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第一爱好林静恒,第二爱好泼鸡汤

“将军, 我一直就觉得, 自由军团和其他两股海盗的画风不太一样,”图兰说, “占领沃托的那群人野心最大, 而反乌会最疯狂, 这两方面的特点都是,你跟他们一交手就知道他们有钱、有准备, 蓄谋已久, 重甲的编制和当年联盟的咽喉要塞几乎是同一等级,但是自由军团不一样。”

林静恒点点头, 自由军团单从管理上看就很混乱, 实验“鸦片”的时候还要和八星系的小邪教团伙毒巢合作, 做的事很可怕,但是人员素质像临时工。

林静恒和他们接触过两次,无论是一吓就尿的“零零一”,还是后来一干扰就脑残的小机甲战队, 看着都不像什么正经的造反势力。

“这种生物芯片是域外制造, 又在八星系实验, 所以我们一开始没往那边想,”图兰接着说,“但是仔细琢磨一下,八星系有五分之一的人口都是空脑症,又穷得叮当响,哪有闲钱吸毒玩?这应该是专门针对联盟的, 尤其在伊甸园崩溃之后。所以……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性,某些人早就知道伊甸园会崩溃,很早就设计出了这一步,所谓自由军团,只是这个人扶植的域外小流氓而已。”

“光荣团想建立帝国,反乌会……先不论是否符合他们教义,但他们自己应该有这个科研能力,不用另外找人实验芯片。”林静恒轻轻地说,“所以背后扶植自由军团的人很可能是联盟内部人员,这个人事先知道一切,和另外两大海盗势力中的某一个一定有联系,甚至有可能就是他们的内应,他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地另外扶植一伙人?”

“为了钱,势力,都有可能。”图兰说,“鸦片在联盟风行,会带来难以想象的暴利,如果这个策划人自己话语权不够、议价能力不足,那么选择和大海盗合作,这块蛋糕等于为人作嫁。想在乱世夹缝里以最快的速度敛财、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还有什么比精准贩毒来得更有效率?人家可比我们这些组织边远地区人民种地的有出息多了啊!”

林静恒凉凉地看了她一眼。

图兰连忙把嘴一捏:“我错了,我不说话,将军,别剃我头,一切好商量!”

“还有件事,”林静恒顿了顿,又说,“自由军团为什么要去袭击反乌会基地,他们究竟想得到什么?对了,反乌会方舟上的加密破解了吗?”

“没有啊,”图兰两手一摊,“陆老师不在,我们现在技术工种很匮乏啊将军!”

陆必行跟着总长他们走了——既然要重振第八星系,首先要先恢复生产,重建社会秩序,总长收到林将军递来的支持,激动得老泪纵横,躲在屋里哭了一宿。身上被腐蚀的肌肉还没长利索,他就带着自己的老弱病残班底去奋斗了,初步想法是,利用独眼鹰、于威廉他们这些自由联盟军旧部的关系网,把第八星系各大行星黏在一起,自由联盟军解散以后,这些人大部分都有自己的一方势力,如果能把他们整合起来,社会秩序就很容易梳理了。

独眼鹰带着于威廉走一个方向,又派陆必行代表自己,跟在总长身边。美其名曰“分头行动、提高效率”,但图兰卫队长慧眼如炬,早已经看穿了老波斯猫的真实目的——他就是为了把老往林将军身边跑的陆必行扔出去。

“白银三不知道在哪个猴山上给谁扯旗,陆老师又不在,这么下去不行啊,将军,”图兰语重心长地说,“要么你稍微克制一点……”

林静恒听这女流氓越说越不像人话,当即翻脸:“我克制什么!”

