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伏击我们的敌人先到,小心

独眼鹰在跃迁点之间乱窜, 他不像林静恒, 没有把舒缓剂当咖啡喝的毛病,已经好多年没有被这么高剂量的舒缓剂折磨过了, 肌肉抽搐过去, 紧绷的神经又开始发难, 左胸的肋间神经像一条勒在他肺上的橡皮绳,一呼一吸间疼得钻心。这让他不由自主地弯下腰, 把呼吸放得更轻, 时间长了有点缺氧。

他在这样晕头转向里,发觉事情开始有些不对——追兵被甩掉了。

和于威廉分开的时候, 大部分的追踪者都在独眼鹰这边, 途中有几个队友突然出现, 想帮他分担一些,但是对方似乎打定了主意,不去管其他人,卯足了劲只盯他一个人。

这附近的跃迁点没有加密的, 独眼鹰往任意一个方向逃, 他们都能通过重甲扫描到他, 随即追上来,独眼鹰备用能源已经在狂轰滥炸中牺牲了,剩下的那点能量能撑多久,他自己也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追兵被甩下似乎只有可能是他们主动放弃。

阴谋?陷阱?

天降天谴, 让敌军的老大猝死了?

还是第八星系突然整体折叠,把远在启明星的白银九折过来了?

机甲的通讯频道里一片空白,所有人都不在他身边,独眼鹰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远程联系需要知道对方的坐标,或者自己在跃迁点留下信息等对方主动查阅,反向链接——在追兵虎视眈眈下,前者做不到,后者无异于找死。

独眼鹰在千头万绪里,百思不得其解地琢磨了一会,只好试探着又穿过几个跃迁点,兜了一会圈子,确定追兵们真的对他失去了兴趣,才小心翼翼地往地下航道方向靠近。

穿过第一个地下航道上加密的隐藏跃迁点时,通讯频道里就有了反应,原来有人已经先到了。

“独眼鹰回来了!”

通讯频道里每多一个亮点,都会引发一阵欢呼。

“四号、八号也到了,这里是三号机。”

独眼鹰顺着旁边的主控台滑下来,没什么力气地瘫在地上,他弯下腰,抵住抽痛的左肋,几不可闻地开口回应:“我是一号……六号被击落了。”

通讯频道里沉默了片刻,四架机甲占据四个点,刚好排成了一个平行四边形,在通讯频道里微弱地闪着光。

来时十架机甲,已经有三架机甲确定被击落了,其他人不知散落在何方,他们只能等待。

独眼鹰吐出口气:“对不起诸位,你们过来帮我,已经仁至义尽,不应该再让你们跑这一趟。”

四号机上——血压一直不大稳定的那位开口说:“我们要是不愿意来,当初就不会答应你,放心吧,老陆,不是因为别的。”

八号机上的驾驶员插话说:“反正我们俩是光棍一条,怎么样都不亏,就是贝老哥牵挂多一点。”

三号机里的驾驶员年纪很大了,大家都叫他“贝老哥”,至今也说不清楚“贝”是姓还是名。

贝老哥笑了一下:“我没什么,我之前不是攒了点钱吗?216年就带着老婆孩子一起移民第七星系了。”

通讯频道里七嘴八舌地对他发起了声讨,开玩笑说他是八星系的叛徒。

“第七星系真好啊,满大街的服务机器人,你走在路上崴个脚,马上有机器人过来问你需不需要帮助,在那,人人都有家、都体面,人家老远看到你,不管认识不认识,都会跟你点头,最好的你们知道是什么吗?人家那边车道和人行道居然是分层的,所有的车子都有自动驾驶……能想象吗?他们那从来不发生车祸!”

独眼鹰问:“不是挺好吗,你怎么回来了?”

“没办法,七八星系的官方汇率是106:1,但是兑换有限额,我们全家加起来,一天最多能换五千八星系币,实在不够用,而且他们系统动辄维护、交易关闭,我们只能去黑钱庄,黑钱庄就靠移民养着,漫天要价,汇率最高达到过两千八,没人管——当然,黑钱庄违法,你可以报警,只要你报警,联盟政府立刻派机器警队过来端了他们窝点,可是那又怎么样,你还是得用钱,所有的黑钱庄都是一伙的,他们能查出是谁报的警,发现是你,你就完了,再也别想从他们手里弄到一分钱。人家本地人一出生就进入伊甸园,但外来人口不行,装上伊甸园,相当于平白无故在你身上装一个器官,要适应,需要专业人员给你做一个一年期的培训,培训费用要自己掏钱,贵得说出来能吓死你们。我在八星系全部的身家,交了移民申请费和培训费就不剩什么了。规定说移民一年内选择回原籍,申请费可以退,我就把他们放在那,退了我自己那份移民申请费,又省了一个人的培训费,自己回来弄钱养活他们。”

“怎么不在七星系找工作?”

