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想要我吗?

凌晨时分是人最难清醒的时间, 陆必行心力交瘁一天, 又不知道等他等到几点,比上次来送水晶球睡得还死, 整个人被突然打开的门往里拍了足有十公分才醒过来。

林静恒注意到了门口这个大型物件, 连忙把门稍微往后带了一点, 陆必行就顺着门板东倒西歪地滑了下去,一边滑一边四脚并用地挣扎着爬, 眼皮好像上了一层胶水, 怎么也揉不开,他原地晃了半天, 衬衫上一条长长的褶子从肩头一直拉到另一边的腰侧, 风度翩翩的陆校长仿佛跟林静恒这个“衣柜”犯克, 每次一进来,儒雅学者的形象就荡然无存。

林静恒问:“你怎么每次来都坐地上?”

陆必行——脑子里掌握语言的那一部分功能还没醒,迷迷瞪瞪地站在那,有点起床气地眯着眼瞪他, 似乎是没听懂这句人话。

林静恒落地启明星时, 已经听说了霍普意外逃走、图兰大发雷霆的事, 一路从收发站走到指挥所,着实是一步一点忧虑,此时见了陆某人这个德行,觉得满腔忧虑的格调一下摔了两万尺。

“你不觉得凉啊?还有脖子不疼吗?”林静恒叹了口气,几根手指拎起陆必行的胳膊,把他领到了床边, “在这睡吧。”

陆必行一言不发,像个木桩,直挺挺地倒下了,雪白平整的床单被他砸出了一个人形的坑。

林静恒看了他一会,被破晓前凉雾染过的眼神就回温了一点,有点无奈。

他正要去衣柜旁,摘卸掉一身的枪和局部小型防护甲等鸡零狗碎的东西,才刚一转身,陆必行又像诈尸一样爬了起来,眼睛也不睁,摸瞎摸到他身后。

林静恒回到门口换鞋,他就迈着梦游步跟到门口,拉开衣柜找东西,他就跟到衣柜前,进卫生间,他也要跟……这回被关在了外面。

陆必行对着上锁的卫生间门发了几秒的呆,打了个哈欠,醒了,他“嘶”了一声,用力扭了扭酸痛的脖筋,慢吞吞的反射弧这才跑完全程,带着点鼻音回答林静恒进门时的问题:“我不坐地上坐哪?你这破屋里就一张床,连把椅子都没有。”

林静恒的声音混着水响,隔着一扇门传来:“床也没不让你坐,怎么,还怕我占你便宜吗?”

他这一整天,到底也没回陆必行的远程留言,他们回程途中会经过无数个跃迁点,每到一个跃迁点,机甲都会扫描到匹配的通讯密钥,都会给他提示,可这个人就是不看、就是不理,他对别人、对这个世界、甚至对陆必行,好像必须是一副强硬如铁的姿态,哪里有一点裂缝,就要自己关门躲起来修。

他可以脱光衣服,却不肯给任何人看伤口,在这方面,陆必行也被一视同仁。

陆必行等了他二十多个小时,没有只言片语,等得担惊受怕、筋疲力尽,中间还做了一个关于他不告而别的噩梦。

虽然知道姓林的就是这种人,无法苛责,陆必行心里还是不免有点窝火,窝火的表达方式,就是他伸手一扯自己的衣领,一巴掌拍上卫生间的门,叫嚣道:“占我便宜?来,开门,占!”

卫生间的门“刷”一下拉开了,陆必行猝不及防,拍门的手直接拍到了林静恒身上,温热的水珠从他头发上滴落,顺着宽而平整的肩头往下淌,流经胸口,又汇入分明的腹肌,陆必行活像摸了电门,“嗷”一嗓子缩回了爪,后退一步,后背撞在了衣柜门上。

林静恒本来就是故意逗他,嘴角飞快地颤了一下,屏住了没笑,面无表情地说:“走开,别捣乱。”

陆必行先是秉承了正人君子的好习惯,眼神下意识地躲了一下,随后回过神来,心想:“你敢露我还不敢看吗?”

