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全军覆没

第九卫队长——图兰将军, 当场倒抽了一口凉气, 心想:“我的妈,真是自古红颜多薄命, 我这是什么时运?”

她掉头就跑, 可惜来时“哒哒”的军靴已经把她暴露了, 林静恒断喝一声:“你给我站住!”

图兰七上八下地贴着墙根站好,想了想, 又转过去, 保持了面壁思过的动作,非礼勿视。

陆必行好整以暇地缩回爪, 仿佛扑面而来的杀气遇见他, 都绕了个弯, 化为两丝小清风,拍了拍他的袖子。

如果他这时候像平时一样搔首弄姿,或许林静恒还能痛快地把他打出去。

可那青年人站得直直的,眼睛也直直地盯着他看, 瞳孔是透亮而且真诚的——太透亮了, 近乎有些无邪的成分, 像个孩子……这些搞科研的人,眼巴巴地盯着一个期待许久的运算结果时,目光都像孩子。

而他靠得有点近,林静恒能闻到青年人热烘烘的气息,透着勃勃的生命力。

林静恒一口气卡在嗓子眼里,沉默了三秒, 他小心地挪了半步,躲开了这股令人心悸的生命力,用了十分的克制和冷静,婉拒说:“我很感谢,但没这个想法,你父亲也不喜欢你和我交往太密切,不用做无用功了,先出去吧。”

被迫旁听的图兰一瞬间怀疑自己是认错了老大,想找个基因锁检查一下了。

陆必行眨眨眼睛,一点也不在意,可能是鸡汤熬多了洒不完,他张口就是一段能写进厕所读物的扯淡:“喜欢一朵花,不见得非得看见花开,喜欢一个人,不见得非得有结果,追求爱与美的过程怎么能叫无用功呢?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美好的过程,你不觉得吗?”

林静恒不觉得,而且无言以对,全天份的好言好语用尽,他现了原形:“吃饱了撑的,滚出去!”

他没有拔枪,这种程度也不算发火,倒像是猛兽小心翼翼地缩着爪子,用肉垫轻轻地拍了他一下,陆必行被拍得心花怒放,见好就收,一边往外走,一边热情洋溢地和图兰打了个招呼:“卫队长你好,头发剪得很有艺术感。机甲有什么需要维护的,随时来找我。”

图兰用瞻仰烈士的眼神目送着他的远去的背影。

林静恒感觉手腕一圈仿佛被人用烙铁烫过,热度经久不散,方才满腔愁绪全让陆必行给搅合散了,哭笑不得,又有点说不出的异样。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凉水,僵着脸色冲图兰一招手,示意她滚过来。

图兰奉命整理仪容,不敢让他久等,匆匆洗了把脸,把攒了好几年长的长发一刀切了,齐耳悬着,露出了脖子,唯独额角鬓边的两绺卷发没舍得动,依然在那垂着,企图蒙混过关。

林静恒扫了她一眼,觉得她这个形象毫无审美,像个被电卷了触须的天牛虫。“跟我说说,联盟现在怎么样?”

“将军,”图兰听了这句问话,忽然敛去了嬉皮笑脸,在他面前站定,“现在已经没有联盟了。”

她语气平平淡淡,落在人耳朵里,却有种炸雷似的惊心动魄。

图兰问:“我从哪说起?”

林静恒顿了顿:“白银要塞。”

图兰略微仰了一下头,随后,用一种与她碎嘴子风格不符的寡淡语气说:“今年……去年六月底,半夜,没有任何预兆,白银要塞的能量系统突然崩溃,防御关闭,无法重启,上千架超时空重甲在这种情况下侵入大气层内,没有亮明身份,也没有示警,直接狂轰滥炸,白银要塞损失惨重。”

白银要塞,无数精英,乌兰学院百代积累,林静恒数十年经营……

图兰修正了一下措辞:“不,应该说,差不多是全军覆没。”

尽管林静恒觉得自己一直是利用白银要塞,除了白银十卫之外,没拿别人当过自己人,听完这几句话,压不住的血气仍在疯狂地往他头顶冲。

“什么原因?”林静恒压低声音问,“网监是死的?巡逻队呢?瞎了吗?”

