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别闹,我还得…

“我们算过, 光是启明星和周围几个卫星, 就足够安置六个亿的人口,这点移民不算什么。3D建筑打印机这几天在夜以继日地赶工, 已经因为过热炸了十六台, 都送回维修厂了, 移民现在还在卫星中转站上休息,他们的个人终端会陆续纳入启明星社会保障体系, 顺利的话, 一个礼拜能完成吧,各部门正在紧急统计所需岗位数量和要求的资质, 陆老师, 就差你们工程队……不, 工程部的了。”

“工程部需要的人很多,愿意来都可以来,安排得下,证书和学历都不用, 不过专业资质还是要的, 进来以后考个试, 通过了的可以直接上岗,不然就去培训,总体松进严出原则吧,替我提醒他们,培训期可没有高薪,只有低保, 还不如给总长当秘书赚得多,让大家想好了。”

爱德华总长的秘书在视频电话里说:“呸!”

步步紧逼的反乌会,终于因为安克鲁的临时改戏而偃旗息鼓了,八星系得以片刻的喘息。

外围的跃迁点都已经装上了爆破装置,像是古人随时准备烧断吊桥麻绳的火把,以防万一。

林静恒亲自把热爱往前线凑的陆老师押送回启明星。

机甲缓缓进入大气层,穿过云层后,就能用肉眼看见地面了。

建筑打印机成片地填满了规划好的民居区,效率极高,一排一排的小楼起得飞快。林静恒记得自己走的时候,很多地方还是荒土与废墟,此时那些地面已经平整完毕,成群的机器人们正热火朝天的修路,很像样子了……就是不知道哪个倒霉催的色盲设计的建筑外观,这些小楼的色彩十分丧心病狂,是一片让人难以理解的马卡龙色,鲜嫩活泼地与不远处肃杀的银河城军事基地搭配在一起,像一堆活泼且其貌不扬的小蘑菇,非常有喜剧色彩。

陆必行:“……这是谁干的?太有碍市容了吧,从天上一看,跟铺了一层牛皮藓似的。”

总长秘书回答:“令尊。”

林静恒习惯性地扬起一边的眉毛:“老波斯猫的少女心还健在呢?从他当年装异瞳到现在,好几百年如一日啊。”

陆必行:“……”

林静恒用眼角扫了他一眼,又说:“你们父子俩这不靠谱是遗传的,关键时刻都缺条狗链。”

陆必行挨挤兑也开心,笑眯眯地听,林静恒一抬手,正要说什么,余光瞥见爱德华总长那位没眼色的秘书正津津有味地旁听,于是又咽回去了,皱着眉在陆必行肩头一戳,转头吩咐湛卢:“对接轨道,测验密钥,准备降落!”

重甲“嗡”一声轻响,好像也十分愉悦似的。

“我们回来了!”陆必行欢呼了一声,在巨大的噪音里地冲基地的通讯站喊,“总长他老人家想不想我啊?”

林静恒心里有什么东西,随着他这声“回来了”轻轻一动。

他发现自己一闭眼就能描摹出银河城基地的标志性建筑、对接轨道的弧度与对接时小小的颠簸。

从机甲收发站到指挥所,出了大厅,就是一条石子铺就的小路,而当湛卢汇报“对接成功”时,他的鞋底似乎已经感觉到了那些小石子的触感。

硝烟与炮火,忽然就和他拉开了距离。

这对林静恒来说,是一种陌生的感觉。沃托那个所谓的“宅邸”,他一点也不熟,不用导航机器人是走不明白的,而当年他驻守的白银要塞是联盟咽喉,自带一股紧绷感,也从未给他带来过放松的归属感。

下一刻,通讯站里传来爱德华总长的咆哮:“你小子怎么又跑前线去了?!不是说在移民卫星中转站里好好待着呢吗!”

陆必行随口糊弄他:“我就是在卫星中转站里接待移民来着,是林将军他们回来,顺路把我捎回来了,是吧林?”

总长对林静恒不敢太不客气,干咳一声,正要偃旗息鼓。

就听林将军当场拆台:“扯淡。”

陆必行:“……”

总长:“陆必行!”

爱德华总长年纪大了,絮叨起来没完没了,他让机甲收发站打开所有广播,一个一个的扩音器追着陆必行跑,他走到哪喷到哪,从陆必行一个文职人员是如何的不知轻重,数落到他这个“特委会主席”是如何的不负责任。

总长气沉丹田,声如洪钟:“当你代表第八星系的时候,你的生命就不单是你自己的,它还属于所有公民!你看看你那德行,跟个靠不住的小青年一样,成什么样!”

