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第一专业是打仗,第二专业是睡男人

那是个沉默的仪式, 陆必行第一次看见星际流浪者的葬礼。

没有坟墓, 没有颂歌,没有遗体, 自然也没有遗体告别。

拇指高的白蜡烛站成一排, 贴了谁的名字, 就算是替谁站在了这,胖姐把它们挨个点燃, 然后人和蜡烛面对面, 人默默地站着,蜡烛默默地烧, 烧尽了, 就算告别过了, 同行一场,了结了这段仓促的缘分。

生活在这个基地里的人,来历不明,一生没有身份、没有值得被称道的事迹, 挣扎着活过百十来年, 就像“死亡沙漠”里一颗微小的星子, 从碰撞中来,再在碰撞里灰飞烟灭,在时光里来而复往,杳无痕迹。

白银九换班,运人的小机甲来回跑,溢出浑浊的热浪, 能量塔西斜到另一边,基地的空气受热不均,开始款款流动了起来,形成了悠扬的晚风。晚风过处,蜡烛一个接着一个的熄灭,写着名字的小纸条也被卷上天空,散乱地飞进狭窄的民居与巷子里,不见了踪影。

然后晚餐开始了。

刚从机甲上轮值下来的白银九跟他们卫队长一样自来熟,闻着味就来了,自然而然地混迹其中,蹭吃蹭喝。

胖姐给陆必行倒了一杯自酿的麦芽酒,过滤得不太干净,口感倒是还不错。他晃了晃酒杯,走到周六旁边,拍了拍周六的肩膀。

周六这一阵子被林静恒扔在远程巡逻队里,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娃娃脸都瘦没了,滞留在少年阶段二十年的脸二次发育,长出了轮廓,竟人模狗样了起来。

“凯莱亲王就这么死了。”周六一低头,用力跺了跺地,好像在确认自己确实从机甲上下来了,“就跟做梦一样……以后呢?海盗们还会派别人来吗?”

陆必行说:“不好说,要看反乌会在第八星系怎么布局,或者阿瑞斯冯在他们那是不是重要人物。”

“倒是,”周六抬手跟他碰了个杯,说,“除了阿瑞斯冯那个损人不利己的疯子,没人会来第八星系,对吧?连海盗都知道这里什么都没有。”

陆必行想了想,又问:“基地坐标不安全了,一群老弱病残住在这,你们有什么打算?”

周六一听,肩膀就垮塌了,两根肩胛骨支着,中间弯出一个稀里哗啦的弧线,有气无力地说:“陆老师,你以前开学校的时候,每年挂科率肯定特别高吧?”

陆老师的学校挂科率确实高得吓人,但他并不觉得是自己的问题。

“你要求太高了,现在来问我有什么打算……”周六盯着地面,目光发直,喃喃地说,“我现在就想四脚朝天地躺着,把脑子挖出来放在一边,什么都不想。死里逃生一次,把力气都用尽了。”

陆必行知情知趣,立刻就不问了,跟他并排坐在一起发呆,一起把脑子挖出来放在膝盖上,空着脑壳,目送能量塔沉入天幕下。

人们喝完了胖姐他们搬过来的几大箱麦芽酒,沉痛渐渐融化,开始喧嚣起来,有叽里咕噜自说自话的,有三五一群地凑在一起大声骂街的,具体骂了谁不知道,反正上下三路满天飞,还颇有节奏和韵律,像一首合唱。

“方才福柯大姐说,我们以后还是叫‘第八星系自卫队’,正好行政大楼的名字也不用改了。”周六在吵闹的背景音下,忽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说,他舌头有点大了,“我想起我刚组建自卫队的时候,那时候我觉得自己选择了命运,满腔豪言壮语,都是你忽悠的……现在才知道上当了,我是被命运推着、搡着,莫名其妙走到这一步的。刚才坐在这,我觉得自己好像失忆了一样,突然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开着机甲上战场,怎么拿起枪炮对着别人轰。我还以为旁边坐着的是放假……”

“放假”两个字,他说得哽咽含糊,陆必行满半拍地反应过来,看了他一眼。

“我还以为……”周六的五官蜷缩在一起,摇头晃脑地使劲伸展了一下,没展开,他便放任了。叼着半根没来得及嚼的肉串,周六喉咙里没有征兆地发出一声野兽哀鸣似的呜咽,还流了一行鼻血,不留神自己伸手一抹,他把自己抹成了一张血泪纷飞的大花脸。

