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第八个自由的星系

医疗舱里有个能变形的“冰袋”, 拗成了一个懒人沙发似的形状, 林静恒整个人陷在里面物理降温,力图让自己能清醒一些:“一般通讯频道里有他们各处防护罩损伤程度, 是个动态列表, 找得到吗?”

陆必行抬头看了他一眼, 林静恒大概是发烧眼皮沉,眼睛半睁不睁, 目光看起来比平时散乱一些, 看起来却很奇怪地不怎么虚弱,像个古老传说中天生病态的血族, 藏着棺材里带来的力量感。

对方目光扫过来, 陆必行心跳立刻失序。他连忙低下头, 迅速下载了防护罩的损伤动态表,没仔细看,就随手投影到了机甲舱壁上。

林静恒看完沉默了一秒:“……能倒过来吗?”

陆必行:“……”

青年科学家感觉自己要是长此以往,怕是要傻, 可是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 为防忙中出错, 他只好努力去想林静恒的可恶之处,打算挑出一两样,当护身符,暂时平息男青年造反的荷尔蒙。谁知仔细一思索,陆必行几乎犯了选择恐惧症,林静恒各种混蛋可谓是“琳琅满目”, 排起队来让人目不暇接。

陆必行被莫名其妙的亲吻打断的怒火忽然死灰复燃,而且越想越生气。

很快,他被浆糊拥堵的脑子给大火烧出了一条血路,工作效率顿时高了许多。

陆必行干净利索地在狂轰滥炸的自由军团的通讯频道中开了个后门,一道远程信号挂上去,胆大包天地通过自由军团的通讯网,经过若干跃迁点,往启明星的方向飞去,打算联络后援。

可惜,大概是从林静恒身上沾染了一点霉气,双向连接还没来得及建立,反乌会基地就开始释放特殊的干扰。

反乌会虽然内防空虚,但技术水平可以吊打自由军团——自由军团的内网应声瘫痪,陆必行那边微弱的信号也随即崩断。

湛卢:“功亏一篑,抱歉。”

陆必行叹了口气:“没关系,我再试试。”

“唔。”湛卢十分不习惯地顿了一下,“好的,陆校长——比起和机甲打游戏输了都要使用不文明用语的先生,您真的是非常温和有礼。”

湛卢虽然是人工智能,但他首先也是个机甲核,在陆地上对自己的主人尽忠职守,而一旦上了机甲,作为机甲核,驾驶员的命令会优先于主人的命令——简单说,就是林静恒现在没法让他闭嘴。

因此林将军只好自行聋哑,全神贯注于手头的这张动态表。

防护罩损伤速度、损伤程度,对于外行人来说,只是一堆没用的数字,最多是在防护罩快被穿透的时候知道往哪躲。

然而对于经常打仗的前线人员来说,一点蛛丝马迹也能捕捉到大量信息。

林静恒能在不用计算机的情况下,根据动态损伤,快速判断出双方的火力分布与攻击效率,如果遇到非常菜的指挥官,他甚至能掌握对方的思路。

这时,他发现自由军团非常奇怪。

自由军团并不菜,相反,他们堪称训练有素,虽然驾驶的都是小机甲,但士兵们好像排练过一样,反应极快、进退有度,配合得天衣无缝,三下五除二就瓦解了反乌会基地的反导防御,看得人心惊——即使白银九在这里,也未必能做得更好。

然而这都是在通讯被切断之前。

宇宙环境里,大家都开着机甲,没法互相喊话,因此在当代战争中,通讯干扰与反干扰是个专门学科。真打起来,被人干扰通讯是很正常的。但这支战斗水平直逼白银九的自由军团队伍,却在通讯切断后的一瞬间就成了乌合之众。

原本井然有序的队形竟然直接溃散了,像一群失去了信息素的蚂蚁,让人十分费解,部分机甲甚至开始做不知所谓的布朗运动,而更加离奇的是,他们竟然还在保持开火!

