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成片的灰飞烟灭

林静恒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下意识地问:“湛卢?”

所有人都愣了。

按理说, 指挥舰被护卫舰队包围,而且一般都是重甲, 不会那么容易被击落, 在前线这种炮火乱飞的地方, 恐怕比地面还要安全,湛卢迅速将机甲上军用记录仪的画面放大, 调成慢速后, 整个过程仿佛高清镜头下一朵花开——那导弹是怎样恰好从散开的护卫队中间穿入,又是怎样恰好擦过一架护卫舰的武器库后, 一头撞碎指挥舰防护罩, 炸穿了武器库。

安克鲁显然做出了正确反应, 他在意识到自己被击中的时候,就已经将武器库脱离了,可是导弹擦过的两个武器库形成了一个很致命的角度,在这样短的时间内, 两个武器库同时爆炸, 释放出来的剧烈能量让他没地方躲。

第七星系中央军毕竟是正规军, 在意识到指挥官阵亡后,队形居然也丝毫不乱,安克鲁的副官毫不犹豫地代理了指挥官的位置,从炮火中撞了出去。

他们要给塞班星地面上、卫星城里,仍在殷殷仰望天空的人,杀出一条可突围的血路。

“先生, 成功捕捞目标机甲——目标机甲已完成对接——”

“压力正常,目标生命体征正常,医疗舱待命——”

林静恒目光一动,总长他们逃生的机甲方才成功地进入了他的指挥舰,这意味着,他们可以退了。

远处,七星系的中央军像是扑火的飞蛾,成片的起飞,成片的坠毁,又成片的灰飞烟灭。

林静恒轻声吩咐:“全体,瞄准敌军侧翼,全速,单边队形,切换导弹RA610……突围,脱离对方干扰区后,准备紧急跃迁回第八星系。”

他话音落下,整支队伍陡然变换队形,巨大的导弹炮口转动着,林静恒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他略一偏头,看见爱德华总长一瘸一拐地走进来。

林静恒与总长遥遥地对视了一眼,年轻英俊的将军眉目冰冷,上面像是镀了一层金属色的光,一直从他凝着雾的眼睛里射出来,尖锐地刺破了八大星系空洞的荣耀,与成为过去式的信仰。

林静恒很快收回视线。

湛卢永远匀速的声音在整个机甲中响起:“两百二十岁以上、二十岁以下,太空体能训练未达标准,或因伤病造成目前有身体出血情况的人士,请立即进入医疗室的护理舱,我们即将面临武装打击与连续紧急跃迁……”

总长身上沾着不知从什么地方蹭来的血,形容狼狈,一言不发地走进了护理舱,其他人各就各位,觉得自己不行的跟着总长,工程部的几位则融入了指挥舰的工程队,继续他们没干完的工作。

紧接着,整支战队撞进反乌会海盗的侧翼,精确地找到了最薄弱点,而杀伤力极强的RA610型导弹像海潮一样毫不浪费地推入敌阵,仿佛一击必中的毒蛇,一下把海盗打到了疼。

反乌会主力骤然调头,林静恒直接带人从硝烟和碎片里穿过,重甲的防护罩悍然撞开爆炸的遗留物,挡在他面前的海盗机甲直接被削下了精神网,以最高速度往同伴身上撞去,随后,林静恒又在他们的备用驾驶员一拥而上之前退出,两侧的海盗战舰仿佛难当其锐似的集体卡壳。

反乌会密密麻麻的海盗机甲铺就了一张天罗地网,林静恒就像是一只撕网的手,力大无穷地将整张大网掀起来,狠狠一抖,给了被网住的虾米小鱼们一条短暂的生路。

安克鲁那位副官反应很快,立刻开足了火力,同时给了地面信号,那些民用舰艇从各个收发站上趁隙而出,趁着海盗被林静恒牵制,竟有十之七八都成功逃进了太空中。

他们像躲避暴雨洪水的小蚂蚁,连滚带爬,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一起,往第七星系腹地的而去,准备和第七星系中央军主力汇合。

林静恒没有多余的话,就好像刚才给地面平民制造逃跑机会不是故意的一样:“撤。”

机甲战队骤然放出一排高能粒子炮,正前方的海盗连忙撑起防护,严加防守,不料他们却借由高能粒子炮加速转向,眨眼间便后队变前队,每三架机甲形成守望相助的一个小圈子,化整为零,从身后只顾追赶他们、尚未来得及整队的海盗中穿了过去!

