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他是我人生污点

一直在旁边没吭声的独眼鹰等总长他们走了以后, 才慢吞吞地开口说:“你这是让总长选, 是当出头的椽子,还是阴沟的耗子。”

林静恒不置可否地一耸肩。

“你知道他会选什么, ”独眼鹰说, “这个世界上, 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凑合混吃等死,随便活一活再随便死, 但没有人能见到光之后, 再主动退回淤泥里,你何必逼他这么紧——还有你, 陆必行, 你什么时候变成白银十卫的发言人了?”

陆必行默默地走到林静恒旁边, 虽然没有当着他爸的面动手动脚,但悄悄在桌子底下伸出一只脚,碰到了林静恒的鞋尖蹭了蹭,倒也不是想干什么, 就是想碰碰他, 这个症状特别像强迫症, 属于“林静恒强迫症”——只要看见人在那,陆必行要是不过去摸一把,就得抓心挠肝的难受:“将军,快提携我一下,给我个发言人的任命状。”

“别闹。”林静恒用脚尖轻轻地拨了他一下,又人模狗样地说, “我要是需要暂时离开第八星系,你打算怎么办?”

陆必行反问:“你不是说有我的地方,你不管走多远都会回来吗?”

独眼鹰重重地咳嗽了一声:“……二位,我是不是已经死了,自己还不知道呢?”

“怎么会,”林静恒给了他一个颇为温和的假笑,“陆兄,我相信这点起码的自知之明,你还是有的。”

独眼鹰怎么听怎么别扭,总觉得林静恒又在讽刺他,但又一时挑不出毛病来,七窍生出了一套茫然的烟。

林静恒看着老波斯猫炸了毛,才略微收敛了一些:“我启动了白银十卫的通讯备用中心,就是天使城要塞的伍尔夫元帅,按照正常情况,白银十卫会在收到消息后分头集结汇合,考虑到联盟各地目前太空航道几乎都是瘫痪状态,从他们接到消息到赶到这里,时间不会太短,相比而言,盘踞在六七星系的反乌会先到一步。”

独眼鹰是个不怎么读书的大混混,除了他的机甲买卖,其他事他十分孤陋寡闻,听得半懂不懂:“这么说你是联系了联盟元帅?靠得住吗,是不是该让爱德华总长出个面?”

“‘备用中心’的意思是,以他所在坐标为标尺,不是以他这个人为联络中心——老元帅又不是我的下属,我能命令他去帮我召集白银十卫吗?万一我召集白银十卫的时候我已经和联盟撕破了脸,把老元帅夹在中间算怎么回事?”林静恒多说两句就烦了,“陆兄,麻烦你也动动脑子,再这么下去连耗子都抓不着了。”

独眼鹰拍案而起:“你妈……”

陆必行把桌上的茶杯往他俩中间一推,撂下脸:“二位,我是不是已经死了,自己还不知道呢?”

林静恒和独眼鹰同时收回冷冷的目光,独眼鹰坐下还嘀咕了一句:“他先开始的。”

林静恒用人话稍微解释了一下:“我临走的时候,把白银第三卫的卫队长和几个骨干安排进了老元帅的私人卫队,一般来说,只要伍尔夫元帅还活着,他的私人卫队就会在他身边形影不离,白银三卫队长的坐标是公开且确定的,能在极端情况下,作为联络中心坐标点——不过伍尔夫元帅执掌联盟军务两百多年,他们要是在他的私人卫队里搞小动作,应该是瞒不过他老人家的。”

林静恒说到这,话音顿了顿,放在桌上的双手缓缓交握,手指微紧,这些日子以来,他对伍尔夫老元帅的疑虑越来越重,然而此时此刻,似乎也只能祈求一点运气,老元帅千千万万不能有问题,否则他冒险启动了备用中心,那不是要把托马斯杨他们陷在天使城?

这念头在他心里一闪而过,林静恒又飞快地把它甩了出去,事已至此,他不想让自己无谓地焦虑。

伍尔夫元帅,年过三百,联盟的开国元勋,自由宣言重要奠基人之一,乌兰学院第一任校长,整个军委里叫得出名字的,都是他的学生……这样一个人,怎么会背叛联盟?图什么呢?

