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我要把这一切肃清

蚩尤战死, 化为血枫林,轩辕黄帝感念其勇猛, 封为战神。

从那时开始, 天下巫妖尽归于昆仑君麾下,受群山庇护。

可是在那一场大战过后,地上的人们并没有相安无事,战争依然四起, 部落与部落之间, 种族与种族之间,乃至一个部落内部, 还都要分出个三六九等来。

昆仑君从未露过面, 他一直在等。

从他眼睁睁地看着伏羲陨落,女娲避世, 神农丧失神力, 销声匿迹开始, 他就一直在等。

他目睹着轩辕挑起蚩尤的人头, 未置一词, 只觉得谁都好, 但凡能还世间一个海清河宴, 都可以。

他一直在等黄帝一统神州, 等所有争端尘埃落定, 然而轩辕氏一生征战, 才不过稍有起色,就悄然离世。

炎黄二帝的后代们开始争权夺势, 东方也不平静,蚩尤后人后羿,机缘巧合地得到了太昊伏羲遗下的大弓,虚拟了“帝俊”的名号,深入蛮荒,统一了东方诸部,联合了大荒巫族。

那一年,所有的乌鸦全都落在了地上一声不吭,沉寂了多年的神农氏后人,水神共工与轩辕氏后人颛顼再起争端。

共工司水,是神农炎帝的后代,水中之灵的龙族最先站队,此后无数妖族被卷入其中,虽然后羿没来得及搀和到中原的征战里,可是同受大荒山圣庇护的巫妖二族却已经有了分道扬镳的趋势。

那一场战争中,无数妖族战死,流血漂橹,整个大陆动荡不安,被困在地面上的妖精魂魄日日夜夜凄凉啼叫,满地焦土。

一步一叩首的蚩尤死后,得到了他最大的对手的尊重,却被他到死也放心不下的后辈们一把火烧了战神祠,慢慢的,人族、巫族和妖族也忘了这个祖先,忘了他遗留在血脉里的那些暴虐但勇猛的传承。

蚩尤在民间传说里逐渐变成了一个面目狰狞的邪神。

昆仑君终于失望。

至此,他方才明白,为什么女娲当时的表情那样绝望而惊惶,原来她已经在造人初始时,就看见了这样一个乌烟瘴气的大陆,而她无从反抗,只好千万年如一日地不闻不问、不看不想。

昆仑君掌管人间十万大山,从来喜欢山精水灵,蚩尤一片苦心地设计了他,引诱幼猫吞了战神血,昆仑君虽然只好替那只傻东西承了因果,却也应承了蚩尤一诺,照顾着这些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巫族与妖族多年。

他亲眼看着他们长大、修炼、入世。

如今,他们又要在他眼皮底下像不值钱的杂草,在一批一批的烈火里死去,在浩劫的夹缝里艰难求存。

如果这就是天意,如果天意就是无长久、无平息、无边的混战与硝烟,如果天意就是漫长时空中无边无际的混沌与盛极必衰的悲愤——

共工战败驾着神龙出逃、准备东山再起,龙族从来是昆仑君的心头肉,然而他们到了西北大渊处时,昆仑君依然狠心刺瞎了神龙的眼睛,共工与神龙一并撞在了不周山上,将不周山下的伏羲大封撞了个窟窿。

大不敬地的幽冥十万恶鬼同哭,戾气冲天而起,它们如同那身在山巅的神祇一样,不知天高地厚,呼啸着裹挟过整个不周山,昆仑君以左肩一朵魂火相助,一把火唤醒了整个沉寂地下的幽冥,将天柱拦腰折断,天塌地陷。

斡维焉系,天极焉加?八柱何当,东南何亏?

昆仑之巅上飘然而立的山圣终于长大成人,走上了一条与先圣完全不同的路,失踪多年的女娲终于重新出世,却几乎认不出她曾经用一只小奶猫就哄了多年的小孩来——他的青衫被山顶罡风猎猎掀起,眼神凌厉,依稀与当年的开天神斧如出一辙。

昆仑君已经把陪伴了他多年的小猫送到了下界,他在一片崩塌的天柱的轰鸣声中回过头来,双手背负身后,见了女娲,眉目不惊,只是轻轻地开口,说:“当年你不忍心、不敢做的事,我都替你做了。”

盘古穷尽终身分开了天地,将这一片一无所有的黑暗敲碎,最后迫于天意,力竭而亡,大荒中餐风露宿长大的神祇们,他们又凭什么要向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卑躬屈膝?凭什么受它的摆布,走向一个既定悲剧的落幕呢?

