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手从胸口上滑落了下去

一个小小的人造空间站里, 人们在尖叫奔逃, 不祥的浓云冉冉升起,张牙舞爪的烟尘吞没了一切。

周六恍惚了一下, 以为是正在遭受袭击的第七星系实景, 然而随即, 他看清了空间站里简陋的建筑和街道,那陈旧的模样无端熟悉, 他有些茫然地想:“怎么, 第七星系也这么破破烂烂的吗?”

而那说不出的熟悉感开始一下一下地撞着他的心脏,几秒后, 周六几乎能听见自己胸口传来的杂音。

记忆开始从噩梦里惊醒。

不, 这是……

视频上, 一个破败的小商船从枪林弹雨中跌跌撞撞地冲出来,拼命将两个并排的小生态舱向远处甩出去,紧接着就在密集的火力中化为齑粉。

这场景是他无数次午夜梦回时,挥之不去的——

宇宙黑得看不见希望, 两个连在一起的生态舱里藏着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 好像漂流瓶里的两只小虫, 他们无法交流,只能透过巴掌大的小小窗口,看见彼此相依为命的脸……直到一枚打偏的导弹擦过女孩的生态舱。

生态舱刹那失去了平衡,男孩在剧烈的旋转中昏天黑地,他挣扎在生态舱的平衡液体中,看着旁边的生态舱尾部开裂, 大量的营养液像天女散花一样被甩出去,气压急剧变化,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孩痛苦地挣扎,小脸紧贴在小窗之后,又慢慢地凝固在那里。

完整的生态舱为了自我保护,不管他怎么痛苦地说“不”,还是将损坏的一半做脱离处理,那是他第一次目击生死。

从那以后,他没有了身份,没有了来历,没有了本来的名字,变成了可笑的“周六”。

周六浑身的血凉了下去,汗毛跟跟倒竖:“你是谁?”

可是对方没有回复。

周六的双手不住地哆嗦,他所乘坐的机甲扫描到他的异状,自动弹出了医疗舱,医疗舱跟前跟后地碍事,差点把周六绊倒,他气急败坏地冲医疗舱大吼一声:“走开!”

他三步并两步地冲到机甲自带的分析电脑前,可是第八星系,茫茫星海,一个人藏在暗处,怎么找呢?周六文化水平不高,小机甲的智能程度也非常有限,他尝试了几次,都无法定位对方信号来源,只知道是来自星系内的某个地点。

“妈的。”周六打开个人终端,准备联系随军的工程队。

就在这时,给他发视频的人再一次发来信息:“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那么相信身边的人。”

周六:“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谁!”

“你第一次听人提到‘女娲计划’的时候,恐怕是在八星系自卫军里吧,是不是听听就算了?你全家被卷进‘女娲计划’,并因此而死,你对此居然毫不知情。你跟着他们跑腿,却什么都不明白,我的天哪,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傻这么天真的人……年轻人,我都看不下去想告诉你真相了。”

周六牙关紧锁,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就要离开第八星系了,我知道你在第八星系与域外交界处,我给你的方向发一个远程通讯的密钥,你在通过下一个跃迁点的时候就能读取。想知道就来找我吧,年轻人。”

巧的是,周六刚刚接到远程通讯的密钥,马上就进入了秘密航道的一个跃迁点,密钥立刻被激活,机甲询问周六,是否联通远程链接。

周六的手一哆嗦。

跃迁点加密和远程通讯的原理,陆必行带着工程队给他们这帮文盲大兵科普过,具体细节,周六听得一知半解,但入伍这么久,起码的常识他是有的——

现在第八星系通往域外的跃迁点基本都已经被引爆,只留下了一条供自己人进出的秘密航道,这条秘密航道中,每一个跃迁点都经过加密,外人扫描不到,想要靠运气碰,在无边的宇宙里,就算他们实现光速,那也几乎是不可能搜到的。

但是,在有大致方向的情况下,如果有人在很近的地方——通常是同一个星系内——给他发远程信号,信号仍然有很大的可能性粘附在加密的跃迁点上,只要没有人接通,那么这个跃迁点依然是安全的,而一旦有人通过密钥接入这个信号,跟对方建立了双相联系,那么加密跃迁点暴露的风险将大大提高。

周六想:“这人是不是欺负我读书少,想诈我暴露秘密航道的坐标?”

