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来车震吗老公?

赵父果然又不在家, 弄得赵母挺抱歉,一个劲解释“他真的是被一个电话临时叫走的, 真有事”。

以沈巍的脾气自然不会介意, 赵云澜笑了笑,难得地没说什么,两人在赵家匆匆吃了顿饭就离开了。

赵云澜当时被大神木弄得惊慌失措,竟然也没注意到——哪个父亲会在明知道儿子的同性情人在楼上的情况下, 衣冠禽兽一样高贵冷艳地表示“对方没准备好, 以后再约”?

又不是让他相亲,准备个屁, 用不用回家整理个房本、考个公务员再来?

他分明就是不见沈巍。

为什么?是不想见, 还是不敢见?

赵云澜临走的时候进了一次自己的房间,从里面掏出了一个有些年头的小木头盒子出来, 赵母奇怪地问:“那不是你小时候玩的吗?怎么还不扔掉, 拿出来干什么?”

“跟恋人分享童年回忆什么的, 你们这些左手摸右手、相看两厌的老夫老妻不懂。”

……后来赵云澜因为这一句话, 被他妈活活地打出去了。

那天正好赶上西洋情人节, 因为春节放假而显得有些萧条的大街一时又热闹了起来, 卖花姑娘本来对他们俩熟视无睹地经过, 又被赵云澜挥手叫了回来:“哎, 小姑娘回来, 你那有多少朵花?”

卖花姑娘诧异地看了他们俩一眼, 露出个笑脸:“多少都有,我是帮花店卖的, 不够我回店里给您取货去。”

赵云澜:“那就先给我拿五千……”

“对不起对不起,他开玩笑呢。”沈巍一把捂住赵云澜的嘴,把他拖走了。

赵云澜奋力从他的臂弯里冒出个头来:“我还买东西呢,等等等等!”

沈巍拉开了车门,不由分说地把他塞了进去。

赵云澜半真半假地抱怨说:“你懂不懂浪漫?”

沈巍胃疼地反问:“……难道你懂?”

赵云澜充满着败家气息地说:“我要买它几千朵,把车前盖后盖都铺上,娶你过门。”

沈巍大概是一天到晚被他欺负,基本上已经不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了,他摘下眼镜,动作略显局促地擦了一下上面的白霜,一边假装漫不经心,一边艰难地举起了反抗的旗帜——他故作镇定地说:“我还以为你要搞花卉批发——怎么说也应该是我娶你过门,你昨天才说过今天要跟我姓。”

赵云澜习惯了单方面的欺压,除了醉酒一次马失前蹄,还从没有遭受过这样的回击,当场愣了一下。

……当然,他不知道,沈巍在说出这句台词之前,像郭长城一样在心里默念了三遍,才总算是顺畅的出了口。

然而老流氓一愣之下很快缓了过来,没皮没脸地作势要去解外衣:“好啊,跟你姓就跟你姓,来车震吗老公?你什么也不用做,只要躺倒享受就行了,我好好伺候你。”

沈巍怒道:“赵云澜!”

赵云澜:“到。”

沈巍:“你怎么……怎么可以这么不检点?”

赵云澜双手撑在他车座两边,嬉皮笑脸地说:“我更不检点的时候你还没看见呢。”

沈巍终于恼羞成了怒,脸色撂了下来,揪住赵云澜的领子,把他拖近自己,死死地盯着他的脸,一字一顿地说:“你知不知道这是在大街上?你知不知道别人经过的时候会看到?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次,想把那些和你在一起过的人,那些看见过你的人的眼睛都挖出来吗?”