陆必行一摊手:“可我本来就是个靠不住的小青年啊,总长,您怎么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爱德华总长被他噎了个倒仰,决定去找小青年的爸独眼鹰聊一聊,他老人家怒气冲冲地把联络站的窗户打开,正好和远处色彩欢脱的小楼们看了个对眼。

要不是总长自己也穷得叮当响,简直想给独眼鹰拨点款,让那货专款专用地治治眼睛。

林静恒眼角略微弯了起来,转身往指挥所方向走去,却被赶上来的陆必行一把拉住了胳膊肘。

林静恒:“干什么?”

陆必行一本正经地说:“你答应过我。”

“答应你什么了,狗链?”

陆必行不由分说地拽着他转向另一个方向,绕过机甲站,后面居然不知什么时候修了个机甲车通道。

机甲车作为“地面之王”,贴地悬空跑起来,速度可超音速,以前银河城到基地之间是一大片荒无人烟的野地,他们把机甲车开出去溜一溜也就算了,现在周围经过一点一点的休整,城市已经颇为像样,当然不能再开着这种大杀器招摇过市,在非紧急战争情况下,机甲车需要专用的封闭轨道。

林静恒:“这是什么?”

“专列。”陆必行说,“基地里工作的非武装人员下班要回家,银河城的新政府成员经常要在基地和政府间两边跑,所以我们规划了一条班车专列,来,上来。”

他说着,拉着林静恒的手按在了指纹器上,在机甲车小站台上录入了林静恒的身份信息,一辆机甲车随即从地下升了起来,自动弹开了门。

“这条轨道直达银河城主城区,在轨道上跑比在野外还要快一点,到达终点最短只需要十二分钟零六秒,”陆必行说,“但我们今天不去主城区。”

他话音落下,机甲车缓缓启动,一分钟之后加到最高速,然后缓缓减到停,正好循着轨道停在另一片站台上。

陆必行:“跟我来。”

机甲车站台外是一片住宅,矮的只是平房,高一些有两三层楼,小楼间街道规整,都是步行道路,禁止机动车驶入,两侧花坛里已经长满了装饰性的植物,灼灼的预备着来一场盛开。

这片住宅区门口有石雕的门牌,写着:银河城军事基地住宿区。

“这片不是我爸设计的。”陆必行说,“这是第一个军事基地住宿区,将来如果银河城总部的驻军增加,我们还需要建更多的。从这里到基地机甲站台,机甲车只要一分五十六秒,和你从指挥所走过去的时间差不多。”

林静恒:“一分五十六秒?我又不瘸。”

陆必行无奈地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林静恒那张冷脸,冲他招招手,示意他附耳过来,然后凑到他耳边,咬耳朵说:“你再这样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我就要在大街上非礼你了。”

林静恒凉凉地看了他一眼——你敢。

陆必行:“……不敢,那要不你来非礼我吧。”

林静恒推开他的脸,陆必行就放缓了语气,对他讲道理说:“最好的工程师,都是要近距离接触第一手信息的,每经过一次转达,信息量和真实准确性就会打一次折扣,你的白银第三卫以前不用亲自上前线的吗?”

林静恒不为所动:“白银第三卫什么时候把你收编了?”

陆必行感觉这个人不太讲理,总是转移重点,偷换概念,于是无言以对,只好捏起他的下巴,在他侧脸上亲了一口。

“走开,少来这套。”林静恒往后一仰,“你为什么不跟我打招呼,私自上前线?”

陆必行装傻:“什么?当时图兰卫队长紧急召唤维修工程队,没跟你打招呼吗……哎别别别,干嘛把眉皱成这样?我也会担心你,如果我不能亲自体会前线缺什么,怎么解决问题,怎么在打起来的时候给你们及时支援,怎么保护你?”

林静恒仿佛被他杵了一下心窝,一时说不出话来。

“咱们以后有事说事,我生气的时候像你一样动辄冷战了吗?你不觉得自己很不讲道理吗?”

林静恒面无表情地一点头:“觉得,那又怎么样,你第一天认识我?”

