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林静恒!

霍普的生态舱飘出来的瞬间, 一架混在反乌会队伍之后的机甲悄然定位了他, 在炮火纷飞中射出屏蔽障,将生态舱那点微弱的信号盖住了, 接着, 捕捞网快速而且精准地探出, 把霍普的生态舱卷了回去。

与此同时,反乌会的武装机甲群像是不可抗拒的兽群, 追着残兵败将, 碾向不远处的红霞星。

红霞星恰好公转至此,离战场实在太近了。

红霞驻军的通讯内网里, 仅剩的一个小队长来自白银九, 声嘶力竭地试图制止他失控的战友们:“散开!不要靠近行星!导弹会落在……哔——”

他没能说完, 机甲就被一枚导弹拦腰击毁,他的声音也淹没在被干扰的杂音里,而且并没有人听他的话。因为这时,驻军的组织已经溃散, 领兵的没有了, 幸存的都是被方才老兵挡在后面的新人, 在这么个要命的时刻,深陷其中的人根本无暇深思熟虑,只会听从本能,往自己熟悉的大本营方向跑。

任何人都没有办法苛责这些第一次上战场的新兵,任何人都没法要求他们在生死一线时还能想到别人、想到避免连累行星——能顾虑到的都是绝顶的英雄,顾不上的却也并非坏人懦夫, 只不过是肉体凡胎而已。

可是不管情理是怎样,总之,他们往红霞星的方向这么一跑,就意味着把敌军的导弹也引了过去。红霞星紧急启动反导系统,但防护罩是肯定是拦不住导弹的,而初建的反导系统没有那么大的能源和武器储备,此时基本是左支右绌,越来越多的导弹穿过反导系统,落在那小小的星球上,蘑菇云开始四处开花。

而霍普被捕捞之后,那架神秘机甲里的一群人立刻围了上来,七手八脚地将他挖出来,放进医疗舱。

“还活着,应该只是精神网强制断开造成的……”

“天哪,差点就……吓死我了,谁能想到他会往前线扎,这么大年纪了,也太冲动了,差点没法交代。”

“一支舒缓剂应该没问题。”

强力舒缓剂被推进了霍普的血管,昏迷的男人大叫一声,周身的肌肉痛苦地痉挛起来。

“医疗舱程序该升级了,当他才十八吗?舒缓剂怎么还用强力的,止疼片和生理盐水呢?”

“小心别撞头,按一下,医疗舱不要盖……人醒了吗?”

“哈瑞斯先知,您感觉怎么样?听得见我说话吗?”

霍普眼前一片花,挣扎着要爬起来,意识还停留在被炸毁的机甲、烧焦的同伴与淹没在蘑菇云里的农场能量塔:“不……”

医疗舱的机械声音做出提示:“病人情绪过于激动,是否考虑镇定剂?”

“哈瑞斯先知,你……”

“我不要镇定剂,”霍普的手哆嗦着,猛地挥开医疗舱的注射器,踉跄着要爬起来,喃喃地说,“我的宝石梯田,我要去……”

这时,一个男人分开众人,走到他面前,半跪下来,与瘫坐在医疗舱里的霍普视线齐平,霍普的下巴戒备地绷紧了。

“哈瑞斯先知,”那男人说,“我是这次负责接应您的人,代号‘鹦鹉’——‘晨光起于白塔尖顶’。”

代号和暗号是对的。

舒缓剂像是要把他烧着了,霍普的大脑基本是停工状态,嘴唇轻轻地动了一下,几不可闻地说:“‘终将铺满阴霾之地’……你为什么会在这?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我们奉命来第八星系迎接您,没想到还没来得及赶到,先在第七星系边缘遭遇了这些人。”自称“鹦鹉”的男子直视着霍普的眼睛,这人是那种天圆地方、浓眉大眼的长相,眼窝还深,有种又深沉又靠得住的气质,他压低声音加快语速的时候,就像电影里那些神秘而正直的营救者,从黑暗深处摸索到倒霉的主角身边,让人不由自主地信任他,“我们谎称自己奉‘那一位’的意思,来调查白银十卫的传言,他们则说得更含糊,声称他们来第八星系是为了追杀组织里里的叛逆,我一听就觉得不好。”

霍普抬头看着他,“鹦鹉”的眼睛真诚得像一面澄澈的镜子,里面装了一个丧家之犬似的老男人。

“我担心他们说的人就是您,于是以第七星系最近常有联盟军出没,假意寻求保护,请求对方顺便送我们一程,没想到他们的目标真的是您,要不是您身上有传感器,今天我们差点就没法交代了。”鹦鹉沉声说,“哈瑞斯先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知不知道到底是谁出卖了您?”

