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降落北京β星

陆必行飞快地瞥了一眼远程屏幕上总仿佛在延迟的林静恒, 试图说句话:“总长, 现在……”

可总长大概是年纪大了,要么就是彩虹病毒的后遗症, 一激动就容易耳鸣, 没听见他的声音, 兀自激动:“我们反抗凯莱亲王,死了一代人, 才把凯莱亲王赶出八星系。联盟给我们所有的承诺都没有兑现, 让我们自生自灭,没关系, 我们可以等, 实在等不到, 我们也可以自己想办法。八星系在议会没有半点话语权,八星系的钱拿出去就是一团废数据,也没关系,我们没有怨言, 不就是穷么, 再穷也比当年在凯莱亲王手下当牛做马的时候强多了对不对?联盟不承认地方武装, 还是没关系,如果这就是联盟的规矩,我们愿意入乡随俗,我们愿意遵守一切,即使我们在联盟最外围,即使我们的邻居就是域外海盗, 每天做的噩梦都是凯莱亲王卷土重来,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生活再遭一次洗劫……”

陆必行隔着图兰伸手去拉爱德华总长,没够着——老总长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她说的那些什么东西我听不懂,你去外面,随便抓一个傻吃傻睡干活的,他也听不懂,我们怎么会知道什么伊甸园为什么立法,什么什么事件,有多少大人物被捕过?我们根本连伊甸园是什么狗屁都没见过,我就听懂了她们自己有钱有权有地位,勾结了域外的反乌会,喂大了域外的毒虫!”

“我们不是人吗?我们不配好好活着吗?就因为我们缺个主义?”总长蓦地转向远程屏幕,褶皱丛生的眼睛里射出刀子似的光,戳在那男人笔挺的胸口上。

陆必行立刻跟着他站了起来,抬高了音量打断他:“总长!”

那一瞬间,陆必行敏锐地感觉到,老总长是有话要对林静恒说的。

因为劳拉格登是林的母亲,而他本人来自于错综复杂的联盟军委,林静恒一个人站在这里,几乎代表了整个联盟中央上层错综复杂的博弈……也代表了整个联盟中央对第八星系居高临下的傲慢态度。

还因为他作为白银要塞的总负责人,“死”得异常蹊跷,“死而复活”又不明不白,而恰恰是在他“死”后,海盗入侵,联盟崩溃,谁也不比谁傻,这里面有什么缘故,老总长未必没有自己的猜测,只是为了第八星系选择闭嘴合作而已。

这一次,总长终于听见了他的声音,他松弛的两颊轻轻颤抖,因萎缩而显得干瘪的双唇紧紧抿着,就在图兰甚至伸手想切断远程联系的时候,老总长一言不发地低下头,快步转身走了。

陆必行立刻转向林静恒:“林,你……”

可是他刚一开口,远程通讯就从林静恒那边切断了,屏幕上漆黑一片。

陆必行双手按在会议桌上,深吸了一口气,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表情已经平静下来了,没有总长,一帮人都茫然地等着他说话,他得说点什么。

“第八星系既然已经宣布独立,联盟还是域外海盗,谁对谁错,对我们来说,现在意义都不大。从刚才这段视频里,我觉得我们只需要注意两点,”陆必行抬起头,“第一,域外海盗有联盟内应,但图兰卫队长方才搜索了整个加密文件夹,里面所谓的‘内应名单’,只有几十年前联盟逮捕过、大家都知道的那几个人,为什么,这很奇怪啊,反乌会他们自己跟自己还要保密吗?”

会议室里的众人鸦雀无声片刻,陡然反应过来他的言外之意,炸了。

“陆老师,您是说在我们解开加密锁之前就有人动过手脚?”

陆必行抬头看向图兰:“卫队长,我听说霍普先生第一次见到林,就叫破了他的身份。”

“他妈的。”图兰骂了句脏话,粗鲁地在自己的个人终端上拍了两下,“把那个霍普给我控制起来!”

研究院新任的负责人感觉这个谈话走势不太对,连忙说:“陆老师,研究院重地,霍普要是靠近,会有人严密监视的,他没有这个机会。”

陆必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院长,那您知道,这几个月以来密切接触过加密文件的研究员里,有哪些人和这位反乌会的前任先知说过话吗?”