他有些警惕起来,立刻删除了这个险恶的密钥,接着,用机甲通讯频道呼叫启明星通讯站,想寻求技术支援。

通讯站迟了片刻才有人接听,因为现在战事太复杂,各种信息潮水似的往通讯站里涌,工程部的值班员都忙疯了,连实习生都被抓来做记录工作,接通周六的“实习生”,正好是陆必行的学生薄荷。

此时,第七星系第一批难民刚刚穿过七八星系之间的跃迁点,图兰这边早已经准备好了安检通道,只放非武装星舰入内。

最后一架星舰冲过跃迁点的时候,尾部是烧着的,像个断尾逃生的蜥蜴,逃出来的时候,他们曾经眼睁睁地看着身后的同伴被海盗追过来的导弹吞没,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只能没命的往前跑。

“我操,这是来传递火炬的吗!”图兰骂了一句,她直接展开精神网,强行夺下着火星舰的驾驶权限,立刻脱离了星舰的着火部位,几乎是刚刚脱离成功,大火就引发了爆炸,自卫军的机甲围成一圈,同时撑起防护罩,挡住爆炸的能量与碎片。

图兰:“拦住那艘星舰!动力系统失灵了,没法自主制动!”

两架机甲应声而出,一左一右地伸出捕捞网,被失控的半截星舰一起拖了出去。

“气压异常反应,气压异常反应——”

更要命的是,在这失控的半截星舰机舱里,机身不知什么地方损坏,气压正在不断下降,远程掌握着星舰驾驶权的图兰试图检修未果:“什么玩意!这星舰上是供了个林静恒吗!”

她打开广播,飞快地对星舰上的乘客说:“诸位,由于星舰机身损坏,目前气压正在不断降低——安静!听我说!现在你们立刻到星舰最底层,那有一部分备用生态舱,别挤!让老弱病残先走!”

机舱里的乘客们一开始听说机身损坏,都慌了,争先恐后地要往星舰最底层冲,互相冲撞推搡,有人摔了,摔倒在地的人双手护住头,难以描述的巨大绝望当头压了下来,突然崩溃似的嚎啕大哭起来。

这哭声仿佛有某种穿透力,瞬间感染了整个机舱。

图兰简直火了:“怎么还有功夫哭!你们……”

“大家听我说!”这时,一个坐在后排的老人突然越众而出,他大概以前是个管理人员,有一小撮人自动围在他身边,老人亮出嗓子喊了三遍,周围的人也不断地试图安抚同伴,很快,成了混乱里十分显眼的一盏“灯”,老人扶着机舱站直,“我是塞班——新更名为和平星一号卫星城的市长,诸位都认识我,大家都跟着我走,我们既然能从海盗的包围里逃出来,怎么会轻易死在这,不是都有人来救我们了吗?”

这时,两架机甲已经被半截星舰拖出了几百公里,同时狠狠制动,星舰的大部分功能都是苟延残喘状态,这一强行制动,仿重力与平衡系统立刻失灵,所有人都乱七八糟地飘了起来。

老市长一把抓住机舱顶上一个扶手,大声说:“抓住旁边人的手和脚!”

人们迅速伸出手脚,以最快的速度拉住了旁边的人,转眼织成了一张巨大的人网,老市长须发花白,已经感觉到了呼吸困难:“我喊一、二,大家一起往下移动——”

图兰默默地关了广播,隔着精神网,她看着这些人好像长在了一起,凑出了千手千脚,奋力地挣扎,奋力地想活下去,因为太过虔诚,几乎有了某种神性。

拖住星舰的机甲上迅速伸出对接通道,训练有素的士兵穿好宇航服鱼贯而出,紧随其后的是医疗舱与大批的生态舱。

图兰突然叹了口气,移开目光,望向跃迁点的方向,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对身边的人说:“我要是在林将军回来之前把跃迁点炸了,陆老师不会跟我翻脸吧?万一他黑进我的个人终端,把我的裸照贴得满世界都是怎么办?”

旁边下属心想:“说得跟要脸似的,你还在乎这个?”

