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我们有校训

林静恒不知什么时候连上了生态舱的精神网, 那生态舱发出一声不安的震动, “嗡”的一声,不知是不是巧合, 实验室角落里一个玻璃瓶因短暂的共振碎了, 里面装的液体一直顺着地板流到了哈登博士脚下。

哈登博士没动, 老人用一种十分悲哀的神色注视着他。

当人老了,眼角和嘴角一并冲向地心引力的方向, 总是看起来十分悲伤, 像是岁月为了哀悼自己强行刻上去的。

“联盟到今天这个地步,无论是战乱, 还是静姝, 我都难辞其咎。”

“我是白塔第一任负责人, ”哈登博士轻轻地说,“我教过很多杰出的学生,包括你的母亲。”

“伊甸园的初衷是好的,为了人类福祉, 如果它能好好地运行下去, 我们将无限接近于自古追求的永恒幸福。可是他们想得太好了, 当一种人造产物太强大,强大到即使普通人联合在一起,也没有有效的抵抗机制的时候,不论它初衷是怎样的,任其发展下去,只会有两种结局——要么全人类成为机械文明的奴隶, 要么一小部分人通过它掌握了大多数人的命运,把大多数人变成奴隶。”

“当我意识到伊甸园已经跑偏的时候,也是我最早想要给联盟寻找一个出路。这个想法,你应该是认同的。”

林静恒反正只有眼珠能动,认同不认同也都是一个表情。

“我想让白塔这个伊甸园核心来扮演反制伊甸园的重要角色,并为此做了大量的工作,可是我忘了,人是有私心和立场的。所以我引以为傲的学生中,有人暗中向管委会出卖了我。”

这倒是不难理解,处于社会底层的人,做梦都想为公平正义而战,看那些衣着光鲜者就都不像好人;中层的人,想要往底层身上踏上一万只脚,再给他们盖上贪婪懒惰的大红章,以加固自己地位,证明自己所有一切都是应当应分,同时又困兽似的想继续往上爬;顶层的人,则将这一帮不安于现状、没事找事的货色都视作暴徒和刁民。

白塔是伊甸园核心,和管委会关系密切,无论是在里面当身份清贵的研究员,还是通过管委会走上从政之路,都无疑是未来的权贵,哈登博士年少轻狂的时候动了别人的蛋糕,活该他获罪死遁。

“因为我早年的不谨慎,造成了两个后果,一个是管委会反弹得厉害,利用伊甸园为自己牟取利益越发肆无忌惮;另一个……则是一些真心追随我的学生对联盟中央彻底失望,将希望寄托于域外,与反乌会的疯子们一拍即合,养大了一头怪兽。我不知道该相信谁,特别是我的历史在劳拉身上重演。所以一念之差,我任由静姝留在了管委会,我也……没有能力现身,带着那孩子一起走,一起变成管委会的靶子。”

哈登博士说着,低下头,目光顺着地上的液体看去——洒出来的液体从他脚下开始,正好蔓延到生态舱一角、能量阀门附近。

“RT7溶液,具有强导电性,”哈登博士喃喃地说,“我一生优柔寡断,做错了很多事,你想杀我,也是理所当然的。”

林静恒目光微微一动。

哈登博士疲惫地说:“我的专业就是脑神经与人机交互,你第一次有意识反应,到能控制精神网与外界交流,只用了两个月,但是从控制精神网到‘醒过来’,却花了足足一百多天,这不是正常的节奏,我猜你是在收集周围信息,对吧?我相信,就算你现在一动不能动,你还是有很多种方式杀我。”

林静恒被他揭穿,也看不出有什么反应,眼神很平静,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哈登突然有点能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想要他的命了,这位实在是个有一口气在,就能搅合出一个翻天覆地的人。

“我会替你保密,”哈登博士说,“静姝封锁了这个星球,我们都被地心引力困在这,大家现在同病相怜,能和平共处一阵子吗?”

林静恒眼角弯了一下,不知道听进去几分。

“我已经这把年纪了,我不怕死。我怕她走到不可挽回的那一步。”哈登博士把轮椅从致命的导电溶液上挪开了,这一次,林静恒没有别的威胁动作,目送着他缓缓转身,往外走去。

“……虽然她已经不可挽回了。”

一直到确定哈登博士离开了,林静恒强打的精神几乎立刻就涣散了,他勉强从精神网上断下来,随即有些神志不清起来。

生态舱上的时间流逝让他心惊胆战,然而他并不敢想太多,走到这一步、能重新睁开眼,对他来说,就仿如已经踏遍了千山万水,那随时可能消散的运气像一根丝线,在悬崖峭壁之间吊着他,吊得摇摇欲坠,逼着他醒过来的每一秒都屏息凝神,片刻不敢松懈。

第八星系有图兰守着,第九卫队长关键时刻绝不会优柔寡断,想来已经把两头的跃迁点都炸干净了,那么他……他怎么样了?