院长激灵一下。

“第二,在视频里,劳拉格登女士为了抵挡追捕者的精神网入侵,给自己注射了一枚芯片,这枚芯片能让她一个人硬抗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就算以林静恒将军的精神力也做不到,一枚芯片能把一个非军事人员的精神力提升到这种程度,一但批量生产,会变出一支什么样的武装?所幸的是,到目前为止,无论是联盟还是海盗,没有出现过这种无敌的军队,自由军团的芯片‘鸦片’只能当毒品用,是个粗制滥造的仿品,我想也许是因为什么缘故,芯片技术失传了,但显然,自由军团和反乌会都在找这东西,我们至少要对此有所准备。”

陆必行说到这,心里其实有灵光一闪,他想,女娲计划的关键词是“人类进化”,如果他是当年的女娲计划的总策划哈登,他一定会把“精神力进化”作为主攻方向,因为人类的碳基躯体终有极限,要提高有效战斗力,机械化是唯一可行的路。

至于劳拉格登的生物芯片,纵然技术失传,但既然已经有了鸦片这样的仿品,以海盗们的科研水平,五十年都没能做完这道填空题吗?

所以很有可能,芯片和女娲计划其实是一体的——也就是说,当年的女娲计划可能就是为了培养能安全接种芯片的人,劳拉格登被迫自爆后,反乌会和自由军团都缺失了关键信息,各自走岔了路。

然而陆必行的目光扫过在座每一张惴惴不安的脸,又把这个猜测紧紧地捂住了。

他不知道,如果与一种足以改变此时战局的力量摆在眼前,在座这些夹缝中的受害者们会不会忘记彩虹病毒对第八星系的伤害,对着这无上的诱惑伸出手。想一想,只要一剂芯片针下去,刚学会开机甲的菜鸟都能变成比白银十卫还要厉害的超级太空兵。

不说别人,就连陆必行自己也是心动的。

他们已经身在地狱之中,那点脆弱的人性之火实在不堪考验了。

陆必行于是不动声色地倒了一碗鸡汤,把这个危险的话题泡了,替临阵被气跑的总长说完了会议总结陈词:“我不相信凭借外物、武力,真的能征服什么,当年为了反抗凯莱亲王,连手无寸铁的民众也敢站出来组建自由联盟军,我们今天有新政府、有自卫军,害怕什么呢?只要被彩虹病毒蹂躏的愤怒还在,自由联盟军的精神还在,我就无所畏惧,诸位呢?”

诸位新政府的骨干们没有人吭声。

因为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像星海学院的半大孩子那么好忽悠,面对内忧外患,让陆校长临时编的夹生鸡汤噎得够呛,一个个愁眉苦脸地走了,试图在心里把“无畏”俩字多叨叨几遍,好凑合着随便自我洗脑一下。

陆必行轻轻地吐出口气,无比想念起林静恒……哪怕他们几个小时前才刚刚见过。

他伸手按在自己的个人终端上,很想联系他,可是远程通讯是双向的,如果不知道对方的确切坐标,就得指望对方途径某个跃迁点的时候自己扫描信号。

陆必行想了想,通过远程网络发了一条信息:“还好吗?回我一下吧。”

文字的信息录入电磁波信号,加密后从启明星发出,被跃迁网络来回折叠,传送到遥远的星空里,林静恒罕见地没有立即回复。

陆必行叹了口气,回头看向黑洞洞的远程通讯屏幕,不知为什么,从那一片漆黑里,他感觉到了那个人的脆弱。

一直以来,他觉得林静恒长得帅,毋庸置疑的强大,不易察觉的温柔像长在石缝里的野花,又动人又撩人,陆必行从不觉得“脆弱”这个词会和林静恒扯上关系,即使是他病得要死、迷迷糊糊间从医疗舱里摔出去,那双高烧下模糊的眼睛也在看着某处,带着孤注一掷的力量感。

他此时不太能想象林现在是什么心情,毕竟,林静恒不管有什么心情,也不会宣传得满世界都知道,他只是觉得心里很堵,没着没落地悬在空中,恐怕非得要亲手摸一摸那个人才能落下。

“什么?”这时,旁边的图兰突然提高了声音,“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陆必行回过神来,转头看向她。

“霍普失踪了。”图兰飞快地看了他一眼,眼睛里渗着冰渣,“一个卫兵队看着他,居然能让他失踪,这基地在我眼皮底下被反乌会渗透成渔网了吗?通知所有人,集合!”