“我是说脾气,克制脾气!”图兰也意识到自己这话听着有歧意,连忙解释,“别误会,唉,将军你说你这个人,看着这么严肃正经,思想真是很……我没说让你克制别的,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稍微友好那么一点点,先把人搞到手再说,那时你就会发现世界充满爱和芬芳……”

林静恒皮笑肉不笑地转过身看着她,觉得图兰卫队长应该被填进粪坑里,让她好好体会一下什么叫“世界充满爱和芬芳”。

图兰卫队长的尾音越来越虚弱,很快没电了,掉头就跑:“我去审俘虏。”

“等等,”林静恒不耐烦地叫住她,“什么时候回来?”

图兰铿锵有力地回答:“很快,审出线索立刻找您汇报!”

林静恒:“……谁他娘的问你了?”

图兰——被剪掉了触须的卫队长,反应过来自己自作多情了,捂着被戳得稀烂的心口,对旁边反光的金属舱门照了一下自己的花容月貌,非常惆怅,非常伤自尊,蔫头巴脑地回了一句:“回程路上了,一天之内吧。”

林静恒点了一下头,挥手示意她跪安。

“老娘到底长得比谁丑了?”图兰委屈不解地想,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骂,“祝你硬不起来,混蛋。”

陆必行确实已经在回程途中了,他把驾驶机甲的权限交给了四个学生,让他们轮流开,自己找了个吧台一坐,不知在摆弄什么。

这群野路子的学生们到现在为止,每次开机甲都是紧急情况——不是高能粒子流过境,就是正在打仗,没载过乘客,把机甲开得上蹿下跳,活像猴车。

总长让他们晃得快把胃吐出来了,他腿上被彩虹病毒腐蚀的肌肉还没完全长好,目前仍在架拐行走,吃力地来到操作台附近,正好听见小眼镜怀特在高谈阔论。

怀特手舞足蹈地说:“我觉得这个方案是可行的,你们相信我,这次陆老师月底考核,咱们就交这个题目——入门机甲研究——怎么样,很务实吧?你们想,刚开始学游泳的时候,都是先开始背救生圈、再拿着漂浮物,一点一点适应吧?刚开始学脚踏车,单车后面也总要有两个辅助轮吧?那为什么机甲入门就必须这么枯燥、这么复杂呢?就不能有个‘初级机甲’作为缓冲吗?”

薄荷双臂抱在胸前,用关爱智障的目光看着他:“少爷,因为我们没你那么讲究,还‘辅助轮’,你是不是还需要有人在旁边喂奶?”

怀特叹了口气:“薄荷,你现在是照着林将军长吗?你这样会孤独一生的。”

“自卫队那个没胡子的傻大个整天追着她跑,我看你还是操心自己吧。”黄静姝跟薄荷并肩站着,“我学游泳也没用过那么多装备,一个心狠手辣的爸爸足够了。”

众人都看向她。

黄静姝一耸肩:“我爸是个空脑症,后来发现我也是空脑症,他才第一次接受空脑症有家族遗传性的现实,意识到他的基因是注定要被时代淘汰的,以后世世代代都是下等人,所以特别绝望,特别想不开,自杀下不去手,怎么办呢?走投无路,就只好把我扔河里咯。”

怀特和薄荷都沉默了,他们逐渐习惯了高强度的学习与颠沛流离的生活,习惯了机甲、导弹、瘟疫和战争,战前的生活,此时都已经恍如隔世。人被洪流卷着往前走,是很难有时间回忆过去的,但是过去一直都在,针一样戳在记忆深处,渐渐被厚茧包裹,变得不痛不痒起来。

只有斗鸡没心没肺,此时一边把机甲开得钻天猴一样,一边插嘴问:“那我学机甲学得慢……是不是缺一个心狠手辣的教导主任。”

黄静姝:“我推荐你去找图兰卫队长。”

临时驾驶员受到了莫大的惊吓,机甲差点闯进途径的一个跃迁点,一时间,机甲上所有扬声器异口同声地警告他:“偏离航线!”

总长手忙脚乱地扶住机甲舱壁,拐杖都飞了。

就听驾驶员脸红脖子粗地说:“不行啊,别人会发现我全身上下只有脸白,唱歌还跑调的!”

