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我不喜欢,不如不生

昆仑君问:“小鬼王, 你为什么不和你的鬼族人在一起?”

少年低下头,沉默了一会, 轻轻地说:“嫌脏。”

昆仑君愣了一下, 饶有兴致地问:“怎么个脏法?”

少年不敢看他,却盯着昆仑君浮在水面上的倒影,认认真真地说:“除了知道杀,就是知道吃, 还懂什么?我不想与他们一起。”

昆仑君认认真真地指出:“鬼族就是这样的。”

少年鬼王眼神阴郁了一下, 然而当他抬起头面向昆仑君的时候,又成功地克制了那股暴虐, 看来是已经习惯这样做了, 顿了顿,他压低了声音, 轻轻地问:“难道因为我生为鬼族, 就必须和他们一样吗?”

昆仑君没有答话, 少年自己从水潭里站起来, 大概是失去了食欲, 他把幽畜的尸体拖出来扔在了一边, 然后用已经干净了的水洗了一把脸, 默默地弯下腰去, 把身上的粗布衣拧干, 卷起裤腿, 从水里爬了上来,他看了昆仑君一眼, 眼睛就像是落在素白雪地上的鸦羽,然后用一种很无所谓的口气说:“我不喜欢,不如不生。”

他说完,并不靠近那块方才他坐着,现在却已经被昆仑君霸占的大石头,只是随意地坐在水边,双脚湿淋淋地晾在地上,远远地望着邓林的方向、邓林后的群山、群山巅的雾与雪,以及倾盆不休的大雨中,电闪雷鸣翻滚的天空。

昆仑君忍不住问:“你在看什么?”

少年伸手顺着自己的视线一指:“好看的。”

“雨天有什么好看?”昆仑君说着,靠着巨石坐在了少年身边,“晴天的时候,昆仑山巅才是好看,金灿灿的太阳光落下来,浮在雪地上,就像是白雪上开出的花。冰层往下是一片嶙峋,到了夏天,会长出很小的一层细草,绿绿的,还有各种不知名的小花——凡是那样的小花,都叫格桑花。”

少年听呆了,愣愣地偏头看着昆仑君。

昆仑君话音突然一顿:“嗯,现在看不见了。”

“为什么?”

“为了把你们放出来,我把天捅了个窟窿。”昆仑君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少年鬼王的头发就像看起来的那么柔软,僵着脖子,却一动不动,温顺地让他抚摸,简直让人难以想象,方才他还生啃了一只幽畜的脖子,仔细看的话大概嘴还没擦干净。

这让昆仑君想起了自己养的那只小猫。

“为什么要把天捅漏?”少年鬼王又问。

“我答应过的。”昆仑君在他头顶上按了按,“你不懂,小孩。”

少年却异常认真地抬起头:“我懂,我不知道外面有什么,如果我知道大封之外有这么好看,当年我也要把大封捅一个窟窿。”

昆仑君摇摇头,低低地笑了起来,少年就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过了不知多久,昆仑君才轻轻地说:“生不由己,不如不生,你倒是个知己。”

他说完,站起来转身要走,女娲的身影在半空中幽然闪现,忙碌奔波,似乎依然在徒劳地寻找补天的五彩石,昆仑短促地低笑了一声,山川生灵涂炭,他心里有种异样的快感。

少年鬼王却犹豫了一下之后,也跟着站了起来,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昆仑君也不去管他,任凭他跟着,忽然抬手,平地起了轰隆隆的高山,立于东南蓬莱之地,令巫妖众进蓬莱躲避灾祸,连天的大雨终于酿成了滔天的洪水,从西北高地轰然往东,一往无前,奔涌不息。

卷过千里的赤地,生民哀鸣,颛顼三跪九叩祈求苍天。

可天道无情。

鬼王少年跟着昆仑上了蓬莱山巅,十万大山终于开始躁动,传到蓬莱,群妖惊慌,巫族带来曾经的蚩尤部落,后羿就像他的祖先一样,带着族人们一步一叩首地走上了蓬莱,有幼儿不懂事,在人群中哇哇哭闹,惶惶不安的大人生怕惊扰神灵,为部落带来灾祸,生生捂住了小儿的嘴,中途就把孩子捂死了。

