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第八星系漫长的寒冬

陆必行觉得自己做了一场颠倒的大梦, 没什么情节, 只是在梦里,他好像又回到了年幼时周身处处不由己的岁月, 四肢都被看不见的绳索捆着。

他自觉是个不太偏激也不太执着的人, 天性里就带着一点能随波逐流的轻快, 不管遇到什么事,他总有办法让自己想开一点, 不大会钻牛角尖, 因此也鲜少会做这种困兽似的梦。

冥冥中,却又好像有什么在不安地催促着他, 要快点醒过来, 快点醒过来……

陆必行挣扎着, 突然,身后仿佛有什么东西倒了,他自由了,陆必行回头, 见方才捆住他的, 是一座巨石罗起的丰碑, 轰然倒下,落地化作了尘埃,他有点惊骇,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然而梦里来不及细想,本能地往前跑去——

强光刺进了他的瞳孔, 他的双脚落了地。

医疗舱已经修复了他劈开的指甲,也将他未能完全代谢的麻醉药中和掉了,按理说,他的身体是最佳状态,可不知为什么,陆必行就是觉得心跳得很快,胸口那一点地方不够用,心脏东突西撞,他胸闷得想吐。

“陆老师……陆老师醒了!”

陆必行猛地抬起头,发现自己在银河城的地面指挥部里。

“陆老师。”图兰出现在他面前的通讯视频里,她好像正在行进中的机甲里,脸上带着硝烟之色。

陆必行一见她,断片的记忆立刻清晰了,额角青筋暴跳,泥人也带三分土性,何况他只是比较有修养,并不是真的一点脾气也没有。

但他仍然不习惯对人口吐恶言,因此只是冷冷地瞪着图兰。

图兰不知该从何说起,一开口,她下意识地回避了重点:“方才撤离难民的时候,总长所在机甲出了一点小故障,因脑震荡进了医疗舱,医疗舱在对他进行全面扫描,发现他大脑里有一个肿瘤……”

陆必行皱了皱眉:“严重吗?”

“还好,”图兰声音很轻柔,几乎有点低眉顺目的拘谨,神态不像女将军,倒像个第一天上班的小护士,“小手术就能解决,只是总长身体一直不好,年纪又大了,恐怕会卧床一阵子,希望您能暂代总长职务……”

图兰居然用了敬语,陆必行心里“咯噔”一下,打断她:“你把我放倒了多久?总长回来了,那林呢?”

图兰哑然。

陆必行与她对视片刻,蓦地站起来,就在这时,通讯视频中,图兰所在机甲发出警报:“能量警告,能量警告——”

“卫队长,他们后路被封,要狗急跳墙了,可能想强行突围!”

“突你妈!”方才还柔声细语的图兰脸色蓦地一变,露出了血气,“海盗不死你们自己死!”

“卫队长,四分之一个航行日外,海盗先锋正在向我们冲过来。”

图兰正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陆必行,突如其来的紧急战事简直救了她一命,立刻心无旁骛地投入到战斗里:“收到,火力预备,第四军团——福柯带人守在跃迁点‘573’……”

陆必行站起来,一把推开紧跟着他的卫兵,直接用他的权限调出了指挥中心记录在案的所有命令往来。

他一目十行地扫过纷乱的战报——大批七星系难民入境,林静恒下令引爆跃迁点……从未用过的秘密航道坐标泄露,反乌会海盗从天而降……

反乌会来得太快,闯进秘密航道时,那里只有黄鼠狼和独眼鹰两支小巡逻队,加起来只有二十八架小机甲和两架中型机甲,这两支巡逻小队生生将凶残的入侵者拖了二十分钟,等到增援,目前几乎全部失联……

为了阻断海盗来路,周六带着他负责的巡逻队,总共十四架机甲,闯进海盗阵营,用自己的机甲引爆了秘密航道……

陆必行的阅读速度向来像个超人,然而此时,那些字他分明全都认识,意思却怎么也看不懂。

他不得不扣着字眼,逐字逐句地去分析句子的主谓宾——

独眼鹰……失联。

周六……引爆了秘密航道……

引爆了……

引爆了……

所以,林静恒呢?

“陆老师!”卫兵一把扶住他。

陆必行好像个死机的人工智能,挣了两下没能挣开卫兵的手,只好下意识地冲着对方礼貌地微笑了一下。

卫兵被他这一笑吓得魂飞魄散:“你……你需不需要一支镇定剂?”