总长终于忍不住插了嘴,虚弱地说:“孩子们,尽量稳当一点啊,机舱内的重力场已经哆嗦半个小时了,大伯我年纪大了,受不了这个……放心,图兰卫队长现在不敢罚你们,还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呢。”

怀特一跃而起:“就是,斗鸡,你还有两年半的时间可以练习你的歌喉——快下来跟我交接,我要研究怎么往机甲上装一个体感传感器!”

联盟规定,机甲驾驶员需要年满十八周岁。

总长吃力地捡起拐杖,忧心忡忡地想:“我看驾驶员应该年满二十八。”

总长名叫爱德华亨特,两百四十岁整,半生蹉跎。一场彩虹病毒让他在生死边缘走了一次,整个人肉眼可见地消瘦衰老,已经露出了老态。

在第八星系当行政长官并不是什么好事,没有权力,没有名望,别说灰色收入,连正常工资都要自己想办法奔波,愿意在这个职位上挣扎的,不管是个什么熊样,当他宣誓就职的时候,一定曾是心怀梦想,想为这个星系做点什么的。

爱德华总长一梦经年,偶尔惊醒,寒风刺骨、辗转反侧,来回反复过太多次、也失望过太多次,他已经在失望中两鬓斑白,还差一点在失望中悄然死去。

本以为可悲的一生就此终结,没想到柳暗花明,上天竟然给了他一线希望。

于是就像饿殍见到了半块面包,但凡有一丝希望,他都会歇斯底里地抓住。

陆必行一点也不怕他的倒霉学生把机甲开到沟里,爱德华总长支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向他走过去,发现他正十分有闲情逸致地在做小手工。

他左手边放着一个大玻璃罩,吧台上几个巴掌高的微雕机器人,机器人们身后拖着一条尾巴,连在陆必行的个人终端上,正根据个人终端上的精确建模雕刻石头。

石头都是陆必行沿途从各个行星上捡的,带着各行星上特有的元素,呈现出千姿百态的色泽和光彩,比较规整的大块石头由小机器人雕刻成精致的建筑和景观,黏在一个底座上,小块的则被他手工打磨成星球的形状,粘在玻璃罩里,玻璃罩里刷了一层一层的水晶滴胶,里面星光点点,是一片能以假乱真的星光。

虽然有机器人,但也需要十足的耐心仔细。爱德华总长在旁边看了一会,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直到小机器人完成了最后一点工作,打开小风扇,把碎屑吹走,同时,速干的水晶滴胶也成了型,总长看着陆必行把直径一米左右的大玻璃罩倒扣过来,发现原来玻璃罩里是个微缩的第八星系星空,远处的恒星像碎钻,近处的行星影影绰绰,玻璃罩底下是楼宇街道俨然的人间景观,一些石头发出荧光点点的光,点缀其中,如万家灯火,漂亮得不可思议。

陆必行伸了个懒腰,低头太久,他脖子和后背“嘎嘣”一下。陆必行“嘶”了一声,按住脖颈,笑眯眯地问:“总长,怎么样,好看吗?”

爱德华总长不吝夸赞:“艺术品,能进八星系博物馆。”

“咳……是吗?”陆必行发现总长不太会夸人,“八星系博物馆”以前在凯莱星上,他去过一次,跟个破烂处理站似的——他把玻璃罩擦得一尘不染,放进一个塞满海绵的包装盒里封好,然后说,“改天等新的星系博物馆建好,我再做个新的捐给您,这个有主了。”

这种华而不实又费心思的东西,正常人一看就能咂摸出风花雪月的味。陆必行最后一句话里“快来八卦”的言外之意昭然若揭,正竖着大尾巴坐等跟人显摆。

然而爱德华总长……从某方面说,并不是个正常人。

他忧国忧民地看着陆必行手里的盒子:“什么时候,第八星系真能像你这模型一样就好了,我们每个人心里都该装着这么一幅图景啊。”

陆必行:“……”