于是他有点半身不遂地耸开双肩,故意放松了腿,往衣柜门上一靠,壮胆似的吹起了他的流氓哨,十分挑衅地看了回去,可是最近银河城进入了干季,天干物燥,昼夜温差变得很大,他在冰凉的地板上窝了半宿,不知是有些着凉上火还是怎样,鼻子忽然有点痒。

五秒之后,只见陆必行这个打肿脸充的“胖子”,在不服输的姿态里,从脖颈到脸皮,肉眼可见地一路缓缓红了上去,随后他把四仰八叉伸出去的两条腿缩了回来,把衣服往前拉了拉,非常耐人寻味地低头瞄了一眼什么,靠着大衣柜的姿势从螃蟹收缩成了虾米。

林静恒眼角浮起了一点不大明显的笑意,回手又把门虚掩上了。

陆必行好像对自己还有点不放心,手指在鼻子底下蹭来蹭去,确定没流出什么不体面的液体:“身材不错,将军,就是多了一条浴巾。”

林静恒没理会他这个挑衅。

陆必行就在门口沉默了一会,片刻后,他自言自语似的说:“床单上有自动抗噪隔音器,万一睡着了,我可能就听不见门响了。”

他声音不大,但门没关严,林静恒听得一字不漏,他微微一抬眼,在氤氲的水汽中定在了那里。

“你……”陆必行的目光落在了门缝里,只看见一点光,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他想,林静恒显然是不需要安慰的,否则也不会切断通讯自己躲起来。

其实除了天赋异禀的变态,每个肉体凡胎的人都需要关怀和爱护。

对于那些好相处的人,他们就像有一副健康的肠胃,吃什么都能消化吸收,只要拍拍他,随便说几句安慰的话,哪怕敷衍直白、甚至不太妥当,他也能自行从中汲取足够多的好意。

但林静恒在这方面,显然是容易“消化不良”的人,纵然他对别人给的感情珍视又敏感,但其实大多数人表达的方式是会让他不舒服的。

陆必行把嘴边的话来回掂量片刻,谨慎地选了个方式,他说:“我刚才做梦,梦见你一声不吭就走了。”

林静恒:“我去哪了?”

“不知道,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不告而别了。”陆必行说,“当年在北京β星,你应邀去了自由军团的一个基地,那时联盟八大星系的通讯网还没断,你联系了白银九在域外待命——其实当时就没打算回来吧?”

林静恒没吭声,算是默认。

当年如果不是陆必行意外追着学生也到了那里,他可能就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

那么之后会怎么样呢?

林静恒觉得他应该会出手掠夺走地下航道里那些难民们的储备物资,毕竟他的血是凉的,说不定还认为自己惩治了一帮见死不救的人渣,自觉挺正义。

然后他也不会顾及这些人的死活,因此很快就能联系到白银九,轰轰烈烈地宰了凯莱亲王,杀回七星系内,空虚而愤怒地战斗到底。也许会勉为其难地为联盟而战,也许会自立山头,也许会把已经不可收拾的局面搅得更乱,把世界推到更深的深渊,再成为深渊的祭品。

“我梦见自己每一秒给你发一个远程信息,反正你总会经过通讯点吧,最好机甲提示都把你烦死。可你就是杳无音讯。我想你可能是去了网络之外的加密跃迁点,或者干脆已经离开第八星系了。”

我担心你。

陆必行本意是想装可怜套路他一下,说到这里,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决堤似的自行难过起来,他停顿片刻,喃喃说:“我是不是留不住你?反正你要是想走,没有人留得住你,是吧。”

他想:我对你有一千一万分,你对我有几分呢?

陆必行一直是个十分敏锐的人,这点问题对他来说,本该不难判断,但说着说着,他忽然就不确定了起来,毕竟有过一次自作多情的经历。

水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卫生间的门打开,林静恒这次是穿好了浴袍出来的。

“我就想,要是你厌倦了第八星系,还有我……”

“我做决定前,没有跟人打招呼的习惯。”林静恒说,“除非及时有人提醒而我也觉得有必要,但是大多数情况下,你知道……”

陆必行苦笑了一下:“知道,看过八卦,林将军是那个著名的‘将在外,爱谁谁’。”

“两年前,我要走,不会告诉你。”林静恒顿了顿,似乎觉得后面的话有些难以启齿似的,然而他迟疑了几秒,还是说了,“现在,只要你在,我就不会走。”

陆必行吃了一惊。

林静恒看着他,又补充了一句:“即使有什么事必须离开一会,只要你还在,我就还会回来。”

陆必行被这个意外收获砸得有点懵,已经忘了自己最开始在拐弯抹角地表达担心,他轻轻地屏住了呼吸:“两年前和现在,有什么区别呢?”

