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对联盟不爽极了

“温度这么高, 你也不说一声, 不怕把自己炸糊了吗?”陆必行连着精神网,对旁边的小机器人报修故障, “散热板松动。”

周六抹了一把脸, 经历了无数的战役与颠沛流离, 他早已经不是那个靠拳头摆平小弟的娃娃脸了,可能是严酷的军姿改变了他的站姿, 也可能是他天赋异禀, 三十多了,又蹿高了一点, 显得挺拔了不少。

他已经有三十多个小时没休息了, 脸上还带着被舒缓剂凌虐过的疲惫, 仍不依不饶地追在陆必行身边,一点学习的机会也不放过:“陆老师,这是高能粒子流渗漏引起的吗?”

“是,但渗漏不是根本问题, 检查一下你的防护罩, ”陆必行说, “看到没有,渗漏是因为防护罩的高耗能模式被禁用了——你的精神网被人入侵过吧?精神网争夺战时,人机对接端口震荡,机甲可能会产生部分功能紊乱和禁用现象,如果你感觉不对,要记得及时重置——没办法, 这个型号还是太老了。”

周六连连点头,在手腕上一板一眼地录入记笔记。

“这种小事不用记,专注你该专注的就好,”陆必行从精神网上跳了下来,这已经是他检修的第四十六架机甲,反复连接、又反复断开精神网非常耗神,他揉了揉眼,觉得自己大概也需要一针舒缓剂,“我昨天晚上写了一个机甲常见故障检修程序,已经转交工程队试错了,三轮过后没问题就可以装上——你们的物资怎么样?”

“吃的肯定够,”周六说,“营养针么,一针下去俩月不用再吃别的,现在看来消耗得不快,主要是武器,图兰卫队长现在都疯了,每场战役结束之后都要求我们上传军用记录仪,放了两台电脑在那检测,一旦发现谁失误率太高……”

周六打了个寒噤,面有菜色:“别提了,丧心病狂——能不能跟总长提一句,咱们什么时候也建一个人权保障署啊,现在都没地方投诉她。”

“我们先保障人命,保下来再提人权,”电子笔在陆必行指尖转了一圈,消散成一把光点,回到他手腕的个人终端里,“唔,导弹问题我知道,还缺什么?”

“机甲,”周六说,“我方机甲毁率远低于对方,但这么说吧,如果他们有一千架机甲,就算毁率90%,还有一百架,我们呢?可能被击落一架,毁率就上升一个百分点。还有驾驶员,就算机甲够多,驾驶员也不够。”

图兰作为前白银第九卫的卫队长,本来就是战时先锋,此时与敌军兵力悬殊,她肯定要以极高的机动性取胜。

“不瞒你说陆老师,就连我想跟上她都有困难,”周六说,“薄荷和我说过初级机甲的事,一开始我觉得这种东西太危险,现在看来……唉,什么时候能投产?”

陆必行正在思考什么,头也不抬地说:“随时。”

“啊?”周六一愣,“不是说他们都转移研究方向了吗?”

“初级机甲的设计图我小时候就画过,给他们研究,是为了哄他们自己多学点东西。”陆必行说,“我小时候不能出屋,憋在家里没事干,画过一整本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虽然大部分是幻想。不过后来也有一点东西是理论上可实现的——初级机甲只是其中之一。”

周六毛骨悚然地看着他。

“看什么,你就没有中二病时期吗?我看你现在都没中二完。”陆必行对着机甲光洁的外表面照了一下,发现自己外衣皱了,果断扒下来拿在手里拎着,“我……”

就在这时,他们所在武装基地的防空警报突然响了。

周六反应极快,一把拽住陆必行,就近钻进了一台看起来比较完整的机甲里,整个机甲站里除了个别懵了的工程师,所有人躲避、上机甲、互相掩护,全都井然有序,快速且无声。

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工程师本想尖叫,嘴都张开了,愣是没好意思开口。

下一刻,巨大的防护罩撑起,基地反导系统发出尖鸣,有敌偷袭!

