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死神从不漏掉一个猎物

旧工厂本来乱糟糟的地下室一下就安静了。

从忙而不乱的白银九, 到哀哀嚎叫的病人, 全好像被使了定身法,只有医疗舱的红灯在密闭幽暗处, 不依不饶地闪。

彩虹病毒, 这种理论上已经被杀灭的人造病毒, 哪里来的变种?这究竟是意外事故还是人为?背后有什么阴谋诡计?是谁——

这些偏向于局面性的问题,林静恒已经无暇考虑了, 他在反应过来自己做什么之前, 先一把抓住了旁边的陆必行。由于隔着手套和特殊材质的隔离服,他第一把没攥住, 滑了, 手套滑开的无力感像激光枪一样击穿了他的太阳穴, 将他浑身的血冻成了冰。

变种彩虹病毒的传播方试是什么?

致病性和致死率呢?

如果旧的抗体已经失效,那陆必行呢?

成千上万个念头,在他脑海里喷发出来,翻来覆去, 没有一件是好事。

陆必行还没回过神来, 已经被他按在了一个医疗舱旁边。

“检查……”林静恒一张嘴, 声音却劈了,他几乎有些语无伦次地说,“检查他是否已经被感染。”

医疗舱平静地作出回答:“无效指令。”

林静恒额角青筋暴跳:“我让你检查他是否已经被感染变种的彩虹病毒!”

可是医疗舱并不懂人类的悲欢,依然无悲无喜地回复他:“无效指令。”

医疗舱里有人工智能,但智力很有限——在这种情况下,正确的操作方式是, 先要求医疗舱采集记录变种彩虹病毒的信息,然后用更强大的电脑解析病毒特征,如果遇到一些特殊的病毒,甚至需要医学专家的人工参与,等完全解析了病毒发作、破坏机理的种种特征之后,医疗舱才能根据这些信息,生成有效的病毒检测方法,保存进数据库,执行任务。

可是这一来一回不知要多久,而这个变种彩虹病毒的潜伏期又会有多长?

还来得及吗?

林静恒略微有些耳鸣,图兰的声音明明是直接在隔离服内的耳机里响起的,却好像远远地隔着一层什么:“……将军,将军……”

陆必行按住他的肩:“林!”

林静恒竖起一只手,众人安静下来,见他雕塑似的静止了片刻,再开口,却已经听不出方才对医疗舱无理取闹的混乱:“伊丽莎白。”

图兰:“在。”

“第一,通知守在工厂外圈的人,隔离区立刻按照联盟标准最高危险级疫区处理,所有靠近人员一律穿好隔离服,进出双层消毒,捕杀附近区域内所有动物——鸟,昆虫,尤其是以腐肉为食的,宁可错杀,不要放过,尸体集中消毒后处理。”

“第二,附近有条河,派两个分队,追踪上下游水源去向,严密监测周围所有动植物、土壤水质情况,七十二小时之内采取强制性隔离,所有接触过水、土壤的人一并隔离观察。如果它进入地下水系统,我需要整个银河城戒严,断水三个小时,整体消毒。”

“第三,有一个病人曾经在四十八小时之内两次离开工厂,进入银河城核心地段人流密集区,虽然打过阻断,但现在不能肯定传统阻断对变种病毒的效果,你们尽可能地隔离他接触过的所有人。”

图兰实话实说:“将军,这很难。”

陆必行插嘴说:“这个人的尸体就在工厂外,你们把他随身携带的空间场带给我,空间场里应该有他坐标定位记录,有时间和地点,我可以黑进银河城内网,搜索同一时段、在病人身边一公里范围内出现过的人个人终端信息。”

林静恒:“你需要什么?”

陆必行:“如果数据量大,我需要一台超级电脑。”

“好,”林静恒立刻点头,“叫湛卢过来。”

图兰:“将军,即使这样,我们人手恐怕也不够。”

“去找周六,”陆必行说,“人手还不够就致电基地,把整个自卫队都叫过来。”

“还有,”林静恒说,“强制征调整个第八星系的医疗资源,做好瘟疫全面爆发的准备。于警督,你清醒吗?不清醒的话让医疗舱给你提个神。”

于威廉直到现在还没从噩耗里回过神来,突然被点名,他下意识地挺了挺佝偻的肩背。

“我需要你告诉我你们感染彩虹病毒的前因后果,所有细节。”林静恒说完,又转向图兰,“医疗舱留下,所有人都撤出去,保持联系,保证这个旧工厂能源,送东西用人工智能,人尽量不要进出……如果独眼鹰骂我,随便他骂,但是拦住别让他进来。”

图兰一点头,随后想起什么似的,又问:“将军,极端情况,是否考虑联系‘中心’。”

林静恒停顿了两秒,断然道:“不,出去,让湛卢尽快。”

面罩下,图兰清秀的眉目轻轻地挑了一下,露出了一点疑惑的表情,然而疑惑归疑惑,这种时候,她并不多话,让撤就撤,利索地向林静恒敬了个礼,第九卫队长一摆手,地下室里的白银九士兵们迅捷无比地跟着她鱼贯而出。

看得陆必行都呆了:“她……走得这么干脆,不抱头痛哭一下,起码也该讲两句感人肺腑的安慰啊,怎么白银十卫都跟你一个风格的?”