赵云澜:“……”

好一会,赵云澜才默默地缩了回来,讷讷地说:“那什么,其实我是开玩笑、开玩笑,没想怎么样,这还有正事呢。”

沈巍一声不吭地发动了车子,赵云澜蹭了蹭鼻子,老老实实地坐在一边,打开了自己从家里摸出来的小盒子,从一大堆小孩经常收藏的破烂里,找到了一个类似小收音机似的东西,又在车载常备工具箱里拿出了一盒小改锥,敲敲打打地对着那小玩意鼓捣起来。

他的手指异常灵活,一看就是小时候没少私接过学校电线的货——完全可以预见,如果不是赵云澜大手大脚、喜新厌旧的败家毛病,跟了他这样的男人,大概就别想用上新家电了。

两人彼此间沉默了一会,沈巍心里蹿上的邪火过去,他很快就后悔了——别人都是在外人面前端着,在亲密的人面前会因为放松而暴露一些本性,沈巍却是刚好反过来,总是习惯在赵云澜面前小心翼翼地压抑自己,生怕他察觉到一点自己不堪的本性,有时候沈巍甚至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和赵云澜说……大概是他总觉得自己污秽不堪、配不上别人的缘故。

赵云澜把小工具玩出了花来,一直没吭声,沈巍终于忍不住在等红绿灯的时候偷偷看了赵云澜一眼,过了一会,又十分忐忑地轻声问:“你在干什么?”

好在赵云澜记吃不记打,方才的事完全没往心里去,兴致勃勃地显摆说:“这是我小时候做的一个信号收发器,我把接触不良的地方修一修……一会前面超市给我停一下,我要买两节电池。”

赵云澜下车买回了电池,装进了他的接收器里,随着“哗——”一声,直径不到五公分的小屏幕亮了起来,上面隐约出现了一个小圆点,只是亮度太差,赵云澜要用双手拢了,趴在上面才能看清光点的位置。

他缓缓地调频,又调节好光点大小,又比对着屏幕旁边手工刻着的别人谁也不懂的刻度,研究了一阵:“嗯,不远,看来是专门躲着我的——咱们倒回去。”

沈巍在路口把车转了个方向,赵云澜一边趴在他的小屏幕上扒拉着看,一边给他指路:“下一个路口往左转——这还是我年轻那会,拿老收音机的无线电收发器改的追踪器。”

“追踪什么的?”沈巍似乎非常感兴趣地问,尽管他大概连“无线电”是什么都弄不清楚。

“追踪我爸的,信号器装他手机里了,我也没想到他这么多年都没换过手机。”赵云澜说,“就是我当时中学没毕业,科学技术水平有限,做工不怎么精良,每次都跳,调频要调半天,走太远的话就没信号了。”

沈巍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想起了他那万年不用、有时候连接挂电话都会搞错边的手机——别人要是给他动什么手脚,他还真不知道。

赵云澜瞥见,翘起二郎腿,优哉游哉地点了根烟:“放心,只要你不出去找小白脸给我带绿帽子,我是不会在你身上放什么的。”

沈巍颇为糟心地看了他一眼。

“左转左转,对,就是前面那家茶馆,我看见我们家老头的车了。”赵云澜语调轻快,表情却不是那么回事,有些阴沉,“今天我必须知道,把我养到这么大的人到底是谁。”

沈巍车还没停稳,赵云澜就解开安全带跳了下去,轻车熟路地往二楼跑去。

沈巍锁好车,轻轻地扶了一下眼镜,慢半拍地跟上了他,他似乎是不慌不忙,甚至经过楼梯前的时候,还对送茶具的服务员点了个头。

服务员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看见他无端地手一哆嗦,一个茶壶就掉在了地上,摔碎了。

赵父背对着门坐着,听见动静一回头,目光从镜片后面射出来。

那目光平静而悠远,赵云澜脚步一顿,随后大步走过去,冲表演茶艺的服务生摇摇头,等人走了,他坐在赵父对面,压低了声音问:“你不是我爸,你是谁?”

