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让我朝生暮死,我都是乐意

郭长城回到家以后先昏天黑地地大睡了一觉, 然后起来把自己弄得像个人样了,这才收拾收拾, 买了礼品后, 去挨户走亲戚,首先就到了他二舅家——他得先遵照领导的嘱托,把红包送出去,郭长城这人有个毛病, 他身上有“别人的东西”就受不了……哪怕明知道长辈转手就会把红包便宜他。

进屋叫了人, 第一件事,郭长城就是把红包拿了出来, 用述职报告一样严肃正经的口气, 一字不差地复述:“二舅,我们领导说过节了, 给舅妈和姐姐添几件新衣服。”

郭长城的姐也是个光会花不会赚的败家子, 导致他二舅有生之年头一次见到回头钱, 受宠若惊之余略惊诧, 愣了愣才接过来, 有些诧异地打开看了一眼, 又递回给郭长城:“哟嗬, 还不少, 你拿着当零花买点东西去吧——奇怪了, 你们老杨不是个著名的铁公鸡么, 今年怎么想起发红包了。”

郭长城莫名其妙:“谁是老杨?”

郭长城的二舅一边站起来接饺子盘,一边随口说:“你们户籍科的头不是姓杨吗?仨字, 叫杨什么来着?”

郭长城:“我们领导姓赵。”

他二舅听了,也没往心里去,一边分筷子,一边接着说:“爱姓什么姓什么吧,反正我以前听谁说过那人挺抠门的,出门吃饭走哪到哪打包,不过人上有老下有小,养家糊口也实属正常,人家对你好,你也好好工作,按说你也不小了,赚点工资别都花了,多少攒点,得知道过日子……”

郭长城越听越晕,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句嘴,“二舅,我们领导还没结婚呢。”

“怎么能没结婚呢?人家闺女都快上大学了,我上个月还跟人说他不容易,让人多关照一下呢。”郭长城的二舅终于觉得有点不对劲,“等等,红包谁给你的?”

郭长城说:“我们赵处。”

“赵处?哪个赵处?”

郭长城:“……不是特别调查处的赵处吗?”

“特别调查处?光明路的那个?姓赵?赵云澜?”他二舅一口气问了一串问题,然后和郭长城大眼瞪小眼片刻,一口叼起一个饺子,心不在焉地塞进嘴里,嚼了两下,还是觉得这事奇怪到不可思议,于是蠕动着腮帮子说,“那不是扯淡呢吗,我哪有往他们那塞人的本事?”

“什么本事?”二舅妈也坐了下来,“你不是在户籍科吗?”

郭长城老老实实地交待说:“我现在在特别调查处刑侦科工作。”

“什么玩意?刑侦?”二舅妈从小看着他长大,知道这个倒霉孩子是个什么货色,立刻变得忧心忡忡,“你看你舅办得这是什么事,咱们家的孩子怎么能进刑侦科呢?又危险又不稳当,碰上要命的案子……哎呀,你们都负责什么类型的事?”

郭长城刚张了张嘴,二舅就用筷子敲了敲碗边:“别瞎问,特别调查处内部的事都是机密,你别勾搭孩子犯错误——其实你舅妈就是问你,那工作危险不危险,平时累不累?要不我再帮你活动一下,咱们宁可少挣一点钱,还是找个稳当点的岗位吧。”

直到这时,有点迟钝的郭长城才反应过来——敢情他一开始被调到特别调查处原来就是个错误,他就知道,凭借自己这种超人低下的智商和情商,但凡家里人还有一点自知之明,就不会把他往那么拉风的工作岗位上调。

……当然,此时郭长城已经忘了,他是怎么在第一天报道的时候,就被阿飘同事吓晕过去的事了。

郭长城因为和别人相处不易,好不容易觉得自己才有一点融入了光明路4号的氛围,几乎立刻就生出了浓重的依恋之情,特别是对一直把他当新人带的楚恕之他们。

而赵云澜,在他心里基本已经等同于半个爹了……尽管“半爹”在没有通知一声的情况下,就给他找了个男后娘。

可是架不住“后娘”性情温和好说话,郭长城听出了他二舅的意思,立刻百分之百、坚定不移地说:“我不想走。”