“我要颛顼之民殉我清白一片的洪荒大地,我要天地再不相连,化外莫须有的神明再难以窥探,我要天路断绝,世间万物如同伏羲八卦一般阴阳相生,自成一体,我要没有人能再摆布我的命运,没有人能评断我的功过,我要把大不敬之地处枯死的神木削成笔,每个生灵自己写自己的功过是非——我要把这一切肃清。”

女娲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其他的,尽管都冲我来——盘古和伏羲都不在了,剩下你我,你韬光养晦,可我依然心有不甘。”昆仑君忽然轻笑一声,声音几乎被卷得碎不成声,“有本事,就一道天雷劈下来,劈开昆仑山,劈死我这个人,不然我不服。”

他说得每一句话,几乎就有一道天雷落下,昆仑山巅冰雪飞溅,女娲被强光恍得满眼泪水,看不清任何东西。

可她听见昆仑君放诞不羁的大笑。

天雷整整落了一宿,地上连天大雨,幽鬼横行,隔日,昆仑君身上的衣服已经面目全非,男人浑身焦黑,赤/裸地端坐在原地。

过了不知多久,他才再次站了起来,身上的皮肤如蝉蜕,蓦地长出了新肉。

他伸手,大神木就落下一片叶子,往身上一卷,就又是一身青色长衫,昆仑君把披散的头发拢到身后,站直了,低头却呛咳出一口血,而后他带着没擦干净的血迹,抬头对女娲笑了起来:“你看,它拿我有什么办法?”

那笑容似乎一如往昔,有种满不在乎的天真。

女娲终于开口:“昆仑,和我去找补天石,别任性。”

“可我想试试。”昆仑君低声说,“无论如何,我想试试……就算死,我也想死得像昆仑山,不是哪个荒郊野外的小坟包。”

他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山下走去。

盘古力竭而亡,而后那种不容抗拒的力量借女娲的手造出人类,埋下无数伏笔,伏羲不言不语,却以阴阳八卦给出暗示,最终没能逃过,死在了八卦上,神农氏衰微,渐渐泯然众人,唯有女娲硕果仅存,谨小慎微。

圣人一个又一个地失落,而今,终于轮到了昆仑君。

在这个世界上,难道只有不够强大、又足够蒙昧,才能短暂而愚蠢地活下去么?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

后世传说中,昆仑山是天人之地,已经没有人知道,其实大荒山圣的昆仑君,是最初那个高调反叛的人。

昆仑君从昆仑山下来,只见被释放出来的幽冥恶鬼四处游荡,那是真正的鬼族,他们并不是生灵幽魂所化,而是被封印在大不敬之地的千尺戾气凝成,被压抑多年,早已经疯狂,食人饮血,无所不为。

然而就是这么些东西,竟然可笑地也有等级。

低等的不成人形,如同污泥一般在地上滚,以腐尸为食,稍高等的有头有身,直立如人,只是满身脓包,五官扭曲,性情暴虐——就是幽畜。

越是高等的恶鬼就越是像人,要是鬼王,则能有仙人之姿,仿佛越是污秽,就越是美好。

传说万丈幽冥,只有两个得天独厚的鬼王,算来竟然比人间三皇还要金贵一点,说来也巧,昆仑君从昆仑山巅下来,落到当年夸父的埋骨之地邓林,竟然就碰上了一位。

那是个黑发黑眼的少年,坐在大石上,披散着头发,身上披着一件不知谁给的粗布麻衣,赤着脚,见到突然出现在邓林中的昆仑君,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一不小心从大石上摔了下来,落在了小溪里,沾了满身的水渍。

就在这时,突然,一只幽畜从地底下钻了出来,一口咬向少年的脖颈,他的脖颈看起来纤细又柔弱,一只手就能掰断。

随后,少年落进溪水里的手突然从一个诡异的角度伸了出来,一抬手捂住了幽畜的嘴,回身把那东西按在了溪水中,手掌一按,幽畜整个脑袋顷刻间就被他按碎了一半,血水喷出来浇了他满头满脸,落到那张素净的脸上,简直就像是雪地上开出的红梅。

少年有些手足无措地看了看自己一身的血迹,小心地蹲下来,在溪水里洗了洗自己的手和脸,而后他习惯性地拎过幽畜的尸体,张开嘴露出略微有些尖的虎牙,从最嫩的脖子开始啃起。

