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一场“不尽如人意”的事故

“武装精良, 向来是联盟传统, 我们当年就是靠着这些,才完成了联盟的大一统……”

有人好像在他耳边说话, 那声音很熟悉, 是一种低沉而缓慢的腔调, 透着娓娓道来的味道。

这是谁?

“可是近年来,我总是在想, 大一统的太平盛世真的是好事吗?”

“当狮子不再捕猎的时候, 爪牙就会退化,我们知道, 军委每年要花大笔的钱, 砸在那些用不到的机甲和导弹上, 军工厂不停地往上罗列数据,不停地更新产品,然后拉着它们在纪念日的阅兵上展览,再给记者们拿去拍照惊叹, 就好像他们真干了点正事一样, 各行各业的生产力都在过剩, 连军工也一样。”

“但是反导系统他们不搞,军事理论他们也不研究,为什么?因为没有效能,没有漂亮的数据,不能拿出去展览。”

“我们生活在一个太美好的世界,不受外界威胁。你们知道原始人吗?地球时代, 那真是个很可怕的时代,近百亿的人口,全都挤在那么一个小小的行星上,行星上有限的几个大陆被无数国家和政权瓜分,什么东方、西方、中国、美国……有成百上千种意识形态。他们一天到晚要为那点有限的资源争啊抢啊,有些人每周要工作一百多个小时,还有些人无法满足起码的生活需要,他们今天结盟,明天又背信,今天共荣友好,明天就又军备竞争,那个时候,我们的祖先每天晚上躺下,都像睡在圆枕头上,担心不怀好意的邻居们虎视眈眈,你们去历史博物馆问问他们,敢不敢把所谓‘国防武器’当模型玩?”

“可是我们呢,我们没有‘国’,所以也没有‘国防’,要我说,联盟坏就坏在你们那位杰出校友大师兄陆信手里,他把域外的海盗打得太惨了,逼得他们远离人间,成了神话里的妖怪一样,你们会在自己家里修筑陷阱,提防妖怪来袭吗?”

“哎,年轻人,我讲的这些有那么无聊吗?怎么困成这样,醒醒,我说最后一排角落里的那位同学呢,静恒……”

“林静恒!”

对了,那是乌兰学院的军事理论史,第一堂课,院长当年请来了伍尔夫老元帅做嘉宾,在礼堂开公开课。

“理论”就算了,还“史”。林静恒作为一代任性的偏科王,当然是找个旮旯补觉,不料因为熟,他被老元帅重点关照,同学为了叫醒他,用胳膊肘重重地杵了他一下,金属制服袖章正好戳到他太阳穴,一下把他扎醒了。

林静恒的太阳穴传来尖锐的刺痛,额角的血迹已经糊住了他的视线,他隐约感觉到自己正在一个生态舱里,身上的剧痛与麻痹感让他的意识只有微弱的一线——跃迁点爆炸的范围太大、来得太猝不及防,整个七八星系联军几乎全被卷了进去,巨大的能量无可抵挡地穿透了防护罩、重甲机身,一切……几乎片甲不留。

湛卢在最后关头,启动了“危机”模式,罔顾主人的一切命令,就地变形为生态舱,将林静恒卷在了里面。

“先生……”

“先生……”

林静恒想动一下,可是动不了,他完全感觉不到自己胸口以下,更无法回答,只能在堪堪连着的精神网上给了湛卢一点微弱的回应。

他处在半昏迷的特殊状态里,意识游离于身体之外,分不清过去和现实,然而很多事情,却仿佛忽然分明了起来。

他又想起那堂被当众点名叫醒的公开课堂。

老元帅有意刁难他,让他讲一讲对“大一统”的看法,讲得不好,这门课就不用参加考试了,直接重修。

十四岁的林静恒正在梦游,脑子里空白了半分钟,也不知道人家刚才在讲什么,只好硬着头皮胡说八道。

“大一统……大一统的社会弊端其实很多,”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信口开河,“比如说……比如我们和猩猩是近亲……”

课堂里哄堂大笑。

“……本来就是近亲,这有什么好笑的,一氧化二氮嗑多了吧你们?我们的基因里本来就有毁灭和死亡的冲动,把自己划入某个阵营,跟另一个阵营的人对立、甚至你死我活,这是我们的最基本生理需求之一。原始人们说的‘爱国’、‘为民族而战’既有经济原因,也是顺应人性。理论上说,对于一个政权,内外矛盾和内部矛盾是此消彼长的,没有外敌的社会像一个只进不出的蓄水池,死气沉沉,也很容易不稳定……”

他当时话音没落,几乎所有参与课堂讨论的同学异口同声地反驳:“我们联盟哪里不稳定了?”

