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将军,撑不住了

“叶里夫自己承认他勾结了海盗, 负疚难当, 所以自杀谢罪?对,小蜂鸟要塞地理位置微妙, 光荣军团占领沃托后, 叶里夫打着‘保卫联盟’的旗号回头对付反乌会也很微妙, 所以呢?今天叶里夫微妙,明天伍尔夫元帅也要微妙, 后天大概我也要微妙了。”安克鲁吹开茶水上的细沫, 笑了一声,回头冲他的智囊团一点头, “别理这些乱七八糟的, 你们继续说。”

“将军, 反乌会今天调动了上百架重甲,马上要开进第八星系,您看我们是不是也该行动了?”

“不急,没那么容易, 你知道当年联盟中央逼迫林静恒解除武装的时候, 出动了多少重甲吗?”安克鲁低下头, 埋首于各项战场数据中,“再观望一阵,反乌会恐怕得再来一百架重甲才行,林静恒真那么好对付,我早出手了——话说回来,谁知道林静恒手上那批重甲武装到底哪来的, 之前难道都是扮猪吃老虎?”

“目前我们还没能在第八星系安插好有用的间谍,但是据小道消息说,是战场缴获的。”

“放屁,反乌会的重甲长什么样你们不知道啊?是这个型号吗?”安克鲁打断他,“林静恒这些年,偷偷在域外扎根扎得很深啊,怪不得他选择躲在第八星系。”

“将军,”智囊团中的另一个人说,“还请您关注一下第八星系转移居民事情。”

安克鲁正色了一点:“说说。”

“林静恒突然把靠近前线的居民都撤离了,空间站也全部移位,我们分析,他可能是想建一道军事要塞链条,以……”

“吃饱了撑的吗?”安克鲁彻底不耐烦了,再次粗鲁地打断这个名叫“智囊”的脑残,感觉从第七星系招来的这帮所谓“智囊”,就是为了衬托他自己英明神武的,“林静恒的优势是机动性强,特点是手里兵少,现在走的是‘以少胜多’、‘以进攻当防守’的路线,修什么‘万里长城’?你以为他跟你一样傻?”

智囊团不敢吭声了。

整个会议室安静了片刻,安克鲁没理会其他人,目光沉沉地落在会议桌上,片刻后,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问了一句:“都撤走了?”

“是啊。”

安克鲁陡然想起了什么,猛地站起来:“他妈不早说,整队!”

方才他还说林静恒不好对付,要等反乌会“再来一百架机甲”,突然又变了口风,一帮跟不上节奏的手下面面相觑。

亲卫亦步亦趋地跟上去,满头雾水:“将军,您不是说……”

“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安克鲁沉声说,“还没看出来吗?林静恒这是打算撑不住了就直接把跃迁点炸了,隔离第八星系!”

林静恒亲自坐镇前线,同时盯前线战事和居民转移两边,由于反乌会这段时间疯狂从其他星系往第八星系调兵,死缠烂打,双方已经胶着了十多天。

前线还好,反正只要导弹充足,图兰那货反正轻易死不了,主要居民撤离,让他心力交瘁。

要想分散风险,就得把人分成很多批次,可是一来林静恒没有那么多人手,二来也不能把时间拖那么长。但如果想要速度,用大星舰和重甲满载运人,又照顾不过来,而且这样一来,一旦护送途中出事故,死伤人数肯定不止成千上万,林静恒也好,总长也好,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

他自以为了不起好几十年,才发现,原来守护真的比破坏难太多了,得有三头六臂才够用。

十几天,林静恒几乎没有合过眼。

陆必行刚刚把一帮撤离的居民安顿好,得知最后一批人已经在路上了,于是趁隙风尘仆仆地赶到前线指挥中心。

一边走,还一边跟总长他们沟通星球规划。

“不管最后我们封不封闭八星系,聚集人口都是有必要的,”陆必行说,“一来是节约星际交通成本,二来增加人口聚集效应,八星系大部分地方都地广人稀,至少百年内没有自然资源紧缺问题,等发展稳定了,人口数量上来了,再扩展居住区也可以。”