启明星正值清晨,刚下过一场雨,碧空如洗,远方泛着浅浅的霞光。

陆必行站在医院门口的小雕像旁,侧头听一个医生在和他叽叽咕咕地咬耳朵:“……已经无法自主进食了,幸亏有营养针。我看昨天医疗舱记录不太好,只有浅眠,睡了不到二十分钟,应该是疼痛造成的失眠,但止痛药不能再添了。”

陆必行问:“他不肯签字?”

医生摇摇头。

陆必行沉默。

《安乐法》里规定,除非病人完全丧失自主意识,并在清醒的时候曾明确表达过希望安乐死的意愿,直系血亲才能代为申请,老总长清醒得很,又是老光棍有一条,只能自己选自己的路。

说话间,一个机器人推着轮椅出来,不知怎么被通道卡住了,几个医生连忙上前帮忙——由于总长已经病入膏肓,他所乘坐的轮椅不是普通的代步工具,是附带医疗舱功能的,宽度足有一米二,非常厚实,有半辆小车那么重。

“慢点慢点,当心别碰到止痛阀。”

“还是不行,人都闪开,去叫几个机器人过来帮忙。”

陆必行叹了口气,把外套脱下来挂在医院门口的雕像上:“我来吧,帮我往那边推一把。”

他说着,一手扣住轮椅一侧,往上一拉,居然徒手把半个轮椅抬了起来。

“我……天,陆总长,你最近锻炼得不错啊。”

陆必行敷衍地笑了一下,没说什么,轻拿轻放地将轮椅从卡住的地方移了出来。

这时,昏昏欲睡的老总长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吃力地睁开眼,看着他。

“好了,”陆必行从机器人手里接过轮椅,“都散了吧,放心,一会我派人把他送回来。”

陆必行被正式任命为第八星系行政总长后,爱德华老总长就开始常住医院了,不过尽管老总长一天不如一天,心里依然装着第八星系,每天早晨,他都要在大家开始上班的时候,到政府大楼和基地指挥中心分别转上一圈,看一眼少一眼似的。

陆必行只好每天绕路到医院接他一趟,带着他在两个地方各自绕上一圈,再交给医护人员,送他回医院。

老总长精力不济,靠在轮椅上,一副半睡半醒的样子,陆必行也不吵他,一手搭在轮椅扶手上,让轮椅自动循着轨迹缓缓地驶向启明星基地,短靴踩在湿漉漉的地面上,眉目像是被整个第八星系压平的,透着一股波澜不惊。

基地的卫兵们集体朝他们敬礼,不远处,一批新兵正在进行初级机甲地面演练,老总长拍了拍陆必行的手背,示意他停一下。他眯着眼望过去,见虚拟训练场上打得热火朝天,炮火乱飞,如果是实战,大概他驻足的这片刻光景,就能荡平半个第八星系了。

刚跟着图兰晨练完的几个学生正好碰上他们,连忙迎上来,七手八脚地帮老总长盖毯子扶轮椅。

这时,老总长突然吃力地开口说话:“训练场上的数据有几分真实度?”

陆必行淡淡地回答:“所有参数是百分之百还原的,初级机甲能把新兵训练时间缩短一倍。”

“我看了你新签署的十年计划,”爱德华总长沉默了一会,“必行啊……”

“嗯?”

“军备、军工产业,重工业,倾斜得太多了,你想把第八星系变成什么样……一个全民皆兵的超级要塞吗?”

陆必行当着学生们的面,很巧妙地避重就轻:“机械文明下,一个社会刚稳定的时候,重工业和军工业最适合作为经济的基石,能安置大量受教育水平比较低的人口,这个时期,科学文教也一般是围着这些进行,直到进入一个相对平稳和富足的时期,这是历史规律,有什么不对吗?另外,我们不可能永远待在第八星系里,对外跃迁点迟早重新打通,我已经在重新规划地图,你不主动出去,敌人就会主动进来,我们需要很多的积累,很精锐的部队,只有保证安全,才能保证未来的一切发展。”

爱德华总长不依不饶地问:“什么样的未来?”

“当然是和平美好的未来,”陆必行的目光扫过旁边的几个青少年,滴水不漏地说,“宇宙每一秒都在扩张,域外还有更广阔的世界、更不可思议的新元素,自从大航海时代之后,整个社会太耽于眼前的娱乐和舒适,忘记人类应有的好奇心了,我希望我们能脱离一个假的乌托邦,重新开启新的大航海纪元——这也是我当年想建立星海学院的初衷。”

怀特听得眼睛一亮,在旁边插嘴说:“陆总,您在好几个卫星城上都建了军校和机甲设计学院,什么时候才能重建星海学院啊?我能再念一百年呢。”

薄荷嫌他话太多,给了他一脚。

陆必行白了他一眼,故意板起脸说:“我星海学院是随便建的吗?那是要有六百万一个的穹庐顶的,钱呢?你说得倒轻松,赶紧去想办法赚钱,给我当赞助校董。”

怀特吐了吐舌头。

“等过一阵吧,”陆必行笑了笑,“现在百废待兴,什么都是捉襟见肘,没有条件建一个安静搞学问的场所,我们只能先将有限的资源倾注在基础教学上,星海学院迟早会有……”