少年的林静恒只是在半睡半醒中,抓住了灵光一闪的东西,本来就是随口扯淡,再深层次的东西,他当然就说不出来了,只好拿出拽得二五八万一样的态度,和同学分辨“你们不知道什么叫‘理论’吗,理论上乌兰学院还是精英学院呢,不照样招来你们这些傻x”——因为他嘴欠,口水仗被抬上了人身攻击的层面,于是大家顺理成章地吵了起来。

只有台上的老元帅什么都没说,不但把他睡觉的事轻轻揭过,还在课堂表现一栏给了他一个“优”。

我们联盟哪里不稳定了?

联盟的稳定是架在两根支柱上的,一根是摇篮一般的“伊甸园”,致力于让每个人都像婴儿一样幸福舒适,一根是“伪自由宣言”,高高举起,召唤婴儿们跟着它党同伐异,在这个过程中找到归属感和控制力,再心满意足地做一个勇敢自由的梦。

三十多年后的林静恒蓦然回首,穿过半生硝烟,与那个盛夏午后课堂里、端坐讲台上的老元帅遥遥对视。

他明白了:“原来是你。”

原来反乌会后面的人是你。

远隔七八个星系,精准控制战场……那个人曾经是陆信的老师,也是他的老师。

陆信至死没有公布禁果名单,是不是也因为在上面看见了你?

原来这一切,并不是安克鲁人心不足、勾三搭四引发的一场冲突。

禁果的存在意外暴露,伍尔夫要让它重新消失,而且要消失得自然而然。

而那些反乌会的人,在他看来,大概也从一开始发誓要改变世界的伟大先驱,变成了一帮打算要炸飞世界的傻子,对于天使城里鞭长莫及的伍尔夫来说,这些疯子的利用价值在消失,他们有些失控了。

在这个剧本里,反乌会是疯子,林静恒和安克鲁是保护人民的“英雄”。互有龃龉的英雄们将在最后关头联合在一起,悲壮地与禁果一同消逝,同时重创反乌会,卷走大批失控的危险分子。

他杀了人、灭了口 ,联盟会沉浸在悲愤之中,形势和伊甸园管委会的血会重新把联盟和中央军们统一战线,反乌会这条疯狗被他骗来,倾力围剿七八星系,会被打断一条腿,更容易被铁链拴住,多么皆大欢喜的结局。

老帅,你给这个世界也写了剧本吗?

到底是你一手建立的联盟负了你,还是你负了联盟?

湛卢的声音依然冷静平和,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先生,我的核心处理器受损严重,故障无法排除,正在不断升温,预计会在一分钟之后自我焚毁。我的可变形材料外壳在跃迁点爆炸中破损率接近80%,现已无力支撑防护罩,很快,您将置身于爆炸后的高能粒子流下,抱歉,我无法再保护您了。”

湛……卢……

“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分钟,请允许我向您表示感谢,感谢您多年来的包容与爱惜,很多时候我无法领会您独特的幽默感,非常遗憾,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给自己的数据库进行一次全面的升级。”

“陆信将军为我设定了最后的告别语,他让我转告您:我爱你,孩子,像爱自己亲生的儿子,我希望联盟太平繁荣,希望你幸福平安,如果两者不能兼得,那么后者对我来说更为重要,你是我的骄傲。”

“……那么,再见了,先生。希望您会想念我。”

湛卢的精神网烟消云散了。

林静恒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蜷缩起手指,可是骨折扭曲的手指不肯听他的摆布,它们只是徒劳地从生态舱内壁上划过……而这枚珍贵的机甲核再也不会像人类一样和他说话了。

可是他还要回去。

林静恒想,他答应过一个人,不管去哪,不管走多久,只要那个人还在,他就会回去。

陆必行还在等他,他不能让三十多年前那个医疗舱里的事再发生在陆必行身上。

他挣扎起来,可是破败的皮囊把他困在这里,用尽了力气,他也没能成功地把自己移动一厘米。

为什么该死的灵魂总要和丑恶的肉体待在一起,不能像电磁波一样,飘到自己渴望的归宿呢?