“赵父”没回答,只是表情肃然地抬头望向楼梯口,看着沈巍从那里一步一步地走上来,两人的目光不偏不倚地在半空中撞上,顿了顿,沈巍礼数周到地点了个头:“伯父。”

“赵父”目光闪了闪,脸上的线条绷得更紧,因为年纪的缘故出现的法令纹显得越发深邃了,过了片刻,他才不冷不热地回应了一句:“不敢当。”

沈巍似有若无地笑了一下,并不往茶桌上坐,只是与他们两个人隔着几步远,坐在了加座上,自己动手给自己洗了个新杯子,洗了茶倒了水,而后又续上,眼皮也不抬,表明了他不插话不多嘴的态度。

赵云澜说:“那天我实在糊涂了,不然一看你的眼神我就应该知道你是个冒牌的——我老爸一辈子野心勃勃,分明是个衣冠禽兽,最喜欢功名利禄的那一套,真没有您这么超凡脱俗的表情。你占了我几声称呼上的便宜我就不追究了,问你两件事,我爸在哪?还有你和神农氏一族到底有什么关系,你该不会……就是神农本人吧?”

“赵父”嘴唇动了动,可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没能说出声音来,片刻后,他垂下眼皮,又扫了沈巍一眼,低下头抿了一口茶水,没吱声。

赵云澜的耐心终于告罄,手指轻轻地敲打了一下桌子,他挑了挑眉,拉长了声音:“这位先生,我可是看在你可能和三皇之一的神农氏有些关系,才先礼后兵的,你要是给脸不要……我为了尽为人子的义务,可得和你好好说道说道。”

“我不是神农。”过了不知多久,“赵父”才低低地开口说,“令尊也没事,我只是偶尔出来借用他的身体,事后也会替他留下有用的记忆,没耽误过他的事。”

赵云澜:“那你是什么?”

“赵父”笑了笑:“我只是神农大神留下的一块捣药的石钵,封神之战的时候搭了个便车,侥幸修成正果,之前对昆仑君多有冒犯,实在抱歉。”

“你附在我父亲身上干什么?大神木里的记忆片段是不是也和你有关系?”赵云澜一点也不在乎他修成个什么正果,可能在他心里,天地人神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一个没注意,就把人当成犯人审了。

“赵父”眉间动了一下,缓缓地问:“昆仑君是怎么知道,大神木里的记忆并不是你本人的呢?”

“我又不是我手底下的那个中二小僵尸,更不是大闹天宫的孙猴子,”赵云澜把好茶当白开水,端过来一饮而尽,“我这人可能有时候是有点狂,但是大部分时间活得都比较随和,真要有什么事逼得我举旗造反,那一定得是天大的理由、地大的愤怒,可为什么我当时看完以后没有一点共鸣,只觉得沉重呢?”

“赵父”听完,颇为赞同地点了个头:“有道理。”

“何况我怎么都不觉得,大发雷霆把天捅出个窟窿之类,这么简单粗暴的事是我干的。”赵云澜接着说,“再说,昆仑司长天地山川,庇佑山间生灵,我前世今生都基本上是个动物保护主义者,肯定不会平白无故地去戳神龙的眼睛。”

“赵父”笑了一下,没言语。

赵云澜眼神一冷:“我还没请教阁下用大神木误导我,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呢?”

“赵父”幽幽地叹了口气:“也许等昆仑君看破长久、是……”

“你少他妈跟我装逼。”赵云澜截口打断他,“你最好说人话,我的耐心不多,惹急了我,我可不管你是谁的破碗,照打照抽。”

“赵父”看了看他,目光又轻轻地移动,落到在一边翻杂志的沈巍身上,忽然,他的身体猛地一颤,赵父的目光顿时迷茫了一瞬,再次清明起来的时候,那眼神已经变了……不,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只见这个赵父按了一把自己的太阳穴,皱着眉看了看赵云澜,有点迷糊地问:“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我这两天有点累,晃神了,没听好。”

赵云澜呆了呆,立刻从气势汹汹的黑手党变成了坐在铁窗里的少年犯,整个人都萎了,好一会,他才低声下气地说:“……爸?”

赵父皱皱眉:“嗯?”

