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启明星的第十一个雨季

这是元年之后, 启明星的第十一个雨季。

第八星系大概永远也不会像沃托一样, 唯恐自己的皮鞋上沾一点泥,非得精准地控制阴晴雨雪不可——他们没那个钱, 也没有那个精致的生活态度, 除了对气候有特殊要求的农业基地外, 大部分自然星球上仍是晴雨随天,常常能看见忘了留意天气预报的傻帽在大雨中抱头鼠窜。

房子使用了特殊的防潮材料, 能把湿度保持在一个比较舒适的范围, 可是透过窗外看见外面阴沉沉的天,还是让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陆必行在他自己的书房, 桌面上摊满了个人终端里飞出来的文件和窗口, 乱七八糟的, 几乎看不清黑胡桃木的底色。

陆必行的目光没有离开文件,伸长了胳膊,把保温杯往旁边一推,桌角上一只机械手伸出来, 给他倒了一杯刚煮好的奶茶。

“陆校长, 您已经坐在那超过三个小时了, ”机械手发出湛卢的声音,“为了健康着想,应该站起来活动活动。”

这只机械手比原来那只小一圈,只有简单的变形功能,并不能变成能以假乱真的人形。

理论上说,他们通过解析湛卢数据库里自带的资料, 现在技术上差不多可以复原机甲核湛卢,只是出于成本考虑一直没动——工程部给出的预算实在太高,复原一个湛卢机甲,差不多够给图兰装配一支超时空重甲战队了。

再说绝代的神兵利器,没有绝代的高手,和菜刀也没什么区别,因此暂时搁置了。

“不是我不想,”陆必行头也不抬地回答,“是……我说,你能先把这位从我脚上弄走吗?”

他桌子底下有一条一米来长的黄金蟒,正亲昵地缠着他一条腿,布满鳞片的大脑袋很惬意地搭在他的膝盖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吐着蛇信,一点也没发现别人嫌弃它。

“哦,原来跑到这来了。”机械手飞快地从桌面上溜下去,稳准狠地一把抓起蟒蛇,把它腾空拎起,举起来拎回缸里,“该给‘爆米花’换个大一点的家了。”

“爆米花”这个名字成功地陆必行露出了一点消化不良的表情。

除了蛇,他书桌的一角还趴着只变色龙,正试图将自己和桌子融为一体,一脸还以为自己生活在远古地球上的痴呆表情。

一楼客厅里竖着个巨大的鱼缸,接近三米高,活像个小型的水族馆,养了一整缸的水生生物,里面精心摆了鱼缸景观,定期更新,水波随着鱼群来往轻轻荡漾,将湿漉漉的雨季天衬托得越发水汽弥漫。

“行行好吧,湛卢,你要是个人,星际奇葩室友榜单里肯定有你的一席之地,咱们就不能养只没有鳞片的哺乳动物吗?”陆必行活动着被蟒蛇压麻的腿,环顾周遭,感觉自己被低等脊椎动物包围了,骨头缝里都在往外冒阴气。

湛卢回答:“养宠物有助于身心健康,我十分赞同您领养一只自己喜欢的小动物。”

言外之意——我养我喜欢的,你养你喜欢的,咱俩互不干涉,但是你自己领来的自己喂。

“我哪天非得把你重置了不可。”陆必行举着热茶杯,伸手在变色龙面前晃了晃,“压住我杯垫了,麻烦您老移个驾。”

古老的活化石用慢动作把头一歪,充耳不闻。

陆必行跨物种沟通失败,只好忍着不适,用手指尖把这位仁兄四脚腾空的拎起,将它请到了地上,解救了饱受压迫的陶瓷杯垫。

在杯垫旁边,胡桃桌面上有七道刻痕,排列得不甚整齐,有些深得像是要把桌子一分为二,有些则不是一刀刻成的,布满了杂乱无章的“小枝叶”,深深浅浅的刻痕组合在一起,像某种意味不明的古怪图腾。

