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彩虹病毒变种

可是这个人实在是太虚弱了, 连最轻巧的袖珍激光枪也端不大稳。

陆必行温和的目光落在他斑驳的脸上, 尽可能地摊开双手,以示自己无害。

直到对方看着略微冷静了一点, 他才轻声细语地问:“您看起来需要帮助, 冒昧问一句, 您现在感染的是彩虹病毒吗?是从哪里感染的?”

陆必行自觉这句话的语气已经相当和缓,不料非但没有起到安抚作用, 反而刺激了对方。那把冲着他的激光枪口本来已经垂下去了, 一听这话,又凶狠地抬起了头, 持枪人陡然紧绷了起来:“你怎么知道这是彩虹病毒?”

陆必行立刻意识到, 自己太急于追查彩虹病毒的来源, 说错话了:“冷静,我慢慢跟您解释,其实……”

可是对方已经是惊弓之鸟,根本不听他解释, 那人嗓子里好像含着个生锈的铁片, 表情越发狰狞, 歇斯底里地打断陆必行:“你知道这是彩虹病毒,为什么还敢过来?你不怕彩虹病毒,你怎么会不怕彩虹病毒?!你一定是他们的人!”

这逻辑没治了。

陆必行:“我……嘿!”

“闭嘴,闭嘴!”对方一边吼,一边不由分说地朝他开了枪。

这么近的距离,激光枪可不是那么容易躲过去的, 幸亏那人手抖得厉害,这一枪没瞄准,从陆必行头顶擦了过去,在惨白的墙上留下了一道烧焦的痕迹。

陆必行心说,这货算哪门子的公务员,一点程序也不讲,上诉的机会都不给,上来就判死刑。

可是“不跟拿枪的人讲道理”,这原则陆校长还是懂的,他并不打算以身试激光枪,连忙就地一滚,俯身抱起方才被他踹开的厂房门,掩护着自己,东躲西藏。

持枪人双目充血,像个活鬼,双手扣住激光枪,乱打一通,追着陆必行不依不饶,破破烂烂的厂房门很快粉身碎骨,就在这时,他身后的窗户突然被人砸开,绕到厂房另一侧的林静恒直接破开楼道窗户,翻了进来。

林将军可不是个会优待病号的文明人,劈头盖脸的玻璃碎片砸下去,那人下意识地护住头,手还没抬起来,胸口就被人用膝盖顶了出去。

正常人挨上这一下都能当场胃出血,何况是个病人。他整个飞了出去,“咣”一下撞在身后墙上,糜烂的皮肤像烂水果皮,一搓就破,血迹在惨白的墙上蹭了长长的一道,持枪的那条胳膊肘部被撞碎了,激光枪不受控制地甩出了几米远,被陆必行一脚踩住。

林静恒隔着一件外衣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掼在地上,持枪人瞠目欲裂,垂死的鱼一般不住地打着挺,喉咙里发出干呕的动静,被噎得直翻白眼。

陆必行:“林!”

林静恒面无表情地一歪头,这才略松了手,迅速地搜遍此人全身,个人终端上的金属检测仪“叮当”响成一片,然后从这位身上搜出了一副电磁手铐、两把激光枪并一支杀伤力不大的小刀,连人再武器,扔了两堆。

陆必行手忙脚乱地扔下破门跑过来,低头一看这人惨状,倒抽了一口凉气,后槽牙上掠过了一层飕飕的小阴风。

在他印象里,林静恒这人虽然看起来总是不太高兴,但其实很禁得住招惹,自己上蹿下跳整天撩闲,也并不见他动怒,而且因为林静恒经常损人,还偶尔会给人一种错觉,仿佛他只是个“口是心非”的嘴炮。直到目睹此情此景,陆必行才算信了——联盟军委培养的大杀器,半分钟之内徒手打死个人一点问题都没有,他动口不动手,可能只是出于……另类的稳重。

林静恒脚踩着那人,从随身的医药箱里摸出了一支消毒喷雾,把周围里里外外地喷了一回,隔着脱下来的外衣捏起俘虏身上搜来的证件:“于威廉……第八星系警卫总署警督?官不小么,我看你这证也像买的。”

警督先生狼狈地呕出一口酸水,吐得没东西可吐。

“八星系警卫总署在首都星凯莱上,好像不是个需要经常星际出差的岗,您为什么会在这?”陆必行问,“凯莱亲王入侵八星系的时候,您是不是在执行特殊护送任务?”