“白银要塞的能量系统是被人从内网入侵的,有人在湛卢机身上植入了一枚芯片,湛卢无法启动,所以他们两个月才会例行检查一次,权限很高,被他们忽略了。至于巡逻队——白银要塞走得走、辞得辞,李上将一个空降的酒囊饭袋,剩下的也不服他管,他不甘寂寞,就自作主张用了一批人造人,那天的巡逻队正好是人造人卫队,同样被黑了。”

这里面乱七八糟的猫腻,林静恒一听就明白。

机甲和机甲核的人工智能是军委的产业,但人造人——虽然原理都一样,只是简化版、能量产的人工智能——却由于利润丰厚,被伊甸园管委会巧取豪夺,成了管委会的特批产品。

人造人替换人类军队,这里面涉及多大的产值、多少利润?多少人的利益卷在里面?不用想,都知道是个天文数字。李上将既然狗屁不是,怎么上位白银要塞的?又为什么一上任就在白银要塞推行人造人战队?

显然,这完全是军委和管委会博弈的结果。

可是没想到,他们窝里掐,却掐出了这么大的祸根。

林静恒沉声问:“这是你的推测,依据呢?”

“没有,不是我猜的,是李上将自己说的。”

“李还活着?”林静恒有点吃惊。

他居然还有脸活着!

“李上将的亲卫团吃的‘小灶’,用的能量系统和白银要塞不是同一套,拼死护着他突围,整一个白银要塞,只有他老人家和几个亲卫跑出来了。”图兰一耸肩,“不过没活到现在,他在逃往‘天使城’的半路上被人劫住暗杀了。”

林静恒倏地一皱眉:“是你干的,还是白银十?”

白银十也是突击队,但更倾向于暗杀潜伏,是支星际刺客。

“我。”图兰没有避讳,一口承认,坦然地回视着他,是个浑身血气的天牛虫。

“我们吃过白银要塞的饭,用过那的训练场,在那收拾过刚从军校毕业的小白脸,每个人围着白银要塞的巡逻里程加起来,够把第一星系转好几圈。我觉得没有道理,将军,白银要塞沦陷,是阿瑞斯李那个王八犊子一手造成的,驻兵十万,毁在他一个人手上,最后他自己想逃到天使城避难,接着当他的骑墙权贵——门都没有!你要追究我责任,我认罚。”

林静恒摆摆手,不和她计较这些小节。

“联盟政府现在是什么情况?”

“政府还行,就是有点软蛋。”图兰缓了一口气,接着说,“通讯中断之前,我听说联盟政府放弃了沃托,集体迁到了天使城要塞,现在天使城是临时指挥部,他们手里还有兵,毕竟第一星系周围护卫要塞驻扎的部队不少,再者军委的军工厂就在天使城,不缺弹药,老伍尔夫亲自坐镇,问题不大,跟海盗们有得打。第一星系有点门路的,都跟过去避难了——海盗‘光荣团’是从白银要塞直接进去的,肆虐主要就是在第一星系。”

“其他民众呢?”

“一星系的民众吗?那倒是挺好的。一星系都是体面人,光荣团想建自己的政府,走怀柔路线,当然得宠着他们,只是空中管制很严,没事不在航道上乱飞就没事,按理说,生活都有保障。”图兰一摊手,“不过通讯崩溃以后,伊甸园也跟着垮了……我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管委会故意的成分,怕民众倒向星际海盗什么的——虽然不缺吃不缺穿,但是伊甸园一垮,也死了不少人。我听说好多地方成立了自助巡逻队,负责一个街区,防止自杀。”

这话如果让第八星系这帮“野人”听见,大概会觉得是方夜谭。

不缺吃不缺穿,还有星际海盗拉拢,怎么可能会想寻死觅活?八星系最好的日子也不过如此。

要知道第八星系曾经最繁华的星球之一北京β,也连基本的城市供暖都解决不了,三年寒冬,无家可归的人像流浪的猫狗一样成批地冻饿而死,一点都不稀奇。他们直到家破人亡,也没见识过这个世界上的其他同类是怎样生活的。