“我能干什么?七星系不像咱们这鬼地方,卖力气的、服务的工作,基本都是人工智能干的,需要人的工作本身就少,人家一查你的个人终端,听说你是移民,百分之百不会用你。”

独眼鹰问:“现在这么乱,家人还好吗?”

三号机上的贝老哥沉默了好一会:“海盗攻占联盟的时候,他们想偷渡回八星系找我,路上碰见联盟军和海盗打仗,被流弹击中了,当时通讯全断,我是一个多月以后才知道这件事的,想死都追不上他们了……我也没什么好牵挂的,能有点事干挺好的,生死有命呗。”

这时,又一架机甲出现在通讯频道上,是五号机,众人又是欢呼,方才平淡的沉重与压抑的痛苦荡然无存,分别不到几个小时,再见面,就像几十年离家的朋友突然回乡过年团聚一样激动。

接着是九号机——九号机有一点波折,驾驶员的神经大概是绷到了极致,找到组织以后,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直接晕过去掉线了,备用驾驶员忙着抢救他,没有第一时间接管精神网,机甲整个打着转飞出去了,等在地下航道里的五架机甲一起拖拽捕捞网,才把他们拉回来。

贝老哥问:“现在就差于警督了吧?怎么还不来?”

独眼鹰看了一眼时间,距离他和于威廉分开两路,已经过了六个小时,本该先他一步的于威廉此时居然一点消息也没有,他这会身体缓过来了一点,脑子也清楚了不少,想起诡异的追兵,心里微微一沉。

“我们再等他一个小时,”贝老哥提议,“万一他不来,或者……我们不能总在这里耽搁。”

众人没有异议,于是他们等了一个小时,可是于威廉毫无消息。

独眼鹰开口说:“我们再延长一个小时,也许他是路上被什么绊住了。”

他们又等了一个小时,于威廉依然不见踪影。

这次,没人再说什么了,六架机甲里的人好像有了某种默契,一起无视了时间,无限期地继续等下去。

独眼鹰他们离开启明星后,曾经在十六个星球和宇宙空间站里停靠过,拜访过的人里面,有的拥有小小的军事基地,有的管理一座城——最厉害的是个名叫“虎鲨”的前自由联盟军人,辖制一颗有六千万人口的小行星,战争破坏了星系秩序后,已经自立为行政长官。所有人都热情地接待了他们,规格之高不比战前差多少,独眼鹰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在凯莱星空中夜总会里寻欢作乐的日子,可是每个人对第八星系独立的事都保留看法。

在独眼鹰他们摸瞎赶往地下航道的时候,十六处联络站里,正在实时同步地播放着于威廉的个人演讲。

于威廉独自一个人驾驶着小机甲,依着他自制的地图,前往假航道,在远程终端里缓缓地说:“我叫于威廉,生于新星历63年,新星历136年10月加入自由联盟军,是最早的一批侦察兵,后来加入第八星系联盟政府,从警察做起,后来成为八星系警卫总署总警督……”

他像个尴尬的艺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拉起扩音器,独自表演,可是街口人来人往,无人回应,无人驻足,喧嚣包围中,他旁若无人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于威廉用不怎么引人入胜的方式讲了他为什么要加入自由联盟军,讲他死于彩虹病毒的父母和弟弟,讲他曾经的梦想,讲他死灰复燃的期冀,他甚至大言不惭地替爱德华总长描述了一个未来的八星系总规划,刚说到医疗和教育,话音就戛然而止——那支被“野狼群”溜成了一团乱麻的军团武装无声无息地挡住了他的去路。

独眼鹰的判断很准,叛徒就出在他们走访过的人里,于威廉偏头看了一眼远程终端上连接的所有人,知道这里面的叛徒已经很有效率地出卖了他的坐标和航道地图,而接到他求救的“朋友”们,仍像眼睁睁看着狼捉野兔的田鼠,战战兢兢地挤在洞口,只是围观。

