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有定论了么

爱德华总长用看疯子的目光看着安克鲁。

“看我干什么, 这他妈又不是我炸的!”安克鲁冲他大吼, “这是我的人,我的兵, 我的星球!我有病吗!卫兵——”

礼堂的大门被豁开了, 一整排机甲车直接撞了进来, 机甲车循着能量反应锁定了礼堂里放冷枪的人,不管三七二十一, 当场击毙。

安克鲁唾沫飞起三尺高:“让附近的人先上机甲车, 快点!”

卫兵立刻鸣枪示警,而礼堂的人群在短暂的惊慌失措后, 也立刻有人站了出来, 自发帮忙维持秩序, 让出老弱病残通道。

而人群的秩序一恢复,爱德华总长被挡住的随行人员及护卫队们也一拥而上,几把激光枪同时指向安克鲁,安克鲁身边的人也同时做出反击, 激光枪口互相指着, 一时僵持, 爱德华总长的护卫队准备好了空间场。

安克鲁是个反应非常快的人,立刻举起双手,一手压下自己亲卫的枪,同时,胸口抵着对方的枪口走到爱德华总长面前,语速飞快地说:“导弹穿过反导系统, 到落地只有几分钟的时间,你们要浪费在跟我较劲上?空间场是直通你们星舰的吧?你们通过了安检,不可能有宇宙级的武器,那就是带了能紧急跃迁的东西——你们确定自己的技术压得过反乌会的跃迁干扰?压不过怎么办?飞出大气层让人打吗?”

爱德华总长伸手一抹脸上被他喷的唾沫星子,感觉安克鲁怕是个大喷壶变的。

然而电光石火间,他还是做出了选择,总长一伸手,同时按住了自己这方的枪和空间场,摆摆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然后对安克鲁说:“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安克鲁“哈”了一声,领了这句骂,四五辆机甲车开过来,他们短短几句话的光景,整个礼堂的人居然都已经上了机甲车。

安克鲁冲爱德华总长一招手:“上来!”

礼堂被前来捞人的机甲车撞得乱七八糟,爱德华总长他们刚刚贴着地面飞出去,那庞大的建筑就轰然倒了下去,紧接着,导弹在大约二十公里以外落地,机甲车纵然有防护罩,在这么短的距离内也还是很够呛。因此所有机甲车的驾驶员紧急启动空间场,密密麻麻的救援机甲车在导弹炸开的白光里消失,爱德华总长差点让机甲车上的安全带勒死,眼前一黑。

下一刻,他们从暴躁的空间场里钻出来,直接抵达了机甲收发站,总长拼了老命缓过一口气来,踉踉跄跄地爬出来,只见收发站里人山人海,老人小孩随处可见,一看就知道不是武装人员。

“塞班星正好公转到与星际航道交汇,肯定会变成炮灰,”安克鲁飞快地说,“东半球给你们二十分钟撤离,西半球暂时‘背阴’,宽限到一个小时,广播出去,多广播几遍,民用信号现在不稳,遭瘟的林静恒,这时候干扰我信号!”

爱德华总长失色:“二十分钟怎么够用?!”

跟在安克鲁身边的亲卫说:“居民家里都配了空间场,空间场统一设定了最近站台的坐标,傻瓜式操作。”

总长松了口气:“那就好,全都能撤走吗?”

安克鲁粗鲁地一摆手:“别你妈扯淡了。”

“来不及撤的怎么办?”

“自己进地下防空洞。”

爱德华总长一愣,心说我们的工程师怎么没想起这招,忙问:“地下防空洞有用吗?”

安克鲁气急败坏:“有个卵用!你家在地下挖个坑能挡得住宇宙核导吗!”

他眼睛里布满血丝,仰头向天上看了一眼,透过无数机甲撑起的防护罩,他看见那天空上布满了诡异的云,像什么魔鬼的图腾,不时泄露出不祥的光,那是通过了太空反导系统落入大气层内,又被地面反导击碎的导弹发出炸出来的。

冷兵器时代的古战场,还有个尸横遍地的场景,尚且能让旁观者说得出“流血漂橹”之类触目惊心的词。

现在有什么呢?太空武器以下,人如砂砾,说没就没了,剩个残骸都是上天垂怜。

这个因果,大概要追溯到上一个纪元,联盟以武力强行砸碎了旧时代开始吧。

枪炮垒起了大一统的联盟,固若金汤,现在又将它从内部撕成碎片,让它分崩离析。

“撤!赶紧撤!”安克鲁大吼一声,“愿意打让林静恒去打,我们撤!第一军团突围,非武装运载舰艇先走,其他人断后,跟着我!通知航道附近其他行星、空间站人员迅速撤离——”