图兰兀自发愁道:“但是我这么个性感尤物,万一不小心火了,还得分他广告费……我自己好不容易长的脸和身材,凭什么要分他广告费,太冤了,要不然到时候我还是自己放吧。”

旁边的下属有点听不下去了,违心地安慰道:“林将军还没有下令,卫队长,你先别太悲观。”

图兰摇摇头,脸上的嬉皮笑脸沉淀下来,她叹了口气:“到了这个地步,他不会不管第七星系的。”

下属不明所以地抬头看着她。

“他不是第八星系的保安队长啊。”图兰喃喃地说,“他是白银要塞的总负责人,联盟最后一位上将。”

不管他说什么,不管他怎么憎恨联盟,他就算到了生命的最后一秒,还是会尽最大努力,安排好这两个星系。

这仿佛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

哪怕联盟不认他,哪怕那些人千方百计地想要他的命。

乌兰学院可能是个洗脑学院吧。

“卫队长,陆校长过来了。”

“怕什么来什么。”图兰一翻白眼,想了想,她转头对身边的下属低声吩咐了几句,然后若无其事地接通了陆必行的通讯,“我就知道,但凡长得帅的,没有不跟我心有灵犀的,正想找人去叫你呢,快点,这么多外星系难民怎么安排,总长不在我做不了主,你赶紧过来管管!”

“这就到,”陆必行早看见了混乱的局面,上了图兰的指挥舰,他利索地疏通航道,整个八星系的航道图都在他心里,陆必行大致一扫现场情况,给各行星和基地负责人打了几通电话,他人缘好效率高,十分钟就解决了难民的去向,这才转向图兰,“林什么时候回来?你告诉我一句实话,我没有湛卢主体的权限,他不肯给我同步信息。”

图兰盯着他看了几秒,推了一杯咖啡在陆必行面前。

“本来不该告诉你,但我这个人是很讨厌说瞎话的。”图兰想了想,斟词酌句地说,“我估计将军自己恐怕就没打算从这边进来。”

陆必行脸色蓦地一变。

图兰一伸手按住他:“先别急,他已经给过我准确通知,说是会绕路到域外方向回来。陆校长,既然他自己这么说了,你也放宽心好吗,如果林静恒都不能让你放心,这世界上就没有人靠谱了。”

陆必行心烦意乱地把咖啡杯拿起来,想起了什么,又放下了。

图兰察言观色,把咖啡杯接过来,自己喝了:“我不怕告诉你,就没打算想干涉你的决定,还怀疑我给你下药吗?钓凯子我都不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陆必行尴尬地干咳了一声,没好意思告诉图兰,这下三滥的手段都是她们老大展示给他的。

图兰说:“你帮我把这边的烂摊子摆平,然后你爱去找他就去,我当不知道。”

陆必行松了口气,有一种朋友,会给你忠言逆耳,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但也有些朋友,是给你递酒点烟,在你想做某些疯狂的事情时默默理解,扭过头去的。前者都是很好、很珍贵的朋友,但后者的存在,有时候更让人心存感激。

陆必行:“谢谢。”

于公于私,他都不可能干涉林静恒的想法,哪怕是用“我在跃迁点后面等你”这种温柔的胁迫,同时,他也不可能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坐在家里干等。他只能一起到枪林弹雨的另一边,如果林静恒安全从域外绕回来,他就一起回来,如果……

图兰知道他要干什么,并不是卫队长料事如神,而是陆必行不会有别的选择。

陆必行给小流氓开过学校,给走私犯建设过基地,好像天生擅长把混乱的局面理出一个条理,很快在第八星系这一头建了个简单的难民接收机制,疏通了拥堵,井井有条起来。这时,第二批难民进来了,这一次比方才狼狈得多,有几艘星舰穿过跃迁点时已经是残骸,他们只来得及给星舰上窒息而死的人收个尸。

陆必行一咬牙,直奔图兰指挥舰的机甲收发室,他实在是一秒也等不了了。

指挥舰机甲收发室的卫兵并没有拦他,应该是图兰事先交代过,痛快地替他刷开了电梯,陆必行点头致谢,对这个“好朋友”全无防备……直到他低头发现自己的个人终端信号被屏蔽了。

陆必行悚然一惊,然而电梯门已经合上。

陆必行:“伊丽莎白图兰!”