直到这时,昆仑君才确定他是个鬼王,他实在没见过比这少年更像鬼王的人,美貌的少年面无表情地坐在被血水染红的溪水里、细嚼慢咽地啃噬着幽畜尸体的模样,实在比陆地上任何一个凶神恶煞的东西都让人起鸡皮疙瘩。

可是少年发现昆仑君在看他,进食的速度却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他偷偷地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昆仑,又低下头,似乎是食不甘味地咬了一口,小心地兜住,不让尸体的血水从嘴里流出来,咽下去后,又轻轻地抿了抿嘴唇,好像想把嘴角的血迹抿去,好看起来干净一点。

昆仑君虽然借火给幽冥,却只是为了斩断天路推翻不周,他早已忘了最初听见女娲封印大不敬之地的那一点不舍,即不屑于和这些茹毛饮血低等的东西打交道,也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此时,他却不知道怎么了,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了几步,开口说:“哎,小孩,你是个鬼王吧,不是能驱使低等鬼族,那东西为什么连你也咬?”

少年手一哆嗦,幽畜的尸体从他的手中滑落到水里,溅起的水花喷了他一脸,他有些惊慌地看着接近的昆仑君,用那双漆黑如豆的目光看着他,张了张嘴,一时间没反应。

“不会说话?不可能吧。”昆仑君没型没款地往大石头上一靠,挑挑眉,“有名字吗?你叫什么?”

“……嵬。”

“哪个嵬?”

“……山鬼。”

“山鬼?”昆仑君趴在大石头上,挑挑眉,“应景,只不过气量小了点,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加上几笔,凑个巍得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斡维焉系,天极焉加?八柱何当,东南何亏?”来自屈原大神。

分享到:
赞(361)

评论57

  • 您的称呼
  1. 一直补脑不出女娲是什么样子,直到我玩了王者荣耀……

    好饿哦2018/07/29 17:12:44回复
    • 玩了亡者农药也无法在脑海具现女娲样子的我

      匿名2018/08/19 13:32:54回复
    • 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蛇尾。脸?这个我也不知道╯▂╰,嗯,大约就这个样子

      匿名2018/10/21 07:06:25回复
  2. 我猜作者是个文科生,读过汉语言文学

    匿名2018/08/04 20:48:42回复
    • 加一

      匿名2018/08/09 16:26:26回复
    • p大可是理科生

      匿名2018/08/17 22:28:08回复
  3. 厉害……

    匿名2018/08/19 10:44:50回复
  4. 果然写得出好的小说没有大的知识量不行啊

    匿名2018/08/20 20:59:31回复
  5.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哎哟,不错哟

    白居过隙,巍澜可期2018/08/24 19:49:11回复
  6. 虽然我知道我说的可能和这个没什么关系,但我还是要说:“我今天见到了活的镇魂男孩…活的…活的!!!”是我们补习班的语文老师
    活的镇魂男孩…活的…

    一只学生2018/08/24 22:01:52回复
    • 孩子你要淡定

      匿名2018/08/25 13:45:52回复
    • 确定是男孩吗….

      匿名2018/08/28 20:44:06回复
    • 实名嫉妒:)

      匿名2018/08/30 21:39:25回复
    • 冷静冷静,不要激动

      匿名2018/09/05 20:03:34回复
    • 我感觉你在念养乐多广告哈哈哈活的活的活的养乐多

      快乐海芋恋2018/09/16 21:17:25回复
      • 哈哈哈哈

        养乐多2018/10/02 21:03:15回复
      • 活的养乐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2/09 15:00:21回复
    • 恭喜恭喜!我都没见过活的

      匿名2018/09/20 23:51:48回复
    • 淡定 我们地理老师一大老爷们就是一个纯正的镇魂男孩

      匿名2018/10/11 00:06:57回复
      • 我班有个男孩就是镇魂男孩,我骄傲了吗?