“我知道,道理是这个道理,”爱德华总长叹了口气,“但……还是希望我们不要走到封闭八星系的地步。”

说来讽刺,八星系的新政府成立,是基于对自由宣言的信仰,而如今,他们却要叛出联盟。

理智上大家都承认这是对的,感情上却总是接受不了,像一帮和渣男分了一百次手还在藕断丝连的怨妇。

其实就连林静恒也是抗拒的,只不过因为这是陆必行的提议,他没吭声而已。

陆必行总觉得,林其实是爱联盟的,只是这种爱矛盾而深沉,压在层层的仇恨与冷漠之下,即使联盟伤透了他。

他复杂灵魂最底层的基石,有些东西是来自于联盟、无法割舍的。

陆必行同卫兵点了个头,刷开基因锁,直接走进指挥中心,脚步却倏地停在门口——林静恒左耳和右耳上分别挂着不同的通讯端,一边连图兰,一边连着撤民护卫队,此时难得两边都闭了嘴,他已经在短暂的间隙里睡着了。

睡着的姿势也很正襟危坐,陆必行想象不出还有人能睡得这么端正,像某次眨眼,眼皮一合就没睁开,身上的肌肉没来得及放松,人已经没有意识了。

人形的湛卢在他旁边,发现陆必行进来,转向他,正要说话。

陆必行连忙冲他竖起一根手指。

湛卢想了想,原地变成机械手形态,挂在了林静恒的椅子背上。

陆必行无声地冲他比唇语:“你又没电啦?”

机械手状的湛卢伸开掌心,掌心冒出两排小绿字:“我目前电量充足,但研究表明,情侣在一起的时候,人形或者类人形的物体在旁边旁听,会让双方都不自在。”

“你变成什么都一样,”陆必行把字浮在手腕的个人终端上给湛卢看,也调成了环保的小绿字,“你存在感太高了,比宠物还爱参与主人生活。”

湛卢绿油油地纠正道:“我没有‘参与’,我只是观察记录。”

陆必行为了不踩出脚步声,在门口把鞋脱了下来,光着脚,悄无声息地走到林静恒面前,半跪在他脚下。

林静恒一只手搭在膝盖上,骨节分明,手指修长,陆必行看得心里很痒,想摸一下,又不舍得打扰,于是把手悬空,隔着两毫米,虚虚地搭在林静恒的手背上。

椅背上的机械手略微前倾了一点,湛卢十分好奇地看着这个让人工智能费解的动作:“请问这是某种特殊的磁场吗?抱歉,我没能检测出来。”

“……我不是在发功。”陆必行讪讪地缩回手,“情侣不是应该每天有事没事黏在一起,往一杯饮料里插两根习惯一起喝,一起浪费无数时间干一些无聊的事吗?我这大半个月,总共就跟他说过三句话,一句是‘预计能按时完成’,一句是‘安全’,唯一一句有用的就是‘我想你了’,加起来没有十五个字。”

机械手湛卢回答:“最后一句由于当时信号干扰,这边没能收到。”

陆必行:“……”

如果封闭第八星系,这小小的星系孤岛也许会成为一个世外桃源。炸掉的跃迁点即便可以按着旧地图重建,要把断层的空间重新连上,至少也要上百年,留一个地下航道的开口给白银十卫,剩下的可以全部舍弃,而只留一个开口的话,即便被敌人找到,也易守难攻。

百年后,第八星系难道会比不上乱成一锅粥的联盟吗?

陆必行想,如果他能过上每天一睁眼就有林静恒的日子,让他干点什么都行。

就在这时,林静恒一侧的耳机里突然传来呼叫:“将军!”