走在半路,大洪水湮到了半山腰,将东部的人拦腰冲走了一半,身在九天山巅的冷默默神祇闭上眼睛,像女娲一样,做一尊不言不动的塑像。

而后西边又来了一群负箧曳屣、衣衫褴褛的人,被一个背着药筐的耄耋老人引着,往蓬莱的方向来,北帝颛顼亦步亦趋地跟在老人身后,神情恭谨。昆仑君终于睁开了眼睛,低低地说:“神农。”

神农似有所觉,忽然在人群中抬起头,浑浊的双眼中似有诸天电光闪过。

口口声声要灭颛顼之民,屠尽人族的昆仑没有阻止,他始终只是不甘于天,不肯也不屑于亲自动手杀这些生灵,他看着神农氏带着中原人族艰难地爬上了蓬莱,颛顼带着自己的人对昆仑君行三跪九叩大礼,感激他起神山庇护,神农一声不吭。

直到人族退下,昆仑才站了起来,一声神农没来得及出口,就挨了那须发皆白、颤颤巍巍的老人一个响亮的耳光。

鬼王少年骤然露出狰狞的指甲,低低地咆哮一声,要向神农扑去,被昆仑君一伸手拦住。

昆仑君看着年老丑陋的旧神祇,轻声说:“你不再是神,就快死了。”

神农用昏黄的眼睛看着他:“我死得其所、求仁得仁。你脱胎于大山大地,天生连着混沌的凶戾,又融入了开天斧的三魂,我早说你生来带红,必有闯下大祸的这么一天,才令昆仑山巅终年飘雪,可你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昆仑默然不语。

“你堪不破长久,看不透是非,分不清善恶,辨不明生死,怎么敢违抗天道?”神农一字一顿地说,“胆大包天,必然万劫不复,你……唉!”

神农氏一语成偈。

第三天,星辰崩乱,幽鬼横行。

第四天,洪水上涨,各族继续往山顶迁徙,巫妖二族沉淀已久的矛盾终于爆发。

第七天,巫妖二族持续争斗,死伤半数。炎黄后人与蚩尤后人终于再次联盟,艰难求生。

第十天,神农氏传道开蒙,在一片灾难和丧葬歌声中从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讲起。

第十二天,女娲终于补上了连天雨纷飞的苍天,取大鳖四脚形成新的天柱,几乎筋疲力尽。

第十三天,天道崩殂,鬼族横扫大陆,四柱摇动,西北天倾,山崩地裂,天幕摇动,将塌。

不知天高地厚的神祇们终于在一次又一次逆天意之后,遭到了天道的反噬。

天地将合,要借鬼族的口,把所有的东西全都吞噬,归于混沌。

昆仑君就像是已经化成了蓬莱山巅的一个塑像,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女娲传信说,她已经在四柱加封,想以身化为后土,堵住伏羲大封。”神农说,“你没错,昆仑,盘古没错,我们谁也没错,可世间千劫百难,生灵争斗祸患都是注定的,沉默如伏羲,就沉默着死,不服如你,就不服着死,我像一个凡人一样五衰而死,这都是注定的,谁也反抗不了,要怪就怪你知道得太多。”

昆仑平静地睁开眼,不着边际地开口问:“当时蚩尤把巫妖二族托付给我,如今天道是让我选,要么去一留一,要么玉石俱焚,对么?”

神农静默地看着他。

“把妖族留下吧。”昆仑终于低低地说。

神农长叹一口气,知道他已经妥协。

大洪水终于平息,女娲重创效仿盘古手持巨斧的鬼王,身化后土,堵住了大封缺口,将混沌鬼族重新压回四柱之下,然而补天已经耗损女娲太多元神,胸口又被鬼斧重伤,伏羲大封被勉强堵上,依然蠢蠢欲动。

神农坐在昆仑神殿,一言不发。

“我以为我会五雷轰顶而死。”昆仑君忽然开口说,“没想到在我刺瞎神龙双眼,撞倒不周山的时候开始,我的坟冢就已经准备好了。”

神农抬起苍老的双眼,看着这洪荒四圣中硕果仅存的一个,说不出话来——也许昆仑君可以走,可以以他大荒神圣逆天的法力强行关闭昆仑山门,哪怕天地再次归于混沌,也没人能奈何得了他。

然而昆仑由开天斧生出三魂,他是唯一一个绝对不会违背盘古心意的人。

昆仑君,本身就是盘古的遗志。

“我想……再看一眼我的猫。”

神农氏背着草药筐缓缓地走进深山中,女娲的身影却几乎已经看不见了。

一切似乎走到了死局,回到了他萧疏冷清的神殿中的昆仑君猝然回过头去,发现身边依然只剩下了一个黑发黑眼、看起来又纤细又柔弱的少年。

鬼王少年轻轻地问:“你是要把我封回大封吗?”