陆必行的目光无意中从那些刻痕上掠过,轻轻地一顿——

已经十年了啊,他想。

十年前,老总长葬礼那天,也是个淅淅沥沥个不停的雨季。

陆必行主持完整场仪式,独自回到“林将军与工程师001”的家,感觉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云上,轻,而且不真实,头晕目眩,就快要从这个星球上掉到黑洞洞的宇宙里了。

他很想大醉一场,可是当时,第八星系一切生活物资都是配给的,新任的总长家里也没有储备这种非必需品,还不如在臭大姐基地里捡垃圾的时候过得自由。陆必行翻遍了全家,最后只找到很久以前的一罐啤酒。见到那罐啤酒的瞬间,他眼前突然出现幻觉,依稀看见多年前的那天傍晚,林静恒披着睡衣拉开冰箱,把它拿出来看了一眼,又嫌弃地扔回去,一脸忍耐地去喝他杯子里泡过三水的凉茶。

陆必行试图伸手去抓那幻影,那人却陡然消失在他指尖,这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崩溃来得像天外的陨石群。

他大吼着让家用医疗舱去给他配致幻剂、禁药……什么都好,只要能撂倒他,给他一场神志不清的醉生梦死,被电子管家湛卢警告了三次,于是单方面地和那人工智能大吵了一架。三次警告过后,湛卢再也无法违抗他的命令,就算主人要就地自杀,他也只能递上准备好的激光枪。

然而这个伟大的人造产物在被迫服从命令的同时,还自作了一个主张——

他从自己的数据库里翻出了一段视频,打在惨白的墙上。

十四岁的林静恒在参加乌兰军校的开学典礼,礼堂中播着联盟成立至今光辉璀璨的英雄史,恢弘而热血,少年坐在角落里,注意力时而被吸引,还要假装自己很酷,每每回过神来,就赶紧装出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左顾右盼,无意中发现飞在他旁边的小偷拍镜头,顿时露出了恼羞成怒的表情,一巴掌拍下来,把屏幕按黑了。

陆必行呆呆地看着少年那张稚气未脱的脸,忘了歇斯底里的致幻剂,忘了自己在什么地方,也忘了眼前身后、暗无天日的岁月。

那天晚上,他把这段不到五分钟的视频反反复复看了上百遍,然后在第二天清晨破晓时,他在书桌上刻下了第一刀,并恢复了湛卢被他禁用的自主功能——

爱德华总长说,自己不在了,就再也没有人能拉得住他,这话陆必行其实听进去了。

那个彻夜未眠的清晨,他突然想,林静恒那么一个孤高傲慢、说一不二的人,为什么这么多年任由湛卢在他耳边唠唠叨叨,从未想过要禁用他的自主功能呢?湛卢这货甚至还联合别人坑过主人。

这一瞬间,他终于明白了,独自拿着利剑走夜路的人,必须要带上一根镣铐,哪怕只能锁住他一根小拇指,也能让他在无所顾忌、忘乎所以的时候,轻轻地拉上一把。

他答应过爱德华总长,要化为灰烬七次,再死灰复燃七次。

从那次开始,陆必行每到自己无法忍受的时候,就会在桌角上刻上一刀,像是和死者的契约,也像是在给自己倒计时。

也许是“倒计时”这种东西,会让人产生“这些都有尽头”的错觉,他刻在桌角的痕迹,真像是能安抚他的灵魂一样。

……当然,湛卢自主权限太高,也有一点不方便,比如诡异的审美和满屋子的冷血动物。

独立纪元第三年,年底,第八星系因为漫长的萧条,深厚的地下文化不可避免地重新冒头,牵头的人都是早年“自由联盟军”里有一定地方势力的人,最早,是这些人让第八星系紧紧地凝聚在一起,因此陆必行刚开始碍于情面,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很快,蔓延的黑市与官方的矛盾越来越深,黑市成员之间的明争暗斗也愈演愈烈,那些曾经在陆信石像下狂饮放歌的人们引爆了一场内战。