于威廉笑了起来,打开军用记录仪,把荷枪实弹的包围圈拍了下来,画面同步传了出去:“239年的时候,我曾经有过一次机会,参加一个政府交流项目,被外派到六星系进修,我当时表现大概还可以吧,他们跟我说,我可以留下,带直系亲属一起移民,只要交一份申请,六星系警卫总署会负担移民费用。我想了很久,申请表已经填好了,接到了老总长的信——那是爱德华总长的前前任,现在已经去世了——他说刚从沃托开会回来,陆信将军正在为第八星系争取权利,首都星的联盟上将尚且在奔走,我们自己怎么能做一个傲慢的利己主义者呢?我看完一宿没睡,第二天把申请表从个人终端上删了,又返回第八星系,因为这个,我爱人跟我分手,四十年没再联系过我。”

于威廉把军用记录仪收回来,面朝远程端口。

“我非常后悔。”他对他的听众们说,“回到第八星系,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

他说完,关闭远程端口,很没礼貌地跳过了“道别”的环节,把动力系统开到极致,所有导弹一起顶上膛,扇叶似的朝着对方扫射过去,像一只小小的蚂蚁,扛起钳子,自不量力地冲向洪水和猛兽。

这些导弹是不可能打中对方的,侧翼的几架防护机甲轻轻松松地就把导弹拦截了,与此同时,重甲巨大的精神网压了下来,于威廉的人机对接口遭到了猛烈的攻击,他的精神力无力对抗,人机匹配度跳崖似的直线下落,在二十秒之内就从70%降到了55%。

此时,他距离敌阵至少还有上万公里。

于威廉本想冲到敌阵中自爆,能炸毁一个就不亏,现在看来,连自杀式袭击也是痴心妄想,他这一生都在痴心妄想。

人机匹配度下降到51%,于威廉在最后一刻,启动了机甲自爆程序。

紧接着,他眼前一黑,被对方从精神网上打下来,脑损伤让他瞬间失去了意识。接管精神网的敌人很快发现自爆程序被锁定了,不可逆转,来不及示警,倒计时已经滚到了头——那架小小的机甲炸出了一团小小的烟花。

机甲自带的可燃物与助燃气体很快燃烧殆尽,黑暗的宇宙吞噬了一切,残骸们循着惯性离开原地,连自焚都显得局促而匆忙。

然而就在远程连接断开的瞬间,十六处接到远程求救的联络站里终于有人动了。

两个武装基地最先派出了武装机甲,随即,一颗行星上也跟着飞出了二十来架小机甲和运输舰,同时,以这颗行星的远程通讯站为核心,很快循着各大基地与行星的坐标铺开了新的远程通讯——

“范恩星支援队准备前往目标坐标,我们有二十架机甲,三架额外补给舰。预计二十分钟后可穿过跃迁点抵达……你们都他妈死了还是在吃屎?”

“凯迪卫星基地依然健在,我们武装不多,只有六架小型机甲可用,预计二十分钟后集合完毕发往目标坐标。”

“纽约星自卫队准备完毕,正在前往目标坐标。”

“纽卫六看到你们了,我们没有武装机甲,补给舰马上跟上——”

那团一闪就灭的小火花终于点着了第八星系死去多年的火种,古老的战歌带来吹不灭的风,火苗见风而长,渐成汹涌之势,一发不可收拾地绵延到广袤而荒凉的星空。

可是点火人再也看不见了,他的火把已经熄灭在悔恨的汪洋里了。他的朋友们已经在约定的地下航道里等了近六个小时,独眼鹰他们按捺不住,开始顺着自己躲藏的跃迁点来回扫描,试图搜寻是否有远程信号,用跃迁点发远程信号会暴露于威廉自己和地下航道的坐标,逻辑上说,于警督肯定不会这么做,但万一……

突然,独眼鹰扫描到了一个微弱的信号,不是发给他们的,是通过跃迁网溢出的。

独眼鹰试着用他们这支小机甲队约定的通讯密钥,果不其然被拒绝接入,他心里一跳——不是自己人。

但一般来说,只有一次规模很大的远程通讯才会有信号溢出,仿佛也不该是那些鬼鬼祟祟的敌人。独眼鹰犹豫片刻,鬼使神差地试用了另一个密钥——自由联盟军的字母简写,下一刻,他对接上了远程信号!