“两年前是朋友。”

陆必行本想问他“你就是这么对待朋友的”,后来想了想,鉴于他亲口承认过独眼鹰也是朋友,那看来“林氏朋友”就这个待遇,对自己还算挺客气了。

他不依不饶地追问:“现在呢?将军,你平时在部队里说话也和挤牙膏一样吗?”

林静恒笑了一下,不吃这个激将,转头说:“我刚才吵你休息了,再睡一会吧。”

然而以陆必行的生命力,是能够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此时他已经自行满血复活,一步蹿了上去,一把搂住林静恒:“朋友往上,就是‘特别’朋友了,对不对?”

林静恒任他半夜撒欢,没说什么,心想:“不对。”

“特别朋友”是两头不确定的关系,往正无穷的方向发展,就是神魂颠倒,“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而假如有一天,或是感情淡了,或是相处不合,也有可能奔着负无穷去,轻的是“一拍两散,不相往来”,重的是“伤心愤懑,反成仇怨”。

但他不会的,林静恒想,他对陆必行,只有一头不确定,有下限,没有上限。

哪怕有一天这场春梦醒来,陆必行新鲜够了,烦了他的无聊无趣。

大约还有一个小时,天就要亮了,林静恒算了算时间,拿出一套干净衣服和提神咖啡,不打算睡了:“霍普这时候逃走,我怀疑他不单只是个在反乌会内斗里失败被迫害的人,不然他还能逃到哪去?他很可能还有自己的支持者,一直跟外界有联系,这样,八星系的真实武装情况恐怕会暴露,我们最好早做防范——你再睡一会吧,我去和图兰他们商量商量。”

“霍普不会的。”陆必行艰难地把飘在半空的神智拉回来,揉了揉眉心,“我真讨厌你这种表白说一半就非要岔开话题的行为,不知道说什么你不能看看书学习一下吗?”

林静恒十分纵容地一点头:“好。”

陆必行:“……”

这个“好”有点犯规。

他干咳了一声,在床边坐了一会:“霍普……霍普这个人,有一点处心积虑,但他不是疯子,否则他也不会冒着背叛反乌会的风险帮我们,农场基地,他做得很用心、也很漂亮,他有反对的东西和追求的理想,是真心想让荒土里长满鲜花的人,如果不是他自己坚信不疑,没那么容易说服别人追随他的。”

林静恒有些意外地抬头看着他。

“我的直觉,不一定对。”陆必行说,“如果真像你说的,霍普一直和他的支持者有联系,那他早就可以跑,为什么还要留下做这么长时间的义工呢?删了名单的后半段,他当然也有机会毁掉那个秘密文件夹——我觉得他是故意留给我们看的,他在用他自己的方法向我们解释这场混乱的来龙去脉,希望我们不要稀里糊涂地卷进去,能把生态还很脆弱的八星系保护好。有可能将来我们还是敌人,但现在,我觉得他不但不会暴露我们,还会主动帮忙掩盖。看他的年龄,应该是早在格……劳拉博士,甚至哈登博士活跃的时候,就加入反乌会的。我相信那些最早的反抗者心里都是有烈火的。”

他提到“劳拉”的时候,小心翼翼地看了林静恒一眼:“你知道有个奇怪的现象——历史上那些真正改变过世界的人,他们往往都是无意的,无意间走上某条路,走到风口浪尖,被历史选择,机缘巧合地成了那个重要角色。而那些最开始就信念坚定、伸手去挑战世界的人,反而往往会被命运的风暴推向意想不到的方向。我们这个物种,好像天生没有长出足够的理智,对不对?劳拉博士他们最初的愿景,一定不是现在这样。”

林静恒终于听出来了,陆必行今天晚上又撒娇又讲理,只是在小心地安慰他,他感觉得出自己对管委会的排斥,甚至会注意不提劳拉姓“格登”,字字句句都踮着脚似的。

林静恒心里像是被细小的针扎了一下:“唔。”

陆必行冲他伸出手:“所以你能偶尔放松一点吗?好好睡一觉。”

林静恒扣住他的手,轻轻地在他手指上摩挲片刻,抬起眼,目光幽深:“你在这,让我怎么好好睡?”