陆必行心里茫然地想:我能做什么?我得做点什么。

“不要镇定剂,”他声音很小,好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顺着别人的话音语无伦次地做出回答,“总长……总长不是让我暂时……总长让我暂时干什么来着?”

通讯视频那边的图兰不敢看他,只好喝令:“开火!”

整个第八星系的怒火仿佛都随着她的命令倾泻而出,这一支试图突围的海盗当头撞上,立刻本能地往反方向闪避,被等在那里的福柯堵了个正着,成了炮火间的夹心饼。

不是说第八星系的精锐已经折得差不多了吗?

不是说这里只有仓促间从民间征来的新兵吗?

不小心陷进八星系的反乌会海盗们,大概至死也想不通,为什么这些地痞流氓出身,在入伍前恨不能连字都不识的人,竟也能像正规军一样令行禁止。

竟也能像亡命徒一样,仿佛再没有退路地以命相搏。

“陆老师,你……”

“给我接工程部。”陆必行在千头万绪中,终于艰难地找到了一个头绪,他就像个走夜路还怕鬼的孩子,拿着手电,只管照着脚下的路,左右两边,连一眼也不敢多瞟,“工程部请注意,是我,麻烦帮我确认一下,难民星舰是否已经全部降落,如果没有,联系各基地,让他们立刻就近降落,集中管理,二十个小时内,星系内整体禁空,请工程部将我军内部人员的通讯频道密钥作为基准,所有无法通过密钥的不明飞行物,全部标记击落,第八星系既然是封闭环境,一架海盗机甲也不能放跑。”

“接社保管理部门。”陆必行冲卫兵打了个手势,社保管理部门很快接入。

陆必行:“第七星系来的难民有多少人,给我一个大概的数字。”

“陆老师,大致估算,恐怕在八亿人口以上。”

“好,”陆必行点点头,“尽快给我一份个人信息采集录入计划,禁空令解除后,马上开始这项工作,同时,我需要你们提供三份以上备选的安置方案以供后续讨论。”

卫兵胆战心惊地说:“陆老师,你真的不需要休……”

“总长让我代理他的职务,我不能掉链子,”陆必行淡淡地说,他抱着这句话,像是抱着他的金科玉律、人生准则……也像是抱着一根救命的稻草,“财政和规划部门的负责人有没有受伤?没有的话,请他们立刻来见我,第八星系紧急封闭,意味着未来我们只能自给自足,我们自己的经济生态都脆弱得不堪一击,又多出来八亿人口……”

他说到这,像是终于打开了思路,觉得整个第八星系沉甸甸地压在他身上,要考虑、要解决的事太多了,简直坐都坐不下去,陆必行深吸一口气,猛地站了起来:“别跟着我,劳驾给我一点提神的东西,浓茶、咖啡、舒缓剂……什么都行。”

第八星系的突发事件带来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陆必行连坐下喝一口水的功夫都没有,他在吓傻的各部门之间连轴转着,把每个人都浑浑噩噩地调动起来,跟着他,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专注于眼前的问题。

直到二十个小时之后。

周六炸跃迁点炸得很及时,将大部分的海盗主力都拦截在外,工程部和愤怒的自卫军联手,把闯入第八星系的这点人清剿得干干净净,在规定禁空时间内完成了任务。

“陆老师。”通讯兵叫他。

陆必行略一侧耳,另一只耳朵上还挂着联系隔壁会议室的耳机:“什么?”

“图兰卫队长回信,海盗清剿已经……”

陆必行不等通讯兵说完,就惯性似的吩咐:“知道了,清理战场,不要让残骸给星系内航道留下安全隐患,俘虏统一押送到第一监狱,尽快报送我方伤亡名单。”

他说到这里,心里好像突然掉下了一枚小石子,“咯噔”一声。

陆必行隐约意识到了什么,茫然地抬起头,与神色复杂的通讯兵对视了一眼。

报送我方伤亡名单……总觉得这句话里好像藏着一个怪物。

他想: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陆老师,图兰卫队长想和您说话。”

陆必行点点头,图兰再次出现在指挥所的通讯视频里。

她将帽子摘了下来,图兰的头发天生细软,短发被军帽压得有点塌,这是她讨厌短发的原因。以前林将军很看不惯她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事上,总是抨击她的个人形象,逼她剪短,以后大概不会了。