那表情意蕴深刻,赵云澜分明从上面读出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看在你是老子儿子的份上给你一分钟自我陈述的机会,老子累死了不想听你扯淡”等等复杂的信息。

于是他立刻拉过沈巍当挡箭牌:“没有,就是本来约好了,你也不在家,我带他来看看……”

“我临时有事,到这边见个朋友。”赵父嘀咕了一句,随后别扭地把目光移动到了沈巍身上,挑剔地打量了他好一阵,后来大概是沈老师翩翩君子的气韵实在太明确,赵父愣是没挑出什么毛病来,末了,只好干巴巴地对他打了个招呼,有点生硬地说,“今天我招待不周,沈老师别往心里去。”

沈巍得体地打了招呼。

赵云澜取出一张“去神符”,偷偷地在背后折成三角,拿出来推到赵父面前:“还有,我前两天去庙里给你求了个开过光的平安符,别打开,随身带着。”

赵父毫无戒心地伸手接过。

然而什么也没发生,“去神符”毫无反应,赵云澜立刻皱起了眉——那个破碗到底是跑了,还是太厉害,这样的高等符咒也奈何不了他?

分享到:
赞(704)

评论68

  • 您的称呼
  1. emmm········我又被标题骗了

    全是戏2018/07/29 19:05:40回复
    • 谁不是呢(无奈脸)

      镇魂魔鬼2018/08/12 18:17:55回复
    • 我也是啊

      成美酱2018/08/30 21:32:20回复
  2. 见家长了

    女鬼2018/08/15 18:42:18回复
  3. 沈巍终于恼羞成了怒,脸色撂了下来,揪住赵云澜的领子,把他拖近自己,死死地盯着他的脸,一字一顿地说:“你知不知道这是在大街上?你知不知道别人经过的时候会看到?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次,想把那些和你在一起过的人,那些看见过你的人的眼睛都挖出来吗?”
    哇有点病娇

    匿名2018/08/22 16:19:27回复
    • 好凶哦,好喜欢!!

      匿名2018/09/08 15:19:12回复
    • 沈巍:云澜的身体只有我能看!

      匿名2018/10/03 00:05:54回复
    • 公受分明哈哈哈

      澜澜澜澜澜澜澜2019/02/25 23:21:34回复
      • 打错了 攻

        澜澜澜澜澜澜澜2019/02/25 23:22:03回复
  4. 别说还真是,有点病娇

    白居过隙,巍澜可期2018/08/24 21:41:15回复
  5. 沈巍取下有雾气的眼镜,把赵云澜按在车椅子上,控制不住眼底的贪婪,“赵云澜,别过分。”

    居老师的媳妇儿2018/08/31 18:27:33回复
    • 我内心复杂呀,这主角之一和我同名哎

      匿名2018/09/01 19:37:29回复
      • 看你这么复杂,大概和受同名吧。哈哈哈哈

        辰泽2018/09/27 13:38:19回复
        • 真相了

          匿名2019/02/15 08:56:54回复
      • 哈哈哈哈哈这都可以

        匿名2019/02/08 21:12:23回复
  6. 澜澜,你确定车震么?那是你没事儿还是车没事儿?你怕不是忘了你男人是谁……

    请叫我险哥2018/08/31 22:01:13回复
  7. 到嘴的肉肉飞了

    君莫笑2018/09/01 09:53:54回复
    • 整个人都不好,,,,,,

      面面错了!下次还敢!2018/09/02 16:53:25回复
    • 赵云澜:只要你不找小白脸……
      鬼·真脸白·面:啊?嫂子叫我?
      赵云澜:……沈巍你过来……

      幽畜本畜的爷爷的儿子的爷爷的孙子的妈妈的儿子的儿子2019/01/10 00:22:10回复
      • 优秀

        乌氓2019/01/30 23:45:04回复
        • 楼上的楼上,我花了两分钟弄清楚了你的名字,你是幽畜本畜的儿子

          忘机的无羡2019/07/17 00:31:42回复
          • 不,是幽楚本畜

            忘机的无羡2019/07/17 00:34:59
  8. 作者你个标题党

    匿名2018/09/03 18:11:18回复
  9. 标题真是优秀,又被骗了o(╥﹏╥)o

    匿名2018/09/16 16:12:12回复
  10. 标题又欺骗我感情

    突厥炖毛猴2018/09/16 22:19:06回复
  11. 标题优秀

    蓝希2018/09/17 11:01:01回复
  12. 来车震嘛老公?嗯?