林静恒立刻惊醒,然而他睁眼陡然对上陆必行的视线,顿时有点恍惚,茫然地呆了片刻,这种状况外的表情难得能在他脸上看见,陆必行反应很快,立刻用个人终端抓拍了下来,在林静恒伸手抓他之前,跳起来躲到了两米之外,得意地晃了晃手腕上浮起的两寸虚像:“我要拿回去建模,打印个3D的。”

湛卢:“陆校长,根据联盟治安管理法,用偷拍照片打印3D人像属于猥亵行为。”

林静恒哭笑不得,嘴角往上轻轻提了一下,笑了一半,又想起陆必行不打招呼私自上前线的账还没来得及算,于是又强行板起脸,瞪了他一眼。

他接通通讯,像从未睡过那么清醒,问前线的图兰:“怎么?”

“反乌会又在增兵,能量等级估测有一百架重甲。”

林静恒捏了捏鼻梁,感觉反乌会爱他爱得太深沉了:“不要硬碰,先绕他们几圈,等那边人口撤完我给你增援……”

“将军,”这是另一个通讯频道里负责撤离平民的护卫队,“七星系中央军突然动了,目测行进方向,是要绕到运送队前边。”

林静恒略一闭眼,沉声说:“打出‘通行证’。”

所谓“通行证”,是一种特殊的光信号,在太空中能让附近的队伍自动接收到机甲航程和乘客身份,一旦太空机甲打出这个标识,就代表它运载的是非武装平民,出于保护平民的人道主义,星际间约定俗成的规矩就是见通行证不得攻击。

当然,这种约定防君子不防小人,星际海盗肯定不吃这套,但七星系中央军就难免要掂量掂量了。

“将军,”另一边,安克鲁的亲卫说,“他们好像打出了‘平民保护通行证’。”

安克鲁有点意外:“我这辈子还真是第一次看见林静恒示弱。”

虽说“兵不厌诈”,诡道之下,用什么手段都是很正常的,但每个人行事仍有自己的偏好和风格,有些人,即便是狡诈,也是虎狼式凶狠的狡诈。

“他域外的朋友给他搞来了军用物资,怎么没给他顺便送点兵来?”安克鲁说着,一抬手,机甲战队从跃迁点里鱼贯而入,悍然降落在运送队的航线上,森冷的炮口扬起,八星系护卫队被迫停下,护卫机甲围了一圈,将载满了平民的星舰围在中间。

“安将军,按照规矩,我们不能攻击非武装平民。”

安克鲁反问:“我下令开炮了吗?”

“将军,”图兰对林静恒的左耳说,“反乌会在往 民用航道方向蔓延,护卫队撤走没有?”

“将军,安克鲁堵住了航道,拒绝对话,怎么办?”

“你拦一下反乌会,护卫队还在半路上,不能让他们上民用航道。”林静恒对图兰说。

图兰人手不足,护卫队分走了她好多武装力量,咬着后槽牙说:“遵命——但是将军,一定让他们快点,我最多能拦住反乌会半个小时,否则就要我老命了。”

陆必行问:“这个安克鲁是什么样的人?”

林静恒站起来,把湛卢扣在胳膊上:“安克鲁看起来没什么心计,嬉笑怒骂,有时候还有点粗鲁,但他在陆信旧部里人缘非常好。他曾经给陆信当过亲卫长,后来表现突出,被陆信放出去锻炼,本想让他攒一点军功,几年后升少将调回军委……”

没想到,陆信自己没来得及。

“唔,”陆必行一点头,“有时候你很难分辨一个人到底是待人真诚,拿真心换真心,还是心机深沉,手腕圆滑。”

人们总是有些刻板印象,觉得那些看起来有点粗野的、脾气不好、甚至有点孤僻的人,都是没什么心眼的“真性情”。

林静恒:“准备机甲——再给安克鲁发一次通讯请求,我要找他说话。”

“林静恒。”安克鲁在僵持中扫了一眼通讯请求,摩挲着自己的手腕,他用一种自言自语似的语气对旁边的亲卫说,“你有时候真觉得这个世界不公平,同样是在前线把脑袋别在腰带上,出身于乌兰学院还是没有出身,待遇天上地下——而乌兰学院内部也有区别,每年的‘优秀毕业生’一毕业就有军官衔,至少也是个中校,一届学生里,谁最后能拿到这个荣誉,是在入学名单上就勾勒好的。这个林上将,起点就站在别人的终点上,自己却走出一条这样的路……哈,反正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是不能理解。我和他没什么好说的。”