怀特欢呼了一声,踮起脚跟斗鸡拍了回手:“我们要六百万一克的礼堂苍穹顶,还要在苍穹顶上刻下校训。”

“快滚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陆必行朝他们摆摆手,“太吵了你们几个,老总长精神不好,别在他耳边嚷嚷。”

几个学生一哄而散,他们现在都各自有职责,有人在工程部实习,有人在给图兰做随军机甲师,怀特已经开始在军工厂参与机甲设计了,但依然习惯早晚凑在一起,互相交流自己最近在干什么,有什么新想法。

经历将他们牢牢地绑在一起,似乎已经成了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他们走出老远,陆必行和老总长还能听见斗鸡那个大嗓门说:“我们哪来的校训?”

“我们有校训,什么脑子!”黄静姝说,“‘从今往后谨记,比金钱更珍贵的是知识,比知识更珍贵的是无休止的好奇心,而比好奇心更珍贵的,是我们头上的星空’。”

陆必行忽地一呆。

你得意或者失意,都取决于时代的大潮把你冲到哪里,在你漫长的一生里,可能会经历无数次飞黄腾达和一无所有……

诸位来日身在风口浪尖上,不要得意忘形,想一想学院里的学海无涯,沉入水下暗流时,不要与泥沙俱下,想一想学院为你灵魂筑下的基石。

多么大言不惭。

多么恍如隔世。

陆必行回过神来,敛去表情,把毯子往老总长身上拉了拉:“走吧,我们去办公楼那边转一圈,你该回医院了。”

爱德华总长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那年轻人的手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男人里的中等尺寸,不薄,也不算特别厚实,手指修长,手心很温暖,老总长低声说:“我这把轮椅净重接近一吨,你徒手能掀起来,我还听说,你每天睡眠时间不足三个小时,但是看不出一点疲惫。”

陆必行随口敷衍:“我年轻嘛……”

爱德华总长打断他:“你对自己做了什么?”

陆必行顿了顿,但可能是因为老总长是他目前为止唯一一位还能说得上话的长辈,且反正已经病入膏肓,也管不了他了,陆必行并没有隐瞒:“一点小实验,还有很多不确定的东西,现在不方便拿出来分享,如果能成功,说不定我能打造一支精神力极高的超级战队。”

老总长尖锐地问:“那种半人不鬼的超级战队?”

“当然不,”陆必行坦然地说,“如果AI能代替人类,现代战争早就变成机器人之战了,白银要塞的AI战队也不至于那么容易就被攻破,失败的经验在前头呢。”

“你知道我和你说的不是哪种兵好用的问题。”总长态度强硬起来,“你知不知道这东西的危险性?如果……”

“如果我死了,我的义务也到此为止。”陆必行平静地说,“但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绝不能再陷入任人宰割的境地。”

我会自己撕开这个孤岛通往外界的路,打碎他们粉饰的太平,让那些人都付出应有的代价。

老总长:“你听听你自己的话,不觉得矛盾吗?你打算用这种想法去打开一个时代?一个大航海时代?”

“不矛盾,”陆必行目光一垂,“什么新时代?那都是哄孩子玩的。”

老总长半晌没吭声,忽然一阵风吹来,他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像是把心肺都要翻出来。

陆必行叹了口气,转动轮椅,替他挡住强风。

老总长颤颤巍巍地呼出一口气:“必行啊,以后我要是也走了,你走错路,也没人能拉住你了。”

陆必行的手背绷紧了,轮椅扶手不堪重负似的“嘎嘣”一声。

“总长,”他轻声问,“您为什么不签安乐单,因为不放心我?”

“安乐死结束痛苦,给人尊严和安宁,”老总长的声音像个破风箱,“我放弃尊严和安宁,留到最后一秒,跟这个星系一起挣扎到最后一秒。我……”

他破了音,浑身抽搐起来,陆必行:“我给您一针止痛安眠药,送您回去睡一觉好吗?”

总长鸡爪似的手紧紧抓住了他:“我……我……在八星系政府……七次辞职,第八次又回来……再最艰难的时候接任……接任行政总长……”

“好了好了,我都知道,爱德华……”

“我……我是个没本事的人……直到……直到等到你们……才看到一点希望……必行,你能不能也给自己七次化为灰烬,再……再死灰复燃的机会?你坚持哄孩子的话……才是……才是……”

四十五天以后,老总长第八次化为灰烬,终于走到了终点。

对于陆必行来说,一场长达十年,漫漫无期的反复磋磨开始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时间:第八星系视角用第八星系时间,一年四百多天的那种,其他星系视角依然用沃托时间,么么哒

分享到:
赞(22)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难过得窒息

    匿名2019/01/16 14:24:53回复
    • 是的

      匿名2019/02/14 02:28:37回复
  2. 十年啊……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7:34:12回复
  3. 坎坷2019/02/17 14:52:42回复
  4. 看到校训泪目……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28 23:26:2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