没有人听见他这声呜咽,大家都在宣泄,有今天没明日似的。

陆必行静悄悄地站起来,擦着边穿过人群,去了机甲主控室。

林静恒没有离开主控室,大概是嫌吵,他把窗户门上的隔音层都拉了下来,关了灯,用三百六十度的屏幕回放整场战斗,像个复盘的棋手,指尖夹着一根电子笔。

从头天到现在,林静恒差不多有将近四十个小时没合过眼了,殚精竭虑、精神力过载,大概真的是很累了。电梯门一开,陆必行就看见他夹在指尖的电子笔落了地。

林静恒激灵一下反应过来,“啧”了一声。这会周围没有人,他懒得弯腰,伸长了腿,用脚把滚远的电子笔勾了回来,脚尖一弹,正好滚进了垂在旁边等着的手心里。

陆必行出声:“好球,三分!”

林静恒被他这一嗓子吼的,浑身好像凭空多长了两百多根骨头,瞬间就从半瘫状态恢复到了正襟危坐,仪态之端正,可以直接去拍宣传海报。陆必行还以为自己是隔着二十多米,千里之外踩了林上将的尾巴,顿时连脚步都轻柔了许多,顺着地板缝走过去,他将一把冒着热气的烤肉串放在了林静恒面前——林静恒应该是刚吃了营养膏,包装纸还在。

陆必行:“我以前也吃营养膏,现在却突然觉得,这东西可以入选反人类十大发明之一。”

营养膏一般只有巴掌大的一块,质地比凉粉硬一点,入口很快就化了,正常的成年人囫囵塞进去,跟喝了杯水差不多,基本是不会有什么饱腹感的,但是它会迅速把营养输送往人体各处,利用率非常高,同时里面含有一种特殊物质,会刺激大脑,让人在一段时间内对食物丧失兴趣——虽然不饱,看见食物也不会馋。

这东西能极大减少饭后消化时间,刚吃完五分钟就能去参加十公里负重跑,不会有损伤消化系统的风险,还能抑制饭后零食,反人类一般的健康。

健康的林静恒目光扫过横陈在他面前的五花肉,果然是没什么触动,冲陆必行摆摆手,示意他拿走。

“听说你们白银要塞的食堂,每天都只提供营养膏?”

“营养膏怎么了?”林静恒爱答不理地把目光收回手头的笔记上,“白银要塞的营养膏造价很高的,不比专门请一帮五星级厨子便宜,营养指标都是根据士兵的身体情况个性化配比的,还节省时间。”

陆必行奇怪地问:“适当浪费时间有助于提高生活质感,那么节省干嘛?”

林静恒掀了他一眼:“省得吃饱了撑的用胃思考。”

陆必行已经习惯了他这个风格,挨了一句挖苦,也不往心里去,拎起一根焦香扑鼻的烤肉串,先把肉条之间插队的蘑菇挨个叼下来吃了:“我小时候住在凯莱星上,旁边有一个仓库,装老陆的货,地方很大,据说本来是想留着做花园的,老陆不肯,专门切割出一块地方,盖了个农场大楼,里面按层次长各种菜,你见过农场吗?”

沃托被称为世界上最美的园林博览园,每一棵树都是艺术品,并不种植瓜果蔬菜。在沃托长大的林少爷听了独眼鹰的志趣,非常鄙视,嗤笑了一声,他心想:这老波斯猫,怕是田园土猫的串种。

“每一株植物旁边都有传感器,上面有个会变色的量表,满格变红会亮灯,代表这一株上的某一部分长到了最佳口感,用个人终端扫一下,可以看见好多亮着红灯的地方,每次进去就像寻宝游戏一样,摘下来可以直接让机器人做来吃……我最喜欢蘑菇园里的烧烤台。”

林静恒目光在笔记上,不接话,好像只是把他的话当背景音听。然而这个人在他耳边这样喋喋不休,他脸上却是罕见的平和,并没有不耐烦的意思。

陆必行说:“等将来不打仗了,我就再建一个学院,后院也留一个空地,做室内农场,要做得像迷宫一样。”

林静恒在“军火”两个字上画了个圈,听了陆必行这远大志向,心想:“你可真有童趣。”

“但是那时候身体不太好,饮食有限制,老陆不让我去,被我磨得受不了,才答应下雪的时候,就带我进去烤一次蘑菇,凯莱和北京星不一样,没有那么长的冬天,尤其我们住的地方只有旱雨两季,旱季降水特别稀少,雨季温度比较高,下雪是非常罕见的气候,二十年就下过三次雪,对我来说,每次都是特别大的惊喜——沃托下雪吗?”