湛卢残骸上,最后一层薄薄的防护罩渐渐黯淡。

继而像一团风中微弱的火,消失了。

当他无处着落,厌人厌世、随时能舍命的时候,悬成一线的命运总能堪堪将他吊起。

而当他终于有一个“拼尽所有也要回去的地方,最后一秒也要挂念的人”的时候,那根让他厌倦的命运丝线却突然断了。

原来他的一生,从出生开始,就是一场“不尽如人意”的事故。

联盟开创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新星历纪元,在域外海盗入侵、四分五裂一年半之后,虽苟延残喘,但荣光犹在、精神犹在。依然有人愿意将数星系以外、素不相识之人视作同胞手足,为其奋不顾身。

至此,终于随着联盟最后一位上将,最后一个眷恋联盟、妄想它修修补补后仍能回归旧日繁华的人,最后一个不肯放下自由宣言的傻子一起,沉寂在爆炸的余波里。

联盟文明——这场人类集体织就的美梦,碎了。

这里的埋伏并没有让第八星系同步知悉,因为图兰引爆跃迁点后,林静恒就短暂地和八星系失去了联系。

图兰留下处理因引爆跃迁点而引起的粒子流,尽可能地将爆炸造成的生态伤害降到最低,也没忘了遥控地下航道处的巡逻队。

“林将军他们预计会在十六个小时之内赶到,暂时待命的部队都过去,接应他们一下,以防有海盗穷追不舍。”她说到这里,短暂地顿了顿,不知为什么,心里忽然无端涌上了一点说不清的滋味。

图兰的目光顺着自己机甲的精神网延展出去,她想,也许是因为终于走到了这一步吧。

斩断与联盟的联系,就像挣脱脐带一样,总是有阵痛的。

第八星系自卫军依着她的命令,开始整体往地下航道方向集结。

“我看以后有可能就是这样了,”黄鼠狼在通讯频道里对与他们汇合的独眼鹰说,“自卫军就分两部分,一部分守着这个入口,另一部分维护星系内秩序,咱们虽然人少废柴多,但也够用了,再说不是还有白银十卫呢吗?总算是能太平一阵子了。”

独眼鹰嗤笑一声:“当年我在凯莱星上当土皇帝的时候,跟你现在想的一样,你猜怎么着?大风大浪说来就来,闻到味的孙子屁都不放一个,什么百年家业千年家业,连首都星都说没就没。”

黄鼠狼讪笑:“陆兄,咱们之间的账不是都在臭大姐那了结了吗?”

“是啊,了结了,”独眼鹰说,“不然现在咱俩就不是好好聊天,而是我给你一炮了,可是账了结了,没规定我不能翻小茬吧。”

黄鼠狼:“……”

独眼鹰叹了口气,放过了他:“跃迁网是炸断了,但穿过空间重建,也就是不到一百年的事,咱俩这把年纪肯定是赶不上了,可是年轻人还有开门的那天,要是都跟你这么想,到时候开门迎接的就是导弹了……你个能混就混的老滑头,能不能有点忧患意识,还不如周六那个小青年。哎,周六人呢,还没到,刚夸完就偷懒?”

黄鼠狼还没来得及答话,地下航道入口的跃迁点上,突然响起高能提示。

“这么快?”黄鼠狼啧啧感叹,“不得不说,还得是人家联盟精英……”

独眼鹰断喝一声:“小心,躲开!”

跃迁点外围有用于身份验证的对接通道,独眼鹰话音没落,警报就响了,可是它只响了一声——下一刻,排山倒海的炮火伴随着不速之客冲过跃迁点,劈头盖脸地落下,距离跃迁点最近的黄鼠狼和独眼鹰首当其冲。

黄鼠狼带的小队几乎一多半被卷进其中,独眼鹰狼狈地闪避。

“敌袭!”

这变故来得太让人措手不及,谁也没想到这条地下航道第一次使用竟然就能暴露,跃迁点附近尚未集结完毕的武装被来势汹汹的海盗撞得七零八落。

怎么会?

林静恒呢?

独眼鹰咆哮道:“接指挥部,图兰!”

图兰狠狠地激灵一下。

第八星系此时几乎是个封闭的羊圈,圈满了惊魂未定的食草动物,一匹狼闯进来会有什么后果?

独眼鹰想都不敢想。

反乌会的海盗抢占先机,利爪将自卫军撕开了一条缝,硝烟乍起,转眼已经在上万公里外,丝毫不把他们这些虾兵蟹将放在眼里。

独眼鹰:“愣着干什么,拦住他们!”

“撑二十分钟,我立刻调增援。”指挥部传来图兰的命令,与此同时,所有自卫军都收到了敌袭警报,图兰的声音含在喉咙里,“给我发远程信号,联系林将军!”

“卫队长,远程信号可能会暴露……”

“已经暴露了!”