“第八星系进入紧急状态,”林静恒说,“图兰,我交给你了,你做好准备,如果我们这边有任何问题,你随时断开七八星系之间的联系,不用管我。如有需要,我们会找合适时机绕道域外方向的秘密通道回航。”

“没问题。”图兰一点磕绊也不打,痛快地说,“放心吧,不会管你的。”

林静恒的嘴角略微提起了一点,如果是别人,他大概还要多叮嘱几句,图兰就不用,这位第九卫队长出了名的心狠血凉,接了什么命令就是什么命令,哪怕亲爹在星系外,她也该封路就封路,绝不含糊。

而从航道上开过来的海盗行军速度极快,转眼已经逼至塞班星附近,铺天盖地,湛卢的精神网扫下去,竟一眼望不到边。

“准备得挺充分啊。”林静恒像一把尖刀一样,直接带人从海盗侧翼穿过,以强势的炮火撞向对方先锋,浪潮一样的海盗被他硬是阻了片刻,“告诉总长他们,可以从大气层里出来了,接到人我们就撤。”

他们之前没想到安克鲁会直接招来大批海盗,毕竟塞班星上人口不少,附近还有两个人造的卫星城,打起来导弹无眼,难免伤人,安克鲁总不能连自己也伤吧?因此他们给总长设计的都是尽快逃脱的通路和工具。

可是海盗大兵压境就不一样了,恐怕就连初级机甲设计者本人陆必行,也说不准这些苍蝇一样的小机甲能不能在海盗包围圈里强行跃迁,林静恒只好亲自来接爱德华总长他们。

“将军,总长回话,安克鲁并非罪魁祸首,现在第七星系中央军正在掩护居民撤离,他不能和老百姓们抢非武装航道……”

林静恒打断联络兵:“废什么话,再不走来不及了,让那几个老东西快点!”

他话音刚落,透过湛卢辽阔的精神网,就看见塞班星上一支好似先锋的机甲战队穿过反导系统,直接捅进海盗群中方才被林静恒炸出来的薄弱地带,试图突围,后面跟着一水的星舰——大量没受过特殊训练的老弱病残直接上机甲,是很危险的,即便乘坐机甲,也只能待在特殊的护理舱里,人少可以带,如果人太多,机甲里没那么多护理舱,只能选择笨重的民用星舰。

而民用星舰上的服务设施太多太沉,加速度与战斗机甲不是一个量级的,即便开足马力,也完全跟不上试图突围的先锋队。先锋队奉命掩护他们撤离,当然不能甩下他们,只能也跟着减速。

然而在敌军火力与数量都占压倒性优势的情况下,放弃先锋队的机动性,完全就是死路一条。

林静恒脸色一变,可他还来不及做什么,那方才对他们来说像纸糊一样的海盗军团就骤然合拢,对这支冒头的可怜星舰队伍形成了三面合围。

星舰群像深陷食人鱼群的温顺大鱼,慌张之下,打出了“平民保护通行证”标识,温柔的荧光亮起来,如果用精神网扫过去,能看出是那是两根缠绕在一起的橄榄枝图案。

可是……于事无补,疯狂的海盗并不买账,闪烁着荧光的橄榄枝被无情的炮火一口吞了下去。

林静恒蜷在身侧的手指陡然一紧。

“先生,来自第七星系的通讯请求——”

“林……呲啦……”

信号干扰显然还没过去,刚连上又断开了。

紧接着,总长的信号接了进来,八星系做足了准备,内部通讯使用了特殊的加密方式,抗干扰性极强,可以在干扰环境里自由通话——然而接通以后,总长的个人终端那边说话的却是安克鲁。

安克鲁:“塞班星和附近卫星城里大约有两个多亿平民,林将军,你……”

“没有你的默许,这么大规模的海盗是怎么出现在这里而毫无预警的?”林静恒冷冷地打断他,“你自己居心不良,引狼入室,关我什么事?活该。”

安克鲁:“你……”

“我给你三分钟,把我的人交出来,”林静恒说,“否则你的卫星城等不到海盗来炸!”

