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彩虹病毒的所有资料

恢复内网的自由军团秩序井然, 进退有度, 轮流开路防御,浪潮似的, 一层一层往基地方向逼近。

林静恒方才扫了一眼反乌会基地防护罩的损伤情况, 就大致明白了自由军团的打法, 正好,有个自由军团的小机甲在方才断网中被己方大傻子误伤击落了, 于是指点着陆必行悄无声息地混进去, 该开火开火,该撑防护罩撑防护罩, 步调把握得十分精准, 能以假乱真。

可见此人长得一本正经, 坑蒙拐骗的经验还是很丰富的。

林静恒做这种事相当坦然,伙同一帮海盗殴打另一帮海盗,他也没什么心理障碍,陆必行就有点不踏实了, 叽叽咕咕地问湛卢:“我们这样贼头贼脑地混进来, 万一被发现怎么办?”

湛卢友好的建议说:“您可以把机甲精神网权限转给先生, 他会用导弹想办法的。”

陆必行“啧”了一声:“怎么老是想着使用暴力?我们是来偷东西的,和平解决不好吗?比如我可以自我介绍,就说我是个推销医疗保险的,这些改造人一堆后遗症,肯定很需要这款产品。”

湛卢敏锐地辨认出了这句话的玩笑性质,自信地回答:“哈哈哈。”

林静恒:“……”

林将军头一次见识到能跟机甲聊出一台晚会的“兵”, 这会也不知道是因为发烧耳鸣,还是被他俩吵的,忍无可忍:“要不你把精神网还给我,要不你同步汇报实时战事,哪那么多废话?”

“林先生,看我的脸,”陆必行把自己的眼角和嘴角同步往下一扒拉,对林静恒说,“这个表情叫‘余怒未消’,咱俩账还没算清楚呢,少跟我摆谱。”

不过他嘴上这么说,还是很靠谱地开始实时汇报:“现在通过精神网,已经能看见反乌会基地了,方才我捕捉到基地射出来的远程通讯,很可能是在对外求援……唔,等等,刚说完就被自由军团拦截了,远程通讯没发出去。反乌会基地在全线收缩火力,他们可能是想集中力量突围。”

林静恒皱眉:“全线收缩火力,你确定?”

陆必行气结,感觉今天自己只要是不把精神网交出去,不管说什么,林先生都要合理怀疑一下。

没完了!

陆必行拿出学者风度,尽可能心平气和地问:“将军,这么多年,你信任过自己的战友吗?”

林静恒想了想:“我没有战友,只有下属。”

陆必行:“白银要塞永远单独行动吗?就没有配合其他部队执行联合任务的时候吗?”

“偶尔。”林静恒找了个地方靠着,为了省力气,他说话声音很小,让人有种此人忽然温柔起来的错觉。

“温柔”的林将军轻声细语地说:“听我调配,或者滚蛋。”

陆必行:“……”

“反乌会基地现在集中火力很奇怪,”林静恒低声说,“他们的干扰水平其实相当高,联盟已经领教过了,不止刚才那点伎俩,如果他们真想突围,合理的做法,应该是先给出一个强干扰,让自由军团内乱,再从漏洞里分头突围。自由军团里虽然大部分是不辨敌我的改造人,但也有少量的‘牧羊人’,如果……咳咳……”

陆必行听见他咳嗽,心里一沉,顿时忘了冷战这码事,连忙接过话茬:“明白了,反乌会现在剩下的火力不强,如果先集中火力再突围,即使扰乱了对方的通讯,自由军团也可能会选择舍弃他们的改造人,直接追击,这样风险很大——所以他们是打算掩人耳目?湛卢,我们来找找他们想掩盖什么,先从跃迁点找起。”

他一点就透,给林静恒省了好多事。

湛卢汇报:“周围尚未发现未知跃迁点。”

“一定有,只是被加密了。”此时,自由军团越来越逼近反乌会基地,陆必行的语速快得像舌头上装了弹簧,“跃迁点三种加密方式,引流式、路径式和单向屏蔽式,其中路径式需要较大空间,这里条件不足,他们如果要加密,只能用另外两种方式——引流式需要周围其他跃迁点提供能量屏蔽,而如果是单向屏蔽式,地面应该会有接收器,湛卢,咱俩分头行动,你来排查跃迁点的异常能量波动,我来搞定他们地面内网。”