独眼鹰的心跳开始加快,可是信号太弱,他在疯狂逃窜中,一半的机身破损,增幅器早就变成太空垃圾了:“你们谁的机甲有信号增幅器?!”

八号机立刻接进来,所有人屏息凝神地听着,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微弱的信号里传来。

“他们出兵了?”贝老哥难以置信地说,“来……来救援我们?但他们怎么知道……于警督给他们发了坐标?”

独眼鹰打断他:“就算他们仗义,只要有人发坐标,也肯定是伏击我们的敌人先到,小心!”

一句话把所有人的神经都绷紧了,然而紧张戒备片刻,地下航道里依然安静得像是死地,捕捉不到一点异常能量。

随即,微弱的远程信号里,有人说:“已经抵达目标坐标,捕捉到异常能量来源,全速追击!”

众人一头雾水,面面相觑,贝老哥莫名其妙地问:“他们说的……捕捉什么异常能量?目标坐标在哪?不是我们这吧?”

随即,不知是谁突然在通讯频道里说了一句:“于警督当年好像是侦察兵,专门负责修订军用航道图的。

通讯频道里沉默了几秒,下一刻,一号机突然掉头就走。

“独眼鹰,你干什么去?”

独眼鹰不回答,他们没有重甲,不能在原地进行远程扫描,只能采用笨方法——循着这点溢出的远程信号找。

另外几架机甲跟着他从避风港似的地下航道里鱼贯而出。

把于威廉逼到自爆的机甲军团伏兵有内线,在第八星系的乌合之众们出兵前就早得到了消息,已经先一步转移,援军虽然总体上人不少,但从各个行星和基地里飞出来的都是十几二十几架小机甲的小战队,不用打就是一盘散沙,伏兵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撤退得从容不迫,路上遭遇到了两支小机甲队,然而第八星系的小机甲队在重甲开路的军团面前不堪一击,很快被七零八落地甩下。

伏兵军团中,重甲上的指挥官轻蔑地笑了一声:“一帮老弱病残的鬣狗,踢开。”

“是!”

伏兵军团一排导弹打了出去,拦路的小机甲们四散奔逃,几次愤怒地试图做出反击,都被对方轻易和化解。

这时,一排高能粒子炮从附近一个跃迁点里打出来,正好撞在伏兵军团重甲防护罩上,可惜能量不足,被防护罩挡住了,伏兵的指挥官一皱眉,立刻听见手下人来报:“长官,是那机甲目标机甲!”

“太好了,正发愁找不到他们,自己送上门来了。”指挥官冷笑,“追!”

同时,来自第八星系的援军们也看见了:“好像是独眼鹰他们!”

七零八落的援军们立刻试图聚集在一起,然而反应还是慢了,独眼鹰他们像一帮疯了的蝼蚁,愤怒地用米粒大的口器叮咬眼前的庞然大物,且打且退,伏兵重甲像是见了血的野兽,张开血盆大口追了上去,要把他们一口吞下,无数重精神网压下去,援军们吊在后面穷追不舍,眼看要被甩下!

独眼鹰他们的通讯频道里,四号机、九号机先后掉线,旋即陷入到了对方的包围圈里,独眼鹰朝着身后打出了最后的高能粒子炮,人机匹配度再次濒临断开——

就在这时,整半个星海都被照亮了,直上直下的光刺入机甲精神网,独眼鹰一愣。

下一刻,伏兵重甲突然诡异地制动了一下,随即武器库竟脱离机身,重甲的精神网被人卸了一秒!

随即,一枚导弹打过来,直接将那武器库打爆,伏兵军团方才整肃的队伍瞬间乱了。

一支幽灵一样的舰队悄无声息地从一个跃迁点露面,眨眼到了眼前,天堑似的挡在伏兵军团与独眼鹰他们之间。

从启明星到临近域外的战场,十四个小时——

分享到:
赞(23)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哭了……

    樱酒小殿下2019/02/14 21:11:33回复
  2. 唉,就这么牺牲了吗

    匿名身份2019/02/14 21:41:29回复
  3. 波斯猫……

    2019/03/11 02:26:0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