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幸好我们俩是一伙的

陆必行是个老少边穷星系长大的乡下男青年, 一直都很想去洋气的联盟参观一下, 因为种种原因,未及成行, 联盟就散摊子了。然而在他印象里, 纵然联盟有千千万万种问题, 一天到晚都在吹牛皮和粉饰太平,但归根到底, 那也仍是一个能让绝大多数人无忧无愁度过一生的富足之地。

他没想到, 镜花水月似的伊甸园下,居然这样云谲波诡, 已经烂到了根里。

难怪一捅就破。

“重三退役之前, 曾是联盟军委重点管控的军备, 它是怎么流出联盟的?我不知道,毕竟军委生产的最后一批重三也已经是百年前的事了。”

“所以……”陆必行迟疑了一下,“联盟被星际海盗横扫,并不是因为军方战斗力不行, 也并不是因为政府昏聩无能?不是……你说你们这些人, 好好的日子不过, 为什么要搞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有多大的不满是伊甸园不能平息的?”

林静恒说:“据我所知,军委、甚至一部分管委会的成员中,日常屏蔽大部分伊甸园功能的人不是少数,只是主体意识形态在那摆着,他们都表演得都很热爱伊甸园, 不对外宣传而已。”

陆必行皱眉想了想:“可是听说伍尔夫元帅还在主持军委工作,如果到现在,海盗都没能完全占领世界,那是不是能证明……”

“证明他清白吗?”林静恒平静地看了他一眼,“不一定,也可能是和海盗分赃不均,或者他的盟友并不是占领沃托的光荣团。”

林静恒平时尖酸刻薄的话信手拈来,认识的人差不多都被他损过,可是陆必行觉得,那些冷嘲热讽加在一起,也没有这几句“平心而论”来得刺骨,忍不住问:“你真的信任过他吗?”

林静恒没有回答。

他不是神仙,他不知道。

伍尔夫元帅是联盟奠基人之一,乌兰军校第一任校长,至今仍是名誉校董代表,在他被陆信领养前,伍尔夫曾经照顾过他,长大后,又不遗余力地提拔过他。

元帅一生为联盟鞠躬尽瘁,桃李满天下。

如果连这样的人都不能信任,联盟自由宣言又算什么呢?

一场“世界充满爱”的集体幻觉吗?

林静恒知道自己所剩时间不多,于是尽可能清晰简短地交代:“几个月前,我在源异人那里遭遇过一次彩虹病毒,综合抗体对它有效,这说明凯莱亲王卫队手上没有变种彩虹病毒,因为没有用隔夜的剩饭‘招待客人’的道理。我猜阿瑞斯冯甚至连爱玛星上的女娲计划都不知情。”

反乌会一直明晃晃地反对人体实验和非自然嫁接,才造成阿瑞斯冯一直顶着那副鬼样招摇过市,要是让他知道反乌会的伪君子们暗地里搞这些事,凯莱亲王那个疯子可能自己就把他们掀了。

陆必行迟疑地点了下头,隐隐开始觉得不对——不是林静恒说的不对,而是林将军其人,向来是个“你爱懂不懂,我说什么你干什么就行”的混账,什么时候这么有耐心掰扯自己的想法了?

“八星系开发彩虹病毒的人,曾经以培养异宠作为遮掩,而异宠最大的市场还是在联盟其他星系……这样看来,女娲计划的资助人来自联盟的可能性比来自域外大。星际海盗不止一方,各有各的优势,联盟的背叛者很可能也不止一方,后者比前者可怕得多。”

陆必行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浓重,心想:“他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林静恒深深地看了陆必行一眼,在精神网里,与湛卢无声地直接沟通:“他的心率和体温现在怎么样?”