林静恒想:“但愿是我的被迫害妄想症。”

然而,林静恒一祈祷,上帝他老人家就发笑。

倒霉的杨氏兄弟,现在就是被陷在了天使城要塞。

“现在这个天使城要塞,要放在古代,算是战争时期的难民营吧?都难民营了,这鬼地方到底是怎么做到地广人稀、风景优美的?附近连个住人的建筑都没有,呲……”托马斯杨试着报警,发现区域内信号被屏蔽了,一时破解不开,他刚要骂一句脏话,瞥见林静姝,又憋回去了,生硬地改口道,“……超讨厌哦,空间场也被屏蔽了。”

泊松杨:“好好说话,恶不恶心!”

两人一个试图突破对方的信息封锁,一个操控机甲车,好像同一个人长了两个脑袋四只手,配合得天衣无缝。他们的机甲车飞快地躲过错综复杂如蛛丝的激光网,试图冲出去,却又被对方两辆机甲车一左一右地堵了回来,泊松控制着机甲车惊险地上浮,险些撞上空中轨道,托马斯杨“嗷”一嗓子惨叫出来:“你近地机甲车的驾照是不是买的!”

“对啊,”泊松挖苦道,“还是买一送一,那赠品不是给你了吗?”

“美人,我给您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泊松杨先生不单是白银第三卫的高级技术人员,他还是‘模仿林将军大赛’冠军,蝉联三届了。”托马斯杨一边贫嘴,一边也不耽误手里的事,他一把拉开激光枪瞄准器,激光横扫出去,一架对他们穷追不舍的机甲车急于躲闪,正好撞在了高空轨道上,这一下撞得当当正正,机甲车当场掉了下来,轨道从中间开裂,竟变了形——然而这平时有人往车窗外倒杯水都会报警的轨道却仿佛死了一样,此时整个开裂,它却无声无息!

托马斯杨骂了一句:“见他的龅牙鬼,连轨道的保修也一起做掉了——这小子所有的业余时间都在对着镜子背诵将军语录,我亲眼见证。”

话音没落,泊松猛地制动,近地机甲车陡然下沉,与一辆从暗处冲出来的追兵擦肩而过。

托马斯杨连开两枪,第一枪是激光,精准地打中了对方机甲车底部的安全能源阀门,高温高能将那阀门表面烫得凹了进去,紧接着他打出一枪爆破,爆破弹牢牢地粘附在上面,两辆机甲车闪电似的错开,一秒钟就已经拉开老远。

随即,爆破弹“轰”一声炸毁了那追兵机甲车的能源核,引起了更剧烈的反应,空中炸开了一个火球。

这一次,动静终于够大了,一道遥远的激光探照灯打了过来,方才死寂的空中行车道后知后觉地启动自动检修。

天使城要塞的内部安全监控系统很快就会发现这块被屏蔽的地方,追杀他们的几架近地机甲车见势不妙,反应很快,立刻打开空间场跑了,转瞬消失不见。

泊松杨呼出口气,总算有时间反唇相讥:“你见证?你把脑袋插马桶里充智商的时候见证的吧?对不起林小姐,今天来得匆忙,我们缺人手,只能把我弟牵出来现眼,污染您视听了。”

托马斯杨抗议:“我是你哥!”

林静姝——也许是太端庄了,以至于任何时候她都严格注意自己的仪态,也许是她这个人本身有点问题,天生不知道什么叫“恐惧”。

总之,她方才经历了一场险象环生的绑架和刺杀,裙子上还沾着自己护卫的血,但此时坐在机甲车里,脸上却既不见惊慌、也不见难过,仿佛是刚坐在那喝了一顿下午茶,目光好奇且略带艳羡:“你们是双胞胎吗?感情真好。”

托马斯杨转头做干呕状,泊松杨冷笑,接着,两人几乎异口同声道:“他是我人生污点。”

林静姝低头笑出了声,然后她问:“那现在,我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吗?”