林静恒愣了愣——陆必行连着精神网,和湛卢沟通,其实是不用张嘴说话的,更何况湛卢的数据库非常强大,只要名词动词组合在一起没有歧意,任何命令都可以直接让他去做,根本不需要解释这么多。

陆必行是怕他这条操心的命又要废口舌问,特意条分缕析地说给他听。

林静恒迟钝的神经轻轻拨动了一下,忽然之间有了种被人照顾的感觉……怪怪的,有点不自在,非常窝心。

就在这时,反乌会集中的火力突然开始最后的狂轰滥炸,同时,机甲上接到命令,自由军团让人全速进攻。

陆必行明显被变换的环境干扰了,似乎犹豫着要不要跟上。

林静恒断然道:“别理他,撤出自由军团队伍。”

“啊?”陆必行一边下意识地听了他的命令,一边心想:大庭广众之下说叛变就叛变,不会被人打成雨后沙坑吗?

他们混进来的时候,是自由军团被裸干扰,所有机甲都在乱窜,因此并不突兀,然而此时,整齐列队的小机甲里突然出现一个不听命令的,立刻就好像秃子头上的虱子,顿时引起了自由军团的警觉。

一时间,无数炮口指向他们,然而还没等陆必行做出反应,比方才更复杂、更强大的干扰突然从反乌会基地里释放出来,瞬间把自由军团冲刷成了“脑残军团”,改造人们头上的天线被掐断了,又成了无头的苍蝇,谁也顾不上谁了!

与此同时,湛卢那边率先汇报:“陆校长,定位到了一个用引流法隐藏的跃迁点!”

林静恒:“紧急跃迁。”

陆必行一把将可变形的冰袋拉下来,把原本的“懒人沙发”形状拽成了一个河蚌形,严严实实地把林静恒裹在里头,隔着冰袋搂住他,机甲随即紧急跃迁。

保护气体双倍释放出来,全部涌向林静恒,他像是被裹进了琥珀,严丝合缝地定格在时光中,紧急跃迁过程里急剧变化的重力与震荡居然几乎没什么感觉。

下一刻,机甲从混乱的自由军团里越众而出,直接穿过了那隐藏的跃迁点,而他们前脚刚离开,机甲里随即就响起了警报声。

湛卢:“一个航行日内有剧烈能量波动……”

陆必行蓦地抬头——反乌会基地炸了!

那不是几台机甲自爆武器库的水平,而是整个基地成了一团火球。

作为反乌会老巢的基地空间站非常大,足有近千万平方公里,远不是臭大姐那芝麻大的小玩意可以比拟的,几乎就是一座空中要塞,此时突然从中心开始往外爆炸,化成了一颗人造的太阳,巨大的火舌冲天而起,张开血盆大口,将人工大气层像薄薄的锡纸一样撕开,直卷向自由军团。

冒进又混乱的自由军团此时已经离得太近了!

反乌会方才集中火力,竟然是在用生命挖陷阱,整个基地压根没打算逃脱,就这么和入侵者同归于尽。

通讯信号被切断的改造人机甲没有任何反应,转眼就被吞噬了,而混在改造人中的一部分“牧羊人”正好在包围圈最外围,从难以置信中回过神来,掉头狂奔,溃不成军。

与此同时,一架近乎于灰头土脸的小商船却轻巧地穿过陆必行他们方才用过的跃迁点,快速逃逸——

陆必行一愣之后立刻反应过来,反乌会基地自杀式的同归于尽,不是走投无路,而是为了掩护这只小“商船”!基地里所有人、所有机甲都为了这几个人当了诱饵。

这算什么?为特权牺牲吗?

他们诱饵当得那么心甘情愿——到底是被欺骗了,还是已经被洗了脑,认为自己是在为全人类做出伟大而悲壮的牺牲?