“警卫总署的护送任务不多,对象一般是外宾和高官,八星系这鬼地方一般没有外宾……所以是行政长官正好离开凯莱星出巡?”林静恒意味深长地一顿,“哦,那可真巧啊。”

他一句话暗示了八星系政府高层有里通外敌的嫌疑,于警督虽然被打成了“五体投地”的熊样,仍奋力地抬起头,对他怒目而视。

陆必行忙问:“那行政长官呢,人在哪?”

于警督硬气地梗着脖子,一声不吭。

“这位是来自联盟的林上将,”陆必行耐心地跟他掰扯,“我们已经占领了启明星,正在清理第八星系的残余海盗,于警督,我刚才要解释,你不听,我认识彩虹病毒,而且敢靠近你,是因为我小时候感染过一次,有抗体,我们真的不是星际海盗。”

于警督——由于挨了顿臭揍,终于能冷静地听人说完话了。

彩虹病毒到了后期,会引发高烧和狂躁,他浑身火炭烤着似的,艰难地透过模糊的视线打量陆必行。

相由心生,陆必行整天笑眯眯的,久而久之,自然有种十分和善的气质。据说古代人因为衰老太快,能从岁月的痕迹上判断一个人的年龄,现代当然就不行了,两百来岁以下的人看着都差不多。第八星系回归联盟是一百四十年前的事,如果说他在136年以前出生,那么“小时候感染过彩虹病毒”的说法,也算说得过去。

于威廉将信将疑。

陆必行指着自己:“难道我看起来很像那群炸星球的杀人犯?”

于威廉石头似的双肩略微放松了些。

“抱歉对你使用暴力,请相信我们只是出于自卫。”陆必行看了林静恒一眼,林静恒听了那句“感染过彩虹病毒”,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目光沉得吓人。

陆必行:“将军,高抬贵脚。”

林静恒这才抬起踩人的脚,插着兜站在一边。

陆必行继续问,“你有同伴吗,多少人,你们到底是怎么感染彩虹病毒的?警督,你知道现在是特殊时期,万一病毒扩散,会造成什么后果,要死多少人?”

于威廉吃力地爬起来,嘴唇轻轻地蠕动了一下:“我们逃出来之后,就挑了这个地方,这家旧工厂污染严重,附近不会有人来,他们都在封闭的地下室里。”

林静恒凉凉地说:“看来阁下知道彩虹病毒是烈性传染病啊,那你们派人到银河城商业区,是故意报复社会吗?”

“他打过‘阻断’,有效期四十八小时内可以防止病毒扩散给其他人……我们只有这一针,总长快不行了,派他出去求助。”于威廉气如游丝地小声说,“我们不敢去医院和防疫站,医疗系统还能正常运转得不多,而且……我们不知道启明星上的海盗已经走了,怕暴露行踪……这才想去黑市上碰碰运气……”

谁知道穷途末路至此,情况居然还能更糟。

这些公职人员们不知道黑市水深,理所当然地被人骗了,骗点别的倒是没什么,可是阻断针快要过期了,这一来一回,等他们意识到上当时,四十八小时已经快过去了,等于断绝了他们对外求助的唯一希望。

林静恒:“走。”

这时,他的个人终端震了一下,白银九赶来了。

林静恒略微侧过身,沉声吩咐:“近期没有注射过综合抗体的,都往后撤,紧急封锁这片区域,派人送几个医疗舱到工厂地下室,另外我还需要一些彩虹病毒的紧急抗体,速度。”

一般只有前线军人才有定期注射综合抗体的需要。于警督听完,疑惑地打量着他,语气有些冲地问:“联盟防线收紧,怎么会有武装在第八星系,你到底是哪支部队的?”

就算是第八星系总长,这么说话也属于十分无礼了。

而林静恒其人,吃软不吃硬,别的本领不敢说,要数“傲慢”,他在整个联盟都堪为翘楚,心想:“你算哪根葱?”

