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你也太歹毒了

怀特被厚重的防护服压得直不起腰来, 只能看地——他所在的地方, 恰好是一颗导弹落下的位置,地面凹陷出一个坑, 冲击波将周遭一切建筑扫成了渣, 从这里要走出十几公里, 才能看见人类尸体的残骸。

幸存的居民只能转移,红霞星和白鹭、凯莱与北京β一样, 几十年之内, 土壤里不会再开花了。

“老师,”怀特抬头问陆必行, “要怎么复活遭受核导轰炸的星球?有技术吗?”

“有, 像改造宜居行星一样, ”陆必行回答,“不是所有行星都像地球母星一样得天独厚,现在每一颗宜居的行星,都是经过人工改造的, 这个改造过程非常漫长, 一套完整的生态系统中, 各种因素互相影响,很微妙,需要一代代人在星球上玩平衡术,不断互相妥协、互相修正。

“老师,那我们换一个题目吧,我不想再研究机甲了。”

“星球复活的题目有点大, ”陆必行说,“可能要上百年。”

“那反导系统呢?”薄荷问,“陆总,我们来改进反导系统吧!”

“反导系统需要大量的财力投入军工生产,我们的军工产业不完备,”陆必行说,“没有物质基础。”

“我们能不能改进防护罩强度?”

“能,”陆必行说,“但防护罩每单位、每提高一个能量级,都需要数十年之久,无法计数的物资投入,你们做好延期毕业的准备了吗?”

“陆总,”黄静姝静静地问,“那要是我们继续初级机甲这个课题呢?”

陆必行回答:“再有一个学期,完善一下细枝末节,就可以申请专利投产了。”

这就是新星历时代的诡吊之处,创造与保护步履维艰,用尽全力才能迈一小步,而在这期间,武器的杀伤性已经呈跃迁式发展了。

就像永远推着巨石的西西弗斯。

“老师,”斗鸡茫然地问,“这么长时间,我们都做了些什么呢?现在这里和北京β有什么区别吗?”

勘测放射性物质残留的机器人们顺着凹凸不平的小路走过来,陆必行带着学生们从导弹坑边隆起的小路上走过,沉默地走进机甲重三隔离间,隔离间对每个人进行全身扫描,细致地除掉每个人身上沾的泥土和其他有害物,特殊的白雾四下蒸腾,陆必行隔离服背后的编号模糊不清。

“我们……我们曾经在红霞星上,建立过初步的社会劳动保障和配给制度,完成了人口普查。” 他说。

斗鸡:“所以呢?”

“所以我们现在有死难者名单。”

“消毒”完毕,陆必行他们走进一个小通道,身上的隔离服自动脱落。

无处不在的湛卢跟他们挨个打招呼,因为十分礼貌,等他语速均匀地叫完每个人的敬称,不到三十米的过道,大家已经走到头了。

湛卢这才说:“陆校长,也许您应该去会议室,总长和先生在那等您。”

陆必行冲学生们一摆手,示意他们解散,随后推开旁边的直达门,转向会议室的方向。

“小黄,走了!”

黄静姝却在原地迟疑片刻,抬头看向过道监控:“湛卢,你那里有联盟白银要塞的防御系统和反导系统资料吗?”

“有的,黄小姐。”湛卢耐心地回答,“白银要塞的防御系统是联盟顶尖水平。”

黄静姝踟蹰着,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吞吞吐吐了一会,她问:“那……你能问问林将军,有没有我们能借阅的部分?”

其他三个人都站住了,一起等着湛卢的回答。

“学术资料和技术问题都未经加密,先生设置了特别权限,陆校长和诸位可以随时取阅。”湛卢说,“但相关内容非常庞杂,与陆老师先前的教学方向不一致,需要我为您做出系统性整理吗?”

黄静姝有些惊讶地看着监控方向:“你怎么连我们学什么都知道?”