林静恒他们撤退的航线,图兰这边是知道的,他们经过几个跃迁点都有精确坐标,按理说远程信号只要发出,那边立刻就能接到。

然而远程信号石沉大海。

图兰的手哆嗦起来,蓦地扭过头去,看向被她亲手放倒的陆必行,胸口一片冰凉:“总长呢?”

“总长在组织难民撤离途中,所乘坐的机甲被粒子炮扫中,震荡中躲闪不及,现正因脑震荡在医疗舱里治疗。”

“卫队长,”一个工程部的技术人员紧急接入,“陆老师家里的‘超级电脑’方才突然自动关机了,强行进入了某种未知进程。”

湛卢!

“卫队长,第六次远程信号发送,暂时没有回音。”

第八星系的“自卫军”,基于白银第九卫,大部分仍是仓促培训就直接上岗的本地征兵,白银九的精锐一半跟着林静恒去了第七星系,如果他们……

图兰脸色惨白,像是被冻在了那里,足足半分钟没吭声。

然后她说:“引爆地下航道。”

“卫队长!”

图兰:“不然你们这些虾兵蟹将挡得住海盗入侵吗?发送命令!”

周六正在等待那个神秘信号回应,双向链接建立之后,对方突然不出声了。接到敌袭警报的时候,他整个人如遭雷击。

他转身跳上自己的机甲,迅速集结部下,赶往战场,精神网里尚未看清战场,机甲上已经感觉到了爆炸产生的能量。

怎么回事?

他难以置信地想,心里有一个隐约而不敢直视的念头,他颤抖着接通了联络中心:“薄荷,怎么回事?”

“不知道,地下航道坐标不明原因泄露,反乌会的海盗大举入侵,林将军失联。”

周六瞳孔皱缩。

是我吗?

是我发的那道信号吗?

周六是最早一批赶到的增援,他眼睁睁地看着反乌会大军长驱而入,而八星系自卫军的小机甲群螳臂当车一样地扑上去。一批扑上去,一批灰飞烟灭,下一批再次扑上去……

周六的大脑像是要炸开一样,整个人被劈成了八瓣。

就在这时,图兰的引爆跃迁点任务传到。

“卫队长,反乌会有信号干扰,我们无法远程引爆跃迁点!”

图兰:“那就人工引爆!”

周六大叫一声,逆着海盗的炮火冲了上去,他的部下虽不明所以,依然毫不犹豫地跟上。无数碎片飞起,周六觉得全身的血都在逆行,他几次觉得自己被击中了,回过神来又发现仍在往前冲,刺耳的警报声震耳欲聋,身后的战友垒砌层层人墙。

一层倒塌了,又有新的援军赶到。

周六穿过了第一个跃迁点,他卸载了武器库,启动了自爆程序——

把第八星系彻底炸成了一座孤岛。

作者有话要说:  回答几个技术问题,因为昨天pc版晋江抽了,我好像没回复成功:

有一位ID为“八拍”的妹纸问:“就说我们现在的民航飞机,手机通讯只是有可能会干扰信号就已经强行要求关机了,而可能暴露唯一的秘密跃迁点的这种通讯却是一点防范都没有,哪怕概率小,但他给你来个群发,再设置几个似是而非的内容让你去点击,参看我们的邮箱中手机中那些层出不穷的诈骗、钓鱼的邮件和短信……不说周六造人暗算忽悠,就说有人熬夜多了精神不济一下点错了怎么办。”

是这样的,根据这篇太空二人转的不科学设定,远程通讯网络通过跃迁点传达,是一对一的,由于跃迁点呈网状分布,一个跃迁点,不管是公开还是加密,都会粘附上大量不明信号,但只有双方事先互相约定过密钥,密钥匹配,才会将杂音似的信号识别出来,确认双向链接,才能建立联系,不会有“点错”的情况。

霍普出逃时,就是在跃迁点捡到了伍尔夫的人给他的留言。林静恒在臭大姐基地,决定给白银九发送远程信号,也是只有白银九回复时,才会因双向链接而有被定位的风险。

另外,发信号也需要知道接收信号人的方位和坐标,这个设定详见白银三的双胞胎蹭林静姝的网络召集白银十卫那章。

周六第一次收到密钥的时候在临近域外处,其实是不一定能收到远程信号的,因为对方只知道他的大概方向。但这个时候,他能不能收到远程信号都不要紧,因为正常人肯定不会选择连接。只有周六被引到臭大姐身边之后,他选择链接的概率才会大大上升,而这时候周六的坐标是确定的,对方可以向他精准发送远程信号。