    巍什么赵处的腰总是那么澜受2018/09/18 01:05:11回复
  13. 好喜欢你

    一位超喜欢一位害怕哥哥生气又偷偷找嫂子我而不愿透漏姓名的小可爱的小哥哥2018/10/06 17:19:56回复
    • 这位小哥哥,你的名字怎么更长了?

      是花城主嗷~2018/10/18 11:16:04回复
    • 小哥哥,你的名字好长那,打着不累吗?

      奈何缘2018/11/01 22:23:35回复
  14. 唉我说小姑娘怎么见了我们的大美人不脸红就算了怎么还哆嗦啊?!难道是沈美人用能力故意让她哆嗦的?不然就是她知道是斩魂使。

    阿麦2018/10/22 22:58:16回复
  15. 莫名想看澜攻,然后被收拾

    匿名2018/11/16 12:20:06回复
  16. 破碗,哈哈哈

    匿名2018/11/19 14:28:46回复
  17. 沈老师…略病娇…好带感嘤嘤嘤

    镇魂女神2018/12/09 00:45:21回复
  18. 沈巍终于恼羞成了怒,脸色撂了下来,揪住赵云澜的领子,把他拖近自己,死死地盯着他的脸,一字一顿地说:“你知不知道这是在大街上?你知不知道别人经过的时候会看到?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次,想把那些和你在一起过的人,那些看见过你的人的眼睛都挖出来吗?”看出来了 谁是攻谁是受

    匿名2018/12/25 03:53:13回复
  19. 嘤嘤嘤沈巍大人一定是纯s没错了
    好喜欢好喜欢

    我是m呀呀呀2019/01/10 02:19:30回复
    • 沈巍艰难的反抗真戳中我的萌点~

      陈栎媱2019/01/13 18:35:40回复
  20. 哈哈。鬼王看着昆仑君的一次次的转世和别人一起5000年。”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次,想把那些和你在一起过的人,那些看见过你的人的眼睛都挖出来吗?”

    赵处缺了昆仑君的气势2019/01/22 21:18:28回复
  21. 看完了整本书,昆仑和沈巍之间的羁绊还是不清楚!昆仑为什么要死去,为什么死后将后土大封托付给沈巍,为什么沈巍万年如一日的守着这个承诺!面面为什么要找沈巍决斗!

    匿名2019/01/25 13:24:13回复
  22. 沈巍与昆仑我觉得昆仑和沈巍之间的感情还是没交代清楚,看完了也不明白~为什么昆仑会死,为什么沈巍要执着万年的守着,当年又在怎样的情况下昆伦将后土大封托付给沈巍!为什么面面要跟沈巍决斗!

    匿名2019/01/25 13:26:39回复
  23. 哎,心疼沈巍啊,你喜欢赵云澜就大胆的表现出来嘛,别自卑啊,整得气氛很……哎……

    朱一龙的小娇妻,心疼2019/02/02 00:49:36回复
    • 你这ID要滋醒还是走程序

      居一龙是我的!2019/02/06 19:22:26回复
  24. 妈,我还以为你和我爸要干嘛呢什么情况,妈你这算承认自己是个受了吗

    大庆2019/02/08 02:50:44回复
  25.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想想普总性格啊书一大本车几十字

    被剧版镇魂恶心到回原著嘤嘤嘤2019/02/09 17:31:32回复
  26. 我想问一下,澜澜是咋知道他那个神农石钵会跟神农一族有关系的,为什么会怀疑他修改了他的记忆?

