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闷骚很美味的

陆必行没想到, 传说中的白银十卫居然是这种画风, 先是跟图兰大眼瞪小眼地愣了片刻,随即意识到眼前是位大姑娘, 连连摆手, 说了好几次“不太好”, 脸有点红了。

图兰也没想到,基地这帮流氓嘴里的“老师”居然真有书生气质, 竟具备“脸红”的功能, 觉得挺新鲜,甚至伸手在陆必行脸上戳了一下, 怀疑陆老师脸皮底下装了什么黑科技的变色装置。

“脸皮薄没有前途的, 兄弟, ”图兰粗声粗气地在他肩头捶了一拳,语重心长,“叶芙根尼娅那么不要脸,都没搞到我们将军一根头发, 你要吸取教训啊!”

陆必行生吃了她一拳, 左摇右晃片刻, 把头一低。

“我攻略过几个闷骚,都是这种类型的,”图兰兴致勃勃地舔了舔嘴唇,“从怎么撩到怎么把握节奏,套路很熟,包学包会。我跟你说, 闷骚很美味的,我们老大这种极品闷骚更是走过路过不能错过,你要抓紧啊。”

“好吧。”陆必行抓了抓头发,从个人终端里抽出电子便签,正襟危坐地整了整衣领,“那我就不客气了。”

图兰连忙把岔开的两条大腿一收,倾斜着交叠在一起,吃力地拗了个秀气的造型,洗耳恭听他的问题。

“呃……”陆必行想了想,问她,“他有什么爱好?”

好为人师的第九卫队长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有点尴尬地挠了一把她额角的两根“触须”,发现第一个问题就超了纲:“……啊?爱、爱好?”

陆必行目光清澈地看着她。

“花式损人算吗?”图兰绞尽脑汁地思索片刻,“不算啊……那我真想不起来了,反正吃喝嫖赌,他一样都不行。”

“哎,堂堂……怎么那么低俗。”陆必行叹了口气,捧着电子笔记追问,“音乐他喜欢吗?有偏好的艺术吗?总有爱好的运动吧,好身材又不是天生的。”

“我们将军也不高雅啊。”图灵摇头,“他要是听音乐,那就只有一种情况,肯定是湛卢把他嘚啵烦了。审美吧,一直是个谜,我觉得他都不知道艺术殿堂的门往哪边开。至于运动……平时体能和格斗训练都是我们分内的事,不算爱好。我就最讨厌体育运动了,能躺着就不想坐着,最讨厌男人们聊竞技,谁聊踹谁,可是有什么办法?例行体能训练我也不能不去啊。”

陆必行开始觉得这个牛皮吹得很大的第九卫队长不靠谱了:“那他以前在白银要塞,没事都拿什么当消遣?”

“每个活物都是他的消遣,折腾我们就是他最大的娱乐。另外他没有没事的时候,一直都挺忙的。”

陆必行震惊道:“你们没有假期?”

“我们有,轮休。”图兰说,“不然哪有机会浪?跟同事瞎搞会被老大打死的。可是没人跟他轮啊,反正除了去沃托例行汇报,我没怎么见他离过岗。”

“伤病假也没有?”

“白银要塞的健康管理和医疗水平是联盟顶尖的,有病直接治,不用特别批假,外面的疑难杂症削尖脑袋还住不进来呢。”图兰一摆手,“我这么跟你说吧,据说连他妹结婚他都没露面,是让亲卫长替他送的贺礼。”

陆必行把电子笔记拍回了个人终端,确定了,这个大姑娘就是不靠谱:“行吧——那他有什么愿望吗?短期的、长期的都算。”

图兰一脸茫然。

“理想呢?”

“和家里人关系怎么样?你刚才说他有妹妹,听起来有点冷淡啊,那除了妹妹,他还有别的亲属吗?”

“他平时除了工作,和哪个圈子的朋友来往比较多?”

“他在联盟有什么牵挂吗?”

“兄弟,”图兰十分无言以对地打断他,“你到底是想睡他,还是想给他写自传啊?我们就不能好好聊聊怎么让一个性冷淡的闷骚宽衣解带吗?大家都这么忙,我那一堆重甲还没地方停呢,你有没有正经事啊?”

“虽然我十分欣赏他的身体,但本质上讲,人类的性行为,只是神经末梢受到刺激而引发的一系列自然反应,按摩神经末梢比较浅的地方,都会得差不多的舒适体验,”陆必行十分学术地对女流氓科普说,“就像被顺毛的小动物会发出呼噜声一样——卫队长,这种小事有什么值得讨论的吗?”

图兰:“……”

她突然觉得自己并不是低俗的流氓,只是个大惊小怪的文盲。

“探索一个人,探索一段关系,能给人带来很多新鲜和快乐,不然还不如找个医疗舱来一次全身按摩呢,跟人在一起还得互相磨合。”陆必行说,“你不觉得逐渐了解另一个人的感受、跟上他的喜怒哀乐、照顾他,是件非常美好而且有成就感的事吗?”