“不,我对一切无能为力,起码……起码还能保全你。”昆仑君低低地笑了一下,他的身体狠狠地抽动了一下,声音有些不易察觉地颤抖,“你不愿身为鬼族,我成全你。”

鬼王少年大惊,一抬手拉住他的肩膀,把昆仑君转了过来,却见他的身体几乎已经透明,脸色如雪般苍白,昆仑君忽然一抬手,宽大的袍袖卷起清风,一朵灿若星辰的火团被收进了他掌中:“……拿着。”

少年双手捧过来。

“这就是我左肩魂火,”昆仑君满头的冷汗,却依然面带微笑,“我……我再给你一样东西。”

他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一根银色的长筋被他从自己身上抽了出来——世上再没有比扒皮抽筋再苦,少年鬼王的眼圈都红了,昆仑君却仿佛无知无觉:“拿着昆仑神筋,从此你就可以从大……大不敬之地脱胎出来,列入神籍……”

“你……你替我镇住四柱。”昆仑低低地一笑,“有女娲轮回晷,伏羲山河锥,还有……功德古木的功德笔,我最后再给你一件……”

“昆仑!”

昆仑君伸出拇指捧起他的脸,轻轻地说:“未老已衰之石,未冷已冻之水,未生已死之身……既然神农氏甘为凡人,放弃神籍,我就替他再加上一件,让他悲天悯人到底……”

他说完,呕出一口心头血,落到手中,化为殷红殷红的一片灯芯,在鬼王面前的大荒山圣越来越透明,越来越衰弱,末了消失殆尽,剩下一盏通体雪白的煤油灯,角落上刻着两个字——镇魂。

未灼已化之魂,镇魂灯。

至此,天柱重起,四圣聚齐,山圣消散,三皇无踪,承天起地的四大天柱阴差阳错地落到了被强生神格的少年鬼王身上,被他一肩担住——作为昆仑君对天道最后的嘲讽。

这一担,就是整整漫漫无际的五千年。

赵云澜只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骤然炸开,他仿佛又经历了一次剥皮抽筋的痛苦、十万大山加身的痛苦,以及被天道逼到了极致、浑身束缚之苦。

眼前沧海桑田,大神木伸出传来一声不知来自何年何月的叹息,一个人低低地说:“你何必如此……”

“盘……古……”

赵云澜眼前一片白光,他忽然头重脚轻,再睁眼,已经回到了充满了过年气息的龙城,光明路4号熄了灯,院子里不凋的苍松如盖。

男人觉得脸上冰凉,伸手一抹,原来已经泪流满面。

分享到:
赞(608)

评论66

  • 您的称呼
  1. 我以为昆仑君和沈巍的前一世应该有很多事,然后会有感情戏的。这……我无法理解这么一面之缘之后沈巍的几千年等待和责任以及那么浓厚的爱。

    昆仑菌2018/07/29 17:14:28回复
    • 只一眼,就能将一个人刻在骨头里,跟在后面无论这个人去哪儿,费尽心思哪怕让他成为凡人,也要让他在这个世界存在着,为了一句话背负责任千年 忍住克制自己的嗜血本性,只因为一眼

      匿名2018/08/04 10:54:45回复
    • 这个记忆是被测改过的

      匿名2018/08/29 19:33:20回复
    • 后面还有,这不是完全的这是沈巍动了手脚

      匿名2018/11/21 14:54:58回复
    • 感情这种事,很难说清的

      匿名2018/11/22 20:06:03回复
    • 不止一眼,小鬼王跟随昆仑游历了很多地方,后面有

      匿名2018/12/02 13:09:10回复
    • 可能是因为他是世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对他如此之好的人吧,对于那个生性单纯却天生污秽的孩子甘之若饴

      祈白白2019/01/06 18:20:18回复
    • 我和你一样的思量

      匿名2019/01/07 22:36:36回复
    • 现在看来还不太合理,等看到后面就知道了

      澜澜的小媳妇2019/02/03 23:15:27回复
  2. 我觉得他们前世有很多事情,只是被一笔带过了。从相遇开始,这里小鬼王已经上了昆仑山巅。昆仑说晴天的美景,也许已经带他走遍了名山大川。最要紧的是,他知道自己的结局后抽了筋给小鬼王提升了神格,将他从厌恶的大不敬之地给保了下来,这些,难道都不重要吗?小鬼王生来不愿与自己的族人为伍,一个人形单影只,昆仑君可能是唯一的知己,这难道也不重要吗?