郭长城这人从来都是十分的随波逐流,无论在做什么决策的时候,基本可以当他不存在,反正他是不会有任何意见的,突然这么立场鲜明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二舅和二舅妈适应不良,一时都愣住了。

过了好一会,二舅妈才问:“那边……真有那么好吗?”

郭长城用力点点头。

“你想在那干?”二舅还是不放心,又问,“真不危险?”

郭长城为了留下来,违心地一口咬定:“一点也不危险。”

“那行吧,”二舅想了想,觉得毕竟是这么大个小伙子,尽管多年来一直烂泥糊不上墙,但好不容易萌生了一点事业心,也不宜过分打击,于是有些迟疑地答应了,“那你回头把你们领导的电话给我,改天我约赵云澜出来吃顿饭,人家比你大不了几岁,你跟人多学着点。”

赵云澜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他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就像是被人打了个洞那么疼,好像一觉醒过来没怎么得到休息,反而更累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乱梦一直不连贯,却总是来回围绕着他刺瞎神龙双眼、撞倒不周山的那几件事,来来回回,逡巡不去。

赵云澜的手在床头柜上胡乱摸了几把,随后手机被人轻轻地塞进了他手里,他接起电话的时候,眼睛都还没睁开,一听明白对方是谁,立刻下意识地进入了状态,寒暄了一大堆废话之后,赵云澜又尽他所能,既不显得很夸张,又艰难地挑出了几个郭长城同学的优点,不着痕迹地捧了一下领导的臭脚,进而双方在十分和谐、互拍马屁的话题气氛里,约了顿饭。

赵云澜挂上电话,又一头扎进了枕头里,哼哼唧唧地说:“我头疼。”

沈巍立刻放下手里正在做的事,走过来抱起他,在他额头上摸了半天:“好像有点热,为什么会突然发烧?”

赵云澜有气无力地把头靠在他肩膀上,咬牙切齿地说:“你说呢?去给我拿消炎药和退烧药,你这个蒙古大夫。”

沈巍怀着十万分的愧疚,默默地照做了。

赵云澜一口把一堆小药片咽了下去,然后撸起身上不知什么时候让沈巍给穿上的睡衣的袖子,猛地一扑,把沈巍按在了床上,面部表情十分狰狞地问:“大爷,小的昨天晚上伺候得你爽了没?”

沈巍见他晃晃悠悠,忙伸手扶住他的腰,又拢好他蹭开的衣襟:“别乱掀被子,热气都散了,感冒。”

“这你别管。”赵云澜一只手按着他的肩膀,一只手捏住他的领子,阴森森地说,“既然大爷觉得爽了,是不是也该给点小费?”

沈巍任他压着,抬眼看着他,这在赵云澜看来,简直是在邀请自己蹂·躏他,于是他恶向胆边生,骑在沈巍身上去扒他的衣服:“今天不办了你,明天我就跟你姓……嘶我操!”

沈巍忙伸手圈在他身后:“怎么了?”

“疼……疼疼疼,腿抽筋了。”

沈巍:“……”

赵云澜大概是本来就有点缺钙,外加头天晚上被折腾得有点狠,抽筋也抽得十分彻底——大腿抽完换小腿,末了又转移到了脚上,沈巍只好在他一阵不爽的咒骂声里硬掰直了他的腿,一点一点地把他的腿筋捋顺。

赵云澜开始疼得呲牙咧嘴直啃被角,过了一会也就平静下来了,沈巍瞥见他睡衣下影影绰绰露出来的一身青紫,又过意不去地坐在一边,轻轻地按摩起他躺得有些发僵的肌肉,赵云澜就不闹了,老老实实地趴在床上享受,目光侧到一边,落到床头柜上的手机上,过了一会,忽然说:“郭长城他二舅是今年年初刚刚空降下来的,我还没深接触过,但是听说那老头别的本事没有,出了名的会做人。”

沈巍轻轻地应了一声。

“他外甥拿着他的一纸调令,在我手下工作了半年多,他却一次也没联系过我,到现在才打电话约我出去吃饭,你觉得正常吗?”