陆必行直觉林静恒这句话不是嫌他占床要轰他走的意思,喉咙轻轻滚动了一下。

林静恒略微一弯腰,凑到他面前:“我可以吗?”

陆必行无奈地想,这有什么不可以呢?

他觉得这种时候,就算林静恒问他要命,他也只好屁颠屁颠地双手奉上。

电光石火间,没有实验过的青年理论家把从小黄书上看过的理论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感觉这种事情虽然发源于冲动,但还是很需要一点技术的,以林将军的“技术”,他今天全无准备,恐怕是得不得善终。

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的时候,陆必行心里痛并快乐着想:“能得到林静恒,这算什么?豁出去了。”

不过虽然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真到了那时候,还是不太容易强迫自己放松下来的。

陆必行强忍着难受没吭声,勒紧林静恒腰的胳膊上青筋都暴了出来。同时有意无意地往床头看了一眼——床头上有个紧急医药箱按钮,点开以后床头柜里有常备的医用设备和药,伸手就能够着。

林静恒却突然停了下来:“弄疼你了?”

陆必行咬着牙抽了口气,硬是冲他挤出一个微笑:“没有。”

林静恒捏住他的下巴,轻轻地亲了亲他的嘴角,伸手在他浮起了一层冷汗的额头上抹了一把,缓缓放开他。

陆必行:“嗯,怎么?”

林静恒:“你来吧。”

陆必行一时没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愣愣地看着他。

林静恒屈指在他鼻梁上弹了一下,伸手按下紧急医药箱按钮,一个隐藏的抽屉缓缓打开,全套的消炎、阵痛药没拆包装,全新地躺在药盒里:“我说你来吧,想要我吗?”

陆必行脑子里“嗡”一声,晕头转向地片刻,他结巴起来:“我我我……我可、可以吗?”

 

作者有话要说:  看灯绳——baji~

分享到:
赞(80)

评论50

  • 您的称呼
  1. 突然开车,反攻啊

    匿名2018/10/28 20:05:02回复
  2. 谁攻谁受

    匿名2018/11/11 19:12:44回复
  3. 林真是太宠陆陆了,什么都让着他,什~么都让着他 ~\(≧▽≦)/~

    匿名2018/11/28 22:38:30回复
  4. 这个攻受转变得都成走马灯了,我喵的生生看成了斗鸡眼………

    2018/12/01 13:21:17回复
  5. 看P大的文,攻受我从没站错过。越是林将军这样高冷强势的,越有被受潜质…哈哈哈哈开心到炸

    匿名2018/12/01 13:35:52回复
    • 我意思3

      匿名2019/01/24 14:56:58回复
    • 我也是

      匿名2019/01/24 14:57:28回复
  6. 看P大的文只逆过澜巍一对

    匿名2018/12/22 21:43:23回复
  7. p大的文无论什么cp我都照吃不误并且完全没有障碍,除了言情

    匿名2019/01/12 22:07:29回复
  8. 看p大的文从来不站错cp

    匿名2019/01/24 14:59:34回复
  9. 看p大的文从未站对cp
    / 手动再见

    pirate2019/01/29 22:35:58回复
  10. 我可以!

    匿名2019/01/31 01:46:58回复
  11. 这cp逆的我一口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匿名2019/02/02 23:08:30回复
  12. 这这这和七爷真是超级相似的情况啊

    拾凉2019/02/03 17:51:50回复
  13. 我啊?我大概只站对过有匪一对……默读!我都站错了……悲伤

    顾长卿2019/02/04 16:19:52回复
  14. 妈耶,果然一到肉人就多了。。。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3:17:22回复
  15. 看灯绳:biaji~
    黑暗中一大群乌鸦羊驼飞过

    匿名2019/03/03 13:39:25回复
  16. 沉浸在被P大逆了cp的恐惧中,我明明看了文案的啊,怎么还是被逆了……

    沈璃2019/03/10 15:47:57回复
  17. 微笑,你来吧???!