湛卢捕捉到的能量波动并没有变化,而反乌会基地遭到的火力打击水平跳崖式降低——也就是说,自由军团现在是朝着四面八方瞎开火……搞不好还有不少火力打到自己人身上了。

林静恒皱了皱眉,对陆必行说:“把精神网给我。”

正在独自发火的陆必行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林静恒无可奈何:“那行吧——你让湛卢展开一下精神网,试着入侵自由军团最外围的机甲。”

陆必行臭着脸:“湛卢,麻烦把精神网展开。”

林静恒忍不住操心:“你能适应湛卢的精神网吗,他……”

陆必行虽然没还嘴也没看他,脸色却更阴沉了。

林静恒虽然不爱搭理人,但年纪轻轻能混到上将,当然也会看人脸色,只好一抬手,示意自己闭嘴了。

可是他非常不习惯此时这个连不到精神网的视野,感觉自己全然是两眼一抹黑,像是在悬崖边上把狂奔的野马缰绳交到了别人手上……而这位还是个“盛装舞步”运动员,专业明显不对口。

林静恒忍了半天,实在忍不住:“你注意隐蔽,一旦打草惊蛇,不要和对方纠缠,立刻紧急跃迁切断精神网交叠,撤向最近的跃迁点,坐标是……”

陆必行顺着湛卢的精神网,将自己的意识铺出去,同时阴阳怪气了一句:“将军,看不出您是这么稳重谨慎的人啊,那刚才把自己塞进漂流瓶,打算‘火海漂流’是哪位啊?”

林静恒:“……”

陆必行锁定一架原地转圈的自由军团机甲,继续冷嘲热讽:“弄不好是有人窃取了你的脑电波频道,给你干扰脑残了。”

林静恒只听过别人谈风月,谈的是“剪不断,理还乱”,头一次自己体会,才知道还有“亲一下、吵一架”这么个莫名其妙的流程,跟说好的完全不一样!

这让他高烧的大脑几乎产生了幻觉,怀疑方才是他非礼了陆必行。

就在这时,陆必行脸色突然一变:“奇怪,对方的人机匹配度也太高了。”

入侵精神网的过程中,一旦对方的人机匹配度非常高,贸然动手,立刻会被反杀。

林静恒一惊,倏地站起来:“撤回来,权限给我!”

“慢着,对方没反应……我找不到人机对接端口的缝隙。”陆必行作为一个合格的科学工作者,好奇心重得能把猫咪种族灭绝,发生了意外,他非但不慌张,反而意意思思地想往前凑,低声说,“湛卢,我没记错吧,人机匹配度最高不超过90%是铁律……是我眼神太差,没找到对接端口吗?”

“不,”湛卢说,“您没看错,陆校长,对方的人机匹配度为100%。”

林静恒一惊:“什么?”

陆必行叹为观止:“这也行!”

“看来自由军团的机甲驾驶员不是普通人,”林静恒飞快地说,“当时在自由军团的空间站,‘零零一’提起过一个见鬼……造神计划,是用生物芯片实现改造人,这些改造人不但会在短时间之内飞速进化肉体,整个人还能半机械化。据零零一说,一旦改造人对接机甲,他们就会变成机身的一部分,而且反应速度是人类的十六倍……难怪找不到接口缝隙。”

陆必行难以理解:“不是吧,白银要塞尸骨未寒,这些蠢货怎么还在追求机甲驾驶自动化?”

湛卢插话说:“自由军团最终追逐的目标应该不是自动化,而是兼具人和机器两方面优势的进化改造人,但是应该没有完成目标,现在只做得出这种四不像的怪物。”

“难怪会来惦记反乌会的女娲计划。”林静恒目光转向混乱的自由军团队伍,“这些四不像的改造人虽然反应快,不受干扰,但恐怕没有独立思考能力,应该是在芯片的控制下有固定行为模式,反乌会干扰他们通讯的同时,也干扰了生物芯片,现在自由军团的随军工程师应该在紧急修复,能不能想办法……”

陆必行眼睛一亮:“在他们修复过程中破译芯片信号,混进去!”