“心率略有些上升,应该是情绪起伏的缘故,”湛卢回答,“体温正常。”

林静恒暗自吐出口气。

作为前职业军人,他的身体素质是远远强于普通人的。凯莱亲王轰炸北京β星,他们逃离补给站时丢了医药包,林静恒在消炎药和麻醉药都捉襟见肘的情况下接受了缝合手术,除了之后一两天略有低烧和不适外,几乎没有别的反应——他虽然不甚爱惜自己,但毕竟曾经是由联盟最精密的训练日程、最严苛的健康管理堆出来的,光是各种稀奇古怪的抗体就注射过不知多少,免疫系统像个碉堡,已经几十年不知道什么叫流感了。

而同一种病毒的潜伏期长短,一般是传播途径、病毒数量与感染者身体素质决定的,这样看来,如果陆必行也感染了彩虹病毒,到现在仍迟迟不发作的可能性不大。

有可能是陆必行用彩虹病毒重塑身体的时候,身体获得了某种特殊的抵抗力。

或是单纯是运气……

眼前是荷枪实弹的机甲群,身后是孤助无缘、四面楚歌——林静恒总觉得,运气这玩意怎么说也该来垂怜他一下了,总不能全宇宙按人头排队,专门跳过姓林的吧?

早知道这样,把陆必行打晕了留在启明星上多好。

“湛卢,”林静恒在精神网里说,“把你的备用权限全面开通给陆必行。”

湛卢问:“先生,你不是说不会像陆将军一样转交我的权限吗?”

“唔,”林静恒顿了顿,“是啊,不小心大言不惭了。”

湛卢又问:“那么最高等级的加密内容呢?”

“那个暂时先不要向他泄露,”林静恒说,“当你评估后认为他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拒绝他的所有不利命令,并把基因比对的全部资料发给陆将军当年的旧部——你能联系到的任何人。”

“明白,”湛卢回答,“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就像您现在一样。”

林静恒:“少废话。”

陆信把湛卢留给他,是想让他成为联盟的利器,而他把湛卢留给陆必行,只是想让那个人能自私自利地好好活着。

林静恒:“我需要一支掺了强力安眠药的营养针。”

所有的对话都在精神网上,意识与精神网的交流效率比语言高得多,三言两语说完,不过一眨眼的功夫。

林静恒仿佛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就若无其事地继续跟陆必行说:“那个霍普倒不一定说了谎,这一队机甲都是小机甲,远看都能看出型号不太统一,跟反乌会那种重甲压阵、中型机甲列队的财大气粗不太一样,我怀疑是碰巧了。”

机械手形状的湛卢顺着机甲舱壁,移动到医疗室,取了两支营养针出来,林静恒头也不抬地一伸手,湛卢就把其中一支放在了他手上。

隔离服上有一个带自动消毒功能的营养针注射口,专门给极端情况下需要穿隔离服数十个小时的人设计的。林静恒一边轻车熟路地把营养针戳进去,一边对陆必行说:“一会有场硬仗要打,这么长时间一直没吃东西,先补充点能量。”

这话没什么毛病,陆必行也确实有点饿,然而在接过营养针的一瞬间,他心里突然掠过一层阴影。

林静恒实在不是个温柔体贴的人,既不会照顾自己,也不会照顾别人。陆必行认为自己可能有点神经过敏,但他就是觉得这句看似自然的叮嘱很多余——依照林的性格,最多会说一句“饿了自己拿”吧?

陆必行一低头,不动声色地操作隔离服——隔离服就像个简易的随身医疗舱,有很多诸如测量体温血压之类的小功能,陆必行假装把营养针戳入消毒口,却没有往自己身上打,而是选择了隔离服的“采样分析”功能。

营养针里没有不常见的东西,采样分析很快,陆必行还没有假装打完一针,分析结果就出来了,一排营养物质中间,有一个突兀的标红小字,后面标注写着:服用或注射,将会广泛抑制神经中枢,大剂量时具有麻醉效果。

陆必行:“……”

林静恒装得真事一样:“机甲战队里肯定有通讯内网,如果我们再靠近一点,你能想办法在对方不察觉的情况下侵入他们的内网吗?”

陆必行深吸一口气,一把怒火来势汹汹,从脚下烧到了头顶,把他前胸后背都给燎着了。他是个性情温和、情绪稳定的人,偶尔起点脾气,也大抵是转头就能平息,有生以来,从来没有体会过这么激烈的怒火,烧得他一时有些耳鸣。

林静恒一本正经地偏头问:“怎么,有技术性困难?”

陆必行怒极要笑,心说林将军真是个被乌兰学院耽误的“实力派”,要不是去那破白银要塞当将军,影帝大概已经拿了一打了!