说完,他揪住陆必行的领子,像挪个碍事的大柱子一样,把他拎起来放在一边,继续沿小路往前走。

陆必行瞥见他泛红的耳廓,强忍着没笑:“哎,你知道是哪栋吗?怎么跟你认识路似的……好吧,你还真认识。”

林静恒虽然是第一次来,却没有迷路,因为老远就看见最里面那栋小楼造型奇诡,院门口一左一右,仿佛石狮子似的站了两个铁皮的跳舞机器人,机器人其貌不扬,不知道是陆必行拿易拉罐拼的还是怎样,浑身上下带着一股狗头要掉的嘻哈气质。

而机器人头顶,还有一块永生花围着的木牌,写着:林将军和工程师001的家。

林将军铁石一样持久续航的冷战能力,在这一刻突然破了功,两个跳舞机器人头晃尾巴摇地在他面前扭了一支桑巴,手拉手地一弯腰,然后左边的机器人从灌木从里揪了个小花瓣,托在铁皮的掌心里,送到林静恒面前,右边的机器人客气地把脑袋摘下来,冲他“脱头示意”,胸腔里发出了陆必行的录音:“欢迎回家。”

陆必行从他身后贴过来,死皮赖脸地说:“我让人把你的东西都搬过来了,你答应过要来跟我住的。”

林静恒紧绷的脸色终于柔和下来,无奈地叹了口气。

陆必行察言观色,立刻蹬鼻子上脸,吹了声口哨,两个跳舞机器人闻声而动……不料这回浪过了头,其中一位手劲大了些,把它舞伴不甚结实的胳膊揪了下来,断臂的跳舞机器人胸口爆出一簇小火花,就地短路,成了一个复读机,开始没完没了循环播放“欢迎回家”,陆必行连忙扑上来,把他丢人现眼的“部下”拖走维修了。

林静恒:“……”

工程师001号好不靠谱,那些经他手维修过的机甲还好吗?

“家用电子管家的对接口我也准备好了,湛卢进来就可以自动连接……对了,湛卢呢?”

“机甲上,”林静恒说,“我把你送回来,落个脚马上就走,有必要去接触一下安克鲁,总觉得他……唔。”

他话没说完,就被陆必行扑到了沙发里。

林静恒下意识地伸手护住他,趔趄了半步陷进沙发里,沙发是用一种变形材料做的 ,软硬度能随时随着主人的坐姿改变——要是坐在上面的人正襟危坐,沙发就会变得平整挺拔,要是有人躺在上面打滚,它就会立刻变得像水床一样柔软易变形,能把人严丝合缝地包裹住,深陷其中。

陆必行:“你说你马上要去做什么?”

林静恒以钢铁的意志回答:“去交战区,我需要安排警戒岗哨。”

陆必行略微眯起眼,舔了一下嘴唇,俯下身,轻轻地叼住挡在眼前的一缕头发,拨到一边,气息若有若无地落下,唤起了熟悉又陌生的感觉,陆必行:“再说一遍,你马上要去做什么?”

林静恒:“别闹,我还得……”

他刚一开口,陆必行突然凑过来,轻轻地舔过他的唇缝,林静恒下意识地屏住呼吸,觉得他好像带了某种神经毒素,顺着敏感的嘴唇刺入,一下从神经网上蔓延开,顷刻间麻痹了他的手脚。

陆必行带着点坏笑看着他:“行行好吧先生,能从你繁忙的日程里舍出一夜给我吗?医疗舱诊断书上说,我严重缺乏维生素林静恒,再不及时补充,会有生命危险的。”

林将军活到这么大,没有见识过这种路数,尚未来得及组织起有效防御,就已经兵败如山倒。

他深深地觉得第八星有必要出台一部取缔非法撒娇的管理条例。

八星系边缘的战火短暂地熄灭,银河城的夜色温柔宁静。下班后在广场上活动的人们渐渐散去,沿街的小商贩们也彼此闲聊着收摊回家,陆信的石像静静地目送着他们,他脚下有一排花,是前些日子人们悼念白鹭星上死去的同胞留下的,眼睛凝视着第八太阳每天升起的方向。

三天后,林静恒刚刚在确定下来的战区岗哨的管理计划上签字,还没来得及去探一探安克鲁的底,安克鲁就主动从第七星系抛来了橄榄枝——

“将军,他们打过来一道远程通讯请求,希望能连入八星系内网,跟我们建立联系。第七星系中央军还正式发了友好函件。”

林静恒眉尖一动。

分享到:
赞(22)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独眼鹰先生,您荣获少女心最长时间保持奖……

    匿名2018/10/30 23:11:57回复
  2. “尚未来得及组织起有效防御,就已经兵败如山倒”,将军从未有如此溃不成军的体验吧。

    匿名2018/12/21 07:07:42回复
  3. 将军又被笔芯扑倒了哈哈哈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4:51:19回复
  4. 林将军居然是受

    P大的粉丝2019/03/08 12:49:59回复
  5. 独眼鹰大人,您何时才能摆脱您的少女心呢?

    俞灵2019/04/14 21:54:36回复
  6. 林将军活到这么大,没有见识过这种路数,尚未来得及组织起有效防御,就已经兵败如山倒。
    林将军可喜可贺的又被笔芯扑倒了(自动脑补万字小黄文)

    2019/04/14 21:56:0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