“长话短说,”泊松杨正色下来,“您的兄长林静恒将军还活着,这个消息不久前在星际海盗面前暴露了,由于联盟通讯网崩溃,他通过我们召唤了白银十卫,但当我们接到命令,试图放出远程信号联络同伴的时候,远程信号突然中断,天使城要塞周围一圈跃迁网的信号全部被干扰了。”

托马斯杨无缝对接道:“也就是说,天使城要塞内部,有人和海盗勾结,事先知道了这件事,在阻挡我们联络白银十卫。”

“如果幕后黑手真在天使城,您作为林将军唯一在世的血亲,现在处境就很危险了,对方很可能会想绑架您来胁迫将军,”泊松杨说,“我们商量了一下,迅速赶过来,果然碰上了这帮孙子,幸好赶上了。”

林静姝抬手按住嘴角,好像被这巨大的信息量震撼了似的。

“这些事跟治安队的讲起来会很麻烦,我们最好也尽快撤离,”泊松杨说,“对方的空间场屏蔽已经失效,您有没有相对安全的地点可以暂时落脚?”

林静姝想了想:“去我家吧,后院有私人机甲收发通道,离开大气层后可以直接进入加密跃迁点,直达伊甸园试验基地。”

杨氏兄弟对视了一眼——伊甸园试验基地这个特殊的直达通道,应该是在林静姝那次巡视基地被伏击流产之后才建的。

托马斯杨小心翼翼地说:“唔……不好意思,那事我们听了也非常难过,都还没敢告诉将军。”

“谢谢,”林静姝的嘴角似笑非笑地一动,自然地岔开了话题,“我哥好吗?”

“气色不错,”托马斯杨说,“看着不像是马上就要被八大星系合力追杀的,而且他居然和八星系的新政府混在了一起。您知道,‘混在一起’这个词对他来说就挺不可思议的。”

林静姝笑了起来,她真笑的时候,眼睛会往上弯,碎光潋滟,露出尖尖的眼角和尖尖的下巴,整个人包在被血溅过的长裙里,却竟好像被春风拂过似的。

“哎,不行,”托马斯杨一捂眼,“看多了您,我可没法在凡尘里活下去了。”

“马屁精。”泊松杨说,“我们准备穿空间场,林小姐,不舒服随时告诉我。”

机甲车尖鸣一声,冲林静姝喷出了大量保护性气体,载着他们直接穿到了格登家的后院,随即,又用那里的私人机甲,飞出天使城要塞的大气层。

林静姝的通行证畅通无阻,他们在半个小时之内就直达了伊甸园试验基地。

林静姝乍一看和他哥有点像,然而真正相处起来,又觉得他俩实在不像一个妈生的。

她的话也不算多,但很会聊天,偶尔插一句,总是很随和又恰如其分的,让别人替她把大部分的话都说了,还有种跟她聊天很愉快的错觉。和她相处起来非常舒服,穿空间场的时候,看得出她很难受,但也不娇气,仍是客客气气地说不要紧,还问了不少林静恒在白银要塞的故事。

托马斯杨这个人,很有点男版图兰的意思,也是见了好看的异性就找不着北,一时脑热,问什么说什么,把林将军在白银要塞那点日常琐事卖了个底掉……也不知道是谁每天对着镜子背“将军语录”。

就在三卫队长飘飘然,感觉自己要多一个梦中情人的时候,他们抵达了伊甸园试验基地。

机甲对接通道层层打开,对接门上闪着冷冷的光,旁边有个装饰性的伊甸园大牌子,从上往下看,整个基地建筑整齐而干净,大大小小的车辆在研究楼中间奔波,忙碌而有序的样子。

这基地乍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然而白银三虽然大部分时间属于后勤部门,毕竟也是职业军人。托马斯杨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扫过通道对接门上的伊甸园标志牌——那牌子挡住了什么,以他常年和机甲打交道的经验,应该恰好是个导弹发射口的大小。