“抱歉,这就是加密文件了。”湛卢顿了顿,“我会在十分钟后把整理过的资料发到各位的个人终端上,请先到休息室来。”

第八星系,喜欢用啤酒瓶和暴力解决问题的空脑症少女,不知不觉中在硝烟里野蛮地长大,因为一时冲动,阴差阳错地踏上了一条少有人走的路。

而在仿佛随时准备迎接天使的天使城,与她同名的联盟之花,刚刚遭遇到一场绑架——

林静姝从办公室回家的路上,自动行驶中的车在高层轨道上突然故障,有人黑进了她的系统,就像当时她设计刺杀格登秘书长一样,车里的防卫武器同时指向了主人。但此时林静姝身边的护卫比当年傲慢的秘书长严密得多,她身边两个护卫迅速扑上来,其中一个人用身体牢牢地护住了她,整个人被激光刀捅了个对穿,也为她争取了几秒,另一个护卫则立刻用随身的工具爆破开了车门,护着她上了轨道旁的应急通道。

林静姝细细的鞋跟自动脱落,可变形材料的鞋底缓缓伸缩成带有强力减震功能的平底,鞋尖上翻出一道窄口,里面藏着随时可以发射的激光刀,灵便地穿过应急通道,忽然,应急通道里有什么东西若有若无地“嘀”了一声,林静姝的脚步猛地一顿,下一刻,通道一侧的钢化玻璃突然自爆,碎片晃花了人眼,护卫连忙一转身,用后背护住林静姝,这时通道旁边的一个好像故障了的服务机器人突然动了,一转头把机械手戳到了那护卫的胸口里。机械手捅入人体后迅速升温,护卫坑都没来得及坑一声,整个人一僵,直接朝着林静姝压了下去,烤肉味在通道里弥漫。

林静姝飞快地推开身上的死人,滚烫的死人衣领的金属扣还是划过了她的手臂,她向来养尊处优,当然细皮嫩肉,雪白的皮肤上立刻留下了一道明显的红痕。

通道两侧所有机器人全都诡异地转动角度面向她,团团把她围在中间。

林静姝放开烫伤的手臂,抬手一按鬓角,露出了伊甸园发言人似的公式化微笑:“是哪一位?情绪药剂不够用了吗,怪我不批?”

机器人不回答,缓缓抬起激光枪口,顶住她的后背。

林静姝摇摇头,只能无可奈何地顺着枪口的方向走,同时苦笑了一下:“一个仰人鼻息的寡妇,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替谁受过,阁下……”

她话没说完,距离她三步远的机器人突然冲她开了一枪。

林静姝瞳孔略微一缩,随即,那激光枪与她擦身而过,精确地命中了挟持她的机器人,正中胸口的能量电池。方才团结一致的机器人们骤然开始内讧,互相动起手来,紧急通道顿时被它们打出来的激光枪崩得乱七八糟,接着,林静姝脚下一空,脚下不知什么时候漏了个洞,刚好够一人通过,她直接从悬空通道里掉了下去。

下一刻,夜色中黑影一闪,一辆机甲车近地飞行而过,刚好接住了她,敞篷的机甲车里在她落下的一瞬间就喷出了保护性气体,遇人迅速凝固,把她保护在中间。林静姝愕然地一抬头,机甲车前排坐了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手指如飞地在个人终端上操作着什么,另一个回过头来,冲林静姝一抬手,做了个脱帽的假动作——即使他并没有戴帽子。

“美丽的女士您好,”男人的声音轻快活泼,透着一股“我天天把自己帅醒”的得意劲,“我是白银第三卫,卫队长托马斯杨——不是那位‘托马斯杨’,这个托马斯杨更英俊潇洒一些——今天来特别客串您的护卫骑士,希望得到您的五星好评和一个微笑。”

林静姝脸上疑惑神色一闪而过,还是十分端庄且随和地给了他一个微笑。

自称第三卫队长的托马斯杨猛地扭过头,在他同伴的肩膀上重重地砸了一拳:“有没有将军冲我笑了一下的感觉!”