通讯请求再次被拒绝。

载客的星舰上,很多人都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太空旅行,这些从未被伊甸园调理过的人大半辈子都是挣扎着活,几乎接近四成的人都有各种各样的心理创伤。尽管星舰相比机甲已经足够舒适,到可怕的宇宙环境还是会将焦虑、恐惧与抑郁无限放大。

随着双方僵持的时间越来越长,气氛也越来越让人不安起来,不知是谁突然崩溃,尖叫着哭泣起来,等在旁边的医疗舱迅速做出反应,上前将崩溃的人拖走了,但群体性的恐慌已经被点燃了导火索。

与此同时,眼看反乌会在民用航道上越走越远,图兰迫不得已,只好动手。但这并不是一个好时机——民用航道路况简单,跃迁点相对少,对游击队相当不友好,图兰硬着头皮绕路直上,穿过跃迁点拦住反乌会大军,直接打出一拨导弹。

反乌会迅速散开,同时发现了偷袭者的色厉内荏,百十来架重甲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封锁了可供逃窜的跃迁点,直接把图兰他们瓮中捉鳖地扣在中心。

“诸位,”图兰在通讯频道里说,“我们今天的任务不是在这歼灭他们,我们……”

她话没说完,反乌会已经做出了反击,叠加的高能粒子炮倾盆似的落下。

图兰:“贱人——闪开!”

自卫军被对方的炮火压着退避了几十公里。

“卫队长,看航道图。”

图兰倒抽了一口气,航道上下一个跃迁点在半个航行日外,一旦靠近那里,没来得及撤走的那批平民和护卫对会进入重甲的远程扫描范围。

“他们是被时空裂缝卡住了吗,怎么还没走?见鬼了!”

自卫军毫无选择,只能迎着炮火而上,双方全都将火力开到了最大,通讯频道上开始接二连三地有光点熄灭——每一个熄灭的光点都代表一架被击落的机甲。

防护罩受损的警告吵得图兰头痛欲裂:“闭嘴!”

就在这时,反乌会好像意识到他们在保护什么,重甲队伍突然一分为二,主力持续炮火轰炸,三十多架重甲趁着图兰他们无力招架,绕过交火区,直奔前方跃迁点!

“将军,撑不住了!”

林静恒发送第三次通讯请求,仍被安克鲁拒绝,安克鲁既不交流,也不开炮,好像铁了心地要跟他们耗下去。

林静恒:“导弹开路,打过去!”

“将军,一旦我们先开火,通行证就会被视作无效……”

林静恒不理会,面无表情地下达了攻击指令,围在星舰外的机甲陡然变队。

安克鲁松了口气似的微笑起来:“我就说,他林静恒玩什么星际人道主义的过家家,准备……”

就在这时,亲卫突然上前:“将军,您要看看这个。”

安克鲁:“等会再……”

“联盟那边传来的消息,各地‘中央军’都回应了,他们在找您!”

安克鲁一愣。

分享到:
赞(37)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唉,依旧是战火纷飞,都不给我家笔芯和林腻歪的机会QWQ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4:32:19回复
  2. p大的情侣都是聚少离多的吧,要么就是在一起也都是在纷争中逃亡中解决大boss中,都得全部解决完了才有时间在一起啊

    小十六2019/04/23 16:49:41回复
  3. 絕對親妹妹,好一對龍鳳胎

    匿名2019/05/03 19:25:45回复
  4. 这种聚少离多的相处模式挺好的啊。

    千里2019/07/09 16:27:51回复
  5. 这个3D照片……
    一刷是小甜饼
    二刷满满玻璃渣

    匿名2019/07/10 00:01:05回复
  6. 湛卢:“今天的我依旧是电灯泡呢!”

    苏沐晚2019/07/18 14:38:3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