用轮椅代步,此时情急之下,竟然挣扎着从医疗舱里爬了出来:“林静恒!你知不知道生物芯片是什么概念,你怎么敢……”

林静恒抬起头,打断他:“博士,是你没说实话吧?”

哈登博士愣愣地看着他。

分享到:
赞(24)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为什么那么激动人心的章节却没人?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7:58:40回复
  2. 人来了

    喜新念旧2019/03/14 23:02:40回复
  3. 终于逃出来了,笔芯要是收到信号会不会激动的晕过去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29 10:47:2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