启明星上,黄静姝穿着厚厚的隔离服,在广场上接待来领“抗体”的人。自卫队挨家挨户送了一批“抗体”,但这样一来,就有许多没有固定住处的穷人因为种种原因漏领,纷纷聚在一起抗议,这种时候最怕聚众交叉感染,图兰只好分区域设了几个领取点,派机甲车拦路,严格限制人流,把人们分批疏散。

即使是这样,现场也比她想象的人多,黄静姝被沉重的隔离服压得不舒服,艰难地原地活动了一下,她的几个同学在其他几个分散的领取点帮忙。

他们必须繁忙起来,才能缓解焦灼。

他们是北京β星上仅有的幸存者,漂泊在纷繁复杂的第八星系里,无依无靠,黄静姝想象不出,如果没有陆校长,他们该怎么办。

“拿好,”黄静姝把一根灌了葡萄糖的假抗体递给排队的银河城居民,机械地重复着自己说了一整天的话,“拿到抗体以后,尽快离开,不要拥堵,也不要在人群稠密的地方聚集,谢谢,下一位——”

她话音没落,远处突然传来骚动,几辆机甲车同时拉响了警报,立刻有卫兵下来呼喝。随后,便捷扩音器把骚动声成百倍地扩大,一个男人在机甲车的警报声里大喊:“他们是骗子!这根本不是抗……”

“嗡”一声,机甲车放出干扰,扩音器里的人声变成了尖鸣,所有人下意识地捂住耳朵,然而不安却好像掉进了沸水里的油。

“他说什么?什么骗子?”

“根本不是抗……不是抗体!我好像听见了!”

“什么?那他们发的是什么?”

糟了,黄静姝冷汗都下来了。

一个白银九的卫兵快速走过来,低声对她说:“我们正在向卫队长汇报,非战斗人员先撤离!”

黄静姝有些六神无主地点点头,正要跟着离开。

忽然,原本排队的居民里有一个人站了出来,大声说:“你们拿着抗体,随便找个药房化验一下就知道,这里面装的根本只是没用的安慰……”

他话没说完,就被麻醉裸枪击倒了,周围本就处于恐慌中的民众以为他被人打死了,一时间,有人尖叫着四散奔逃,有人大声叫骂,有人往试图穿过机甲车的包围圈往里跑,瞠目欲裂地指着黄静姝,让她给个说法……

还有人唯恐天下不乱:“他们根本不会给我们真正的抗体,我劝你们之中被感染的人赶紧找地方藏起来,不要被他们抓到隔离病房,抓走就是个马上死,他们就想找个地方把你们当垃圾一样处理!”

黄静姝心率跳到了一百八,眼看着方才秩序井然的人们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散开,真真假假的谣言如同被大风卷起的尘嚣,她旁边,白银九的卫兵正一边拉她走,一边在通过个人终端和图兰说着什么,黄静姝隐约听见,总是笑眯眯的图兰卫队长用冰冷的语气说:“……控制住现场,不惜一切代价。”

“不惜一切代价,”黄静姝茫然地心想,“要灭口吗?陆老师,怎么办?”

陆老师远在星系之外,无法回答,她只能听见人群里又有声音高喊:“他们发抗体的人都穿隔离服,要是抗体有用,这些人为什么怕成这样?”

“我们要交代,给我们交代!”

“他们来杀人了,快跑!”

这时,远处一排机甲车直接穿过空间场,从天而降似的落在乱跑的人群外围,兜头将他们堵了回来,机甲车尖锐的前部像一根冷冷的矛,指着羊群似的暴民。

黄静姝突然后退一步,挣开了拉着她的白银九卫兵,转身跑向方才的接待台,一把抄起维护秩序用的扩音器:“喂!”