被他打了一拳的人皱着眉回道:“那你可能是活不长了——林小姐您好,我是白银第三卫泊松杨。”

他的目光在林静姝烫伤的手臂上停留了一下,紧接着,机甲车的车门向一边翻起,一只机械手露了出来,冲她的伤处喷了无色无味的药剂,落在皮肤上微凉,立刻舒缓了灼伤和疼痛。

林静姝这才发现,两个人长得很像,虽然神态气质大相径庭,依然能看出来是一对双胞胎。

还不等她道谢,泊松杨就蓦地一抬头:“小心。”

机甲车剧烈地哆嗦了一下,让过了一发高能粒子炮,林静姝扭头往下望去,见另一辆机甲车竟从步行街上穿过,倏地一闪就不见了去向,然而紧接着,夜空中冒出一圈机甲车,前后围堵住他们,一言不发就动起了手。

托马斯杨低声笑了起来:“看来将军的消息看来是让一些人坐不住了。”

林静姝心口重重地一跳。

沃托联盟议会旧址,此时已经被海盗光荣团占领,重新修缮过,将“联盟议会”改成了“光荣帝国总统府”。

原本的碑林被荡平了,地面上铺了特殊材质的砖,闪烁着金属的光泽,上面停满了近地机甲车。

一排机甲车飞快地冲进停车场,整齐地停成一排,簇拥着中间一辆普通的悬浮车,接着,悬浮车上下来一位中年男子,这人宽肩窄腰,穿一件黑风衣,嘴角抿得很严,长相颇为严肃,他是帝国的掌权人,自封的大总统。

“大总统,叶里夫将军替您接通了。”

大总统一边往里总统府里走,一边飞快地点了一下头。随从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边,用自己的个人终端连通了叶里夫这位曾经效忠于联盟的陆信旧部,叶里夫的半身人像鬼魂似的飘在大总统身边,穿着睡衣,皮笑肉不笑地对大总统说:“怎么,那位联盟所有受虐狂的梦中情人,让你也夜不能寐了?”

“要先下手。”大总统不跟他扯淡,“林静恒不是甘于蛰伏的人,他现在还躲在第八星系,肯定是因为一些原因无法召集白银十卫,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我们必须在他羽翼丰满之前动手。那地方我鞭长莫及,你呢?”

叶里夫面无表情地说:“我的人手都在沃托附近,你不是知道吗?”

“我是说你那些老战友,”大总统说,“散落在八大星系里的。”

叶里夫的神色越发冷了下去:“如果陆信知道我现在正在和你勾结,他能从那个无头碑林地底下跳出来打爆我的头,你让他的人给你当枪使,去收拾林静恒?林静恒再白眼狼,那也是联盟竖在碑林里的堂堂上将,是陆信一手带大的,你他妈脑子有问题吧,想什么呢?”

大总统不以为忤,目光鹰隼似的穿过叶里夫的脸:“竖在联盟碑林里的人?不一定吧,将军,白银要塞到底是怎么毫无还手之力地被炸毁?我们又是怎么如入无人之境地接管沃托?你的老战友们有没有追问过你?你没法回答吧……那现在答案不是有了吗?”

叶里夫倏地抬起头。

大总统嘴角一弯,他不笑的时候颇为器宇轩昂,很有个稳重的政治家样子,一笑起来,脸却有些歪,无端多了几分险恶,他一字一顿地说:“林静恒上将,向来是我们伟大光荣帝国最忠诚的朋友。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给他送功勋,一手把他扶上了军委高层。五年前,更是配合他演了一出‘金蝉脱壳’,帮他及时脱离了联盟这个腐败集团,他的回报也很有诚意——为我们提供了秘密进入第一星系的途径和白银要塞的后门。怎么样,叶里夫将军,你觉得这个故事说不说得通?”