林静恒在厚重的隔离服与面罩下,长长的吐出一口凉透的气,有那么一瞬间,他无端想起陆必行那双几次三番同他接触过的手,大概是为了方便鼓捣机甲,陆必行的指甲修得很短,手指很漂亮,掌心干燥而温暖,温度偏高,有种年轻人火力很壮的感觉,烫得他避之唯恐不及。

但此时此刻,林静恒无比想要再握一次那只手。

再确认一次那手心里的温度。

林静恒从来专注的思绪像暴涨的河水,突然蔓过河堤,绵延至不着边际之处。

他想,如果他没有答应让陆必行出来,如果他没有选择在启明星落脚,如果他没有把陆必行从地下航道的基地上叫来,如果他当年根本没有来到第八星系……如果他能果断一点,不要首鼠两端,造反也反得光明磊落些,直接挟持白银要塞,打进沃托。

如果……如果所有因果能回溯,这一切都不发生,即便让他粉身碎骨、遗臭万年,那也都是无所谓的。

可是眼下,这都是他一厢情愿的妄想。

“你怕不怕?”林静恒放轻了声音问,他大概一辈子都没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过话,以至于几乎有点走音。

“你这什么破问题,”陆必行看了他一眼,忽然笑了,从方才开始,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隐约有些紧张,此时被他一笑涤荡一空,他又用那种很不着调的语气说,“我要说不怕,那我可能不是智障就是情绪障碍。可我要说怕吧……那岂不是很没面子?男人的面子,在心上人面前不能这么扫地啊,将军,你存心的吧?我还没问你呢,你怕不怕?”

林静恒想:“肝胆俱裂。”

然而他什么都没说,恢复了公事公办的正常语气,问:“生化方面你怎么样?”

“不行,抱歉,”陆必行方才满嘴“面子”,承认起自己短板却毫不避讳,“如果是生物芯片,我还能帮忙解析一下,但病毒真的只是常识水平,不具备独立科研能力,更别说彩虹病毒这么复杂的大工程。”

林静恒点点头,对他也没抱太大的期望,陆必行对人工智能的兴趣明显比对人类多,电脑病毒可以找他,人体病毒他估计也比自己强不到哪去。

“那你替我做好记录。”林静恒没有看陆必行,吩咐了一声,径直走向于警督。

总长是指望不上了,一副有上气没下气的样,半昏迷状态躺在医疗舱里,不知道听没听见这个最坏的消息。

于威廉好似给抽光了力气,踉跄着摔坐在一张肮脏的折叠床边,看着林静恒呆愣片刻,用力捂住脸。

“变种,”他颠三倒四地说,“怎么会……如果……如果阻断真的没有用,韦伯斯特这么死了有什么意义……他还为了我们……”

“韦伯斯特是哪一位?”陆必行轻声问,“是不是死于空间场的那位?”

于威廉发出一声抽噎。

“他没有白死。”陆必行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如果不是他,我们不会追过来,不会发现你们,变种病毒在谁也不知道的情况下扩散,这才是最可怕的吧。”

针对“彩虹”这种等级病毒的隔离服太隆重,十分影响行动,陆必行折了几次,膝盖都弯不下去,只好像个僵尸似的伸直了腿坐着,他有心干脆把厚重的隔离服扒下来,又怕万一自己本来没感染,因为这会扒隔离服,反倒是染上了,那就搞笑了。

“万一”没感染……

陆必行心里咂摸了一下自己的用词,觉得腿有点软,干脆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不顾形象地靠在墙边。他看向林静恒,可是林静恒被包裹在另一身隔离服里,连轮廓都看不见,他满心贪婪地巴望,也只能从面罩下窥见一点眉目,看不出悲喜。

林静恒走到于威廉面前,很没有人情味地说:“你打算用制造更多死人的方式缅怀死人?”