女孩看着像大人一样,此时紧张到了极致,声音却不由自主地带出了一点稚嫩的孩子气,她举起一支“抗体”,冲所有人说:“抗体的数量很有限,每个穿着隔离服的人都没有打过,既然你们这么说,那我正好能轻松一点。”

话音没落,她在卫兵们来不及阻止之前,就将隔离服一键拆卸了下来,汗早已经打湿了她的头发,湿淋淋地垂在鬓角,赶来增援的是一部分白银九卫兵,被这变故弄懵了,纷纷下车查看。

黄静姝的手一直在发抖,试了好几次,才成功地把注射器扣在胳膊上,注射器自动扫描后找准注射位置,消毒,将一管治不了病也救不了命的安慰剂推了进去。

“陆老师他们会有办法,”她想,“如果空脑症都能开着机甲上天,都能像正常人一样控制住两张以上的精神网,那还有什么做不到?”

不管是什么年代,总有一些不计后果、热血上头的年轻人,在别人权衡利弊的时候,已经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

注射器完成使命,“咔哒”一声,从她胳膊上脱落下来,喧闹的人群死寂下来。

黄静姝深吸一口气:“这样你们放心了吧?特效抗体也不是万能的,对不同体质的人会有不同的效果,有些人仍会有感染和死亡风险,有些人甚至会过敏,如果发现自己感染,说明抗体效果对你来说并不好,立刻到医院去,医院不是开屠宰场的!”

“那么我再说一遍,还没有领的按秩序排队,已经领了抗体的请马上离开,避开人口密集区。”黄静姝把剥落的隔离服踢到一边,重新坐了下来,“下一个——”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声音,人们抬头望去,只见成排的星舰和机甲已经来到了距离地面很近的地方,飞向不远处的基地,准备降落。

天朗气清中,人们能看见那些机甲和星舰上醒目的标志。

“那星舰上有个注射器的标志!”

“是伦敦星上来的,我听说过伦敦星有个大佬,好像是专门卖药的。”

“机甲是从维落星来的。”

“还有米拉斯的……”

独眼鹰几乎调来了整个第八星系的医疗资源,巨大的星舰彩虹船似的降落在基地里,里面有完备的医用实验室、一整个团队的研究员,各大行星或多或少支援了物资,有些人甚至亲自来了。

奄奄一息的于威廉睁开眼,透过一块隔离服的透明面罩,看见了一张已过中年、布满沧桑的面孔,他没有认出这个人是谁,也许是一百多年的光阴摧残了彼此的容颜,也许是彩虹病毒已经烧坏了他的脑子,也许他们以前虽然一起战斗过,却没有缘分彼此认识——但他认出了那人手里锈迹斑斑的一块铜章。

自由联盟军。

不是海盗那可笑的所谓“自由”军团,而是一百多年前,真正追随过联盟,相信过联盟自由宣言,曾经在血与火中淬炼过的……

于威廉的视线突然模糊,这不知名的……过去的战友,把铜章放在了他枕边:“我们是第八个自由的星系。”

于威廉泪流满面。

独眼鹰招呼也不打地闯进图兰的临时指挥所:“伦敦星那老鬼的研究所让我整个搬来了,立刻着手分析这个变种病毒,林静恒呢?找没找到那帮邪教的老巢?”

林静恒他们已经悄无声息地混进了自由军团的小机甲群,这小机甲群本来就型号不一,什么玩意都有,一道特殊的编码让周围的改造人军团忽略了他们。通讯频道重新修复过,此时,方才乱成一团的自由军团再次恢复秩序,有条不紊地逼近反乌会基地。

分享到:
赞(11)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简介诚不欺我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凉啊qwq

    沈韵2018/10/27 23:42:20回复
  2. 同样惊恐啊啊啊

    眼熟我2018/12/08 00:34:21回复
  3. 好慌orz

    樱酒小殿下2019/02/14 19:46:5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