叶里夫:“你也太歹毒了。”

“该歹毒的时候不能心慈手软,”大总统语重心长地说,“将军,如果‘真相’不是这样,当时在小蜂鸟要塞的你,真的就很说不清了,更何况你后来还稀里糊涂地帮我们出兵对付过反乌会的疯狗们,你也不想彻底失去你的老战友们吧?”

叶里夫说不出话来。

陆必行一走进重三的会议室,就觉出了气氛紧绷,听见林静恒正在和爱德华总长说的话。

“……我已经用备用中心紧急召唤了白银十卫。无论如何,我现在都应该已经暴露在联盟与各方武装的眼皮底下了。我必须提醒诸位,三大海盗组织,其中两支以前被我揍过,一支我最近揍过,他们听了这个消息,一定不会太高兴。而我不告而别,联盟也可能会视我为叛逆……”

总长听到这,正要说什么,被林静恒一抬手打断了,这男人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尊老爱幼,据说当年在联盟议会也是这么嚣张,非常招人恨。

“这场战争打得这么捉襟见肘,每个失去伊甸园的民众都痛不欲生,痛苦和愤怒一开始会带来众志成城,但时间长了,则会变成对联盟政府软弱无能的憎恨,联盟现在解决不了海盗,急需要一个坏人来转移内忧外患的矛盾。” 林静恒目光一垂,看着满座忧心忡忡的脸,他惯常面无表情,但目光往下看的时候,一侧的眉会习惯性地轻微翘起来一些,看起来尤为冷酷无情,“说这些,我是想提醒诸位,你们现在要代表第八星系政府做一个选择——我可以把白银九从第八星系自卫军里分离出来,带他们离开八星系,这样,虽然诸位需要重建第八星系的军事防务体系,但被我连累的概率也小得多。或者我仍留在这里,公开宣布八星系由白银十卫接管守卫,我可以接着保护你们,但是八星系也会因为我,而走上各方势力争相打击的风口浪尖——总长,我说清楚了吗?”

爱德华总长绷着脸,眼角“突突”地跳,红霞星的突发事故在第八星系掀起了轩然大波,十分钟以后,他要代表新政府,对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与后续解决方案向民众发表公开声明。

发言稿还躺在他的个人终端里,而林静恒临时把他们劫持过来,逼他在十分钟之内选择第八星系未来的命运。

“我……”老总长焦头烂额地抹了一把冷汗,“林将军,能不能让我考虑一下?”

“那您最好快一点,”林静恒说,“毕竟白银十卫和想除掉我的人都在赶时间。”

爱德华总长被他一句话说得更焦虑了,这时,秘书快步进来,一边手忙脚乱地给老总长整理仪容,一边小声提示:“直播平台准备好了,时间快到了。”

爱德华总长局促地一点头,抬脚正要走,忽然想起了什么,转头问林静恒:“林将军,那么……您真的从未背叛过联盟吗?”

林静恒听了这个问题,皮笑肉不笑地一抬嘴角,陆必行直觉他下一句准不是人话,连忙从门后面走进来:“总长,如果白银十卫背叛了联盟,当时海盗进犯沃托的时候,联盟政府根本不会有回转余地啊。”

不但不解释,还要冷嘲热讽的拉仇恨专家林将军不忌惮得罪爱德华总长,但是比较怕得罪这个自动认领代言人的陆必行,因此老老实实地收回了冷笑,正襟危坐着没吭声。

分享到:
赞(20)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受虐狂的梦中情人。。。。

    沈韵2018/10/29 15:57:38回复
  2. 林双标!

    匿名2018/12/22 22:57:28回复
  3. 我真的好喜欢黄静姝和薄荷小姐姐啊……但我看文案觉得她们多半要凉……QAQ

    顾长卿2019/02/05 01:29:15回复
  4. 楼上为毛子?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3:44:39回复
  5. 感觉林将军和顾帅处境好像,都是众矢之的……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24 12:01:16回复
  6. 我……还是二刷的时候再编辑一套神棍分析吧

    长逝君怀2019/04/05 22:16:1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