沈巍不知道他们这些乱七八糟的潜规则,于是问:“怎么?”

“我怀疑老头也是才弄明白郭长城被弄到了特别调查处,这里面……”赵云澜顿了顿,没再往下说,侧头看了沈巍一眼,飞快地转移了话题,“真的是我弄塌了天路不周吗?”

沈巍愣了一下才说:“传说不周山是水神共工撞塌的。”

“嗯。”赵云澜垂下眼皮——如果鬼族是不周山倒下后方才被放出来的,那究竟是谁弄到了不周山的事,沈巍大概也并不那么清楚。

沈巍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问:“你在大神木里,到底……”

“大神木给我看了五千年前的东西。”赵云澜趴在枕头上,转过头来,“我看见,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从大石头上摔进了水里,我当时就想,一定是我帅得金光闪闪的,一下就闪瞎了你的眼,震惊得你掉水沟里的……啊!”

沈巍正好掐在他腰上的手不由自主地重了一下。

赵云澜:“老、老腰……你要谋杀亲夫吗?”

沈巍给他揉了揉,沉默一会,大概是已经做过了最亲密的事,他竟然意外地坦然承认了:“我确实是第一眼见到你,就三魂去了七魄,从此再也忘不了了。”

赵云澜得意又猥琐地笑:“嘿嘿嘿,哎,沈教授,把你那碍眼的玻璃片摘了,变个长发给老公看看。”

沈巍顺从地摘下眼镜,恢复本来的模样,漆黑的长发瞬间铺了满床。

大概有时候,那些愚蠢的男人总有些无可名状的长发情节,反正赵云澜是觉得自己的萌点一瞬间就被对方正中红心,呆呆地看了沈巍半天,然后伸出咸猪手,小心翼翼地在沈巍的头发上摸了一把,捧着心喃喃地说:“大、大大大美人,洒家觉得这辈子值了。”

沈巍用手指松着他的肩膀,赵云澜渐渐敛去脸上傻得冒泡的表情,沉默地思量了片刻,又微微地皱起了眉,继续说:“但是我想,我从小跟大庆那只死胖子一起长大,如果它有一天对不起我,吃里扒外地和小母猫私奔跑了,我最多以后不认它,也是不会把它怎么样的。”

沈巍眨眨眼睛,没弄明白话题怎么跳到了猫私奔这里。

“如果我真的受蚩尤的托付,照顾他的后裔,眼看着一代代龙族,从一条小长虫,长成鹏程九万里的神龙,我是宁可把自己的手戳个窟窿,也不忍心去刺瞎神龙的眼睛、让它触柱而亡的。”赵云澜的话音顿了顿,忽然斩钉截铁地说,“神龙的眼睛绝对不是我干的,不周山也绝不可能是我设计弄塌的。”

“判官大言不惭地来忽悠我,基本没一句实话,我在山上忽悠他们,基本也靠连猜再蒙,你说我在大神木里看见的,是几分真几分假?是谁让我看见的?”赵云澜用手指勾着沈巍的发梢,嘴角带着一点笑容,眼神却冷了下来,过了一会,他轻轻地说,“哎,宝贝,再给我说说,我在邓林遇见你之后的事。”

沈巍轻轻地笑了一下,低声说:“没什么,那时我什么也不懂,你对我很好,带我访遍名山大川,走走停停。可惜女娲还没有把天补好,你总是说,漫天淫雨,连大好山河也不好看了,我却觉得没什么,那是我一辈子看过得最好的风景。”