没有人回答,电梯直线向下,同时,四面八方的小换气孔里一起喷出强麻醉剂,白雾把他整个人淹了过去。

闹了半天,使用下三滥招数是白银十卫传统,她还装得跟人似的!

陆必行屏住呼吸,可是这种小颗粒的麻醉剂显然是接触性麻醉,很快渗入皮肤,他的神经渐渐麻痹,肌肉被迫松弛,陆必行用尽最后的力气,紧紧地抠住电梯的门,没有知觉的指甲一直劈到了甲沟……

但终于还是垂了下去,留下了一道很浅的血迹。

第七星系里,反乌会的海盗与中央军纠缠得难舍难分,要是以古代冷兵器战场作比喻,几乎是到了肉搏的地步,中央军尽管倾巢而出,但兵力并不占优势。偌大一个第七星系,行星、卫星、人造空间站里到处都是人,到处都需要保护,第七星系自己就把他们的中央军切割成了碎块。

然而就算是碎石,也有飞流直下之势。

七星系的通讯频道里,无数人一言不发地掉线,在航道途中暗下去,像被阴霾笼罩的星空。

“将军,”卫兵对林静恒说,“走吧,海盗意识到他们的人在往八星系跑,已经堵住了航道,他们挣扎不出来的,应该不会再有星舰过来了。”

林静恒头也不回地说:“给总长他们拨一支护卫队,让他们先走……接图兰。”

图兰很快回话:“将军。”

林静恒一扫通讯视频,目光却定住了——图兰身后,陆必行安安静静地躺在医疗舱里,像是天崩地裂也惊不醒他的梦。

“你得回来啊,将军,你要是平安回家,我最多剃头赔罪,不然我会被陆老师追杀一辈子的,”图兰说,“得罪技术宅的下场很惨的!”

林静恒冲她露出了一点吝啬的笑容:“等我回头给你从第七星系带个假发套——图兰卫队长!”

“是。”

“我需要你在二十分钟之后启动跃迁点爆破程序,不管我有没有回去,不管七星系难民有没有接收完,能做到吗?”

图兰:“收到。”

“那么我们域外方向的地下航道见。”林静恒干脆利落地切断了通讯,“安克鲁那个自杀队的副官叫什么?”

湛卢:“他是……”

“爱谁谁吧。”林静恒一摆手,“叫那个废物交出指挥权。”

湛卢很快回话:“先生,代号‘爱谁谁’将军表示,第七星系中央军无条件服从白银要塞指令。”

反乌会的海盗明显感觉到,四分五裂的中央军突然隐隐聚合在了一起,不再只顾保护难民星舰,竟转守为攻,突然打起了配合。

“就算你投鼠忌器,难道还要向敌军广而告之?”林静恒嗤了一声,“蠢货。”

八星系自卫军陡然闯入密不透风的海盗舰队里,并在高速下直接冲进被困住的难民舰队里,众星舰吓得噤若寒蝉,一动不敢动,机动性极强的重甲堪堪与他们擦肩而过,竟没撞到一点。紧接着,自卫军利刃一样划穿了反乌会海盗的舰队,与“爱谁谁”将军汇合,火力从霸占航道的海盗舰队中打了个洞。

林静恒:“好狗不挡路。”

反乌会的海盗舰队像是嗅到了腐肉的秃鹰,大批的聚集过来,整个被高速行进的自卫军带离了原本的航道,紧接着,防线稍有薄弱,紧接着,被阻隔在各地的中央军趁机汇为两队,在海盗主力对林静恒狂追不舍的时候,从两边给了对方迎头一击。

场中形式突变,海盗守株待兔似的单边屠杀,立刻变成了两军对垒。

而散在七星系各地的难民星舰像散沙,趁机四散奔逃,反乌会即便想劫持人质,也不知道往哪个方向抓,大批的难民趁缝涌入七八星系交界处,爱德华总长不肯先走,带着林静恒拨给他的护卫队守在星系交界的跃迁点处,接应被海盗追杀的难民。

图兰攥紧了自己手腕,还有十五分钟。

周六隔着视频,看着少女清秀如精灵的面孔,薄荷那张脸和那张扒在生态舱小窗后面的女孩莫名重叠在了一起,堵回了他嘴边的话。

他想起那个神秘人的信息: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那么相信身边的人。

薄荷百忙之中抄起旁边的杯子给自己灌了一大口水:“什么情况?”