图兰恍惚间觉得自己被塞进了一间教室,惨遭教育,乱七八糟的价值观被陆老师掰开揉碎地重塑了一遍,龌龊的灵魂好像得到了彻底的洗涤,晕头转向地被他打发走了。

陆必行摸出一根不知道谁塞给他的烟,点着没往嘴里塞,就着缭绕的烟雾,他感觉到了一点孤独――来自林静恒的孤独。

清晰而凝重,堵着他的胸口,连成功给图兰洗了个脑都无法排解。

被人念叨的林静恒在漫天的花粉下,连打了两个喷嚏。

化成人形的湛卢跟在他身边,接话说:“根据民俗古谚,这代表有人骂您。”

林静恒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湛卢旁若无人地抖了个冰冷的机灵:“这是个玩笑——哈哈哈……好吧,您听过这个笑话了吗?”

机甲不是亲生的,林静恒懒得和他计较,抬起手腕看了一眼个人终端,他的个人终端上有一副全景的扫描图,异常能量反应的地方分别被标记了,在图上扩散出一圈一圈的痕迹。

他们现在落脚的地方是一颗行星,名叫“启明星”,据说在八星系首都星凯莱上,可以清晰地看见它随着晨昏起落,是第八星系继凯莱星、北京β星之后的第三大行星,先前被凯莱亲王阿瑞斯冯当成了临时基地。

两个白银卫拖死狗似的,把一个男人拖到林静恒脚下,这人穿着凯莱亲王卫队的衣服,是他们从太空逮回来的俘虏之一,林静恒他们能轻易避开监控,开着机甲潜入凯莱亲王卫队的基地,就是靠这个被俘的叛徒。

海盗俘虏窝囊地缩着脖子,干咳了几声:“能量反应最强的地方是机甲库,其次是机甲车仓库……咳……地面机甲车是镇压本地住民的。这个时间是反乌会的祈祷时间,防卫最松,巡逻也会暂停十五分钟……但他们手上都有地面跃迁的紧急空间场,往机甲站里去的,你们得做好屏蔽,不然让他们顺着空间场跑了会很麻烦。”

抓着他的白银卫问:“里面都是反乌会的?”

“算是吧,”俘虏小声说,“我们这些亲王殿下从八星系带到域外的,其实都不太相信那一套,但是吃人家喝人家的,装模作样也得装得像。不过我们的人都跟着亲王殿下,差不多被你们祸害完了。现在还在基地的,应该都是反乌会派来的人……将军,我带您进去,您可不能虐俘啊,我们这些年在域外没过过什么好日子,反乌会都是神经病,脑子长得和别人不一样的,跟他们说话得小心到标点符号,不然不一定哪句话让人觉得你不虔诚,就会被他们迫害。得病不让治,天天逼人过原始人的日子,个人终端也被屏蔽,聊天时刻会被人窃听,要不是跟联盟打仗,我们都觉得这辈子再也摸不到机甲了。”

林静恒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一眼,抬手往下一切。

白银卫麻利地上前,把喋喋不休的海盗捂住嘴拖走了,同时,空间场干扰波不动声色地放了出去,白银卫风一样地穿过基地加密门。

反乌会果然正在进行大型邪教活动,五体投地的人跪得到处都是,正在跟着广播亲吻大地。白银卫四人一组,虽然是太空军种,但陆战毫不含糊,默契非常,迅雷不及掩耳地闯进主控室,激光枪无声地闪烁几次,正在骚扰启明星地表的星际海盗们哼都没哼一声,就被放倒了,断后掩护的白银卫顺手把人摆放整齐,工整地摆成一排,随后接管了反乌会地面巡逻队的机甲车。

反乌会的人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空间场被干扰,他们给人瓮中捉了鳖。

从林静恒下令,到整个基地被控制住,前后只花了不到二十分钟。

“从我们截取的行军路线图来看,反乌会的重点目标是联盟其他七个星系。域外海盗好像也普遍认为第八星系是蛮荒之地,没什么油水,除了将第八星系视为背叛者的凯莱亲王,他们并不打算在这里浪费时间。”湛卢跟在林静恒身边,汇报说,“阿瑞斯冯到了第八星系以后,一直以破坏为主,先是炸毁了三颗行星,随后开始重点搜捕追查地下航道,我们从海盗机甲上截获了反乌会的命令――反乌会原本是让凯莱亲王在半年之内控制第八星系,打开撤退和域外进入联盟的航道,作为反乌会的战略部署之一,然后带主力部队去七星系汇合。”

“阿瑞斯冯阳奉阴违。”林静恒低声说,“他想在八星系当他的土皇帝。”