后面那句是冲着个人终端喊的。

图兰性格活泼,对上对下都有点没大没小的意思,有的时候,人们总忘了白银第九位队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陆必行本想说什么,张了张嘴,终于还是缄口不言,看着图兰腥风血雨地走了——卫队长统帅白银九,有她自己的作风和方式,他不是军方的人,不该多做置喙。他突然升起一点无力的感觉,想那时林发着高烧靠在他怀里,霍普配合他在反乌会老巢附近用先知语糊弄那些人,拿回抗体样本救下了整个启明星;想霍普不辞劳苦地搭建了第八星系的农场基地,这一趟出行回来路上,霍普还告诉他,机器人的程序都已经写好了,只要物料充足、有人照看,基地的模式可以无限复制。

对了,霍普还答应要送给他两瓶酒。

原来陆必行以为,人与人之间的误解,都来自于距离与隔离,如果能有幸同行一段,总能或多或少地模糊掉彼此间生硬的边界。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一些人和另一些人,是注定要分道扬镳的。

校场上的图兰不讲究“法不责众”,因为没有人说得清霍普到底是怎么跑的,所以所有人一起受罚,新加入的自卫队员第一次体会到白银九残酷的军法。

周六低着头,走在受罚的人群里,脸上没露出端倪,心里是不服的。

霍普能干什么呢?他只是个在反乌会里就被排挤的倒霉蛋,被俘以后,低调配合,甚至还立了功,连林静恒都不好意思再关着他,他努力地为基地、为八星系做了那么多事,还动辄就被拉出来审问囚禁,周六冷眼旁观,替霍普委屈。

毕竟,他是那么向往霍普描述的那个充满阳光与雀鸣的世界,以至于向往出了人情味和同情心。

周六想:“就算陆老师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的。”

此时,霍普的小机甲已经绕开监控死角,混进了民用航道,伪装过后,他们飞离了启明星基地。

八星系的民用航道已经开始开辟出来了,建成了紧急救援系统,但因为时间尚短,军方力量不足,安检还没特别完善,有很多空子可以钻。

霍普带着他的几个信徒混迹在商船中,信徒们大多是被扣留在启明星基地的反乌会成员,但其中还混杂着几个生面孔――如果陆必行在这里的话,就会认出来,几个平时沉默寡言的研究院技术人员也跟着他跑了。

与一架货运商船错身而过的时候,对方突然传来通讯请求,反乌会的几个人顿时有些紧张,霍普却没什么顾忌,通过请求。

对面先传来一段轻快的口哨声,随后,有个粗砺的男人大喇喇地说:“朋友,救急,借点能源行吗?”

霍普和颜悦色地问:“怎么?”

“我是给第四基送货的,刚回来,路上遇见点意外,能储见底了,恐怕飞不回去啊,朋友,救个命吧。”

霍普在手下人们欲言又止中,痛快地从自己的机甲备用能源里分离了一个小储能器给对方:“够你开到启明星了。”

过路的货商没想到他这么痛快,千恩万谢,吹着活泼小口哨走了。

“先知,”等人跑了,一个启明星以前的技术人员小声说,“这些人都是骗子,以前是干走私的,留下几艘破商船,现在趁别人都不敢上太空,承包些民用运输的活,赚的很多,都快赶上星际工程队了,就这样,他们还要为了节约成本,在路上逮着谁骗谁的能源。”

霍普有些意外:“骗人的?”

“是啊,商船损坏或者抛锚,可以呼叫紧急救援,找军方的航道守卫来解决,您看他敢不敢拿这套说辞骗大兵?”

霍普哭笑不得,觉得第八星系真的是有活力了,连骗子们都出来活动了。

这时,他们经过了一个跃迁点,机甲“嘀”一声:“远程通讯密钥匹配,是否建立联系?”

霍普一愣,眼角卷起来的笑纹消失了,沉默片刻后,他一点头:“好,发送我方坐标区间。”

远程通讯的双向链接随即建成,漫长的信号穿过数个星系,几十个小时后,对方出现了,但是屏幕上黑乎乎的一片,对方不露脸,只有一个处理过的声音。

“远程通讯端口的留言已经放在那几个月了,”对方说,“怎么现在才回?真打算把组织让给那些疯子?”