林静恒:“……唔。”

沃托的雪都是人工控制的,乌兰学院夏令时每周一次降雨,冬令时下,则每隔二十天组织一次降雪,降雪日会迎来半天的假期和一打作业,在林静恒的印象里,总是和让人昏昏欲睡的图书馆联系在一起。

他把陆必行的话拿出来思量了片刻,心尖轻轻地吊了起来。因为独眼鹰并不是什么理智型的家长,基本属于喝多了什么都答应的货色,能让他这么严加看管,陆必行小时候过的是什么日子?

“啊对,”陆必行想起了什么,“我知道你们乌兰学院,按部就班,什么都精确到秒,没意思……哎,这个真的很嫩。”

他一口咬下一颗牛丸,“嘎吱”一声,肉汁差点溢出来,烫得陆必行眼泪差点下来,浓烈的香味在机甲主控室里弥漫开,旁边的立体屏幕上,凯莱亲王的死鬼战队都好像被这股格格不入的香味拖慢了进度,林静恒眼角跳了跳,笔记是看不下去了:“身体不太好?”

“小时候,是小时候!”陆必行一边被烫得抽冷气,一边强调,语气急切得很像推销假冒伪劣产品的骗子,“现在身体可好了,早睡早起,规律锻炼,太空失重环境住个一年半载不算什么,这点你不用担心。”

林静恒刚想点头,突然觉得他这话有点不对劲:“我担心什么?”

陆必行含着半颗肉丸,又腼腆又猥琐地看着他笑,欲盖弥彰似的说:“没什么。”

林静恒额角的青筋有原地起跳的意思,陆必行连忙又说:“是你先问的!哎哎,脸怎么又撂下了?我不滚……怎么刚来就让我滚?将军,我发现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容易恼羞成怒的?分你一串肉丸。”

林静恒:“……”

“尤其跟我,”陆必行乐颠颠地说,“我观察过,你跟别人都没有这个症状,怎么对我这么特别?”

林静恒还在心惊他“下雪天才能吃一次蘑菇”的事,难听的话说不出口,陆必行这没皮没脸的一句让他实在没法接,只好愤懑地拎起一根肉丸,占住了嘴,装聋作哑起来。

林静恒和独眼鹰不同,他身上的精确、沉稳和靠谱是骨子里的,掌管白银要塞时间长了,权威感很重,比陆必行身边任何一个人都有成年人的感觉,尤其是若有若无的纵容感,招惹出了陆必行身上压抑良久的熊孩子习气――越不爱搭理他,他越是要东摸西蹭地瞎撩拨。

撩拨得林静恒平白无故多吃了一顿宵夜,困得眼皮直打架,没有办法,偷偷摸摸地给独眼鹰的个人终端发了一段现场直播,招来了张牙舞爪老波斯猫救驾,得到片刻的耳根清净,第二天一早,天都没亮就带着白银九一帮小流氓跑了,把图兰撂下看守基地,自己去追踪凯莱亲王卫队的余孽了。

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林静恒昏了头,竟然把白银十卫第一好事之徒图兰留给了陆必行。

图兰很快将自家老大和陆校长的交情打探清楚了,吃了好大一惊,花了足足两天才消化完,她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跑来找陆必行,言之凿凿地说:“这闷骚居然没把你打死,肯定是对你心怀不轨,不可能有别的解释。我看他就是变态时间长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我第一专业是打仗,第二专业是睡男人,来,我传授你一点经验。”

分享到:
赞(17)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就是因为这样吗?

    匿名2018/11/08 22:19:07回复
  2. “我担心什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1/24 15:21:43回复
  3. 这就是林受的原因?

    匿名2018/12/21 13:38:30回复
  4. 林怕不是因为闷骚才变得受吧

    Calyx盏2019/01/30 13:23:52回复
  5. 关于林上将是受的原因,我猜和七爷有共同点,就是都心疼他们的攻…

    只皮一下的拾凉2019/02/02 10:20:4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