于是他眼皮都没抬一下:“不该问的少问,哪那么多废话!”

彩虹病毒到了后期,因脑部遭到感染,有些人会昏迷不醒,有些人则会性情大变、情绪暴躁,于警督明显属于暴躁的品种,他瞪着林静恒,声音陡然抬高了八度:“你厉害什么?凯莱星被轰炸的时候你们在哪?三个星球被屠杀、海盗肆虐的时候你们又在哪?”

陆必行听得心里一抽,快给这位间歇性狂犬病患者跪下了。

林静恒的脸色果然冷了下来。

“我们……我们饿着肚子,几个月发不出工资,”于警督一抹脸,把自己的脸皮抹掉了一块,血肉模糊,他却像是感觉不到疼,任凭血水流到嘴里,“总长为了给军委打报告,一趟一趟亲自往沃托跑,政府经费甚至出不起路费……每次联盟议会召集八大星系,他都要低三下四地东拼西凑,狼狈地赶在会议前赶过去……我们只是想请求军委升级第八星系的反导系统,因为我们在面对域外海盗的第一线,其他星系闹着要军事自治权,我们不敢搀和,我们也不敢卷进你们上等人的争斗里,只想自保,只想自保,有人在意吗?将军,在你眼里,我们不是人吗!”

“将军,”陆必行赶在林静恒开口前,连忙挡在两个人中间,试图转移林静恒的注意力,飞快地说,“彩虹病毒是纯人工合成病毒,当年‘大消毒’之后销声匿迹,按理说平白无故不应该死灰复燃,这事仔细想想很恐怖啊——于警督,你还不赶紧带路,多拖一秒你的朋友都或许会有危险,并发症严重的话,即使有抗体也来不及了!你想害死总长吗?”

于警督回过神来,恶狠狠地瞪了林静恒一眼,扶着被撞碎的胳膊,一言不发地往前走去。

图兰大概带来了一支机甲车队,迅速执行了封锁隔离任务。

巨大的消毒喷枪在封锁地边缘向天喷出白雾,随即又以特殊的技术迅速与大量水蒸气结合,紧跟着形成了一层酝酿着局部雨水的云,外面交织的机甲车灯组成了一片光幕,成群的乌鸦被惊动,声音沙哑地嚎叫着,展翅冲向夜空边缘,荒凉的旧厂房少见地染上了喧嚣。

坚硬的军靴点地的声音由远及近而来,脚步声整齐得仿佛一个人发出的,一队士兵正带着医疗舱往这边赶。

林静恒忽然挑起刻薄的嘴角,冲陆必行一摆手:“别回避矛盾,你这随时随地和稀泥的毛病要改改了。于威廉是吧,我说话你听仔细了。”

“第一,他方才对我的介绍不准确,准确说,我应该是‘前任’联盟某将军,五年前,我已经退出了联盟,队伍番号也随之取消了,按照联盟军事安全法来看,我们这支武装的合法性不比凯莱亲王卫队强多少,你少拿联盟那些狗屁倒灶的事质问我,问不着。”

“第二,如果我没记错,你们这份破报告来回来去打了也好几十年了,总长都走马灯似的换了八百六十个,联盟还在无视你们,而你们还在不依不饶地求联盟,可笑不可笑?政府权限受限,说话不如黑社会管用,税费收不上来,整个第八星系乱成这幅鬼样,怪谁?你们怪联盟不管,为什么不自治,为什么不独立,为什么不找别的出路?整个联盟,到处空中管制,哪里都没有你们八星系这么容易弄到机甲,你有本事,大可以建自己的武装,想要什么,为什么不自己去拿,而要向看不起你们的人摇尾乞怜?”

这人平时惜字如金,戳人痛处的时候,嘴皮子就跟装了加速器似的,于警督不知是怒是羞,抖成一团。

“那就不要怪别人更看不起你们了,”林静恒回头,冲追上来的医疗队招手,“你说得对,联盟眼里,第八星系的人就是不算人,不然你以为呢?我看你年纪也不小了,见过人口普查来八星系吗?”

陆必行脸上的笑容难得消失了,强势地打断他:“林!”