他咬着牙,咬得太狠,声音几乎有些含糊不清:“我尽量试试。”

这是在机甲里,谁控制着精神网,谁就等于是机甲世界的规则制定者,乘客是无法反抗的。陆必行强行把满腔怒火团成一团,压在舌尖下,不声不响地用消毒管包起用完的营养针——针头被他一不小心掰弯了。

随即,他让隔离服降温,外力降低自己的体表温度,并偷偷使用了隔离服里储备的微量降压药,降低心率和血压——他知道湛卢可以随时扫描自己的生理反应,装睡必须得装得像一些。

然后一边想象着自己喷出一把火,把姓林的烤个外焦里嫩,一边忍气吞声地按着他的吩咐,开始入侵不远处机甲队的内网,把个人终端攥得咔咔作响。

这些混账骗子们是不是都觉得脾气好就代表好欺负?

海盗的通讯加密并不森严。

二十分钟后,陆必行捕捉到了微弱的信号。

隔离服通过耳机,像他汇报被药物降下来的血压与心率,他逼真地打了个哈欠,个人终端轻轻地响了一声,通过验证,悄然混进海盗的通讯频道。

机甲战队中每架机甲的编号与位置条分缕析。

“好了,”陆必行故意困倦似的拖着声音说,“我刚刚……哎,这个不是反乌会的标志吧?”

“是自由军团,就是你那几个学生第一次开机甲误闯的地方。”林静恒伸手撑在他的椅背上,“他们不是在域内外贩卖‘芯片毒品’,声称不参与战争吗?”

就在这时,整个机甲战队突然动了,一条命令在通讯频道内发出:“扫描结束,对方基地主力部队已经被引开。”

“收到,标记十个航行日内所有已知跃迁点,屏蔽区域内远程信号。”

“嗡”一声,林静恒一抬头,知道自己这台机甲上的远程端口也被殃及池鱼了。

“自由军团”的海盗通讯频道中随即跳出命令:“准备进攻!”

他们正好赶上了域外海盗内讧现场!

自由军团在联盟内外扩散他们的“鸦片计划”,通过植入芯片培养人体兵器,倒是和反乌会的女娲计划有异曲同工之妙,难道这些自由军团的人也是奔着这个来的?

就在这时,陆必行晃了一下。

林静恒的心神一半关注着海盗,另一半则一直挂在他身上,陆必行用力眨了眨眼,眼睛好像已经快合上了。

林静恒明知故问:“有什么不舒服吗?”

陆必行含糊地说了句什么,突然一回头,张手搂住了林静恒的腰,隔着厚厚的隔离服,几乎碰不到人体,他坐在那里,撒娇似的把脸埋在林静恒的腰腹间,心想:“你个王八蛋,给我等着。”

然后他沉甸甸地挂在林静恒身上,不动了。

体温越来越高,酸痛的肌肉开始乏力,林静恒踉跄了半步,勉强撑住他,十分吃力地把他放平,叫来了一架医疗舱,轻手轻脚地将“熟睡”的人放在医疗舱里,仅仅是这么简单的几个动作,也让他有点喘不上气来,双手也开始微微地颤抖。

隔着透明的医疗舱盖与面罩,他低头看着陆必行安稳的眉眼,身上仿佛还残存着对方张手一抱的力度,第一次感觉到了某种无法形容的孤寒,像是在三年寒冬的北京星上,突然赤身裸体地被扔出恒温的室内,皮肤还残存着柔软的温度,就被凄厉的风雪劈头盖脸地浸没。

这也让他第一次有种想要主动接触另一个人的冲动。

但恐怕是没机会了。

林静恒花了半分钟,将那些追随过他的视线,闹腾着在他耳边喋喋不休的言语,试探又暧昧的肢体接触……还有那些笑容,一一收拾起来,打成一个活色生香的包裹,妥帖地藏好,然后伸手推了一把医疗舱,让它静静地滑进封闭的医疗室内。

林静恒:“准备一个有生态舱,仿照女娲计划的标志,打上那个人头蛇神的女人相,仿造一份病毒实验报告。”