霍普没回答,不错眼珠地盯着他:“判断出他们的目标是我,为什么你先前没有给我任何提示?”

“什么?”鹦鹉先是一愣,随即陡然变色,“我之前紧急联系过您的联络员,让您立刻离开,我还和联络员约定了新的接应地点,联络员呢?我还想问您为什么不走呢!”

联络员在他们机甲第一次遭袭的时候,就意外从破口里掉出去了。当时太混乱了,而霍普的全部精力又都在岌岌可危的红霞上,没太注意他。现在想起来,当时被炸开的缺口似乎是位于机尾部分,而那里好像恰好储备了几台生态舱。

巧合吗?

“您可以查询我们的通讯记录,”鹦鹉说,继而想起了什么,又叹气说,“但……确实,不管什么记录都是可以仿造的,如果先知您自己不愿意相信我们,这些都没用。先知,您能不能好好想想,那位联络员是什么身份,你们是为什么决定让他来做联络员的?”

联络员是启明星基地里,跟他一起被林静恒俘虏的反乌会老成员,他们被关进地牢之后,那个联络员是最早认真听他说话的人,出逃途中,也是他自告奋勇要担任联络员,沿途照顾众人。

但这又说明什么?

也许是一直跟在他身边的联络员出卖了他。

也许是眼前这个自称“鹦鹉”的男人在误导他,催眠他把罪名都推到死者身上。

又或者,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天使城要塞里那个老疯子早埋下一颗棋子在他身边,让他这么险象环生的死去活来一次,对他死心塌地——否则他凭什么能在这种情况下活下来?到底是他命大,还是别人处心积虑?

霍普因为断开精神网而受伤的大脑一阵阵地疼起来,他周身的软组织多处受伤,可怕的舒缓剂后遗症还没有散去,但这都比不上他一片冰冷的胸口。

这世界上还有谁能相信?还有谁是朋友?还有谁在坚持最初的信仰?谁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就在这时,机甲里响起尖锐的能量警报,霍普茫然地抬起头,见机甲正中央屏幕上,一队突然杀出来的战甲机群蓦地通过紧急救援通道,直接截住了反乌会,像一把骤然伸出来的长刀,直接从中间挑破了反乌会的队列。

反乌会还以为第八星系这个闹着玩的政府所谓“驻军”都是红霞星里这些软柿子,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队伍被一分为二,而对方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战队机动让人眼花缭乱,反乌会整齐的阵营豆腐似的被切了数刀,顿时露出了乱相。

而第一波短兵相接之后,硝烟后的机甲战队露出真身——是第八星系自卫军的太空军,而总指挥机甲重三赫然在列。

林静恒亲自来了!

霍普倏地站了起来。

这个该死的航道报警系统有用!他想,如果不是红霞星恰好离得太近,哪怕之间隔了一个跃迁点,也不至于这么惨,工程队那几个月没有做无用功!至少他们现在赶来,还能救下红霞上的幸存者。

鹦鹉:“通知我们的人,准备撤!”

霍普:“不,加入第八星系自卫军的通讯频道,听我说……”

众人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好像集体认为他还是需要一针镇定剂。

鹦鹉顿了顿:“哈瑞斯先知,您知道频道密钥吗?”

