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快来人,救…

这把即将烧穿新星历纪元的战火, 好不容易才燃起来, 怎能任由懦弱的犬儒主义们平息?

所有人的血肉都会成为燃料,就像这些不知道自己已经疯狂的民众们曾为无数桩悲剧添砖加瓦一样。

所以林静恒最好是死了。

这样他一生光风霁月, 就能永远定格在精神的碑林里了。

星际航道不像地面上的公路, 戳一根路标, 永远老实在那固定着,它经过的所有跃迁点、行星与人造基地、甚至星系本身, 都是在不断公转和自转的, 因此,星际坐标体系异常复杂, 用的都是动态坐标, 写出来会很长, 一般人类是记不住的。

一条星际航道要“修缮完毕”,需要完成大量的工作——得考虑所有天体和人造天体的轨迹、一切可能发生的意外,绘制星际航道图,星际航道图公开发布之后, 所有联网范围内的机甲和星舰才会自动更新, 以便在航行中指路。

而可用于民用的星际航道还要严苛一些, 即它必须有紧急救援系统,还必须有符合规定的补给站,补给站需要跟随航道变动而变动,同时为了保证物资供应,这一系列的补给站还得紧密联系几颗供给补给的枢纽行星。

小行星“白鹭”的轨道在几条星际航道的重要交汇点处,后来被凯莱亲王泄愤炸了, 新政府只好在原有星际航道的基础上略作修改,将距离白鹭最近的“红霞星”选为新的航道枢纽行星。

霍普就降落在了距离红霞星很近的一个“私人补给站”里。

所谓“私人补给站”,其实就是小黑店,属于星际违章建筑。

趁政府修缮航道,脑子活泛的前任走私犯们就把地下航道补给站拿了出来,蹭新航道混口饭吃。新政府现在精力有限,还没有明令禁止,他们算是灰色产业。

一般私人补给站也不会太明目张胆,提供的服务质量次价格低而已,跑短途的小商贩精打细算,如果刚好能碰到这种“小黑店”,也能省点路费。

这小黑店的补给站里颇有些人气,但是顾客都比较没素质,所以秩序不佳,一进去就觉得乱糟糟的,机甲站的餐厅也是寒酸,里面只有一家很破的苍蝇小馆和便宜的营养膏贩卖机。桌椅自然是不够,吃惯了苦的星际行商们都坐在地上,天南海北地胡说八道,偶尔有人跟别人一言不合,双方就三姑六婆地对骂一场,但是没人动手——跑星际运输,会在小黑店补给的,都像独行的野兽,在危机四伏的丛林里自己找食吃,很知道怎么独善其身。

霍普他们用一根营养针跟人换了一张紧巴巴地桌子,点了些便饭。

机甲站里禁明火,所谓“便饭”,其实就是从红霞星上运来的冷藏航天盒饭,随便加热一下就端上来了,不太新鲜,有股怪味,口感堪比远古时代的飞机餐。

旁边一个新加入反乌会的八星系技术员问他:“先知,离开八星系以后,您是怎么打算的?”

“我们的赞助人会提供一些武力支援,”霍普说,“但那是给我们保命用的,我的意见是,尽最大努力规避战争,星际战争可不是两个小孩子吵架,吵一半拉个手又和好了,一旦按下那个导弹开关,就等于把敌友一锅烩了,逼迫每个人都非黑即白地选择一边,然后血流成河到底,那就真没法挽回了。”

在一个所有人都杀红了眼,背着两吨血海深仇的环境里,霍普身上有种平和超脱的气质,技术员下意识地点点头:“我们跟您跟到底。”

霍普有点慈祥地看了他一眼,又说:“光荣团背叛是意料之中的,大家在域外时相互依存,共患难那是没办法,不见得回来还能同舟共济。”

一个反乌会的说:“我敢说光荣团在起兵之前就打算对我们过河拆桥,他们早就跟小蜂鸟要塞的叶里夫勾结好了,表面上说和我们共享资源与航道,一拿下白银要塞,立刻跟我们翻脸,直接占据沃托,又让叶里夫动用联盟力量,把组织逼出第一星系。”

霍普心平气和地一点头:“确实,但是从根本上说,我们和光荣团的最终目标没有本质冲突,他们想要政权,我们想要的,首先是完成白塔两任先驱的遗志——破除伊甸园,解放人们的灵魂,其次是确立组织的合法地位。我认为双方是有谈判空间的,光荣团为什么抛弃我们?和组织中这些年招的那些良莠不齐、趁机搞破坏的疯子不无关系,连盟友都嫌弃的渣滓,我们有必要一定要保下他们吗?”