“……没什么。”周六有些贪婪地看着她,他轻轻地说,“想看看你。”

“神经病吗!都忙成狗了,谁有空跟你聊骚?”薄荷暴躁地切断了通讯。

就在这时,周六的个人终端再一次亮出提示,那个神秘人物说:“担心我骗你?你为什么不去问问收养你的臭大姐,是谁出卖了你的家人?”

臭大姐仍被关在他自己的基地里,林静恒他们把居民和物资从那个鸟不拉屎的空间站转移之后,就顺手将它改成了监狱,专门用来关劳改犯。

这里离地下航道不远,正好巡视完毕,周六心不在焉地与同伴换班,随意找了个理由离队,轻车熟路地回到这个他长大的地方,找到了被关了一年多,形销骨立的臭大姐。

臭大姐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一见人差点疯了,连滚带爬地扑到周六脚下:“周六!周六!我就知道你最有良心,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是我把你养大的,生恩不如养恩,对不对?你肯定会原谅我的……”

周六的心凉了下去。

距离林静恒命令炸毁跃迁点时间还有五分钟,但周六不知道。

“我真的要走了,再不走就被困在八星系了。”神秘信息紧接着又发来一条密钥,“想知道女娲计划的另一半真相吗?来联系我吧。”

林静恒整合了第七星系的中央军,将反乌会的海盗越拖越远。

湛卢将一个紧急跃迁的坐标发到所有中央军机甲上。

还有一分钟。

“联系我吧……”周六攥紧了远程通讯密钥,耳畔仿佛不停响着海妖的蛊惑。

“联系我吧……”

他已经离开了秘密航道,周六想,这时候用星系内的跃迁点接收远程信息,信号是从七八星系之间的跃迁网走的,没有追溯到加密跃迁点的风险。

他鬼使神差地接通了密钥。

就在那一瞬间,图兰按着林静恒的命令,引爆了跃迁点。

高能粒子流狂风似的卷过周围是所有人、残骸、海盗……这一次,连第八星系早已经做好抗干扰准备的内网也难以避免地断了。

周六刚才接通的远程信号想要联通域外,只能穿过秘密航道的加密跃迁点。

加密跃迁点被锁定,幕后注视着整场大戏的罪魁祸首微笑起来。

林静恒下达紧急跃迁命令,第七星系中央军不再纠缠被打得七零八落的海盗,整体消失在原地。他已经计算好了撤退路径,紧急跃迁三次,正好能借助七星系边缘的跃迁网抵达域外,能直接甩脱海盗,撤回第八星系。

同一时间,埋伏在域外方向许久的反乌会海盗机甲群动了,兵分两路,一路悄无声息地穿过没人知道的地下航道,另一路埋伏在了七星系到此的必经之路上,藏好能量波,上百个导弹假设在被锁定的跃迁点上。

毫无防备的七八星系联军穿过跃迁点的一瞬间,导弹群凭空降落,跃迁点不堪重负,当场炸开。

巨大的能量把整支舰队横扫于其中,时空也小范围地塌陷下去。

陆必行昏迷中仿佛仍被噩梦搅扰,无知觉地挣动着,手从胸口上滑落了下去——

分享到:
赞(17)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周六是炮灰吗?他之前就已经干过一次蠢事了吧!

    匿名2018/12/11 08:46:22回复
  2. 周六……唉……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5:30:01回复
  3. 不是他的错

    坎坷2019/02/17 14:01:24回复
  4. 是啊,用一个人最痛苦的过去来引诱他做什么,或许真的没多少人会不去做吧。虽然我的确不喜欢周六,但这些确实不能怪他

    沈葭白2019/03/02 17:38:14回复
  5. 周六。。。。。。你犯错频率略高啊,这样会领盒饭的

    俞灵2019/04/14 22:22:4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