“漫天淫雨,连大好河山也不好看了”,怎么看怎么像一句随口抱怨,赵云澜皱了皱眉,认为如果他自己真的剑走偏锋,打算把天地掀翻,那是绝对不会有心情带着个来历不明的小美人游山玩水的。

“后来是我升了你的神格。”赵云澜说。

沈巍笑了一下:“你不要一直介怀,我这样的人,本来就是不容于天地的,你为了保住我,让我从大不敬之地脱胎出来,并不是陷我于不义,我是感激你的。”

沈巍说着,俯身在赵云澜的鬓角上轻轻亲吻了一下,握住他的手,低低地说:“与你在一起的日子,让我朝生暮死,我都是乐意的。”

“呸,胡说。”赵云澜打断他,“女娲补天之后,我用四圣封了四道天柱,就是那时候丢下你……死的吗?”

沈巍的手僵了一下,紧紧地搂住赵云澜。

“为什么……”赵云澜自语似的低声说,“最后还是为了女娲吗?”

一抹不虞之色飞快地掠过沈巍的脸,让他一瞬间看起来有点阴沉,不巧,正被赵云澜看见了,这二货立刻丢开方才想的,用手指勾了勾沈巍的下巴:“别不高兴嘛,我就是随口一问,我眼里你比女娲美貌多了,来,小美人,跟老公说说,你当年是怎么用幼美颜勾引我的?”

沈巍拉过被子往他身上一盖,不大自在地瞪了他一眼,似乎是想义正言辞地斥责一下他满嘴跑火车这件事,然而目光落到赵云澜还带着暧昧痕迹的锁骨上,又不知想起了什么,目光一转,耳根红了,张了张嘴,最后讷讷地憋出一句:“……我下楼一趟。”

说完,他就火速站了起来,拿起桌上的送洗凭条跑去取衣服了。

赵云澜按了按自己依然酸软的腰,感觉万般滋味无法言喻。

过了一会,他爬起来把自己洗漱干净,从微波炉里端了一盘沈巍热好的食物,一边吃一边摸出电话:“喂爸,明天有空没有,我带沈巍过去看看你们。”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什么欢喜,脸色冷得仿佛要掉出冰碴来。

分享到:
赞(431)

评论70

  • 您的称呼
  1. 赵云澜,你跟女娲到底什么关系啊(๑•́ωก̀๑)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2018/07/29 19:03:20回复
    • !!你的ID

      麒麟2018/12/23 11:18:35回复
  2. Σ>―(〃°ω°〃)♡→

    匿名2018/08/01 16:18:17回复
  3. 赵云澜在大神木中看到的到底那部分是真?哪部分是假?有点蒙……

    匿名2018/08/01 23:52:37回复
    • 几乎都是假的

      匿名2019/01/23 13:34:01回复
    • 不周山到,伏羲大封破,不是直接昆仑弄得,但他知道,默许了。女娲看明白了人的命运,昆仑不甘心天意弄人,神农才是直接执行人,三个大神直接,间接的都参与了。小鬼王最无辜。。。

      匿名2019/04/01 17:05:44回复
  4. 女娲……半人半蛇呀……这……嘿,不就是祝红嘛!前代的爱恨情仇现在还有着呢!

    呦嘿~2018/08/04 17:02:20回复
    • 哎呦呵。。。。还真是

      匿名2018/08/09 16:55:53回复
    • 这脑洞 我服。。。。。

      居老师2018/08/12 07:34:29回复
    • 我的第一反应也是这个怎么办?

      假如仓鼠统治了世界2018/11/20 22:18:06回复
    • 女娲好像是他妈妈

      匿名2019/01/04 22:06:25回复
  5. 女娲不是看着昆仑长大的吗?