技术员说:“先知,光荣团那些人能接受组织的理念吗?”

“组织的理念有时也需要变通,陆老师跟我聊过,我觉得他的看法有道理,很受启发。一个理念,不管多正确,不能纠错和进化,那也是死水,只能成为真空里的神龛,或是腐烂发臭。社会已经发展到了星际时代,让人们穿上草裙,回归原始采集人的大草原,那是很可笑的,一些增加人类福祉的科技成果值得珍视,比如营养膏和营养针——确实,不好吃,但它们真的救了很多人的命,这种东西也要强行取缔,那不是在作恶吗?”霍普说,“我们反对的是科技与危险武器滥用,我们未来的事业,应该是推进完备的星际环保法和‘特殊领域科技成果限制法’,不是弄一堆超级兵以暴制暴,把不同意穿草裙的人都炸回地球母星。”

新加入的技术员听完,感觉心都宽阔了,对人类命运充满了使命感。

霍普示意大家在饭菜放凉之前赶紧吃,但他刚提起餐叉,就听见旁边有人叫道:“来了,哟吼——”

餐厅里的人们起哄似的欢呼起来,霍普他们跟着抬头望去,原来此时正好是小黑店补给站和红霞星轨道交汇的时刻。

只见天上的行星迅速变大,由远及近向他们“撞”过来,以极快的速度,压顶似的碾到人们头顶,身临其境,补给站上蚂蚁似的人们看到的情景恐怖又震撼,仿佛天塌了下来,气也喘不上来。

服务员们都见怪不怪,笑嘻嘻地看着头一次见此景象的乡巴佬们大惊小怪,欣赏够了他们出的洋相,再过去把那些抱头趴在地上的胆小鬼们扶起来。

餐桌上都有小望远镜,倍数不高,但足够用了,在红霞星离得最近的时候,能看见那行星上的灯火人家。

霍普之前花了好几个月建起来的第一个生态农场就在这里,他特意选择这条航道,就是为了临走的时候,再看一眼他耗费了好多心血的红霞星。

大农场上的能源塔由机器人们维系,任何时间都亮着,永不熄灭,是个地标性的建筑,霍普听见旁边餐桌上有个胖子,正手舞足蹈地对新入行的同伴说:“看见了吗?看见那个亮着的塔了吗?那就是农场,我们就是从那经过的!哎哟,那地方可美了!”

霍普嘴角露出了一点笑意。

是的,可美了。

生态农场旁边有一片天然形成的湖泊,水里含有一些稀有的元素,呈现出错落有致的瑰丽的色泽,像一片液态的彩虹。周围气候温暖潮湿,气温升高后,湖水就会蒸腾起来,水汽被周遭的小山挡住,湖光山色,华丽得不可思议。

霍普把这片地方保护起来了,修了路和临时休息点,给她起名叫“宝石梯田”。

红霞星本来是第八星系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地广人稀,但没关系,它会是第八星系第一个成功的食品供应基地,以后还会成为交通枢纽,会在不断注入的人气下活起来的。

至于宝石梯田,霍普想,以后肯定会有人给她写诗,也许会变成个求婚圣地什么的。

红霞星很快与补给站错身而过,渐行渐远,补给站里的人声重新嘈杂起来,餐厅广播放起了跑调的自由联盟军之歌,但很快遭到了抗议——因为前一段时间新政府成立,通讯内网初成,政府宣传过了头,听得大家有些腻了,于是没素质的运输商们开始自己组织“小型演唱会”,黄的荤的轮番上阵,互相较起劲来,听得人啼笑皆非。