内战整整打了三年半,在这期间,陆必行把湛卢里记载的所有关于林静恒的点点滴滴,全都挖了出来,仿佛陪着他从少年时重新活了一次。而书桌上的刻痕也从一道变成了五道。

这五道或深或浅的刻痕就像是“替死鬼”,拿着刻刀的那只手,到底没有铲平陆信石像下的自由宣言。

随后是独立纪元第七年中旬——

薄荷成年以后,秉承着星海学院的精神,决定把有限的人生扩展到无限的世界,自愿加入了“星际远征队”,跟一帮疯疯癫癫的妄想症患者去探索未知的、没有跃迁点的域外。薄荷长大了,渐渐明白了长辈们口不对心的教导,当年陆必行本来不肯批准“星际远征队”项目,他心里的星辰大海凝固成了冰冷的导弹和机甲,是薄荷偷偷在他邮箱里发了一份星海学院穹庐顶下的开学演讲,才让这个冷门的政府项目成功落地。

远征队的成果是,找到了几颗矿产资源丰富的不知名小行星,磕磕绊绊地开辟了一条航道……以及在未知区域发现了一个自然虫洞活跃区。

区域内,漩涡一样的虫洞不断出现,不断消失,远征队秉承着开拓者不怕死的精神,留好遗言,钻进了一个虫洞,十个月没有再露面,大家都以为他们为好奇心牺牲了,十个月后,破破烂烂的远征队奇迹般地随着一个新“漩涡”的出现回来了,带来了一个震惊第八星系的消息——这个自然虫洞活跃区折叠了遥远时空,钻进“漩涡”里,会抵达另一片星域,那里很危险,地理环境比八星系内的“死亡沙漠”还要复杂,进去以后简直是九死一生,但他们在那片星域里找到了机甲残骸,那里曾经有过人类活动!

陆必行不顾他整个内阁的反对,一意孤行地要亲自进入那危险的虫洞区,撂下第八星系,循着远征队留下的路标,他发现这里竟然是第一星系禁区“玫瑰之心”深处。这是陆必行有生以来第一次离开第八星系,万万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这疯子鬼迷了心窍一样,在玫瑰之心里东摸西找了数月之久,甚至妄想穿过玫瑰之心抵达第一星系,期冀能摸索到有关于那个人的只言片语。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虽然没能在危机重重的玫瑰之心里摸出一条航道,但捕捞到了一架联盟机甲残骸——修复了数据后,发现这架机甲是联盟围攻光荣团时损毁飘过来的,数据库里有这些年所有大事,信息量足以让闭目塞听的八星系推断出战局。

当然,也有这一切的开端,七八星系联军全军覆没的始末。

陆必行终于亲眼看见了,当时从军用记录仪上流出来的画面。

他跌跌撞撞地回到第八星系,第一件事就是让图兰驻军看紧了那片自然虫洞区,然后一头扎进实验室,失心疯似的将那根封存在珠子里的头发取出来,从毛囊里提炼了DNA——他想,那个人没有了,有复制品也能聊做安慰。

湛卢劝阻多次未果,启动自主功能,直接炸毁了培育箱。陆必行把自己关在暗无天日的实验室三天,在他的胡桃木桌上留下了第六道刻痕,然后亲手将那份DNA档案销毁封存。

再后来,是独立年第九年,年初。

陆必行把自己当成实验品,反复将那枚芯片植入、取出、修改、再植入。舍弃了芯片的交互功能,使它不再有干扰电子设备的功能,同时也保证了芯片的安全性,让它不会被外人控制。九年独自摸索,芯片的稳定性和安全性似乎都达到了应用要求,动物实验反应良好,注射了生物芯片的小鼠身体各项机能明显增强,没有异常行为倾向。