这时,旁边一个工程师小小地尖叫了一声,机甲里的湛卢和启明星上陆必行家里的湛卢同时出声:“工程部门已经成功介入第七星系军用远程网络!”

林静恒啼笑皆非,心说都打成这样了,工程部这帮大宝贝们,居然还在陆必行的带领下两耳不闻炮火声地挖人家后院,而且挖得心无旁骛、勤勤恳恳,不把人家埋的咸菜缸都扒拉出来就不罢休似的。

陆必行把起居室的四面墙、连天花板在内全都当成了电脑屏幕,屋里黑成一团,闪烁的数据像变幻不定的星空,他自言自语似的对湛卢说:“这是个相当完备的远程通讯网,基本功能堪比战前,看来除了我们以外,其他星系都并不闭塞嘛……唔,安克鲁用了双层结构,一层用来联系联盟中央与联盟的各地驻军,还有一层网络小得多,用来联系……这些人是谁?”

湛卢回答:“是安将军的老战友。”

“唔,”陆必行浏览过大量数据,“叶里夫遇刺前,个人终端信息被干扰,监控没有拍到任何东西……怎么听起来这么像早期我们研究过的芯片‘鸦片’?对了,林上次说,他想知道陆信将军真正的死因,那关键词是‘陆信’……”

“陆信”“禁果”“林静恒”“管委会”等字样先后跳出来。

陆必行阅读速度极快,一目十行地扫过,已经足够他捕捉到全部信息了,联盟中央这个黑暗的大丑闻猝不及防地摊开在他面前,陆必行下意识地屏住呼吸,结结实实地愣了片刻,随后立即反应过来:“加密,先别让他知道!”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林静恒把湛卢备份到家里,借给他共享湛卢强大的处理和运算功能,就好比是办了张信用卡的副卡给他刷,而湛卢的本体毕竟还在机甲核里——

文件被调出来的一瞬间,甚至陆必行本人都还没来得及看,就已经被同步传到了机甲上。

告秘人秘会管委会秘书长,告发陆信收养林静恒,是为了劳拉格登的禁果。

禁果是恐怖分子的保护伞,绝不能落到别人手里,必须……

前线之上,烈火之巅。

一刹那太长,像凄厉的风,吹散了林静恒记忆里所有的迷惑。为什么管委会不惜血本也要陆信的命?为什么陆信光风霁月一生,民望极高,却要在公审前夜仓皇出逃,走上不归之路?为什么这里的海盗铺天盖地,反乌会疯了一样,一定要治他于死地——因为禁果在他手上,虽然他这个聋子、瞎子、傻子竟不知道禁果真正的秘密,可禁果名单上的人,想必还是会在天使城要塞里担惊受怕,唯恐他机缘巧合,看见他们道貌岸然下肮脏的秘密。

然而一刹那又太短,短到林静恒一时理不清思绪。陆信秘密持有禁果,并用湛卢维护它的运行……为什么?

为什么他又一言不发地赴死,终身没有和他透露过一个字?

就在这时,工程部的人汇报说:“将军,对方发现我们入侵他们远程网络了。”

林静恒已经全无心思管这些事,他方才战场走神的后果,就是指挥舰险些被合拢的海盗堵住,幸亏他的护卫队反应极快,用大范围的粒子炮挡开了扑过来的反乌会海盗。

这里是黑暗的太空战场,容不下一根追思,容不下回头往“过去”看一眼的功夫,也容不下一句追问——

你在名单上看见了谁?

你走的时候,对联盟失望了吗?

你心里,最后还认同自由宣言吗?

林静恒艰难地收回思绪,哑声说:“不管他们,我们……”

“将军,七星系中央军在远程网络中求救。”

八星系这支小而精悍的战队,已经在三言两语间甩脱了反乌会的海盗群,只需一次紧急跃迁,就能迅速顺着跃迁网穿回八星系境内。

“先生,第七星系主航道方向,大批海盗正在涌过来。”

“将军,八星系防卫指挥中心,图兰卫队长发来询问,相关准备爆破的跃迁点已经确认完毕,随时能启动,问您还有多久?”

就在第七星系中央军成功掩护着大量民用星舰撤往七星系腹地时,第七星系中央军指挥中心突然传出警报——他们已经被反乌会包围!

不单单是这样,紧接着,第七星系各驻军地全都传来警报。

反乌会的目标并不是小小一个塞班星,是整个第七星系!