炸都炸了,无从考证。

林静恒猛地把糊了一身的冰袋和凝固的保护气体推开,可是突然站起来,却一时感觉不到自己的腿,膝盖以下一片麻木,突如其来的无力感让他第一步就没迈好,直接跪了下去,陆必行吓得一把抱起他:“林!”

林静恒:“精神网。”

他话音没落,已经强势地闯进了湛卢的精神网,陆必行虽然偶尔和他耍光棍,但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与他争个两败俱伤,立刻主动撤出了精神网。

林静恒一伸手越过他,直接从变形冰袋里摸了个注射器,没等陆必行看见,就扣在了胳膊上,陆必行听见动静猛地回头,空的舒缓剂注射器已经自动从他胳膊上脱落了。

林静恒轻轻哼了一声,周身无力的肌肉收缩得太紧,牵连得骨头都开始响,他抽了口气,痛苦地僵成一团。

湛卢的精神网铺天盖地地卷了出去,刚刚逃离反乌会基地的小“商船”明显是架机甲伪装的,猝不及防当头撞上,像只自投罗网的蚊子。

驾驶员直接被扫下了精神网,随即,林静恒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接管小机甲后立刻关闭了所有平衡系统与仿重力系统,刚刚穿过跃迁点的机甲恰好正在高速旋转,机甲里的人好像误闯了滚筒洗衣机里的耗子,细胞膜差点被成套地甩出去,七荤八素、人事不省,失去了一拥而上重新夺回精神网的机会。

林静恒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咬牙挨过了一分钟的舒缓剂威力,无处着力,奄奄一息地靠在陆必行身上,有那么一瞬间,陆必行甚至觉得自己看不见他胸口的起伏,连忙慌慌张张地去确认他的心跳,好不容易从他颈动脉处摸到了急促且微弱的动静,陆必行一口吊在嗓子里的气轰然落地,砸得他差点崩溃:“你找死吗!”

林静恒的嗓子哑得说不出话来,带着两架机甲,再次通过跃迁点跃迁。脱离了自由军团的屏蔽圈后,立刻放出了远程通讯信号。

通过自由军团通讯频道上的信息得知,反乌会基地里的主力武装似乎只是被引走,没有被消灭,而方才自由军团又那么急躁冒进,很可能是他们怕对方主力随时回来,因此这里并不安全。

然而饶是林静恒缜密到这种程度,也架不住时运不济,就在他们刚刚离开,一队反乌会机甲就突兀地出现在了他们逗留过的跃迁点,前后时间差没有一分钟,要不是反乌会基地已经炸成了碎片,他们简直像事先埋伏好的!

湛卢:“先生,俘虏机甲上的追踪定位器被激活了。”

陆必行吃了一惊:“怎么会这么快?”

林静恒立刻锁定了俘虏机甲上所有的追踪定位器,卸载下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湛卢将自己的精神网全面铺开,开启远程扫描,范围蔓延到相当大的区域,囊括了他们周围所有可选择的跃迁点情况。

此时,他们的坐标明显已经暴露,对方碍于他们手里的人质,投鼠忌器,没有贸然追上来,但已经兵分几路,把林静恒他们此时所有能选择的跃迁点全都控制住了。

如果画成地图,他们应该像被团团围住的小飞虫,天罗地网,四面楚歌。

双方短暂地僵持住了。

林静恒攥住陆必行的肩头,挣扎着扶着他站了起来,对战斗中一切不利意外都十分习以为常:“把俘虏给我对接过来。”

被俘的“商船”缓缓飘过来,跟他们的机甲对接到一起,重力气压迅速调节完毕,一排机器人小兵冲过去,片刻后,把被俘机甲上的所有人都用锁得结结实实,尸体似的挨个搬运出来。

一共七八个人,统一都穿着朴素的棉麻布长袍,头发理得很短,身上竟然找不到个人终端等一切科技制品,长袍的背心处画着反乌会的标志——缠绕的藤蔓卷成一个圆环,中间包着一个人形的剪影,很像早年反乌会传教小册子上画的“先知”形象,应该是反乌会组织的核心人物,只是不知道怕不怕变种的彩虹病毒。

“他们出逃一定携带了反乌会的核心资料,”林静恒通过精神网,控制着机甲上的广播代为发声,对陆必行说,“你先去找找,一发现彩虹病毒的变种信息,立刻想办法建立远程通讯,传给图兰。”

“哦。”陆必行冷冷地答应一声,随后不由分说地强行把林静恒的胳膊架起来,半带强迫地把他掳走了。

林静恒:“你……咳咳,你干什么?”