湛卢少见地没有废话,很快,一个能以假乱真的实验生态舱新鲜出炉。

此时,向着反乌会老巢方向进发的自由军团开始加速改变队形,放出电磁干扰,先锋队伍成排的粒子炮扫向那基地的反导系统。

反导系统立刻做出反应,自由军团的小机甲群集中炮火,聚集在一起,像一群蚂蚁滚成的球,迎着反导系统的炮口而上,激烈的交火让远远旁观的林静恒听见一长串的高能警报,片刻后,自由军团的小机甲战队集体调转炮口,粒子炮收起,数十枚导弹锁定了反乌会的基地。

第一批导弹倾泻而下,粒子流炸得到处乱飞,反乌会基地的反导系统瞬间瘸了腿,十架机甲试图起飞,被偷袭的自由军团锁定了机甲站位置,连续三枚导弹落下,整个机甲站台炸了个火树银花。

不到三分钟,反导系统分崩离析。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自由军团的小机甲群一边前行,一边通过广播向反乌会老巢喊话,“请迅速投降!”

林静恒脱下隔离服,两颊已经烧出了嫣红的血色,他钻进生态舱闭合舱门,吩咐湛卢:“把我发送到指定坐标,机甲内全面消毒,然后你们返航。”

生态舱缓缓进入发射轨道,一侧的机甲舱门打开,面朝着漆黑的宇宙。

湛卢的声音在精神网里响起:“先生,您确定要断开与我的精神网联系吗?”

林静恒:“确定。”

下一刻,林静恒沿着精神网可以探寻到无限远处的视角缩回到一点,意识与机甲精神网断开了联系,湛卢的备用权限落在陆必行身上,将在他醒来后,自动由他指挥。

林静恒轻轻地闭了一下酸痛的眼睛。

紧接着,发射进程被强行切断。

林静恒一愣,随即,就听湛卢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机甲内响起:“抱歉先生,作为人工智能,我在主人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有说‘不’的权利,每时每刻以保护您为第一优先级,这也是我前任主人留下的权限设置——陆校长,隔离服的小伎俩躲不开我的扫描,但幸好我们俩是一伙的。”

分享到:
赞(59)

评论19

  • 您的称呼
  1. 湛卢太萌啦~全文除了主角我最萌湛卢qwq,简介是说人会凉吧,人工智能不会吧QAQ

    沈韵2018/10/27 23:30:42回复
    • 不会凉,但待机时间会很久

      逸远2019/03/19 18:53:04回复
  2. 林打算独自赴死时的那种绝决太虐了

    匿名2018/11/25 09:14:13回复
  3. 可爱的人工智能

    匿名2018/12/10 06:52:38回复
  4. 湛卢你太棒了!给你加机油(???)呜呜呜突然隐形虐
    幸好我们是一伙的,看标题的时候还以为是林和陆

    匿名2018/12/21 20:04:08回复
  5. 笔芯的内心:想打他,舍不得

    sl2019/02/03 01:26:10回复
  6. 湛卢太可爱

    樱酒小殿下2019/02/14 19:32:50回复
  7. 宝贝们,注意一下,下章标题
    这是亲了还是做了
    (笑容逐渐猥琐)

    匿名2019/03/03 19:55:25回复
    • 亲了

      匿名2019/07/03 15:00:50回复
  8. 我现在想和一个机器人谈恋爱……

    2019/03/10 20:00:23回复
  9. 湛卢好萌,想养

    俞灵2019/04/14 08:39:54回复
  10. 湛卢你太棒了!!!

    花楹2019/05/03 23:41:25回复
  11. 湛卢要笑死我

    匿名2019/05/11 22:59:09回复
  12. 不不不,那太费电了,JC叔叔会上门查水…哦不电表的

    2019/05/16 23:42:53回复
  13. 湛卢前一张还说了一句“加密个人喜好信息,了解”
    其实你的老师也是有私心的,他希望你好好活着,林先生,要惜福啊

    墨蘼馨2019/06/20 23:38:48回复
  14. 湛卢好可爱

    居居老师2019/06/27 15:38:54回复
  15. 陆将军对湛卢权限一直都是以林的生命为第一

    顾昀我老公2019/07/05 22:30:26回复
  16. 想要养湛卢?那么首先你家得是开水电厂的。

    老温的核桃2019/07/19 09:52:48回复
  17. 啊啊啊啊啊啊,我爱湛卢

    川下穷河2019/07/20 16:36:2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