域外海盗势力错综复杂,光是反乌会内部,就有很多不同的声音,有人支持使用暴力,战争时不择手段,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生化病毒,属于“狂躁派”,也有人认为反乌会不该抛弃初心,在联盟这个四面漏风的时代,才应该润物无声地争取信徒,彻底改变人们的观念,算是“环保派”——霍普当然是后者。

不过在这种人人都在躁动的时代,想也知道,狂躁的声音更大,在海盗入侵联盟之前,反乌会已经内部清洗过,霍普靠着出色的洗脑能力,人缘向来没的说,被人保护着混进了凯莱亲王卫队,暂避风头。

“光荣军团过河拆桥,公开背弃伙伴,现在组织陷在七大星系里,被联盟的地方部队纠缠得很头疼吧。”霍普说,“怎么,那几位一门心思要团结域外武装势力的压不住组织里的不满了?”

“这种短视的野人跟光荣团混久了,脑子不好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霍普话音没落,就听见远程通讯里的神秘人说——这不是回答他方才的问题,神秘人和他离得太远,通过跃迁网,一问一答中间有数十小时的时差——神秘人自说自话道,“你别再阴沟里混日子了,回来主持烂摊子吧,我给你武装支持。”

霍普闭上自己的眼睛,目光顺着精神网展开,望向简陋的民用航道。

又过了一会,远程通讯里的神秘人第三条留言到了:“不过我最近有点小道消息,据说白银十卫中的某一支似乎在第八星系,做掉了那个什么冯的神经病,领头的人疑似……林静恒?”

霍普睁开眼,不动声色地说:“不是死了吗?”

这一次,那边沉默了很久,大约是接到了他的信息后,才说:“是啊,但毕竟她的儿子,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没能找到‘禁果’,我在想,有没有可能真的落到了他手里?你一直在第八星系,那鬼地方现在在搞什么?”

几个反乌会的人同时看向霍普,霍普伸出一根手指,冲他们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林静恒一直在你眼皮底下,一个小孩子而已,你看着他长大,难道还不知道他的底细吗?白银十卫有没有,我不大清楚,联盟崩溃以后有一小撮人重新去当雇佣兵了吧,到了八星系也有可能——至于凯莱亲王阿瑞斯冯是自己找死,炸了三个星球,激怒了当年跟着陆信的那些地方民兵,地头蛇们利用地下航道刺杀了他。原来那个行政长官侥幸没死,现在弄了一帮老弱病残的班底,重新成立了政府,带着这些人凑合混口饭吃,人们都很可怜,这边营养针都是硬通货,农业基地还是我帮他们建的。”

神秘人物那边收到后,怅然若失地叹了口气:“可惜,我还以为……唉。不过种地倒像你能干出来的事,这个节骨眼上,别闲云野鹤了,回来吧,我派人去接你。”

霍普不置可否,也不再等新的信息,伪装过的机甲穿过跃迁点,往更广阔、更残酷的世界而去。

林静恒屏蔽了远程通讯,屏退左右,放任空间站自由漂流,行至了北京β星附近。

他忽然说:“降落北京β星。”

“先生,您确定吗?”湛卢问,“北京β星的大气层已经在轰炸中遭到了毁灭性破坏,地面环境不支持人体暴露其中,地面无收发站台,只能采取迫降方式靠近。”

林静恒“唔”了一声。

湛卢不再烦他,人工只能操控空间站,缓缓绕行死寂的星球。感应到引力,穿过有毒的浓云,靠近地面。

距离地面五千公里的时候,透过湛卢的精神网,已经能仿佛置身地面一样看清这颗他住过五年的星球。

像个恐怖故事布景空间,街道与楼宇的残骸依旧,核爆的灰烬与冰雪覆盖在地面上,地面温度降低到了零下一百六十摄氏度,冻住了一切,有毒的风喜怒无常地卷过死寂之处,刮开灰尘,露出倒伏的尸体遗骸,像独自游荡祭奠的幽灵。

林静恒想起他那个栖身的“破酒馆”,那些面壁喝酒,深夜里目光迷茫的年轻人。

都已经灰飞烟灭。

“算了,”林静恒突然说,“不下去了,加速脱离引力,我们走。”

空间站重新加起动力,发出“嗡嗡”的噪音。

“清点空间站里的所有物资,”林静恒沉声吩咐,“在回到启明星之前我要完整列表,把这个空间站的负责人看好了,派一队人逼问他来路……回去了。”

林静恒抵达启明星时,已经是启明星的凌晨了,他不想理任何人,连湛卢都留在了重三上,独自穿过夜色,走向他“壁橱”一样的小休息室,一推门就撞到了什么东西——轻响惊动了声控灯,林静恒愕然地一低头,看见陆必行正坐在他门口地板上,被门拍醒,正迷迷糊糊地揉眼。

分享到:
赞(14)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emmmmmmm……下章章名……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3:11:3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