    匿名2018/08/06 16:30:03回复
  6. 不不不,女娲和伏羲是一对,后面有说的

    2018/08/13 16:57:50回复
    • 《春秋世谱》中,伏羲和女娲是华胥的孩子。所以他俩是兄妹吧?

      2019/01/06 18:55:38回复
      • 参考远古部落内婚制,这真没什么的,日本至明治维新皇族还时兴内婚制。近亲结婚最大问题就是缺陷遗传到位率极高。。。

        匿名2019/04/01 17:08:30回复
  7. 我有点懵逼

    匿名2018/08/19 11:07:51回复
  8. 我确实是第一眼见到你,就三魂去了七魄,从此再也忘不了了。这句话好苏啊,你们不觉得吗

    白居过隙,巍澜可期2018/08/24 21:17:42回复
    • 好甜

      匿名2018/11/13 18:20:46回复
  9. 自古评论出人才

    匿名2018/08/25 23:59:59回复
    • 如果放在古时候,哪有李白和杜甫

      一位害怕哥哥生气自己又偷偷找嫂子玩而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可爱2018/09/01 21:33:38回复
      • 小可爱看见你好多次啦!

        匿名2018/09/16 22:06:42回复
      • 你这个名字,是说面面吗

        居老师的毛猴2018/09/22 21:04:28回复
  10. 那个名字最后是小可爱的。。。我看到好多条信息了。。。

    巍澜x居北2018/09/15 21:04:19回复
  11. 澜澜好皮啊哈哈哈我全程姨母笑

    巍巍一笑2018/09/16 22:07:58回复
  12. 巍什么……嘶——你个禽兽啊也不懂得温柔点

    巍什么赵处的腰总是那么澜受2018/09/18 01:02:10回复
  13. 大,大大大美人,洒家觉得这辈子值了

    玫瑰花的刺2018/09/19 13:51:56回复
  14. 你们别说,北老师是真的笑出了得意和猥琐

    匿名2018/09/23 19:14:23回复
  15. 这个男后娘,我也想要

    镇魂女孩2018/09/24 11:55:04回复
  16. 哈哈,真是

    匿名2018/09/24 14:32:38回复
  17. 这个铺满床的长发哟~~要是能给居老师做一个造型就好了

    喵子2018/09/26 14:39:43回复
    • 同想看

      匿名2019/02/01 18:29:04回复
  18. 今天不办了你,明天我就跟你姓!

    匿名2018/10/03 00:04:15回复
    • 沈云澜吗?!(ಡωಡ) (ಡωಡ)

      匿名2018/10/04 21:41:15回复
  19. 我看上你了

    一位超喜欢一位害怕哥哥生气又偷偷找嫂子玩而不愿透漏姓名的小可爱的小哥哥2018/10/06 17:15:59回复
  20. 越看越觉得居老师真得是沈巍本巍,白叔也真是赵云澜本澜。颜值性格形象与小说完美契合,无缝焊接。果然是神仙选角,跪了!

    匿名2018/10/16 10:12:17回复
  21. 其实哈,p大填的坑,任何关于昆仑女娲神农balabala的…都没看懂。。。

    匿名2018/11/15 21:35:09回复
    • +1,本来就对神话什么的没什么了解,现在看的更是一脸懵

      ~2018/11/23 22:51:29回复
    • 确实,镇魂第一刷,自认有点历史文学功底,不过对于这段前因后果的描写真的没看懂啊。

      匿名2019/01/03 14:53:11回复
  22. 赵云澜真是棒棒的,成功反攻为受

    匿名2018/11/19 08:38:55回复
    • 哈哈哈哈

      匿名2018/11/20 11:51:52回复
    • 反攻为受可还行hhh

      匿名2018/12/09 16:10:26回复
  23. 后娘

    匿名2018/11/19 15:04:52回复
  24. 大爷,小的昨天晚上伺候得你爽了没?赵云澜,你要笑死我么

    匿名2018/11/19 15:12:45回复
  25. 长发计算:铺满一床,据普通单人床来算,有1.5米宽,1.8米长,加上上半身,约有2.7米长,加上零碎有三米左右,发量多一点的,大约和初音未来差不多。初音未来头发大概2.4米左右,有人算出在七斤左右,代入计算,3米的头发约在8斤左右,但鉴于初音的头发可能是染的,需再减掉一点,大约7.6~7.8斤左右。只是单人床,如果再大点,有八九斤了。可能会有半斤的误差,想想这些头发这么重就觉得可怕了。