陆必行一摆手,亲自接管了所在机甲的精神网,维修站里的机甲当然都是需要修的,他一边检修,一边口头给维修机器人说维修方案,同时,连上了自卫队的通讯频道,听见巡逻值班的自卫军在三秒之内就迅速做出了反应。

太快了,他想。

图兰平时开玩笑有多随和,治军就有多冷酷,裸奔都是玩闹性质,有时体罚手段已经到了严重侮辱人格尊严的地步,陆必行作为一个斯文人,其实一直是看不惯的。但不得不承认,这是有效的,所有在她手里活下来的人,都脱胎换骨过一次。

周六:“陆老师,这架机甲的防护罩受损,无法起到保护作用,我们尽快换一架!”

陆必行头也不抬:“不要紧——这种偷袭是常事吗?”

机甲里响起平平板板的机械语音:“防护罩重启——重启失败——尝试第二次重启——”

“常事,”周六说,“图兰卫队长带着我们打游击,对方跟着学,没完没了地派侦察兵,一般都是三五架小机甲一起行动,靠近也不容易察觉,跟他们比起来,反而是我们目标大。一旦某支侦查小队找到我们,上报后,就会立刻展开自杀式攻击——你明白吧?同归于尽的打法,又是侦察兵又是死士,他们根本不怕死人,也不怕损失机甲,反乌会里疯子太多了,这几天我都快神经衰弱了。”

机甲汇报:“第二次重启失败——第三次重启——”

陆必行把机甲调到检修模式,将个人终端连了上去,手指快得像闪电。

周六忍不住再次开口:“陆老师,我们还是先……”

他话音没落,高亢的能量警报响起,一发导弹穿透反导系统,直接炸在了基地中间,临时3D打印的建筑物瞬间灰飞烟灭,同时,致命的射线和粒子流扩散开。

周六的声音陡然变了调子:“陆老师!”

防护罩还没修好啊!

冲击波撞飞了机甲检修站的大门,看不见的恶魔破门而入,周六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在这时,陆必行轻轻地在手腕上一压,个人终端的虚拟屏幕缩了回去,与此同时,机甲“嗡”一声轻响,防护罩指示灯陡然亮了,与冲击波短兵相接,机身剧烈地晃动了一下。

“防护罩重启成功,运行良好。”

“陆必行!”周六一身冷汗,差点虚脱。

“检修完毕,”陆必行说,“工程师编号001作业。”

通讯频道里传来图兰的声音:“这回来的耗子有点多,二队准备支援,其他人做好随时撤离准备。”

陆必行直接在通讯频道里问:“如果是整个星系范围内搜索,我不相信他们这么快。对方的追踪效率也太高了,反乌会对跃迁的研究一直超前于联盟,我怀疑对方能定位你们经过的跃迁点,根据这个判断你们的活动区间,再派敢死队地毯式搜索。”

图兰差点被口水呛死:“陆老师,你怎么跑前线来了?将军同意了吗?总长允许了吗?老头还指望你接他的班呢,谁让你到前线来趟雷的!”

“废话,我不来看看,怎么知道下一步怎么分配那点可怜的资源?闭门开会吗?总不能让一把年纪的总长亲自来吧。”陆必行说,“卫队长,别都打完了,留一台让我解剖一下。”

图兰:“不是,你……”

她还没来得及说句完整的话,通讯频道就被干扰了——反乌会的惯用伎俩。

陆必行伸手一摸机甲的机舱壁:“宝贝,刚检修完,你能行吗?”

小机甲里没有人工智能,当然无法回答,精神网闪着萤萤的光,被陆必行推上轨道,似乎要更近距离地接触这场战役。

周六察言观色,忽然说:“陆老师,我觉得你情绪好像不太对。”

陆必行回头看了他一眼:“明显吗?”