以后就算她把头发留到脚后跟,也没人说她像个人妖了。

图兰的眼睛里满是血丝,嘴唇干裂,时隔二十小时,再次与陆必行面对面,两人一坐一站,好一会,谁也没出声。

然后图兰把军帽压在小臂上,端平放在身侧:“陆老师,我们得到准确消息,最早遭到袭击、拖住海盗的两支巡逻队,还有闯入海盗阵营,人工炸毁跃迁点的小队,都已经全军覆没,我们收集到了残骸。”

陆必行的眼珠神经质地轻轻动了一下。

图兰:“陆老师,对不起,我……”

“哦,”陆必行缓缓地点点头,像个脖颈生锈的机器人,“知道了,你是说周六、黄鼠狼,还有……”

还有谁来着?他方才看过,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还有……还有独眼鹰。”

陆必行一震,忽然茫然地睁大了眼睛。

图兰说出了这个名字,干脆破罐子破摔:“还有一件事,我没来得及告诉你,林将军在撤退途中,意外与我们失联,而在域外海盗突然入侵第八星系的时候,我们收到消息,你家里的湛卢死机了。”

指挥所里,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紧张地等着陆必行的反应,怕他崩溃,做好第一时间扑上去把他塞进医疗舱的准备。

但等了足有五分钟,陆必行却并没有任何反应,依然是保持着原有的姿势,甚至十分淡定地对耳机里另一个会议室吩咐了一句:“抱歉,你们稍等我一下。”

这四十八小时内,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是摧毁性的,足以将一个人的精神扎得千疮百孔,然而它们竟全都赶在一起发生了,于是织就了一张钉子床,人平躺在上面,反而因为受力均匀,而暂时毫发无伤。

……只要他不乱动,不去深思,不去打破这个微妙的平衡。

图兰怀疑他这个状态根本没听懂自己的话,于是本着“长痛不如短痛”,她干脆挑明:“陆老师,秘密航道坐标暴露,我们推断,林将军他们很有可能是在撤退途中,意外遭到了反乌会的埋伏……”

陆必行突然打断她:“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湛卢死机了?”

图兰张了张嘴。

陆必行梦游似的站起来:“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死机?很多事需要他处理呢,我得去看看。”

说完,竟就这样转身就走。

图兰连忙冲旁边的通讯兵们打眼色:“还愣着,医疗舱呢!”

通讯兵连滚带爬地跑去调医疗舱,其他人正不知道该不该把代理总长直接打晕,就看见大步往外走的陆必行才到门口,整个人忽地晃了一下,无意识地抓住门框,仍然未能保持平衡,就这么跪了下去,膝盖重重地撞在地板上,一声闷响。

“陆老师!”

“没什么,突然脚软……”陆必行自言自语似的低声说,“真奇怪。”

他抓着门框,试着爬起来,但紧接着又摔了回去,他成了个奇怪的肌无力患者,手脚僵硬如木偶,怎么都摆布不好那些关节。

“不好意思,”陆必行几不可闻地对跑来扶他的人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图兰忍无可忍地切断了通讯。

从这天开始,第八星系漫长的寒冬开始了。

依靠外界物资支援的希望就此断绝,难民需要安置,民众越发恐慌。

随着星系内经济进一步艰难起来,所有社会矛盾也井喷式的爆发,原住民对难民的抗拒情绪到达到了顶峰,甚至彼此起了小范围内的武装冲突。

自卫军疲于奔命地四处灭火,而在这个过程中,营养针的库存逼近了警戒线。

第八星系敏锐的走私犯后代们立刻察觉到不对,民间方才流通起来的货币再次遭到抵制,市场退化回了以物换物的阶段。

而随后,又有大批假冒伪劣的营养针被一些“聪明人”造出来流入市场,市场秩序再一次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而后粮储告急。

第八星系经历过凯莱亲王时代,是近万年来唯一一个体会过饥饿之痛的地方,营养针和营养膏就是政府信用,在这封闭的孤岛上,动荡和不安此起彼伏。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陆必行每天疲于奔命,他必须按时到指挥中心报道,必须保持思维敏捷、情绪稳定、条理分明,他得把爱德华总长留下的担子一肩扛了,在乱局之中,一反先前总是和稀泥式的处世风格,开始软硬兼施,甚至有几次,他放任了武装镇压。