这时,霍普一个反乌会的跟班说:“先知,来接我们的人发来了消息,不是远程,人应该就在附近了,我刚才和对方确认了坐标,对方提议我们在这里等着和他们汇合。”

“好啊,”霍普催促道,“那大家快点吃。”

他话音没落,突然,嘈杂的餐厅仿佛被施了什么魔法,安静了,旁边那桌胖子猛地站了起来,桌子腿“咣当”一声,突兀地在餐厅里回响,霍普他们不明所以,循着众人的目光望去——餐厅大堂里接待往来客,有一块巨大的屏幕,顶上密密麻麻的列明了每架机甲的能源和检修状态,底下是机甲站外的太空实景图。

此时,实景图上显示,一支杀气腾腾的机甲队正向他们飞来。

这支机甲队一水的中型战斗机甲,列队整齐,都带着狰狞的武器库,可新政府的正规部队是不可能跑到这小黑店似的补给站来补充物资的!

一个服务员手一松,滚烫的餐盒掉在地上,他惊慌失措地喊了一嗓子:“老板,坏了,有人来抓非法营业了!”

这帮素质低下的客人们一听,一方面怕吃挂落,一方面正乐得趁乱吃霸王餐,有几个机灵的带头,这些人们一窝蜂地往机甲收发站跑,准备溜之大吉,补给站的主人慌了手脚,一边团团转一边跳着脚骂,补给站里所有会说人话的机器人也跟他同仇敌忾,大合唱似的跟着骂。

“是他们吗?”反乌会里新来的技术员小声问,“是来接我们的吗?”

“不能吧?”方才说话的人皱着眉查自己的个人终端,“我刚把坐标发过去啊,他们有这么快吗?有也不能在别人的地盘上这么明目张胆啊!”

霍普透过屏幕,盯着逼近的战甲,心里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随即蓦然变色:“我们也走!”

几个人迅速跟上四散奔逃的人们,同时,霍普一把抓住一个乱窜的服务员,对他说:“这是敌袭,不是城管,让你们老板把补给站的防护罩开到最大,然后快走!”

服务员看神经病似的看了他一眼,撒丫子就跑,转头和补给站的老板说了。

老板听完怒不可遏,跟他的三千小机器人一起骂道:“敌袭你个姥姥!饭钱留下!”

“先知,快!”

他们来时开的机甲刚好已经能源充足,被传送轨道传到了准备出发的那条线路上,霍普推着几个惊慌失措的年轻技术员上了机甲,还没连稳精神网,那一队战斗机甲已经近在眼前,呼啸的导弹落了下来!

最早飞出机甲站的行商们乘坐的大多是破破烂烂的星舰商船,并非军用机甲,一枚导弹横扫过来,乱七八糟的星舰群顿时成了给秋风扫过的落叶堆,那些想着要逃霸王餐的人还没笑出声,就已经莫名其妙的粉身碎骨。

此时,启明星军事总基地,林静恒忽略耳边不停旁敲侧击他为什么缺席晨练的图兰,踏上重三。

湛卢:“先生,早上好,您今天……”

林静恒:“你闭嘴,禁言。”

湛卢:“……”

六百万一克的智商也想不通问个“早上好”犯了什么罪过。

图兰不明所以地看着林静恒放松的嘴角,心里觉得将军越发变态,欺负人工智能还欺负出快感来了。

林静恒抬手打断她的废话:“霍普抓住了吗?”

“还没,估计是从地下航道跑了,我们正在各地下通道和私人补给站里加强搜索。不是我说,这些小黑店是该管一管了。”图兰正说着,手腕上的个人终端一闪,她打了个手势,“第九……呸,我是八星系太空军指挥官伊丽莎白图兰,什么事……你说什么?!”