突然感觉自己好低俗。

总长又沉痛地叹了口气,陆必行连忙把礼盒盖盖上了,跟着坐正了,摆出一张如丧考妣似的默哀脸。

他们这一行很不顺利,这在陆必行看来是意料之中的。

爱德华总长被启明星自卫队的精神面貌和林上将的撑腰态度冲昏了头,出发前踌躇满志,总觉得这次真能一呼百应,带领大家众志成城地走向美好明天。

然而满目疮痍的现实又给了他迎头一击。

第八星系这个四通八达的“下水道”,一百多年都没整顿过来,何况这么个兵荒马乱的年月?

这是客观事实,不以总长个人的热血和梦想为转移。

它首先是一盘散沙,到处都是像臭大姐一样各扫门前雪的人,有些地方形成了小范围的封闭社会,有自己的秩序,有人管理,统一分配物资,也能勉强组织大家生产一些生活必需品——类似于银河城里那个小小的集市。但这种共同经济规模通常很小,为了自我保护,打骨子里就不愿意和外界接触,几处比较有规模的小社会团体他们都拜访过了,战前都认识独眼鹰,看在老朋友和总长这幅倒霉样子的份上,大家纷纷口头表示拥护八星系独立,可是再多的,就不肯做了。

形成一个小小的国,让里面所有人都能勉强生存,已经十分不容易,一个自己已经在饥寒交迫的生死线上挣扎多年的人,让他想着接济邻居,那是不可能的。贫穷和艰难的生活会吞噬一个人的尊严、智力、同情心。

而除了这些各自为政的小团体,更多的地方则属于无政府的混乱状态,那是真正的地下世界,连他们这些第八星系土生土长的人也不敢深入,里面充斥着小偷、劫匪、骗子、杀人狂与各种无耻下流的垃圾——不是垃圾,在这里活不下去,一个人如果想做一点正经事情谋生,会被这地方扒光皮肉,再踏上一万只脚。

总长语气沉痛地絮叨起来:“我临走时想,要着手恢复第八星系内的通讯,联系各地这些有能量的朋友成立政府,先把社会秩序建立起来,让信用货币重新流通,恢复贸易,先让大家把这里当家,趁他们战势胶着,咱们先想办法把自己发展起来。将来才有立足之地!”

陆必行不知从哪摸出一根雪白的缎带,叼着一头,另一头麻利地往礼盒上绕,有点含糊地附和:“对。”

“社会的有序和有效、政府和法律的公信力,归根到底,就是要让民众相信我们……对不对?”总长长篇大论地说,“人类能主宰太空,是因为社会,没有社会,一个形单影只的当代人,连一片小森林都主宰不了,而社会就像个大游戏盘,能存续下去,是因为不同角色的玩家都认同规则,就算有人想作弊不要紧,因为‘作弊’这个概念本身也是对规则的认同。”

总长混了这么多年,虽然没混出样子来,但社会的运行原理还是懂一点的,陆必行一边干手工活一边点头,时而有一搭没一搭地附和一句。谁知总长却突然目光灼灼地转向他:“陆老师……”

陆必行赶紧说:“哎,不敢当,我顶多能教教未成年拆卸机甲,您可千万别跟他们这么叫。”

“不不,您当得起,”爱德华总长不理会,热切地说,“自卫队都是这么叫的——陆老师,我听说自卫队这些人,以前只不过是一帮星际走私贩,可是你去了,把他们变得像正规军一样训练有素,甚至打败了凯莱亲王,我知道您是个有本事的人。”

爱德华总长仿佛把陆必行当成了南阳种地的诸葛亮,这是三顾草庐的语气,陆必行自认自己是个还不算太宅的技术工,听了这话实在哭笑不得:“总长,我这回跟您出来,就是一个代表我爸的吉祥物。我这人工科还不错,如果有足够的资源,我可以帮忙规划军工厂,也可以按您要求构架八星系内通讯网……”

爱德华总长认定了他是有所保留,立刻正色下来,说:“陆老师,如果你愿意,第八星系总长的位置我愿意让给你。”

陆必行把包好的礼盒放在一边,头疼地叹了口气:“总长,以前我只是个办学校的,还把老师都吓跑了,真的……”

爱德华总长立刻给他画出下一张“大饼”:“那将来第八星系的第一公立学校是你的,财务补贴与政府优惠,全部按照沃托的乌兰学院规格,怎么样?”