    随便起个啥名儿2018/07/29 17:19:26回复
    • 对的!

      匿名2018/09/14 09:59:20回复
  3. 现在说一切还太早

    匿名2018/07/29 18:57:09回复
  4. 费尽心思,用命去换他存活在这个世界上,或许沈巍只想给自己一个背起这些责任的理由,万物生灵和我有什么关系,生灵涂炭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只是因为这个大千世界里面还有他

    断肠人2018/08/04 10:59:31回复
  5. 这并不是完整的记忆,是沈巍改过的,后面赵云澜还看见了被沈巍改过的女娲的记忆,最后才在沈巍那里看到了完整的记忆。顺便还开了车。二刷镇魂,所以后面的都知道

    2018/08/13 16:47:57回复
    • 我表示根本没看懂,还好是改过的。

      匿名2018/08/15 12:23:21回复
    • 兄弟,你剧透了。←_←

      荷木2018/08/22 13:09:57回复
    • 何止二刷,我都n加一刷了,迷的不要不要的,脑补自动代入剧版人物形象

      匿名2018/12/24 21:44:30回复
  6.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巍笔。一眼万年啊!

    匿名2018/08/23 00:14:58回复
  7. 一眼万年。。。。。。

    白居过隙,巍澜可期2018/08/24 20:46:35回复
  8. 一眼万年

    请叫我险哥2018/08/28 07:26:41回复
  9. 根本看不懂啊啊啊啊啊

    啊啊2018/09/01 15:44:50回复
    • 我也是哈

      匿名2018/10/17 11:04:03回复
  10. 格桑花 格兰和桑赞

    匿名2018/09/12 11:58:03回复
    • 欸 好像真的是这样

      当然不比你整天胡乱淘气喔噢2018/09/16 21:54:54回复
    • 这什么理论=-=

      咣叽2018/10/05 20:56:09回复
  11. 心疼泪目!心疼昆仑君!心疼小鬼王!

    匿名2018/09/14 09:59:51回复
  12. 我他妈,太精彩了吧。(但是本以为他们初遇是如何的相知相爱呢,没想到并没有啊)

    镇魂女神2018/09/14 20:58:08回复
  13.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与共。

    夜暝2018/09/16 10:13:42回复
  14. 我可能不太理解,我只是觉得,这章里昆仑很悲哀,他肩负起了万山般重的责任,最后的结果还得像伏羲和女娲一样,他不服天,他强加神格给小鬼王,给了他火魂和银筋,化身为镇魂灯,把重任给了小鬼王。小鬼王也很让人心疼,他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了昆仑君,又因为这句承诺担了数千年的重任。我最心疼昆仑的,是他知道了自己的结局后,想到的是“我想……再看一眼我的猫。”(╥﹏╥)

    高冷如你总终结所有话题喔噢2018/09/16 21:53:46回复
    • 还有他

      匿名2018/11/30 23:11:44回复
    • 真的超级心疼了

      匿名2018/12/09 15:56:46回复
  15. 四刷镇魂 心疼昆仑君

    匿名2018/09/23 14:48:53回复
  16. 前世确实有很多戏没错啊,只是这个记忆是被改了的啊

    喵喵喵2018/10/01 18:20:56回复
  17. 其实我挺难过的

    匿名2018/10/04 18:10:04回复
  18. 十月五日,再刷镇魂

    匿名2018/10/05 19:46:42回复
    • 吼,朋友。

      2018/10/05 20:58:17回复
  19. 看哭了

    匿名2018/10/22 11:56:35回复
  20. 心疼

    匿名2018/11/22 20:05:21回复
  21. 是的

    匿名2018/11/22 23:20:32回复
  22. 这里的记忆九假一真,五千年前神农是要杀了沈巍的,昆仑把筋给了他升了他的命格才保住了他,昆仑却因强行保住沈巍被天谴,他们在一起几百年,并不是剧中的一天而已