下班以后,他就一个人回家,关上门,除了紧急公务传唤,切断一切通讯,谁也不理。

“林将军和工程师001的家”门口,两个跳舞机器人生锈没人打理,已经成了两坨废铜烂铁,草坪机器人有一天被雨水打湿,程序出错,每天只会在一个地方兜圈子,弄得小院里一边寸草不生,另一片荒草高耸、好像鬼宅。陆必行既不管也不修,每天熟视无睹一样地进出,杂草长到石子路上,他就自己踩平。

图兰总怕他会一声不吭地一个人死在那屋里,战战兢兢地每天派卫兵在周围巡逻,随时用红外线窥视,看他是不是还活着。

一个月后,卧床的爱德华总长终于出院了,那天陆必行正好在外星出差,图兰来接老总长出院。

一进门,她心里就一凉――因为迎面碰见几个医生从老总长的病房走出来。

医疗自动化的年代,需要人类医生只有一种情况,就是机器和固定程序处理不了了。

“卫队长,”爱德华总长已经换上了便装,把自己收拾整齐,是一副要出院的模样,“这段日子不好过吧,看你都瘦了。”

“没瘦,体脂率下降了一点。”图兰说,“最近给自己加了点训练量。”

老总长意外地看了她一眼。

图兰:“我这人其实挺懒的,以前都把例行训练当工作,很不理解将军,我想,如果我是老大,没人管我,没人规定我的训练量,我肯定每天就在指挥中心翘着二郎腿发号施令,看别人挥汗如雨,那有多爽。”

“现在呢?”

“现在每天最大的享受就是到训练场里去,因为训练体能的时候,脑子里才能理所当然地一片空白。”图兰苦笑,随后问,“总长,我方才看见几个医生从这出去,你还好吗?”

“坐。”爱德华总长冲她一点头,没回答,反问,“必行怎么样?”

“不怎么样,”图兰叹了口气,“我让那个小怀特偷偷打探他有空的时候都干什么,怀特说,他在试着修复备份在他家里的湛卢系统,有空就去弄,每天准时到医疗舱里去睡,用药物精确控制自己几点睡几点起,保持身体最佳状态。他到现在没有追问过林将军的下落,没有打听过他父亲是不是有遗言,秘密航道坐标泄露缘由的调查报告传给他十几天了,系统显示他已经看过,但提都不提一句,不追责,也不提周六的事怎么处理,他好像连我那天强行放倒他的事都给忘了,我现在没有非让他拿主意不可的事,都不敢找他说话。”

爱德华总长说:“等他回来,你让他有时间来找我坐一坐吧,我时间可能不多了。”

图兰:“不是……脑瘤而已,手术不是已经……”

爱德华总长平静地说:“我的基因链出现了‘波普’反应,脑瘤只是个先兆。”

这个时代,好像没有什么是医疗舱无法解决的,就算摔断了脊梁骨,塞进去躺一阵子,也能活蹦乱跳地出来,只要不是当场脑死亡,好像无论怎样都能抢救一下。可是人类还是会衰老,还是会死亡。

死亡就好像光、爱情和宇宙洪荒一样,是永恒而不朽的,每一次人们以为自己即将战胜死亡的时候,很快又会发现,前方依然是望山跑死马一般的漫漫长路。

而一座山之后,往往是另一座山。

就像“波普反应”。

没有人知道这种反应什么时候出现,刚开始往往是一些小毛病,但很快,基因链就会开始全面且不可修复的崩溃,更换器官也好、移植干细胞也好,基因剪刀疗法也好……全都无济于事,患者的身体好像遭到了某种诅咒。

图兰:“可是您还不到基因链崩溃的年纪啊。”

假如不看脸,总长其实也没那么老,只不过就是卡在中老年之间的年纪,如果是太平盛世,他应该还没退休,有大把的时光可供消磨。

可他这一生,是有方向没希望的一生,是被信仰与理想反复磋磨的一生,颠沛流离,又险些丧命于彩虹病毒,实在太苦了,衰老也好像不可避免地提前而至。

总长沉吟不语。

图兰低声说:“你们一个个的,都是商量好一起撂挑子吗?不能这样啊总长,他担不住的,你们逼人太甚了。”

总长深陷的眼眶突然湿了:“那咱们都尽力吧,卫队长——图兰将军,我尽力多活一阵,多送你们一程,可是你们也要做好准备啊。”

