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他奶奶的林静恒!

第七星系是个非常特殊的地方, 尤其临近边境, 处在“文明”和“野蛮”的过渡区,它不像第八星系那个放逐之地一样荒凉无序, 同时, 大量来自八星系的移民和走私犯又莫名给这里镀了一层不同于联盟其他地方的热闹。

新鲜出炉的“和平星”上, 武装森严,街道多少有点萧条, 动荡中也死过人, 但更多的人活了下来,而且看起来活得还可以, 身体健康, 颇有秩序。

“战争开始的时候, 安将军第一时间接管了七星系的军事储备,”第七星系负责陪同接待的人给爱德华总长介绍,“可能是用了一些手段,但是……怎么说呢, 那种时候, 是由不得一点犹豫和妥协的, 反应不够快,海盗的炮火可不等人。”

爱德华总长半带试探地问:“我听说了,七星系似乎比别的地方太平一点。”

接待员笑了一下,没搭话。

爱德华总长虽然直得像根棒槌,但还不算傻,见了这一笑, 他就有点明白了,林静恒说“安克鲁和反乌会之间勾勾搭搭”,恐怕不是全无道理,之前安克鲁作为联盟第七星系中央军的时候,表面上和反乌会打得热火朝天,私下里,双方说不定真的有很多互相妥协。

可是当他经过平整的街道时,总长就不想批判陆信旧部抛弃“主义”,竟厚颜与海盗为伍的事了。

假如一个人厚颜无耻、左右逢源,能有机会换来一个星系的相对太平,爱德华总长扪心自问,觉得自己但凡是有机会,也愿意。

总长他们车队经过时,道路两旁有不少围观的居民朝他们欢呼。

出于礼貌,爱德华总长也把手探出车窗外,冲人群打招呼,他不知道自己这张褶子丛生的老脸何德何能,居然能享受这种偶像待遇,有点受宠若惊,于是缩回头来,问七星系的接待员:“你们怎么雇这么多人来,这排场得花不少钱吧?”

接待员不知道是安克鲁从哪弄来的奇葩,只要不谈关键问题,说话也是非常口无遮拦:“没有,我们雇来鼓掌的那帮都在仪式现场排队呢,这些都是免费自己来的。可能都是以前八星系来的移民,看见您,觉得亲切吧。”

但欢呼的人可不单单是亲切,一条长街,从头到尾,足有十多公里,全都挤满了,有人朝缓慢行驶的车子撒鲜花,还有人还想凑过来飞吻,被路边卫兵无奈地挡住,于是干脆在卫兵脸上啪了一口。

卫兵的表情顿时有点一言难尽,但也没生气。因为那些人的喜悦溢于言表,几乎有了传染性,就连冒犯也让人不忍苛责了。

接待员说:“这些移民到第七星系里来,其实一直过得挺苦的,留在这呢,是边缘人,融入不了社会,但退回去又不甘心……啊,不是,您别误会,我可不是说八星系不好……”

爱德华总长摇摇头。

接待员就又说:“不过现在好了,反正伊甸园也没了,七八星系一结盟,以后就是一家人,他们大概也终于找到归属感了吧。”

爱德华总长伸出手,一个被父亲举着的小孩正好探出头,一脸惊奇地抓了一把,堪堪与总长的指尖擦过。

小崽的爪子黏糊糊的,恐怕是刚吃过手 。

总长笑了起来,心想:“真该让那位冷冰冰上将也来看一看啊。”

爱德华总长这一次,是带着财政、规划部门负责人与一部分工程师来的,工程师们替身不能至、心很向往的陆必行来的——陆必行由于身兼特委会主席一职,有暂代总长的权限,所以按照规定,他和总长必须有一个人留在启明星。

林静恒给总长他们配了一支精锐护卫队,每个人身上都装有抗干扰的空间场,如果安克鲁真的临场翻脸,护卫们将以最快的速度带着总长他们穿过空间场,空间场可以直接进入他们来时乘坐的星舰。

星舰腹部装满了八星系刚做出来的“初级机甲”,这种初级机甲内部仅供一人乘坐,体量很小,拆卸武器库后,刚好不会触碰对方的武装警报——很成功,反正现在已经成功蒙骗了七星系的安检,混进来了。可见工程部负责人陆先生虽然在自己家时常丢人现眼,但关键时刻还是很靠得住的。

至于武器库,对于总长他们这几位老眼昏花的文职人员来说,带了反而容易炸到自己,因此几台初级机甲全部的能量都会用于紧急跃迁,紧急跃迁已经设计好了傻瓜程序,脱离行星引力后,会自动启动,直接跳到七八星系边境。

而林静恒就在边境,导弹随时待发,瞄着心怀不轨的人。

这是他们两种截然相反的意见,被技术勉强妥协在一起后的结果。

总长还是觉得他有些小题大做。

安克鲁盛装在广场上等着,远远听见车队的动静,就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心里知道林静恒的导弹正默默注视着自己,忍不住翘起胡子笑了一下,心想:“赶上这么个兵荒马乱的时候,白银十卫又都不在身边,你机关算尽,能多算出几架机甲来?”