林静恒这回显然不止是嘴炮了,他们冲过来的位置正好在塞班星外人造一个人造卫星城附近,林静恒话音落下,他们的导弹已经锁定了那小小的卫星城。

安克鲁目呲欲裂:“林静恒,你是白银要塞的总指挥官,联盟第一上将,你走进乌兰学院的那天,没有宣誓过吗?你没有亲口说过,‘你将为联盟每一位合法公民、无论男女老少的生命财产与安全战斗终身,直至死亡’吗!”

林静恒冷笑:“不好意思,你们砍掉了‘联盟第一上将’的爪牙,现在他那一点命战斗给边远第八星系都不够用,干不了狗揽三摊屎的事。”

安克鲁:“你良心呢!”

他说出“良心”俩字竟不嫌烫嘴。

林静恒心如铁石:“交人,否则开炮!”

安克鲁咆哮道:“滚!”

爱德华总长心里知道,林静恒手里没有那么多的筹码,无法以一己之力对抗铺天盖地而来的星际海盗,保护两个星系。

他手里那点兵力,能在枪林弹雨中把他们几个人成功捞出去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这种情况,立刻退回第八星系,炸掉跃迁点,阻断海盗的路才是最明智的。第七星系陷进水深火热,难道不是安克鲁自作自受吗?

“总长,快走吧。”

在林静恒的胁迫下,安克鲁只能让出航道,放爱德华总长他们走。

而此时,最早一批撤离的星舰被炸毁的画面终于在域外强干扰下传到了地面,还在机甲站里的人们绝望的尖叫哭号,一个老人大概有亲人在那批星舰里,踉踉跄跄地从人群里扑出来,刚好扑到总长脚下,拼命用头撞着地板,嘴里含含糊糊地叫着什么人的名字,又被两个卫兵一左一右地架起来扶到一边。

“总长!”不知从哪冒出了一声尖叫,“总长,救救我们!我以前是第八星系凯莱星人!”

“我是启明星人,您带我回启明星吧!”

“总长,救命!”

“总长,带我们走啊……”

爱德华总长猝然回头,蓦地看见了那个曾在车队行进途中碰过他手指的孩子,为防踩踏,他依然是被大人抱着,在攒动的人头中露出一张哭得五颜六色的小脸,抽噎个不停,他太小了,大概还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事,因此惊惶得不明所以。

第八星系的卫兵叫道:“总长!”

爱德华总长觉得灵魂好像被劈成了几瓣,可是他没有办法,因为第八星系军政分家,林静恒并不听他的。

这个说法多少有点推卸责任的意思——就算林静恒听他的,他能做出这个自不量力的决定吗?

爱德华总长终于狠下心来,扭头登上机甲。

安克鲁仿佛也终于意识到,没有人会帮他了,他将整个塞班星的武装都集中在一起,亲自领着他的兵冲向海盗——可是他没有多少人。

因为居心不良,因为想把第八星系的重要人物引诱出来,怕引起林静恒的警觉,塞班星及其周边的防卫配置,是友好的“迎宾标准”,甚至还不如林静恒的人手多。

他就像是一只自食恶果的螳螂,飞向他漆黑的命运,企图螳臂当车。

星际海盗的炮火铺天盖地向这只螳螂压了下来。

“总长,你看七星系中央军的指挥舰!”

爱德华总长还没从机甲升空的震颤里回过神来,踉跄着扑到机甲上的军用记录仪前,看见安克鲁的指挥舰像一把陈旧的折戟,徒劳地企图敲开一条生路。

他太愤怒了、太冲动了,因此冲得太快了。

一枚导弹惊险的擦过机尾,安克鲁的机甲指挥舰当即被打偏了航道,横着飞了出去,险些撞到自己的护卫舰,护卫舰队慌忙散开,还不等他重新调整航道,又一枚导弹从散开的护卫舰队里钻了进来,拦腰撞在了机身上——

轰。

悬挂的棺材盖落下,尘埃在火光中四起。

林将军,你有定论了么?

分享到:
赞(38)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毕竟是陆信的旧部啊,五笔真难打字,辣鸡笔记本’

    沈韵2018/10/31 23:04:11回复
  2. 覆巢之下无完卵

    2018/12/01 15:18:39回复
  3. 那颗导弹是林发的吗?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5:14:20回复
    • 不是

      匿名2019/07/10 01:02:56回复
  4. 安德鲁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想要左右逢源结果自食恶果……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27 11:19:57回复
  5. 心情沉重。。。

    老温的核桃2019/07/21 16:23:3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