就在他以为自己成功了,让湛卢准备在工程部专家的小圈子里发布成果简报时,实验鼠突然开始成批地死于波普崩溃,好像那芯片让它们透支了生命一样。

只有一组对照组的老鼠寿命长于其他组,多活到了一个多月——这个对照组的老鼠感染过一个变种的彩虹病毒,是他利用职权偷偷培育的病毒株样本复制品。

陆必行花了九年,终于证明了,反乌会并不是以变态为乐,而是这条“人造超人”的路绕不开彩虹病毒。

想要打破人类天生地长的桎梏,就是要先将其自然属性彻底毁灭。

陆必行本身做为一个特例,尚能以“怪胎”的身份融入人群,而如果这种特例能批量“生产”,是否会形成一个新的物种?这人造的物种未来会走向什么地方?他们是不是会像古代传说里的“吸血鬼”一样,脱胎于人类,再与人类对立?千万年之后,一方毁灭另外一方,那么究竟算是人类进化了,还是人类灭绝了?

一边是他九年来孜孜以求的,一边是一个诱人又骇人的潘多拉魔盒。

这一次,陆总长没有惊动心惊胆战的内阁,也没有惊动工程部,更没有让图兰亲自上门撬锁,他白天照常办公上班,晚上按时回家休息,没有对外界透露一点他正站在一个命运的拐点上,牵着魔鬼的手。

一个月以后,无声的惊涛骇浪化作了他桌上的第七道刻痕,复制的彩虹病毒株、九年多的全套数据与资料付之一炬。

坐了三个多小时的陆必行端着茶杯站起来,一边在书房里散步,一边听湛卢帮他梳理工作日程:“财政部报来了新一季度的报表,赤字连续两个季度缩减,我个人觉得十分乐观。”

陆必行一点头:“唔,这倒是好消息。”

“工程部门请求增加拨款,北京β星上的新型反导系统实验基地已经取得突破性进展。”

陆必行叹了口气:“刚以为手头要松一点了,又来要钱……”

湛卢:“薄荷小姐发来邮件,准备为远征队申请第二次虫洞探索计划,她们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

陆必行抬起头——

分享到:
赞(41)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心疼……

    匿名2018/12/23 11:57:01回复
  2. 必行加油,就快能见到林了

    汪家死忠2019/01/20 16:37:45回复
  3. 笔芯坚强……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7:39:17回复
  4. 就快了……

    沈葭白2019/03/02 17:55:38回复
  5. 笔芯坚持住,林很快会和你团聚的……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29 08:46:47回复
  6. 已经10年了啊,快赶上杨过和小龙女了,呜呜呜

    就木2019/05/01 20:31:18回复
    • 本来觉得伤感 为什么一看到你的评论我就想笑!

      阿酥2019/05/05 21:44:30回复
  7. 按第一星系的沃托时间来算,就是十六年啊。。

    匿名2019/05/12 19:35:39回复
  8. 好心疼笔芯

    巍澜入坑2019/05/13 01:58:41回复
  9. 就一章吧十年都翻过去了,p大轻描淡写的句子看得我触目惊心的,陆校长真的太苦了呜呜呜
    求你们快点相遇吧,苦日子过了好久了

    莫别离2019/06/21 17:39:04回复
  10. 短短的一章看得我心惊胆战的。十年太长了啊,快点相遇吧,苦日子够多了

    莫别离2019/06/21 17:41:31回复
  11. 这七道刻痕。。。。我的天啊怎么这么举重若轻的就揭过去了
    幸好。。。还有人拉着他
    DNA的那一个真是难受死人

    墨蘼馨2019/06/25 00:41:15回复
  12. 林你在做什么啊,你不知道笔芯为了你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吗呜呜呜呜QAQ

    2019/06/27 08:24:36回复
  13. 从那次开始,陆必行每到自己无法忍受的时候,就会在桌角上刻上一刀,像是和死者的契约,也像是在给自己倒计时。
    七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染柒2019/06/30 21:26:55回复
  14. 湛卢真有意思

    匿名2019/07/17 10:53:25回复
  15. 心疼笔芯…

    苏沐晚2019/07/22 08:48:4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