陆必行叹了口气,总长也一把年纪了,能把利诱说得这么不讨人喜欢,还能把大饼画得这样让人难以下咽,实在不是个圆滑的人,不适合当一个政客。

他大概只有一颗做梦都想振兴八星系的心……以及一帮宁可自己被空间场撕碎,也要在阻断失效前离开人群的班底吧。

“总长,如果一个人巧舌如簧,他可以用三寸不烂之舌把身边三五个人骗得跟他跑,这事我擅长。如果一个人擅长传销洗脑,他可以发展出一个几千、乃至上万人的组织,每天把他的屁话奉为圭臬,我觉得反乌会那个霍普先知就有这个本事。但是如果想管理一座城池,有时候就需要一点运气了——自卫队的形成并不是我一手规划,我没有这个本事,那是有许多偶然外力介入的结果。至于重建一个星系的社会秩序,”陆必行苦笑了一下,“您也太看得起我……”

他话没说完,总长的眼神已经瞬间黯淡了下去。

陆必行第一爱好林静恒,第二爱好泼鸡汤,最见不得这种风霜又失意的眼神,脑子一热,脱口说:“但是无论您需要我做什么,我一定尽力而为,赴汤蹈火。”

“好!”总长一巴掌拍在他肩头,“就等你这句话了,我其实把职位都给你想好了,你来当第八星系战时统筹顾问、特别管理委员会的主席,你有一票否决权,以后我们俩不要同乘一架机甲,我不在的时候,你来代理行使总长权力。”

青年科学家兼乡村教师被这一串头衔砸晕了,感觉自己需要一个小本,要先把这两尺长的头衔默写三遍、全文背诵。

直到他们抵达启明星,总长还在滔滔不绝地叙说自己的宏伟愿景,陆必行只好谎称自己闹肚子,扛着沉重的礼物,背负着第八星系更为沉重的希望,顺着小路溜走了,打算找他的将军汇报一下自己的新身份。

分享到:
赞(44)

评论12

  • 您的称呼
  1. 看标题的时候我还以为这是陆必行亲口说的

    匿名2018/12/22 18:49:01回复
  2. 所以卫图的诅咒就是林受的原因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2/02 09:27:25回复
  3. 是攻的要素之一:有一群有口德的下属…

    拾凉2019/02/03 09:56:10回复
  4. 愉快轻松QWQ

    樱酒小殿下2019/02/14 20:32:48回复
  5. 山河表里里面好像就是褚被好友诅咒是受……然后他就……真的成了受
    不过这个文我可没有逆cp,一刷的时候看比心亲林,就知道林是的

    匿名2019/03/03 20:35:00回复
  6. 哈哈哈哈,图兰你的诅咒让我又双叒叕逆cp了(强颜欢笑)

    2019/03/10 21:28:32回复
  7. 咕咕咕,3月了现在还有人呐(拖了两个月了还没看完的我)

    Luke2019/03/21 01:50:21回复
  8. 啊啊啊我爱P大

    野渡无人舟自横2019/03/23 20:32:15回复
  9. 祝你硬不起来,混蛋!图兰真相了

    匿名2019/05/02 18:46:57回复
  10. 没人关注一下结尾那句“他的将军”吗?!

    白银十卫2019/05/11 09:35:21回复
  11. 嗯,将军现在不是他的,以后会是他的

    染柒2019/06/23 08:49:30回复
  12. 图兰小姐姐真相了

    苏沐晚2019/07/16 11:51:5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