于威廉打了个冷战,无措地抬头,对上隔离面罩后面冰冷的灰眼睛,这个在病毒影响下易燃易爆易狂躁的男人居然生生逼着自己冷静了下来。

他沉默了一会,声音还有些颤抖:“我们都知道自己已经感染,非常小心,‘阻断’带的不多,除了韦伯斯特,应该没有接触过别人。”

“凯莱亲王卫队入侵时,我正在为总长执行护卫任务。”于威廉顿了顿,从头说,“当时正好是联盟议会召集各星系代表去沃托开会的时间,我们没去,一来是会议安排通知到的时候太晚,没给我们留下筹备路费的时间,二来大家都知道,这次争论的主题大概还是星系军事自治,没我们什么事。总长不想在凯莱星看会议直播,于是临时组织了一次星系巡查,因为很多星球的恒温系统出了问题,再拖下去要出人命的,我们想去解决这个问题……结果刚离开凯莱星没多久,就撞上了凯莱亲王卫队。我们用的是公务出巡的星舰,只有四五架护卫机甲,被凯莱亲王的疯狗们追了一路,五架机甲只剩下我这一架,星舰防护罩碎裂,总长他们舍弃星舰,把大家集中在机甲上,紧急跃迁,迫降在启卫三爱玛上。”

“战前,启明星三个卫星都是工作卫星,上面只有少量工作人员,”陆必行说,“启卫三爱玛应该正好是星舰补给维修站点吧?”

于威廉苦笑了一声:“降落之前,我们也觉得自己运气还不错,结果星舰没停稳,就被人堵住了,抓住我们的应该是反乌会的人,我想他们不是针对总长……都知道,在第八星系,总长的能量可能还不如凯莱星上的军火贩子——当时因为凯莱亲王卫队肆虐,很多星舰、商船和客船都在爱玛停靠暂避风头,全被他们守株待兔地抓了。”

“我们当时一起的,还剩下二十几个同事,被他们分别带走,关进封闭实验室,一间实验室空间很大,里面大约有一百多个人吧,我猜是按年龄和性别分的,因为跟我们一起的女同事、还有一个快退休的老干都被带到了别的地方。关我们的地方只有两百二十岁以下的成年男性,食物和饮水定时定点从一面墙里送出来,刚开始有人想象着能从那逃走,可我们一起的工程院长说,这叫‘真空管道’,没有人能逃出去的。”

陆必行轻声解释说:“‘真空管道’是瑞茵堡的杰作——就是当年凯莱亲王那个臭名昭著的人体实验室。”

林静恒问:“你是说反乌会在爱玛重建了一个‘瑞茵堡’,你确定是反乌会,不是阿瑞斯冯私下做的?”

一个反科技、崇尚自然、恨不能回归原始社会的邪教,居然搞人体病毒实验?

为什么?有什么好处?

“实验室建筑外层上是反乌会的标志,没有凯莱亲王卫队的海盗旗,那些抓我们的人互相打招呼的时候都会说反乌会的话,就什么‘为了自然’之类的。”于威廉顿了顿,“对,反乌会标志旁边还有个小图案,画的应该是个人头蛇身的女人。”

林静恒蓦地抬头——人头蛇身,女娲!

“第一天有人被带走了,三小时后送回来,一直昏迷,总长随行带了个保健医生,给他检查了身体,说没看出异状,当时医生判断,他可能只是被注射了镇定药剂,那人一个小时后苏醒,行动如常,说自己一出去就被麻醉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身体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但为了保险起见,医生还是建议我们腾出了一个小空间,把他单独隔离了,保健医生组织我们把每天晚饭里的酒精饮料省下来,简单提纯之后用作消毒剂,洒在他身边。”于威廉抽了口气,“可是大约……大约一天后,他开始发烧,肌肉无力,出现……出现了彩虹病毒的症状。”

林静恒和陆必行对视了一眼——变种病毒的潜伏期仍是二十四小时,而第八星系总长身边的保健医生没能察觉,说明变种病毒表现出的症状和原版高度一致,至少能瞒住专业人士。

林静恒:“传播途径是什么?”

“应该是空气。”于威廉说,“有保健医生,我们从一开始就很小心,没有接触过病人的东西。”

林静恒的心沉了下去。

“从第二天开始,病毒就在所有人中间蔓延,在爱玛上避难的都是星际旅客,只有少量人士有资格乘坐舒适的星舰,大部分都是商船、甚至机甲,全都是身强力壮的青壮年,刚开始,大家一边绝望、一边抱着侥幸,觉得凭自己的免疫力,或许只要足够小心,就能扛过去。”

可是死神从不漏掉一个猎物。

分享到:
赞(18)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太恐怖了。话说是这几章比较严肃的原因吗,都没有人说话了

    拾凉2019/02/03 00:08:16回复
  2. 有人有人

    您的称呼2019/02/03 14:59:36回复
  3. 空气传播……好恐怖啊

    以沫2019/02/15 11:02:25回复
  4. 好压抑

    2019/03/10 19:36:17回复
  5. 我好想记得……后面好像有个虐点……

    潜水2019/04/07 02:22:2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