关于屏蔽——打仗的时候,八星系跃迁点对官兵之外的人来说,一定是处于类似“屏蔽”状态的,不然随便派个敢死队的混进第八星系,等图兰炸完跃迁点,再往域外发个信号,对于信息技术强的反乌会来说,很容易推断加密跃迁点位置,用不着特意找周六。

而与此同时,现役军人与跃迁点的联系则不可能屏蔽,因为如果禁用,他们在星系内就只能使用普通电磁波联系,这样是有时间差的,即使太阳到地球这么点距离,按照光速计算也得八分多钟,按照我们这篇小黄文的设定,如果没有跃迁网,从七星系腹地到第八星系边缘,将军说句话,这边要几十年以后才听得见,在宇宙里开着飞船打仗还是很不方便的。

分享到:
赞(44)

评论29

  • 您的称呼
  1. 湛卢…….呜呜呜呜哇说好是人才会凉的呢,湛卢QAQ人工智能回不去的啊,那个幽默没眼力一直存在陪伴着大家的可爱湛卢不在了……

    沈韵.2018/10/31 23:57:42回复
    • 就是心酸,想哭……

      沈韵.2018/10/31 23:58:46回复
  2. 哇的一声哭出来

    眼熟我2018/12/09 00:29:13回复
  3. 湛卢quq湛卢超可爱的

    我爱湛卢quq2018/12/27 13:02:47回复
  4. 哇::>_<::湛卢没了……

    匿名2019/01/21 17:02:58回复
    • 其实不用太难过……虽然我一刷看的时候也很难过……

      沈葭白2019/03/02 17:42:27回复
  5. 十六个小时…挺大一个玩笑

    拾凉2019/02/04 10:32:02回复
  6. 呜呜呜湛卢……!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7:02:22回复
  7. 为什么

    坎坷2019/02/17 14:10:15回复
  8. 看简介已经做好准备了,还是没想到……人工智能也算在内

    匿名2019/02/27 21:15:16回复
  9. 啊啊啊啊,湛卢

    2019/03/11 04:39:51回复
  10. 很喜欢湛卢的。。。人工智能怎么也说凉就凉呢

    喜新念旧2019/03/14 20:54:46回复
  11. 全文第一次眼泪居然给了人工智能

    逸远2019/03/20 21:23:44回复
  12. 湛卢那段看哭了(。•́︿•̀。)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27 22:57:24回复
  13. 如果不是知道这是he我就要被唬到了/揉眼睛

    Luke2019/04/27 01:32:35回复
  14. 就想知道湛卢啥时候回来

    巍澜 =_==_=2019/05/01 17:38:53回复
  15. 我需要星期一二三四五六全部原地爆炸,然後湛廬像大白(baymax)一樣借屍還魂!嚶嚶嚶…..

    速效救心丸來一針2019/05/03 22:39:21回复
  16. 湛卢引爆泪点 校长会把他找回来吧!

    巍澜入坑2019/05/12 17:35:16回复
  17. p大的文总有一个小可爱,有猫,有鹦鹉,也有湛卢。为湛卢心酸。

    都喜欢2019/05/14 16:48:11回复
  18. 湛卢是he吧(卑微的看了剧透)

    三毒2019/06/07 23:23:48回复
  19. 湛卢!!!!!!!!!!!委屈巴巴哭出来

    北辰2019/06/08 20:27:19回复
  20. 湛卢…没了…

    凉玖2019/06/20 18:46:07回复
  21. 周六他。。。以身谢罪了。。。
    真是。。。傻孩子不傻,也就不能这么叫了
    湛卢。。希望陆先生能把你捞回来

    墨蘼馨2019/06/23 12:11:35回复
  22. 一开车就拉灯绳的甜甜居然说这是小黄文 我不服

    十七2019/06/23 12:13:11回复
  23. 虽然不知道过程如何,但湛卢回来了

    染柒2019/06/30 14:24:42回复
  24. 湛卢没了。::>_<::

    小鱼干2019/07/01 20:45:35回复
  25. 啊……说实话,《镇魂》《默读》《杀破狼》我觉得都挺好懂的……《残次品》吧,情节还好,设定是真的烧脑啊……

    冥洺2019/07/10 19:15:30回复
  26. 湛卢!…QAQ…湛卢赶紧回来啊 要哭死了…

    苏沐晚2019/07/21 14:09:12回复
  27. 评论区的节衰吧。。

    老温的核桃2019/07/21 17:05:4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