    巍巍澜澜跟我走吧2019/02/11 15:23:51回复
  27. 剧版明显没有原著那么精彩,改的面目全非,不过还好有居老师和北老师在。
    莫名的剧版里面更喜欢居老师演的沈巍
    原著更喜欢澜澜这个角色,对巍巍真的很好,不像剧版的,感觉好像一直是巍巍护着澜澜,显得澜澜好弱 ,最后结局也是虐死啦。
    支持P大的小说,真的超级好看了,我要全部追一遍呐。

    短的不行

    我在想我要叫什么名字2019/02/11 15:29:23回复
  28. ww刷爆这部小说,当时觉得好恐怖不敢来看的,(当时看剧版的都吓得我几天不大敢睡觉,毕竟胆子小的,连恐怖小说的边都没沾过)。现在发现真的是超级好看了,迷住了。

    一只担心的՞扈՞❓2019/02/11 15:34:17回复
  29. 惊慌失措 漫不经心 马失前蹄 不由分说

    匿名2019/02/14 23:29:47回复
  30. 赵云澜瞥见,翘起二郎腿,优哉游哉地点了根烟:“放心,只要你不出去找小白脸给我带绿帽子,我是不会在你身上放什么的。”

    沈巍颇为糟心地看了他一眼。
    哈哈哈哈太糟心了莫名戳中我萌点

    巍澜可期2019/02/15 09:27:55回复
  31. 这车坐的我真是干上火

    匿名2019/02/15 15:22:46回复
  32. 原来沈美人还记着呢,澜澜要跟他姓。沈赵氏。大庆是不是也要改名沈大庆

    愿祈丰年2019/02/28 23:26:34回复
    • 赞同

      沈大庆2019/03/14 17:36:19回复
  33. 沈巍大概是一天到晚被他欺负,基本上已经不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了
    饿,变态的巍巍…终于挺不住了嘛

    甚嚣尘上2019/03/23 22:29:07回复
  34. 点赞416?

    匿名2019/03/31 20:41:28回复
  35.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次,想把那些和你在一起过的人,那些看见过你的人的眼睛都挖出来吗?…………这段简直A爆了!好想居北演出来啊!!!该死的总菊!…………………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4/12 19:10:17回复
  36.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次,想把那些和你在一起过的人,那些看见过你的人的眼睛都挖出来吗?”
    沈美人,这话说的,有魄力!

    沈美人是我的2019/04/16 06:15:38回复
  37. 剧版赵父演技是很舒服的

    祝红2019/04/16 08:57:27回复
  38. 唉,沈老师爱的好卑微啊!心疼

    匿名2019/04/17 09:17:52回复
  39. 哇看到下一章的标题我就知道要开虐了

    故·n刷镇魂·九·只想看巍澜·荒2019/05/03 21:49:59回复
  40. 喜欢

    巍澜2019/05/09 12:33:39回复
  41. P大的文不长,却很有味道,值得细品回味,基本上都是再看时又能品出了些之前没注意的细节,可以说小伏笔到处都是。实在佩服,这么好的作者应该早点遇到的

    大爱巍澜2019/05/20 19:27:54回复
  42. 病娇沈美人

    匿名2019/05/23 20:54:49回复
  43. 想看车震哈哈哈

    惊鸿一猴 乱芒心曲2019/07/03 22:30:02回复
  44. 标题不正经啊~恕我想歪了…

    澜澜错了,下次还敢!2019/07/18 21:23:29回复
  45. eee。好尴尬呢。我也叫赵云澜。

    匿名2019/07/23 14:34:37回复
  46. 烦人,这电视剧真虐,小说起码有部分甜的

    镇魂令2019/07/23 14:39:20回复
  47. 我看这标题还真以为有肉T^T

    你庆爷2019/07/31 17:09:15回复
  48.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鲁迅2019/08/13 17:43:5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