周六摇头:“不明显,直觉。”

“准,以后赌球就找你当参谋,”小军事基地的反导系统因为小,反而比星球上的灵敏得多,炸得人工大气层一塌糊涂,扫过机甲的“微风”全是杀人不眨眼你的冲击波和粒子流,陆必行骤然将机甲提速,“我现在对联盟不爽极了,可是启明星上除了忧国忧民的老头老太太,就是下属跟晚辈,不能发脾气,也不能在他们面前发表过激言论……他妈的。”

周六:“……”

文明标杆陆老师刚才说了句什么?他揉了揉自己的耳朵,疑心自己耳朵该检修了。

高空敌人立刻捕捉到了他这架离群的小机甲,在陆必行将要脱离机甲轨道时,一炮轰了过来,陆必行骤然掉头转了一个巨大的偏角,随后猛地加速,撞进敌人阵地中。

敌人这段时间习惯了图兰狼群似的打发,完全没料到这里还有个不听指的,仓皇下,同时有三四架机甲朝他放了导弹,陆必行走位十分风骚的从两枚导弹中穿过,紧接着关闭动力,发了一记高能粒子炮,晃花了对方的眼,同时,失去动力的机甲猛地往粒子炮反方向沉,正好让过身后紧追不放的追踪导弹,两个方向的导弹炸做一团,同归于尽了。

在机甲高能警报的噪音里,周六听见陆必行略微咬着牙,低声说:“他们怎么能这么对他。”

这时,被干扰的通讯频道恢复,图兰快疯了:“陆必行!你给我回来!”

“收到,”陆必行在敌阵前转了一圈,转完之后,并不接着逞能,飞快地退回自卫军之后,将个人终端接在了军用记录仪上,快速读取着方才收集到的各种数据,“反乌会的机甲性能明显优于我方,但驾驶员素质一般,缺乏临阵变通能力——建议适当降低导弹的精度和重量级,牺牲一点武器质量,以保障供给,图兰卫队长,可接受吗?”

图兰大言不惭地说:“你就算给我块板砖,我也能正好打进他们喷气口里。”

陆必行接着说:“初级机甲的图纸和制造程序我已经修订完毕,从原有机甲生产线上,调配一点资源就够用,生产多少,我会按照机甲损毁率、新入伍人数和生产线生产力统筹安排……但也许即使这样,还是撑不到白银十卫赶到,那我建议,烧个‘防火带’出来。”

图兰:“什么意思?”

“就是阻断通道,古时候护林员为了预防森林和草原大火,通常会把一定区域的植物预先烧干净,人为制造一个没有易燃物的防火带,这样如果一个方向着火,火烧到防火带,就会因为缺少可燃物而不再蔓延。”

通讯频道里的图兰和周六异口同声:“你说跃迁点?”

如果星舰和机甲是交通工具,那么跃迁点就是路。

没有能够折叠空间的跃迁点,动辄以光年计算的星际距离是走到死也走不完的。跃迁网是大航海时代,百代人共同完成的奇迹,就是在这个基础上,人类才能不断探索空间的外延。

“对,伟大的跃迁点,从上一个旧星历时代开始,我们就像集体认知水平停滞了似的,开了近一千年的倒车,除了娱乐和与个人享受有关的事,所有科技水平都在倒退,至今还在吃大航海时代的老本。”陆必行低声说,“如果实在撑不下去,我们就分批撤走几个靠近前线的星球居民,然后引爆跃迁点,把第八星系变成一个进不去也出不来的孤岛,省得蠢病传染过来。”

通讯频道里所有人集体沉默——打仗的时候炸毁几个跃迁点不算什么,甚至都不影响跃迁网正常工作,事后再修复就行,可是陆必行说的这种炸法不同,这是要直接改变宇宙空间“地貌”。

联盟太空法令里明确规定了,这种行为视同于叛出联盟,是反人类和反社会的重罪。

“不、不是,”周六这个前走私犯结结巴巴地问,“这是……要自立门户,把第八星系变为域外吗?”