八星系只有凯莱和北京β还算有点人气,装了反导系统,有一定本地武装,所以阿瑞斯冯干脆一炸了之。

他是一具百年前没死透的木乃伊,剩了一具破铜烂铁的身体,还想着恢复凯莱亲王家族野蛮的荣光。

“是的,先生。我控制了阿瑞斯冯和反乌会的局部通讯网,截留了信息,发现阿瑞斯冯并未完全报备自己在八星系的动向,目前,阿瑞斯冯已经身亡的消息还没来得及传出去,八星系依然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

“很好,”林静恒说,“让图兰她们把停不下的重甲都搬来,阿瑞斯冯的基地归我了,通知……”

林静恒话说了一半,忽然站住了,看向反乌会基地的一角。

湛卢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发现林静恒正在看一片生态园。

反乌会向来标榜人与自然,走到哪都会把哪弄的鸟语花香的,恨不能把每个星球都格式化成原始森林。在基地一角,人工种植的瓜果蔬菜茂盛地露出头来,几只小动物钻进钻出,和这个残酷的组织显得格格不入。

而农场最底层,理所当然是菌类。

林静恒走过去,弯腰看了看菌菇的培养基上。

阴影下的蘑菇群水灵灵地撑着伞盖,很有些憨态可掬的野趣。

林静恒摘下手套,弯腰揪了一棵小香菇,湿润的菌丝粘了他一手。

湛卢站根据历史数据,认为林静恒可能不喜欢武装基地里有这种占地方的东西,于是问:“需要移出去吗,先生?”

“留着吧。”湛卢听见自家主人沉默片刻,反常地说。

扔下小香菇,林静恒往前走了几步,想起什么,脚步一顿,他回头指了指菌菇的培养基说:“那个……培养基和菌丝,都让人移植一点,放在重三上。”

湛卢莫名其妙:“先生,放重三上,养在哪?”

“不是有绿化带吗?”林静恒头也不回地说,“把那堆没用的观赏绿植挖出来,栽进去。”

湛卢:“……”

观赏绿化带里种满蘑菇,机甲觉得被羞辱了。

分享到:
赞(50)

评论20

  • 您的称呼
  1. 笔芯真好,是从心里爱着将军的

    匿名2018/11/24 21:02:04回复
  2. 被湛卢嘚啵烦了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2/20 22:41:35回复
  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种蘑菇为什么会感到羞辱

    匿名2018/12/21 13:43:50回复
  4. 陆老师魔鬼连环反问“你不觉得逐渐了解另一个人的感受、跟上他的喜怒哀乐、照顾他,是件非常美好而且有成就感的事吗?”“喜欢一朵花,不见得非得看见花开,喜欢一个人,不见得非得有结果,追求爱与美的过程怎么能叫无用功呢?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美好的过程,你不觉得吗?”哈哈哈

    拾凉2019/02/02 10:31:10回复
  5. 等等,林上将这种行为叫"为你种蘑菇"?!

    拾凉2019/02/02 10:33:19回复
  6.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楼上优秀

    樱酒小殿下2019/02/14 16:53:15回复
  7. 只要不是青青草原我觉得一切OK

    匿名2019/03/03 09:08:21回复
  8. 真是把校长宠上天了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19 11:33:25回复
  9. 我看出来了,章节名一个比一个歪,他们正在一条没有回头路的小道上狂奔,越走越歪

    俞灵2019/04/14 00:45:04回复
  10. 所以看p大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

    小十六2019/04/22 10:15:33回复
  11. 孩子们只有标题是歪的

    巍澜 正文正的不能再正 吃一百个豆子也不嫌腥2019/04/29 08:48:57回复
    • 我希望正文也w……(被捂嘴

      花楹2019/05/03 21:51:35回复
  12. 她突然觉得自己并不是低俗的流氓,只是个大惊小怪的文盲。哈哈哈,感觉你两个都是的

    染柒2019/06/22 18:16:03回复
  13. ヾ(❀╹◡╹)ノ~

    2019/06/23 19:29:17回复
  14. 观赏绿化带里种蘑菇哈哈哈哈哈哈哈也亏林上将想得出来啊

    假装自己看透了一切2019/06/24 13:25:50回复
  15. 将军真宠必行啊

    顾昀我老公2019/07/05 20:48:38回复
  16. 跟着广播亲吻大地?我想像了一下

    匿名2019/07/07 22:23:25回复
  17. 然后笔芯在重三上烤蘑菇…?

    苏沐晚2019/07/15 16:54:18回复
  18. 被骚扰的启明星地表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温的核桃2019/07/18 18:36:04回复
  19. 我脑补出了在机甲上烤蘑菇的笔芯,哈哈哈哈

    川下穷河2019/07/20 16:08:5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