霍普:“……”

随后他蓦地提高声音:“那就请求建立通讯,我有话要和……我的朋友……”

霍普堪堪保持着最后一线理智,把“林静恒”三个字咽了下去,换成“我的朋友”,可他还没说完,重三上湛卢的精神网已经毫不藏拙地铺开了,即使被旧重三的机身所限,这把曾经的联盟利刃也依然让人触目惊心。

湛卢精神网扫过的地方,所有人机对接端口全都震颤起来。

霍普所在的小机甲驾驶员差点没稳住,几个备用驾驶员连忙上线,狼狈地维持住了精神网,同时躲开对方角度刁钻的高能粒子炮。这还不算,粒子炮之后,导弹随即追至,一瞬间,机甲的速度加到极致,重力系统失灵,霍普整个人被甩进了一团保护性气体里。

“闪开!”

“小心!”

“怎么回事?天,白银十卫的传言是真的吗?”

“将军,”图兰在通讯频道里说,“如果反乌会里有联盟叛徒,会不会认出湛卢?”

“反乌会为了这个人,出动了一支有重甲的军团,这个会先知语的霍普还真是深藏不露,”林静恒冷冷地说,“我现在躲躲藏藏还有意义吗?”

“陆校长错了,”图兰声音有些发硬,仿佛是狠狠咬着牙关的,“我也错了。”

他们甚至都或多或少地认为,霍普这个人是有一定的可取之处的,甚至偶尔有大家都是朋友的错觉,觉得这个大叔虽然总是神神叨叨的,但他和反乌会那些疯子不一样。

然而事实胜于一切——他和那些人有什么不一样呢?

现在看来,这个人之所以留在八星系,也只不过是等待时机而已,谁知道他们那神经病组织内部是怎么争权夺势的。

往更坏的方向想,这个人浪费这么长时间,说不定想看看林静恒这个死而复生的联盟凶器有什么底牌,现在大概看清了,他们并没有底牌,他大可以把这份大礼高调献出,作为自己的资本。

对了,临走他还要毁掉红霞刚刚落成的生态农场?这算什么?

“不给敌人留下一颗粮食”吗?

红霞星对他来说,只是个打发时间的积木吗?

他真的叫“霍普”吗?

“他总喜欢把人往好处想,”林静恒说,“你又是什么情况?天使这种角色,不能没有,但是有一个就够了。”

图兰说不出话来。

说来真是奇怪,第八星系这么个鬼地方,要什么没什么,却居然能自带温柔乡的效果,每个在这里逗留时间长了的人,都容易乐不思蜀,不知不觉就会软了不该软的心肠——花天酒地不求上进的独眼鹰是这样,心狠手辣连长官都坑的第九卫队长是这样……甚至连林静恒自己都是这样。

“该来的总会来,”林静恒沉声说,“先专注当下吧,图兰卫队长。”

鹦鹉反应很快,在双方开始交火的瞬间,立刻抗命,转身当起了逃兵,第一时间溜到了反乌会队伍的边缘处。

交战双方都发现了这架乱窜的机甲,导弹立刻追了过来。

鹦鹉带来的几架机甲立刻从几个不起眼的方向冒出来,刚好挡住了霍普他们,冒死替他们顶住炮火,打起掩护。

这种不惜一切的保护在激烈的交火中给了他们一线生机,鹦鹉大声下令:“加速,加全速!”

霍普听见高能粒子流来回撞击着机甲防护罩,发出大量的电磁干扰,让机甲里所有广播的声音全是沙哑走调的。疯狂逃窜中,机甲的重力系统完全失灵,霍普被黏在凝固的保护性气体中,依然给震得七荤八素。机甲上一个备用能源被导弹扫了个尾巴,幸亏驾驶员反应快,将备用能源及时卸载,备用能源堪堪在安全范围线上爆炸,巨大的冲击波将断尾的机身往前推去,硬是把他们险象环生地推入了一个跃迁点。

反乌会在扫描与跃迁干扰方面的科技水平超过联盟,同理,他们防追踪,反远程扫描的方面也技高一筹,穿过跃迁点的瞬间,驾驶员就冷静地在跃迁点内部放了屏蔽器——对方一定要扫描他们,还是能扫得到,但是总要耽搁一会,只要有这么一点耽搁就够了,因为那两边打得正热闹,一时半会分不出精力来追杀他们。

机甲连续跃迁数次,将战火与喧嚣一起甩在身后,他们落入一片寂静的宇宙中,机甲的航行渐渐稳了下来,护在所有人身边的保护性气体重新气化,通过通风口,青烟似的被吸走。

鹦鹉转头看向霍普:“哈瑞斯先知,从你不告而别开始,你们就不再是朋友了,你还想找他们解释吗?”