三天后,爱德华总长宣布病愈,重新投入工作,而陆必行出差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来和他请长假。

“我把工作都安排交接好了,万一有紧急公务,您也可以随时传唤,我反正就在家里,哪都不去,几分钟就能赶过来。”陆必行有条有理地说,“请假主要是我想要一段完整的时间,来修复湛卢系统。您知道,湛卢的数据库里有大量宝贵资料,都是战前联盟最前沿的技术,我们太急需这些东西了,而且有湛卢在,将来我们重新打通跃迁点之后,可以通过他和本体的联系,第一时间联系到林将军和白银十卫,也是安全保障。”

总长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

陆必行从个人终端上把请假单调出来,推进总长的个人终端里,给他签字,略带自嘲地说:“我以前老跟林吹牛不打草稿,我说我能再造湛卢机甲,给我一个实验室,我连伊甸园都能复制……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这回接触到核心的东西,才发现咱们这里毕竟是穷乡僻壤,跟联盟最前沿的技术差太多了……好了,您回来了,我忙去了。”

“必行,”总长叫住他,艰难地说,“有些……有些事,是人力不可逆转的,我们没有办法,只能接受。”

陆必行的耳朵自动过滤了不想听的话,聋了一样,充耳不闻地往外走去,脚步都没有停一下。

分享到:
赞(48)

评论24

  • 您的称呼
  1. 心疼

    匿名2018/11/01 00:10:58回复
  2. 泪如泉涌

    2018/12/01 15:44:03回复
  3. 老猫……

    眼熟我2018/12/09 00:37:56回复
  4. 心疼……

    匿名2019/01/21 17:19:35回复
  5. 笔芯……呜呜呜……哭了哇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7:06:16回复
  6. 他不会死的,对吗?

    坎坷2019/02/17 14:17:09回复
  7. 眼睛还是模糊了

    奈何缘2019/02/20 21:57:18回复
  8. 啊,难受死了

    沈葭白2019/03/02 17:46:49回复
  9. 波斯猫,湛卢,呜呜呜呜

    2019/03/11 04:45:03回复
  10. 皮大不虐则以一虐惊人啊。。。简介诚不欺我

    喜新念旧2019/03/14 21:14:29回复
  11. 虽然知道林将军有主角光环是不会真的凉的,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这刀子挨得……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27 23:14:11回复
  12. 心疼陆必行,这么大的打击这么重的担子
    湛卢会复活的吧

    小十六2019/04/23 21:15:37回复
  13. 我靠这一章是魔鬼吧!!!!
    老波斯猫盒饭了啊啊啊!!!!天啊他怎么可以盒饭了啊啊啊啊啊!!!!!!!!比心怎办啊啊啊!!!!!(此人已疯)

    Luke2019/04/27 01:41:38回复
  14. 好心疼啊啊啊比心,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们说有好多玻璃渣了,我还以为只有主角两人份的。

    花楹2019/05/04 20:12:49回复
  15. 啊啊啊,林有主角光环,不会死,我就好心疼独眼鹰和周六那些人,人怎么忽然就凉了,波斯猫真的对陆很好很好的……虐

    阿酥2019/05/04 21:49:57回复
  16. 心疼笔芯

    巍澜入坑2019/05/12 20:30:29回复
  17. 以前每次看到波斯猫咆哮着对林说不要动我儿子的是时候,内心总觉得又搞笑又温暖,以后是不是再也不能看到波斯猫和林掐架了

    都喜欢2019/05/14 17:21:03回复
  18. 钉床的比喻真的。。。。。
    这谁受的住。。。只有不细想绷着才不至于直接崩溃

    墨蘼馨2019/06/23 16:23:55回复
  19. 后面会有奇迹出现么

    闲庭花落2019/06/25 01:57:40回复
  20. 笔芯一个人承受这么大的压力,林失踪了,甚至有可能……这让笔芯怎么办555好心疼啊

    染柒2019/06/30 14:38:59回复
  21. 我哭着哭着,看到“卫兵用红外线窥视,看他是不是还活着”的时候,突然笑了

    匿名2019/07/01 17:04:32回复
  22. 呜……这个打击……

    冥洺2019/07/10 19:25:22回复
  23. 心疼这个可爱的独眼鹰

    匿名2019/07/17 01:09:11回复
  24. 暴风哭泣(இωஇ )必行他要等十六年啊。。。

    老温的核桃2019/07/21 17:22:2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