“忽悠我去那边,然后把对接的两个机甲断开,是吧?用过一次的招数还用,有没有诚意?”

林静恒刚要辩解,陆必行立刻充满不信任地打断他:“不用解释,你的信用在我这早就破产了——要不是因为湛卢能打开一切电子锁,我就把你铐在我手上。”

湛卢对他一摊手,身在曹营心在汉地回答:“抱歉陆校长,推荐您使用人手牌手铐,那个我无法干预。”

林静恒:“……”

反乌会领头的是一架重甲,缓缓地从距离他们不远处的跃迁点里露出头来,与他们遥遥相对,一排导弹炮口锁定了他们。

对方打来了通讯请求。

林静恒:“湛卢,替我接。”

湛卢接通了通讯,代替林静恒站在镜头前,由林静恒在通讯网里控制他说话,跟身后人事不省的几位俘虏合了个影,让反乌会的人能一眼看见。

反乌会的代表大概把他们当成了自由军团,上来就兴师问罪:“我们的兄弟在联盟里浴血奋战,解放全人类,同为域外人,你们就在背后趁火打劫?”

湛卢那张人工智能脸拗出一个仿真度很高的冷笑:“随便怎么说,你们的人现在在我手里。”

反乌会脸上露出强忍怒火的隐忍神色:“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女娲计划的资料我可以做主共享,但你们必须立刻释放人质,把‘方舟’还给我们!”

陆必行小声说:“原来这伪装成小商船的破烂机甲叫‘方舟’。”

林静恒脸色有些凝重,通过湛卢的嘴,他说:“别糊弄傻小子,女娲计划的资料就在方舟上吧,现在也在我手里,你拿我的筹码下赌注,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想留着你们这几位先知的命吗?想,就立刻让路,不然我一分钟杀一个,你觉得哪个先死合适?”

反乌会代表咬牙切齿地说:“我们是为了全人类而奋斗的,必要时候,任何人、任何事都可以牺牲,你别以为这样就能要挟组织!”

林静恒婆颇为无所谓地说:“好啊,开火吧。”

这时,陆必行已经翻开了“方舟”的核心系统,隐藏的文件夹像透明的一样,从他经过的地方挨个跳出来,他破解加密的速度快得惊人,紧紧地拖着林静恒也没耽误进度:“找到了,等等,这里面有一个非常复杂的加密文件……唔,用的是‘阿勒托加密’,麻烦了……”

他话音未落,被触动的加密系统发出警报,而诡异的是,同样的警报声也在反乌会的通讯频道里响起来了!

陆必行:“我是碰到重点了吗?”

林静恒心想:“糟了。”

刚才还一脸流氓地让对方开火的林静恒瞬间把防护罩拉到最大,同时将速度推到了极致,原本在原地静静自转的小机甲疾风似的冲了出去,惊险地和反乌会的导弹群擦肩而过——对方居然真的不在乎人质的命了,看来是为了防止核心机密泄露,宁可把人质和“方舟”一并炸飞!

重甲后,无数中型战甲纷纷锁定了不自量力的小飞虫,通讯已经自然断开,接着,铺天盖地的粒子炮夹杂着导弹轰然而止,填满了空间!

避无可避。

就在这时,发出的远程通讯信号终于有了回应,和启明星基地的双向链接建成。

千钧一发间,陆必行连图兰的人影都没看清,想也不想把彩虹病毒的所有资料打包发了过去——哪怕他们俩炸成飞灰,起码第八星系不至于第二次遭到瘟疫的蹂裸躏。

分享到:
赞(11)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啊啊啊啊啊千万不能凉

    樱酒小殿下2019/02/14 19:54:2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