他们只想要林静恒的命,如果林静恒一个人死了,能换来皆大欢喜,那不是也挺好吗?

再说了,万一真让林静恒他们封闭第八星系,七星系一侧临着茫茫域外,一侧是反乌会的海盗基地,以后真有个三长两短,往哪撤?连个退路也没有了。

安克鲁这么想着,露出了一点志得意满的笑容,迎向爱德华总长他们。

同一时间,爱德华总长随身带的工程师们悄悄连进了第七星系的局域内网,试图以此为媒介,入侵第七星系的远程通讯系统。

被强行留在启明星的陆必行接到消息,从自家沙发上一跃而起:“这也太慢了,要是我去,只要靠近大气层,我就能蹭进第七星系的内部通讯——你们等我去指挥所,找台超级电脑远程指挥。”

他话音刚落,一面墙上突然亮起一个大屏幕,居然直接接入了银河城基地指挥中心的系统。

陆必行:“哇。”

湛卢的声音在“林将军和工程师001的家”里响起来:“陆校长,我为您服务,愿意的话,您可以在家办公。”

“湛卢?”陆必行问,“你不是跟林去边境了吗?”

“将军把我接入了家里的电子管家,相当于我在这栋房子里产生了一份备份,当然,只有系统,没有实体,因为我而产生的电费也请您不要嫌弃。”

“怎么可能会嫌弃你?”陆必行笑了起来,“当年在北京星上,我想跟林借你,吃了他多少个‘滚’,哈哈哈……对了,我能通过你给林带话吗?”

“当然,”湛卢说,“但是让我转达之前,请事先确认二位没有吵架,否则我会被将军禁言。”

“这回没吵……带一句什么呢?”陆必行想了想,对湛卢说,“你替我带个吻给他。”

林静恒刚刚接到汇报——总长已经与安克鲁会面,而八星系自卫军们也准备好了引爆通往域外的跃迁点。

林静恒:“收到,最后排查一遍所有跃迁点附近是否有生命反应,准备行动,注意安全。”

“是!”

而湛卢就是在这么个时候,不长眼色地插话进来:“先生,陆校长让我带一个吻给你,请问我是口头传达,还是变回人形,转个实体给您?”

林静恒:“……”

会议室里的卫兵们想笑又不敢,抽着筋,低着头,肩膀哆嗦成了震动档。

林静恒眼角跳了起来:“闭嘴。”

“外围第一圈跃迁点检查完毕。”

“爆破准备完毕。”

“正在向全体公民个人终端发送警报——”

第八星系,每个公民的个人终端上都收到了三遍警报,随后,第一批爆破开始了。

已经清空的荒凉宇宙里,连接时空的“奇迹”一个接一个熄灭,各地、各空间站都撑起巨大的防护罩,阻挡呼啸而来的高能粒子流,信号干扰一直波及到了遥远的第七星系。

林静恒突然莫名地想起一部纪录片,还是他很小的时候看的,关于世界上第一个跃迁点通道是怎样建成的。

那时候,远古的人们活动范围还很小,对广阔宇宙还充满想象,相信宇宙中或许会有其他文明,战战兢兢地将自己有限而渺小的生命,投入无穷的探索中。

那时他们是通过跃迁网连接彼此、找到归属感的。

一开始是粒子实验,之后过了几百年,才发展到静物实验,又经过了两代人的努力,他们把一只小白鼠放了进去,之后是羊、黑猩猩……第一个从跃迁点里出来的人是个永载史册的大英雄,他出来以后,说过两句名言。

一句是“我回来了”。

另一句是,“我从未对人类社会产生过这么大的归属感。”

这两句话,开启了轰轰烈烈的大航海时代。

而跃迁网,又被称为人类宇宙文明的脐带。

那时,大概没有人会想到,两个纪元之后的今天,他们亲手割断了这根脐带。

“塞班”——新更名的“和平星”上,正在致辞的爱德华总长一句话没说完,多媒体设备就突然遭到剧烈干扰,紧接着又响起了高能粒子流过境的警报,强度远高于第七太阳的太阳风暴。

众人一片哗然,安克鲁蓦然变色。

爱德华总长停下来,隔着演讲台,将因为磁场紊乱而上窜下跳的悬磁浮话筒关了,他看向神色有些狰狞的安克鲁:“没什么,安将军,近期海盗在七八星系活动格外猖獗,为了防海盗们从域外方向混进来,我们正在清理八星系通往域外的非法航道,请不要担心,除了大约两小时的信号干扰以外,不会给七星系带来任何影响。”

有那么一瞬间,安克鲁真是使尽了城府,才维持住了脸上的表情,他艰难地控制着面部神经,皮笑肉不笑地说:“是吗,林将军真是未雨绸缪啊。”

音响里的杂音没有过去,现场正在紧急抢修,七星系的人素质比较高,现场无论是自发来围观的,还是收钱捧场的,都没有胡乱走动。

爱德华总长在杂音下,双手合十冲众人做致歉的手势,随即转向安克鲁:“我们八星系缺兵少将,军备没有您这边财大气粗,只能尽可能地把战线缩得短一些……”

“嗡——”

总长话没说完,音响第二次发出噪音。

“不好意思,应该是第二批跃迁点引爆了。”

安克鲁背在身后的手青筋暴露,转身尿遁,他的贴身秘书连忙飞快地跟上。

安克鲁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早不炸,晚不炸,非得挑这个时候,林静恒这是在嘲讽我!”