陆必行温文尔雅地反问:“有什么不可以吗?”

“早他妈该这么办了,”图兰没心没肺地大笑起来,“陆总,我就喜欢你这种平时不找事,一搞就大事的人才,今天回去要是将军找你麻烦,我来罩你!”

陆必行客气地笑了一下,没有戳穿卫队长这个膨胀的牛皮。

“卫队长,远程扫描到附近有大队人马。”

“今天星象不吉利,”图兰低声骂了一句,“注意掩护地面人员,准备撤!”

临时基地的地面人员早在空袭时就做好了撤离准备,图兰一声令下,所有能起飞的机甲有序起飞,其他人员就近进入生态舱,黏上其他机甲的捕捞网。还没有完成检修的机甲只能忍痛抛下,图兰心疼得快哭了。

她心似滴血,下手于是尤其狠,方才纠缠不休的几支机甲侦察兵小队瞬间被她冲击得七零八落。然而随后,重重的精神网压了下来,一支反乌会的超时空重甲团突然出现,前锋的小机甲兜头遭到了精神网冲击。

图兰:“操,陆老师你先……呲啦……”

通讯干扰再次袭来。

陆必行一皱眉,感觉到精神网剧烈地震颤起来——对方重甲的精神网辐射范围太大,而这台机甲实在是个老牛破车,人机对接口实在不太稳定,在被入侵的瞬间,动力系统又失灵了,而这架方才在检修的机甲没有备用动力!

紧接着,粒子炮扫了他的机尾,机甲顺着粒子炮横飞了出去,敌军立刻发现了他机甲的问题,一炮打了过来。

图兰要救已经来不及了。

千钧一发间,陆必行在人机对接口不稳的情况下,再次将行进的机甲切换到检修模式,周六差点给他跪下。

失去动力的机甲匀速直线撞向导弹,机甲里一边响着刺耳的警报声,一边精神分裂似的平静地汇报:“动力系统尝试重启——”

“嗡”一声,周六以为他们当头撞上了导弹,下意识地闭了眼。

就在这时,机甲的动力重启成功,几乎在恢复的一瞬就急剧转向,与导弹擦肩而过。

周六悬起的心从半空中砸下来:“太险……”

还没落到胸口,这惊险的操作直接导致机甲散热板烧穿,动力彻底报废了。

周六:“……”

他觉得自己需要心脏病药。

“唉,”陆必行叹了口气,“不行早说啊,这回要准备跳生态舱了。”

然而敌人不给他跳生态舱的机会,紧追不放,下一刻,机甲再次发出能量警报——正前方跃迁点有剧烈能量反应,有大规模机甲在前,他们被堵在了中间!

随后,高速下也没看清前面来了多少敌军,巨大的捕捞网就黏着大量保护性气体迎面打了上来,机甲仿重力系统失效,两人都飘了起来。

周六急忙作为备用驾驶连上精神网,准备硬抗一波精神网攻击。

陆必行诧异地想:“反乌会学会活捉了?”

失去动力的机甲像飞进蛛网的小虫,迅速陷了进去,被强行制动,下一刻,通讯频道恢复,陆必行听见图兰尖叫:“将军!”

将……军?

突然从天而降的林静恒出乎了双方的意料,反乌会方面对他的畏惧是骨子里的,没来得及动手,先自己吓破了胆,还以为自己一脚踩进了陷阱。

战势陡然天翻地覆。

与此同时,失控的小机甲被捕捞网拖入了重甲机甲站台,飘起的陆必行和周六一起掉了下来,听见湛卢熟悉的声音说:“代将军转达他的问候,陆校长,他说您艺高人胆大,以后不用开机甲了,用易拉罐糊个战车,点一根‘二踢脚’就能上天了。”

陆必行爬起来,无奈地弹了弹灰,断开精神网,从小机甲上跳下去,两台医疗舱已经等在了门口。

陆必行:“我不用……等……”

医疗舱并不理会他的拒绝,先是乖巧地绕到他身边,随后猝不及防地伸出几只医用束缚机械手偷袭,强行捆住他,把他硬塞进了医疗舱——就像当年他在小行星带对林静恒干的事一样。

周六腿一哆嗦,吓得连忙自己爬进了医疗舱:“我自己来,自己来。”

陆必行:“湛卢,我要跟他说话!”