随着机甲进入试验基地的机甲收发站,某种让人后脊梁骨发寒的第六感被惊醒了,越是深入,感觉就越是强烈,整个伊甸园试验基地周围像是笼罩着一层诡异的气场。杨氏兄弟不动声色地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疑虑。

几个研究员模样的人早似乎是得到了林静姝要来的消息,早已经等在了机甲收发站门口,恭恭敬敬地引着他们往里走,除了一句“林小姐”之外,没有人再说多余的话,没人问一句她身边为什么会跟着两个陌生人,甚至连眼神都不往他们俩身上走,完全当他们不存在一样。

托马斯杨瞥了泊松杨一眼,用眼神问他:这是真人吗?

泊松杨看着林静姝的背影,皱着眉摇摇头:他们都不抬头正眼看她。

按理说,伊甸园试验基地的保密等级极高,如果不是他们走特殊通道,外面还应该有重兵把守才对,会理所当然地不盘问陌生人的消息吗?只因为他们跟着林静姝?

可……林静姝不只是格登家对外的傀儡代言人吗?

双胞胎无声地互相交流。

泊松杨皱眉:“她第一次听说将军还活着的时候,反应也不太正常,太冷静了。”

托马斯杨:“对,连难以置信的过程都没有,直接就接受了,好像早知道一样。”

泊松杨悄悄地捏起手指,做了个特殊的手势:“还有她遭遇绑架时,身边的护卫也很奇怪。”

护卫和保镖大多是领薪水为雇主提供服务的,能尽忠职守已经很不容易了,而那两个护卫当时的反应像死士一样,毫不犹豫地为她而死,忠诚得简直反人性。

能在第一时间,毫不犹豫舍己救人的现象不是不存在,但这样的人,要么是真英雄,要么是对被保护者感情极深。

可是英雄之所以为英雄,就是因为罕见,林小姐神通广大,命中率百分之百吗?而如果说护卫舍命保护她,是出于私人感情,林静姝的反应又不太像……她谈笑如常,好像不是死了两个人,而是报废了两个类人的人工智能。

“这里所有设备与通讯都是自己单独的,不受天使城要塞的管辖,”林静姝说,“周围的跃迁点全部经过加密,你们可以用这里构建远程,不会被拦截。”

托马斯杨暗暗在泊松手肘上拍了一下,冲他很小幅度地一摇头:毕竟是将军的亲妹妹。

随即他若无其事地问林静姝:“远程通讯一旦建立,发出端很容易被人扫描定位,这不会给您惹麻烦吗?”

林静姝抿嘴一笑:“不要紧。”

泊松杨试探着说:“也对,远程信号发出后,我们会立刻和白银第三卫其他人汇合,去第八星系,林小姐,您看看长途旅行,您是否需要准备什么?”

林静姝一愣,随即说:“两位特意来救我,帮了我一个好大的忙,有什么我能帮你们和我哥做的,请尽管说,不过我在管委会还是很安全的,下次出门一定记得多带一点护卫。”

“您……不打算跟我们走?”

“我的家还在这,不能说走就走啊,”林静姝笑容可掬地说,“这边请,基地的通讯联络中心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到时候别忘了替我向我哥问好,请他多保重,将来有机会,或许我也能去第八星系看一看……长这么大还没离开过第一星系呢,真是的。”

分享到:
赞(18)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我没忍住跳着看了……看到静姝想到以后的……汪叽一下就哭了,心口疼啊

    沈韵2018/10/30 21:46:32回复
    • 汪叽???不好意思啊,ky了

      顾长离2019/04/13 01:47:10回复
  2. 这个妹子很诡异啊 心情复杂

    2018/12/01 14:03:16回复
  3. 一切都朝着神奇的方向发展

    拾凉2019/02/04 00:55:58回复
  4. 一楼剧透危险!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3:53:40回复
  5. 我已经看不透林这个诡异的妹妹在想什么了……她到底要干嘛?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24 12:15:23回复
  6. 正常,总会对上的

    长逝君怀2019/04/05 22:25:0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