秘书凑近他耳边,咬耳朵道:“将军,那边的人说他们有办法,让我们按计划走,不用担心。”

“他们能有什么办法?”安克鲁将自己的食指捏在手心里,从一头捏到另一头,片刻后,他叹了口气,“林静恒阻断了域外方向的通道……他们再要进攻,只能从七星系这边进去。我不能允许他们在我的地盘上跟林静恒硬碰硬,举手之劳我们可以帮,但是波及到第七星系,那不行。”

秘书敏锐地听出他有临风转舵的意思:“将军,您的意思是……”

“通知各行星、基地撑起防护罩,”安克鲁低声说,“做好应对准备,封锁行星附近航道,混进来的‘那些人’都盯紧了,有什么异常行为就给我做掉。”

“是。”

“还有第八星系这些人,包括他们的护卫队,也严加监管,必要的时候直接炸毁他们的星舰。”

秘书:“……啊?”

秘书一时云里雾里,弄不清自家老大是哪边的,感觉安克鲁腚大如盆,一下压了两边的板凳:“那……将军,我们到底帮谁?”

“看形势会不会?”安克鲁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蠢……”

他这句话还没骂完,地面突然震颤了起来,紧接着,活动场地的建筑里响起尖锐的警报声,礼堂里的人们开始惊慌失措地往外跑。

秘书也愣住了:“谁动手了?我还没有传达您的命令啊。”

安克鲁的个人终端一瞬间紧急接入无数信息。

安克鲁优先接通了距离塞班星最近的防卫军负责人:“怎么了!”

可是因为他们没预料到林静恒会选择在这时候炸跃迁点,相关设备没有做好抗干扰准备,断断续续,语不成音。

“安将军……突然……我们……”

安克鲁:“什么?”

个人终端上的画面好像被熊孩子用尖石子擦过的玻璃,防卫军负责人干张嘴,声音卡得根本传不过来。

安克鲁被这糟糕的信号气得暴跳如雷:“我操他奶奶的林静恒!”

他话音没落,只见画面上的防卫军负责人突然睁大了眼睛,猝然回头,这一瞬间,画面突然流畅了,安克鲁眼睁睁地看着他正在“和平星”外轨道巡逻的防卫军队长身后燃起烈焰——机甲被击中了!

下一刻,整个画面一片炽光,刺目地一闪,随即通讯断了。

安克鲁瞳孔骤缩,地面再次震颤起来——这颗行星上的空中防护罩被激活了!

是林静恒吗?

不、不对,他们第八星系的总长和政府要员还在这里,签约仪式在整个第七星系转播,第七星系用来当诱饵的大批物资都还没运走,这么做对林静恒没好处……

电光石火间,安克鲁明白了什么。

他这个诱饵,是真正的诱饵!

周六刚刚汇报完,通往域外的跃迁点已经清理完毕,只剩下一条地下航道,正在对其进行双层加密,林静恒尚未及回复,被禁言的湛卢突然说:“先生,远程扫描到七星系各大航道里突然涌现大量武装。

“大量武装?”林静恒冷冷地说,“看来安克鲁叛变得比我想象得还彻底啊,让总长他们立刻撤出,我们去接他一程,列队!”

“先生,我们准备非法跨越第七星系边境吗?”

“我们不是非法跨越,”林静恒说,“我们是‘非法’打过去,我看看安克鲁有几层脸皮,敢在陆信的石像下面现眼!”

方才还花团锦簇的塞班星上已经乱成了一团,一个护卫飞快地穿过混乱的人群,朝爱德华总长他们狂奔过来,空间场已经在预热,然而下一秒,一道不知从哪打来的激光凭空刺穿了刺穿了护卫的前胸,一直穿过他的身体,没入空间场,紧接着,礼堂也地动山摇起来,爱德华总长慌乱中踉跄了一下,被人一把扶住。

密集的枪声响起,爱德华总长猝然回过头去,见拉着他的人竟然是安克鲁,老总长下意识地挣扎起来。

就在这时,礼堂里突然响起警报:“星外导弹穿过反导系统,星外导弹穿过反导系统!”

分享到:
赞(20)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湛卢好可爱啊哈哈哈

    惜惜2019/02/04 01:30:53回复
  2. 来湛卢宝贝啵一个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5:10:04回复
  3. 人行的湛卢不是和将军长得一模一样吗,哈哈哈哈,自己亲自己吗?

    匿名2019/02/24 19:49:36回复
  4. 长的不一样吧,前面没有提到湛卢和林长的一样吧……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27 11:07:41回复
  5. 湛卢好萌,想养,但是养不起

    俞灵2019/04/14 22:09:0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