        匿名2018/10/13 07:30:01回复
    • z镇魂女孩表示羡慕

      匿名2018/10/17 10:56:06回复
    • 羡慕嫉妒……

      匿名2018/12/22 13:35:21回复
    • 嫉妒

      匿名2019/02/07 00:16:16回复
  7. 这知识容量……我服

    匿名2018/08/28 23:25:32回复
  8. 明明是山压鬼,你却把它改成了山委身于鬼,赵云澜啊赵云澜原来都是你以前做的孽啊

    镇魂女孩2018/09/09 09:36:17回复
    • 厉害厉害

      匿名2018/11/05 18:49:17回复
    • 这解释我服

      匿名2019/01/23 17:04:28回复
  9. 楼上666

    匿名2018/09/09 21:02:21回复
  10. p大的文学功底深厚啊,好多文言文我都看不懂┗( T﹏T )┛

    巍巍高峰绵亘不绝2018/09/16 21:19:46回复
  11. 哈哈哈哈哈哈突然想起起名字这个梗,你看这巍巍高山绵延不绝就像是人生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不然你就叫做沈高山/沈绵延/沈不绝/沈前行/沈人生/沈负重…

    音乐梦的唱片机有你的声音木吉他弹奏我的好心情2018/09/16 21:23:53回复
    • 你看这世间山海相连 巍巍高山绵亘不绝,山上又多毛猴,不如你就叫做沈 毛猴

      匿名2018/12/16 10:19:29回复
      • 沈毛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1/30 20:14:41回复
    • 哈哈哈哈哈哈

      白居2018/12/29 19:48:12回复
  12. 小鬼王好可爱

    路途不错的风景我留下足迹等待你一起去度个假期2018/09/16 21:26:57回复
  13. 应景,只不过气量小了点,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加上几笔,凑个巍得了

    匿名2018/09/17 21:27:21回复
  14. 昆仑:你看着巍巍高山,连绵不绝,连绵…12345678910111213141516……不如你就叫沈十六吧

    幽畜2018/09/18 00:54:26回复
    • 哈哈哈哈属你皮

      镇魂女鬼集澪2018/10/20 01:17:42回复
    • 噗哈哈哈哈人才,都是些什么人才

      小长2019/01/01 21:51:23回复
  15. 杀破狼??子熹w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2018/09/21 21:16:09回复
  16. 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山,连绵不绝,就如人生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你不如你就叫沈巍吧

    我始终在这里等一个消息2018/10/01 11:52:56回复
  17. 山鬼嵬:山上鬼下 得了被昆仑自己大气这么一改成 山委鬼:山委身于鬼=鬼上山下
    明明是个霸气攻 活脱脱的给自己弄成了小受受……嗯 这受得真是不冤

    赵云澜:不!我不相信!!2018/10/26 15:20:38回复
  18. 你看这巍巍高山绵延不绝就像是人生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不然你就叫做沈就像吧

    匿名2018/11/07 08:08:42回复
  19. 作者应该对山海经有所研究;以及关于“三哼经”原本很神秘还有点严肃的内容一联想起插图就想笑(哥儿,你要的三哼经,我给你买来了……(x))

    skr2018/11/07 08:13:02回复
  20. 描写小鬼王吃幽畜那段,好可爱呀

    匿名2018/11/09 22:18:26回复
  21. 嘿嘿嘿,镇魂男孩,我也是啊

    居老师的太子殿下2018/11/12 19:31:10回复
  22. 昆仑,这是你未来老公出现了

    匿名2018/11/22 08:36:38回复
  23. 回来喊一声,我真的见到了活的镇魂男孩!男孩!

    匿名2018/11/24 07:57:06回复
  24. 你是个鬼王…吧…哈哈

    匿名2018/12/21 08:00:03回复
  25. 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余生一个沈巍2018/12/26 21:49:32回复
  26. 只有我看哭了么?

    2019/01/06 18:25:36回复
  27. 那个黑发黑眼舔着棒棒糖的少年。为什么我心目中的小鬼王是这样的呢。

    匿名2019/01/07 23:50:25回复
  28. 试想一下,如果在剧版中,赵云澜给沈巍的不是棒棒糖而是烟,两烟鬼蹲在山头上,嘻嘻

    本来是攻,却偏偏要作死改名成受的小澜孩2019/01/09 00:19:25回复
    • 住口你这幽畜!

      陈栎媱2019/01/13 17:52:43回复
  29. “山鬼?”昆仑君趴在大石头上,挑挑眉,“应景,只不过气量小了点,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你就叫高峰。”

    贺朝夫斯基2019/01/14 13:34:42回复
  30. 吴楚东南坼 乾坤日夜浮

    匿名2019/01/18 23:49:01回复
  31. 说抽烟的那个,,,,,,你是我同类吧,,,,

    幽畜2019/01/21 20:19:42回复
  32. 评论有时比正文还好看

    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2019/01/25 18:56: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