林静恒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闭了嘴。有那么一瞬间,他发现自己是故意在陆必行面前说这些话,故意抖落他最混、最垃圾、最不是东西的一面,生怕陆必行误会他有什么优点似的,而说着这些话,他心里竟然涌起某种形容不出的快意,病态又隐秘。

图兰亲自带人进来,穿着隔离服的白银九们齐刷刷地在他面前站定:“将军!”

林静恒接过他们送来的隔离服,扔给陆必行一件,目光扫向通往地下室的楼梯间,幅度不大地一点头,图兰挥挥手,白银九们排成纵队,扛着医疗舱,井然有序地往地下室跑去。

就在这时,于威廉突然说:“因为我们相信联盟!”

林静恒嗤笑一声,熟练迅速地套上隔离服,把面罩拉下来遮住了脸。

“一百……一百三十六年的时候,联盟陆信将军收复第八星系,把星际海盗打扫到域外,教我们背联盟自由宣言,无数人自愿跟着他,物资、武器、秘密航道、身家性命……自愿为联盟军倾其所有,因为我们向往他,向往他描述的联盟,自由、平等、欣欣向荣……他说‘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注)……”

林静恒的后脊猛地一僵。

“他人呢?”于威廉喃喃地问,“没有黑暗的地方在哪呢?”

说完,他好像被这一番话掏空了,后背又佝偻了一些,扶着墙,慢慢地拖起脚步,往地下室走去。

地下室简直就像个刚被挖开的古墓。

严丝合缝的大门移开,连隔离服都挡不住那股味道,七八具人体看不出男女老少,全都是一副入土超过三天的恐怖样子,林静恒总算知道为什么他们派那个骷髅人出去了——那个骷髅人的情况算好的。

饶是图兰胆大包天,也不由得一阵肝颤:“这……这还活着呢吗?”

她话音刚落,角落里的一具“腐尸”仿佛诈了尸,竟挣扎着坐了起来。

图兰吓了一跳:“妈呀!”

于威廉却踉踉跄跄地扑了过去:“总长!”

地下室里一共八个人,六个还活着,几艘医疗舱迅速行动起来,循着微弱的红外和脑电波,有条不紊地注射抗体、处理尸体。

陆必行一不小心踩了什么东西,捡起来一看,发现是个皮夹,血迹森森地夹着第八星系行政总长参加联盟议会的胸牌。照片上的中年人慈眉善目,面带微笑,眼睛里透着坚定的光。陆必行抬起头看着那具被医疗舱装进去的骷髅,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几个医疗舱突然渐次亮起红灯。

图兰:“哎,什么情况?”

“抗体失效,”医疗舱里发出机械的声音,“致病病毒为彩虹病毒变种,原有抗体无法生效——”

一股寒意顺着林静恒的后脊涌了上来,针扎似的从脊柱戳向大脑。

 

作者有话要说:

注: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1984》

分享到:
赞(41)

评论12

  • 您的称呼
  1. 这算在劫难逃吗?还是…有更可怕的事情将要发生?

    拾凉2019/02/02 23:53:37回复
    • 算吧,将军感染了

      匿名2019/07/03 14:01:39回复
  2. 病毒变异……是最可怕的了吧

    匿名2019/02/15 10:55:41回复
  3. 林将军双标的不要不要的,对除了校长以外的人都凶的要死。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19 15:05:37回复
  4. 我后背生出一股阴风,陆校长不会被感染吧

    听夏2019/04/06 00:44:13回复
  5. 介于几章后就会揭密不会造成大影响:只要是彩虹病毒就对校长无效,将军会被感染。

    白银十卫2019/05/10 23:17:24回复
  6. 十卫!!!同样二刷吗???

    林静恒2019/05/19 18:23:49回复
  7. 回将军:其实当时是三刷。

    白银十卫2019/06/09 09:03:00回复
  8. ヾ(❀╹◡╹)ノ~

    2019/06/23 19:31:59回复
  9. 白银十 你现在是四刷吗

    顾昀我老公2019/07/05 21:27:16回复
  10. 我的天又是你

    千里2019/07/09 13:35:27回复
  11. 林感染了…?

    苏沐晚2019/07/15 17:32: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