霍普闭上了眼。

“启动远程通讯,密钥是……”鹦鹉不再和他多废话,转向机甲驾驶员,“把刚才军用记录仪拍到的一切传给艾伦先生。”

红霞星上,大规模的机器人搜救队被投放到地面,被撕裂的大气层中,混乱的电荷们在未散的致命尘云上碰撞出闪电,照亮了阴霾的焦土,一切沟壑与夹缝都无所遁形。

加密的战役实拍记录传到了遥远的天使城要塞,被数台超级计算机一个画面一个画面的分析,黑暗深处的眼睛不肯放过一丝一毫的线索,在十六个小时后,一份详尽的报告落到了王艾伦手上。

清瘦的男人面色严峻,大步走进伍尔夫的休息室:“前锋突击方式似曾相识,进行模式分析对比后,确认与曾经的白银第九卫吻合度高达85%以上。”

“白银第九卫,”伍尔夫低声说,“伊丽莎白图兰,那不是家犬,是一条喜怒无常的母狼,刚刚一口咬碎了李的喉咙,第八星系里谁能让她卖命?”

“指挥舰是一架老旧的重三,”王艾伦说,“我们根据战役记录,用‘六分位’法估算了它的精神网区间,正负误差不超过1%,它的精神网范围远超过重三标准,甚至远超过军委现役超时空重甲……”

伍尔夫几不可闻地说:“他带走了湛卢的机甲核,白银要塞的那个是个虚张声势的假壳子。”

王艾伦:“他还活着,并且骗过了伊甸园,但白银三的几个核心工程师一直在天使城服役,也一直在我们监控之下,并没有……”

伍尔夫缓缓地扶着桌子,老态龙钟地站了起来:“核心工程师跟在我身边,如果通讯全断,他们以我所在、军委所在位置重建联络中心坐标——他一开始设计我来当这个‘中心’,但显然,后来开始怀疑我了……这么多年,人人都以为他是联盟中央一枚愤世嫉俗的棋子,连我也想不到,‘禁果’会在他手上。陆信有他一半的心机,也不至于落到那个下场。”

“太可惜了。”王艾伦说,“林静恒。”

“你说什么,林静恒?”消息同步传到了反乌会。

继而经过星际海盗间互相安插的卧底又泄露到了沃托,炸遍了光荣团的大本营:“林静恒!”

陆信的旧部、小蜂鸟要塞的叶里夫掰断了一根汤匙:“林、静、恒。”

分享到:
赞(20)

评论12

  • 您的称呼
  1. 我又在微机课看,真刺激

    沈韵2018/10/29 15:52:26回复
  2. 给P神跪了………策反加上间谍在反间再反反间……再再反反反反间………

    2018/12/01 13:44:50回复
  3. 表示已经然成了一个毛线球。。。。

    匿名2019/02/03 00:04:51回复
  4. 我已经蒙了,但我还是不能表现出来~

    拾凉2019/02/04 00:36:27回复
  5. 我也懵了

    您的称呼2019/02/04 15:29:17回复
  6. ……P大是神,成功的使我二次懵逼。。。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3:37:04回复
  7. 好神奇,看来看P大的文真的得带脑子啊,不带脑子根本看不懂

    沈璃2019/03/10 16:07:17回复
  8. ……看了三遍才勉强看懂

    2019/03/11 03:24:01回复
  9. 我快要死了

    Luke2019/03/21 13:26:55回复
  10. 这个比杀破狼还费脑细胞……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23 18:12:19回复
  11. 同学们,这种东西,看一遍就行了啊哈哈哈哈,到后来其实会自己理清的

    长逝君怀2019/04/05 21:30:27回复
  12. 想当初我没带脑子,看到后面看不懂 ,于是从第一章开始又看了一遍

    白银第十三卫2019/04/15 21:24:0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