    2019/03/11 03:11:29回复
  18. 这样也可以啊,将军实在是太疼比心了。

    撒的一手好娇2019/03/17 15:20:48回复
  19. P大的文从来乖乖看文案,从来没有站错过cp的人十分愉悦

    Luke2019/03/21 13:13:59回复
  20. 看灯绳——baji~
    P大你又皮了……( ⚆ _ ⚆ )……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22 10:57:30回复
  21. 真宠,话说此处应该手动艾特其他的受

    花从心2019/04/01 21:00:41回复
    • @赵云澜@诸恒@顾昀@魏谦@徐西临@费渡,看吧,这就是太宠的后果,哦,@赵云澜不是,他是被迫的,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逸远2019/06/16 22:36:58回复
      • 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哈哈哈你没事瞎说什么大实话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假装自己看透了一切2019/06/24 21:16:48回复
      • 哈哈哈,其实我倒觉得嘟嘟是因为武力值不够呐!以及长公主的情报错误!

        冥洺2019/07/10 13:30:01回复
      • 对了,义父同学,不要开小差,又一个人走了你的老路,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逸远2019/07/12 11:15:29回复
  22. 这对是我唯一一对看到开车都还没认攻受的……主要是看了剧透啊啊啊

    长逝君怀2019/04/05 20:44:46回复
  23. 真好,没认错攻受

    我就想上陆必行2019/04/06 18:01:06回复
  24. 要不是我他妈看过了最后的攻受表,我绝对会站错cp,不过好甜,挺

    俞灵2019/04/14 16:56:27回复
  25. 腰细的一般都是受

    匿名2019/04/24 10:51:57回复
  26. P大 你不厚道! 啊啊啊啊林将军啊 你这一心软就决定了你一 被子的地位啊,啊啊啊 错失良机啊

    巍澜 诶 越大越胆小 越大手越欠2019/04/30 12:28:48回复
  27. P大我有話說,其實那個男男的那個O交占比不是很高,大概10%都不到

    實際情況的分析2019/05/03 14:45:59回复
  28. ???说好的受呢比心?

    花楹2019/05/04 12:12:05回复
  29. 为爱而受,甜齁了

    巍澜入坑2019/05/11 10:40:27回复
  30. 哦我的天!!我可以!!!

    匿名2019/05/13 02:23:03回复
  31. 看来林上将技术不太好啊……难怪是受……

    国师大人2019/06/03 22:16:40回复
  32. 我没有逆攻受啊哈哈哈哈哈(´▽`)ノ♪

    nymph2019/06/12 00:07:38回复
  33. 哈哈哈哈哈

    凉玖2019/06/19 20:18:29回复
  34. 看灯绳——baji~
    怎么可以这样

    染柒2019/06/23 15:38:00回复
  35. 从今天开始,就是我正式发现我以前逆cp的那一刻

    假装自己看透了一切2019/06/24 21:14:20回复
  36. 一到肉就人多系列。我坚持这是一对互攻的,只是文里刚好将军在下面而已。顺带一提,杀破狼也是。

    顾南风2019/06/24 22:52:45回复
  37. 这都行?将军也太宠笔芯了。我的妈耶…

    居居2019/06/28 12:16:32回复
  38. “即使有什么事必须离开一会,只要你还在,我就还会回来”。
    大将军一言九鼎 分开的16年也是挣扎这要回到必行身边 必行就是他活下去的希望

    哈哈哈哈感觉自己的评论和你们格格不入
    将军啊 阿絮和温客行打得热火朝天就因为谁都不愿意当受 而必行心甘情愿的让你睡 你怕弄疼他自愿当受 不过想想后面的必行还是很A的 心里稍稍有点安慰了哈哈

    顾昀我老公2019/07/06 20:00:24回复
  39. 从未站反cp

    千里2019/07/09 15:55:32回复
  40. 你就是把他宠成这样的!

    暮晞2019/07/13 20:32:10回复
  41. Oh,my god!将军,你怎么能这么宠

    我爱数学数学爱我2019/07/14 00:01:46回复
  42. 看灯绳一一一baji~~~

    匿名2019/07/15 13:26:48回复
  43. 为爱做零林静恒
    满满的宠溺

    苏沐晚2019/07/17 12:31:19回复
  44. 哇塞,开车时的评论好多。。。

    老温的核桃2019/07/20 17:12:4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