    匿名2018/11/28 19:58:15回复
    • 剧中的昆仑还是赵云澜穿越回去的…有点懵…

      匿名2018/12/16 22:01:48回复
  23. 昆仑是真的不服输啊,可惜命运

    匿名2018/12/16 14:21:05回复
  24. 看了镇魂……默默瞟了一眼身边一时冲动买的山海经

    小长2019/01/01 21:59:50回复
    • 厉害

      匿名2019/01/05 17:54:34回复
  25. 看哭了

    2019/01/06 18:39:38回复
  26. 背景宏大的上古传说居然被剧版改成了寥寥几十人的星球大战

    匿名2019/01/08 00:04:18回复
    • 一点不像星球大战,像部落之间的小摩擦。没有经费吧。

      剧只能看二主角2019/01/22 19:57:10回复
    • 看完剧版镇魂中昆仑的死法的我表示,一口老血吐都吐不出来,堵的心口难受

      匿名2019/02/06 12:11:53回复
    • 不不不,剧版镇魂改成那样是因为建国以后不许成精,不然广电不给过啊!(虽然看了确实有点蛋疼…)

      朱二凤2019/03/01 21:59:26回复
  27. ……楼上的幽畜们都是一刷吗……
    这明明是沈巍删改过的记忆,他们真实的过往长着呢……

    匿名2019/01/10 02:02:39回复
  28. 万年小受等成攻

    颜绯颜2019/02/24 06:36:10回复
  29. 巍巍小时候就会护澜了呢

    匿名2019/03/18 01:40:41回复
  30. 刚巧随机播放到命有波澜剧情版 满地打滚中

    匿名2019/03/19 03:56:16回复
  31. “你堪不破长久,看不透是非,分不清善恶,辨不明生死,怎么敢违抗天道?”神农一字一顿地说

    这里伏笔一处 给p大跪

    匿名2019/03/19 04:03:32回复
  32. 神农跟昆仑现在的老爸好像阿

    青萍风起2019/04/08 22:25:23回复
  33. 即使看过,知道这是被篡改的记忆,依然心塞,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4/12 15:28:51回复
  34. 大气磅礴

    祝红2019/04/14 14:07:53回复
  35. 这个记忆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匿名2019/04/22 10:49:53回复
  36.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巍 笔

    匿名2019/05/09 11:19:10回复
  37. 多刷想說。其實崑崙知道自己的命運,也認為小鬼王是知己不只是因為他是小美人,那句「不如不生」,又是誰給崑崙君的責任呢?
    他也是不想扛的,但悲憫天下的情懷,所以承受了還沒讓小鬼王發現,直到為了保護小鬼王不被神農所迫,硬是升了神格賦予重任。
    就算不看後面的章節,單憑片段的記憶也能感受出他們朝夕相處、長此以往的感情了,只是細節還很混亂。

    在坑底起了別墅2019/05/17 22:20:52回复
  38. 你堪不破长久,看不透是非,分不清善恶,辨不明生死,怎么敢违抗天道?”神农一字一顿地说,“胆大包天,必然万劫不复,你……唉!你暴露了哈,就是你借用赵心慈的身份,当老赵的便宜爹,你个破碗。

    匿名2019/06/22 22:43:34回复
  39. 我一刷时在评论区懵逼,2刷时在评论区看一刷懵逼,贼爽

    资深腐女2019/07/09 23:07:04回复
  40. 昆仑君是唯一一个在世间对沈巍好的了,没有看不起他生于鬼族,没有因为他生于大不敬之地就毁了沈巍,还有一部分是因为那句不如不生,想来两个人同是沦落人

    顾白2019/07/12 13:27:17回复
  41. 有一种看天官的感觉

    匿名2019/07/18 14:34:35回复
  42. 从去年年尾一刷。。。现在四刷。。。还是会被感动到。。。

    匿名2019/08/01 22:31:42回复
  43. 这个记忆是沈巍修改过的,真假掺半,他让赵云澜看到的是很叛逆的昆仑,离经叛道闯下大祸,但实际上这是沈巍自己认为上天对昆仑不公平,是沈巍自己想为昆仑抱不平的一种想法,他把这种想法给修改成了大神木里的记忆,让赵云澜看完了之后不会想变成昆仑继续承担重任,能做个快乐的凡人,安安全全的

    匿名2019/08/13 23:14:0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