湛卢:“他拒绝。”

陆必行吐出一口气:“好吧,那告诉他我爱他。”

湛卢沉默了一秒,随即转述道:“他说‘滚’。”

陆必行:“那替我联系图兰卫队长,让她跟将军解释。”

湛卢又沉默了一会,回答:“图兰卫队长表示嗓子哑,失声了。”

陆必行:“……”

刚才哪个王八蛋说过要罩他的!

陆必行艰难地试着在机械手里挣了一下——医用束缚,伟大的机械力量,连林静恒都能捆个一动不动,别说他了。

陆必行想了想:“湛卢,你替我问他,把我捆成这样,是想对我为所欲为吗?”

这一次,湛卢没回答,可能是又被禁言了,随后,医疗舱盖落了下来,把陆必行彻底关在了里面,一个口罩落下来,封住了他的嘴。

“将军,”“失声”的图兰在通讯频道里对林静恒说,“对方开始撤退。”

“追,”林静恒说,“全部击落为止。”

图兰:“但陆老师刚才说给他剩一架……”

她话音没落,湛卢突然打断:“先生,远程扫描到一队不明武装在靠近。”

林静恒一皱眉。

图兰立刻吩咐:“前锋暂时回撤!”

她话音刚落,一支机甲战队陡然出现在反乌会身后,乍看像一支实力雄厚的援军,还不等图兰的前锋调头,新来的不明武装势力就突然开火,在所有人意料之外,他们抄了反乌会的后路!

分享到:
赞(42)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同样的套路,笔芯用和费嘟嘟用是两个效果

    拾凉2019/02/04 01:21:33回复
  2. 。留个爪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4:18:02回复
  3. 思考了半天才知道笔芯是必行

    2019/03/11 03:45:07回复
  4. 同上

    喜新念旧2019/03/12 13:15:32回复
  5. 听了你们的解释我突然发现嘟=渡

    长逝君怀2019/04/05 22:47:49回复
    • 对,p大的昵称都好多,正常组,镇魂巍巍澜澜,大哥谦儿,小远,过门西临,谐音组,残次品笔芯,默读费嘟嘟,过门豆馅儿,职称组残次品将军,杀破狼大帅义父,默读费总,不知道为什么组,杀破狼甜心,默读费一锅费事儿,
      在此心疼山河表里的南山诸恒1分钟,顺便祝贺我们的费渡(费嘟嘟,费总,费一锅,费事儿)荣获花名最多奖【我费渡什么组都站,只有正常组是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逸远2019/07/12 11:28:57回复
      • 山河表里是真心疼,世界观太高了,看都看不懂

        若枫2019/07/13 20:38:27回复
  6. 楼上你们的反应能力真是:

    花楹2019/05/04 13:22:55回复
  7. 险中带太糖。陆必行的一句“你们凭什么这么对他”,好甜啊

    都喜欢2019/05/13 14:03:25回复
  8. 一个莫名其妙混成了攻,一个一直以为骆队是个0但没想到自己才是那个0……

    澄澄的三毒2019/06/07 13:33:38回复
  9. 天,这cp逆的

    长庚后妈2019/06/14 10:46:48回复
  10. 发现P大喜欢说“宝贝儿”,秀秀喜欢说“哥哥”

    匿名2019/07/01 14:08:09回复
    • 甜甜还喜欢食髓知味这个成语

      苏沐晚2019/07/18 11:41:3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