林静恒脚步一顿。

遭袭的私人补给站里,最先逃跑的星舰商船见势不妙,从致命的袭击里冲出来,防护罩撞上高能粒子流和碎片,拼命地奔向最近的跃迁点,抵达跃迁点的瞬间就触发了紧急报警。

“一队不明武装突然袭击我们,快来人,救……”

尾随而至的高能粒子炮击中了商船尾部,商船的防护罩无法抵御军用机甲袭击,它尾部的核心能源立刻自爆,在星舰尚未完全进入跃迁点的时候,它被短暂的火焰一口吞了下去。

跃迁点稳定的能量场跟着扰动,模糊不清的画面四通八达地传了出去,直抵银河城总基地。

霍普果断开启了机甲自加速,不经轨道,直接升空,几乎同时,补给站的轨道被整个掀了起来,而就这么片刻,仿重力系统整个失灵,机甲飞掠而出,补给站地面所有非固定物品都飘了起来,导弹残骸从机甲站顶端砸下,顶棚纸糊一般裂开,来不及躲闪的人、机器、廊柱……全都逆着光飞了起来,血肉模糊地倒映在机甲精神网上。

而自顾已经不暇的小机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外围的防护罩被撞得警报声四起。

霍普险象环生地躲过一枚导弹,一拳砸在了机舱壁上。

接到紧急报警后,最近的驻军立刻做出反应,从方才与补给站擦肩而过的红霞星上飞出。

驻军负责人来自原来的白银第九卫,手下有少量老兵,但大部分是新政府成立后刚招来的新兵。这些人大多来自红霞星,很多人是加入部队后才有了自己的身份和大名,训练不到半年,到现在为止,执行的任务基本是拖拽故障星舰商船一类,经验与战斗水平尚不足以应付荷枪实弹的武装敌人。

可他们背后的红霞星有1.5亿刚刚安顿下来的人口,有脆弱如出土嫩芽的新生活……

因此别无选择。

来势汹汹的袭击者被阻挡了一下,倏地散开,与驻军遥遥对峙。

霍普身边的反乌会跟班艰难地从已经固化的保护气体中爬出来:“先知,接应我们的人马上……”

霍普没理他,瞳孔骤缩,透过精神网,他看见那些袭击者身后的跃迁点里,一艘巨大的重甲缓缓驶出,露出狰狞的机身,随后是无数盘旋的中型战甲。

反乌会的标志在夜色中能烧穿人眼。

这简直不能说是一场“战斗”,一切似乎只是单方面的屠杀。

脆弱的驻军在突如其来的反乌会面前溃不成军,像大浪下的沙堡。

“先知!”

霍普不顾左右阻拦,二话不说加入了螳臂当车的红霞星驻军。

然而于事无补。

不到一分钟,驻军机甲队在几乎无一幸免,在猛烈的炮火下全部被击落。霍普他们的小机甲也仿佛扑火的飞蛾,防护罩崩裂,武器库着了火。

几个反乌会的人强行要把他塞进逃生的生态舱,机甲即将自爆。

来接应他们的人此时刚到,剧烈的能量扰动下,信号断断续续。

反乌会的重甲部队看也不看他们这些被击落的手下败将,轰然与之擦肩而过,追着溃败逃窜的红霞驻军而去,要把空中所有的飞行物赶尽杀绝。

透过已经快要破碎的精神网,霍普看见一枚核导终于在追杀中落在了红霞星上。

蘑菇云绽开,尘埃瞬间模糊了红霞上的灯光,不灭的能量塔消失了。

宝石梯田,农场,上亿人的生活也消失了。

继白鹭之后,航道枢纽好像被诅咒过一样。

霍普的机甲炸了,精神网断开,他晕了过去,身边的人瞬间变成焦炭,生态舱像裂缝中逃逸的尘埃,从一片飞灰中脱离。

分享到:
赞(7)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哈哈还好及时禁言,不然以湛卢,指不定说出啥话来-(¬∀¬)σ

    匿名2018/11/29 06:43:16回复
    • 哈哈哈哈。早上好,先生您状态有点奇怪了,类似人类…

      匿名2019/02/11 23:15:27回复
  2. 现在有点看不明白了,霍普究竟是好是坏?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3:30:0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