眼下,自由军团在七大星系搅混水,陆信旧部的中央军与联盟军冲突不断升级,海盗光荣团趁机出来浑水摸鱼,白银十卫被阻在路上,反乌会才得以趁机将自己分散在整个八大星系的所有兵力孤注一掷地投入第七星系。

“让该死的人都死得像个英雄”。

这句话真正的意思,安克鲁没听明白,也没机会明白了,不然他一定死不瞑目。

第七星系苍茫的星辰之海里,无数紧急民用星舰从各地起飞,徒劳地想要寻觅一条出路,继而一条一条被击落,那里面可能有一整个城市的人口,可能是卫星城工厂里全部的员工,不分美丑善恶,也不分富贵贫贱,全都像一把无足轻重的尘埃。

“林将军,第七星系中央军代理指挥官,代表中央军全体,请求您打开七八星系之间的航道,接收民众。”

“抱歉,”林静恒轻轻地说,“我也要为第八星系的安全负责,爱莫能助。”

“林将军!”通过工程部门入侵的第七星系远程网络,安克鲁那位临危受命的副官直接与他隔空喊话,“我们挡住海盗,不需要第八星系援兵,只求求您别关上门,也别朝他们开炮!”

这个副官,林静恒不认识,应该是安克鲁到了第七星系之后,自己从下层军官中提拔上来的。

乌兰学院的权贵子弟们,一毕业就是军官,走得都是上层路线,偶尔被“发配边疆”,也只是外放锻炼。他们的未来是更高的位置、更复杂的政治博弈、更多的镁光与镜头。可是这个世界上更多的军人,一生都并没有那么多波澜壮阔的事情好讲,他们都是本地人,读完基础教育以后就去参加培训,然后在地方驻军里服役三十到五十年,只是像做一份平凡的公务员工作,收入和福利都还凑合,但肯定没有升迁的机会。“联盟上将”对他们来说遥远得像唱片里的宇宙歌姬,和他们扯不上一点关系。

几十万人里,大概会有那么一两个,走了天大的好运,投了长官的眼缘,被提拔成亲信,也许将来会有机会随着长官一起去第一星系,全家鸡犬升天。

只是谁能想到,仿佛能千秋万代的联盟,竟会陷入到全面战争的深渊里呢?

林静恒依然不肯答应,只是说:“我们不会攻击‘平民保护通行证’。”

有他这句话,对于安克鲁那位不知名的副官来说,好像已经足够了。

“第七星系,全体中央军集结!”

以林静恒的标准看,第七星系中央军不是“精锐”,但尚且算得上训练有素,四面八方的中央军机甲随着一声令下,集体逆着各方炮火而上,竟真的集结成了一支不容小觑的武装战队。

紧接着,先锋军毫无预兆地发起冲锋,撞进海盗战队,双方的火力交缠在一起,炸得周围所有能量警报器都像疯了一样,硝烟未散,七星系中央军先锋又悍不畏死地紧随导弹之后,以自己机身撞击海盗团,而后第一波抵达的机甲竟在海盗群中自爆!

近距离内,炸开的武器库形成一个一个大大小小的漩涡,将反应不及的海盗机甲一个个卷在其中。

第一批爆炸的余波没散,中央军第二批机甲又到,反乌会的海盗军团被这些疯子一样自杀式的袭击吓住了,眼看他们冲过来,立刻开始全速退开,企图与他们拉开距离,用远程武器击落。

而这样一来,反乌会海盗的机甲群就像被分开的海,硬是被中央军扒出了一条缝隙。

星舰群纷纷手忙脚乱地打出“平民保护通行证”,冲过中央军用尸体铺出来的通道,像受惊的瞪羚,往通往八星系的跃迁点转移。

七星系中央军仿佛被蟒蛇一口咬住脖子的狼,獠牙已经刺入了最致命的地方,而它仍在抵死挣扎。

再没有比这更惊心动魄的大迁徙。

那生命的通道时断时续,摇摇欲坠,每一次打开足以让一部分星舰通过的通道,都伴随着中央军的一批冲锋、一批死亡。

“将军。”

林静恒沉默了三秒:“放他们过去。”

七星系的画面同步传输到了八星系,启明星指挥中心、图兰的防务指挥中心……与正在通往域外秘密通道上巡视的自卫军。

周六正觉得热血上头,突然,一道神秘信号请求接入。

周六以为是指挥中心来的什么命令,手一滑接了起来。

可是出现在他个人终端上的,确实一段熟悉的视频。

分享到:
赞(9)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要凉了吗?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5:21:5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