    匿名2018/11/22 21:55:52回复
    • 应该是的

      匿名2018/11/22 21:56:18回复
  26. 女娲都快相当于昆仑的麻麻了,大庆不就是女娲随手给昆仑当玩具的么

    匿名2018/12/13 10:01:58回复
  27. 神农药钵要出场了 期待

    匿名2018/12/16 08:43:03回复
  28. 最后一句为什么啊……
    (下一章的名字真的很亮)

    我已经看到好多关键字而内心无法平静2018/12/23 20:17:36回复
    • 因为知道赵父不是本人吧

      匿名2019/01/04 02:24:12回复
  29. 觉得郭长城和楚恕之是一对

    匿名2018/12/30 15:28:24回复
  30. 要是剧版里有居老师摘掉眼镜变出铺满床的长发就好了。

    匿名2019/01/08 08:14:53回复
  31. 上古神话里,女娲和伏羲就是既是兄妹,又是夫妻,没毛病……郭沫若先生考证过。
    不同民族的不同传说里,不约而同地都有兄妹在人类大灭绝之后幸存,天意让他们做夫妻,他们最终结为夫妻的神话。

    匿名2019/01/10 02:13:27回复
  32. 赵处,你好骚啊。

    洪世贤2019/01/14 13:43:53回复
    • 下一章的标题,好……(不言而喻

      匿名2019/01/28 09:21:13回复
  33. 赵云澜唯一一次反攻的机会拜在抽筋下了

    匿名2019/01/15 23:34:05回复
  34. 为什么会发烧,一脸懵逼

    匿名2019/01/16 13:05:52回复
    • 你可以当次受然后就知道了吧。

      沈云澜。2019/02/10 21:14:08回复
  35. 沈云澜哈哈哈

    小仙2019/01/23 11:04:59回复
  36. 想起花絮里小澜孩揪面面长发的片段了

    匿名2019/02/01 23:20:44回复
  37. 叫老公

    匿名2019/02/06 22:00:00回复
  38. 下一章的标题很生猛

    可耐的小澜孩2019/02/15 15:12:07回复
  39. 他爸是神农转世吗。。。

    匿名2019/02/21 23:29:01回复
  40. 反攻立马腿抽筋,真是注定了在下

    匿名2019/02/22 23:54:29回复
  41. 半爹和男后娘,哈哈哈,太可爱了

    愿祈丰年2019/02/28 21:47:40回复
  42. 这里不算伏笔吧 应是暗线一条 和小锅巴的身份、如何到特调处相连 也是环环紧扣了

    匿名2019/03/19 04:11:00回复
  43. “今天不办了你,明天我就跟你姓……嘶我操”“疼……疼疼疼,腿抽筋了。”
    沈巍:“……”
    于是,恭迎斩魂使夫人沈云澜

    甚嚣尘上2019/03/23 18:35:33回复
  44. 唉,心疼赵云澜,好不容易有次反攻的机会腿还抽筋了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4/11 21:42:34回复
  45. 铺满了床的漆黑长发…………沈巍啊沈巍,让人抓狂啊!虽然我是女的……………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4/12 18:52:48回复
  46. 拿着小鬼王的长发去想象

    祝红2019/04/14 14:16:58回复
  47. 有人组团去偷沈大美人的么。。加我一个!

    好想知道长发的沈大美人有多美。。。2019/04/14 15:17:2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