可这并不是矫情。

整个联盟文明都是构架在伊甸园上的,除了第八星系,人们生来就受伊甸园的精心呵护,像是城市暖房里用精致的营养液培育的小苗,从未接触过风吹日晒的外界,一旦打破了暖棚的罩子,就好像家养宠物被抛弃在荒野之中,有时候是真的没办法活下去。

“不过也就第一星系还行,别地地方真不好说。将军,你知道各大星系都没有军事自治权,防务全靠派驻的那点中央军,中央军的机甲监管密钥又在白银要塞,谁也没想到白银要塞最先出事。”图兰顿了顿,不明显地叹了口气,“浑水摸鱼的域外海盗四处闹事,白银要塞又失联,很多地方的中央军根本反应不过来。现在不像古代战争,失了先机还有咸鱼翻身的机会——你机甲开不出去,反导系统哪禁得住亡命徒们狂轰滥炸?尸骨无存都算轻的。”

林静恒缓缓地踱着步。

透过窗户,他看见外面的基地武装人员们在整队,这些人不回去好好躺着,庆祝自己留了一条狗命,还在机甲站乱晃,也不知道在密谋什么非法集会。

林静恒嗓子有些堵,图兰字里行间的腥风血雨快把主控室淹没了。

“海盗有不同派系,占领第一星系的光荣团现在就想走改朝换代路线,这不就得收买人心么?跟反乌会那帮神经病尿不到一个壶里。所以光荣团占领第一星系之后,没多久就发表了声明,表示跟其他海盗划清界限,还把人家都打成了非法暴恐组织。”图兰简单解释了几句,“这些入侵联盟的域外海盗本来把光荣团当领头的‘武林盟主’,现在盟主单方面拆伙,他们不知道是报复还是怎样,更无法无天,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谁碰见谁倒霉。”

虽说是“覆巢之下无完卵”,但是原来天灾人祸下,权贵的卵也总能比普通的卵更有尊严一点。

伟大的政府你方唱罢我登场,而伟大的隐形阶级固若金汤。竟在联盟政府溃败之后,依然成为新来者的指导精神。

“你走以后,我们监控六七星系的动向,我一直带着兄弟们在六七星系之间送‘快递’,”图兰的“快递”是打引号的,一听就不是什么合法的正经快递,“最后一单,是第六星系残余的中央军,撞了大运跑出来,没机甲用,带着一部分非军方人士组了一支民间武装,找门路、托我们从第七星系走私途径押运一批旧重甲过去,可是等我们把货运过去,雇主也没了。”

林静恒抬眼看着她。

“他们藏身的驻军基地从航道图上消失了——被炸成渣了,这批机甲只好便宜我了。占领六星系的海盗觉得六星系的人不安分,于是封锁了第六首都星空中交通,从行政中心开始,开了几百架陆地机甲车玩屠杀比赛。”图兰说,“我觉得不好白拿人家的机甲,就带着兄弟们把第六首都星上的海盗基地给炸了,在他们身上浪费了不少导弹,后来跑到域外,又找不着靠谱的门路补充军备和能源……不然今天也不会这么捉襟见肘,对不起将军,怪我擅自行动。”

林静恒没注意到她小小的辩解:“所有派驻中央军,都是这副熊样吗?”

“不是。”图兰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有反应及时的,都是陆信将军旧部,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早拿到了监管密钥。”

后面的话不用仔细解释,林静恒自然明白——监管密钥管理程序很复杂的,能突破它的,肯定是很早就开始密谋,是想造反还是怎么样就不好说了。

两个人相对沉默了好一会。

图兰问:“将军,有吃的吗?”

林静恒抬头看了她一眼。

图兰说:“大半年没落过地了,物资储备不够,最近都是靠营养针度日,胃都快萎缩了。刚才急着找你汇报,水都没来得及喝。”

林静恒指了指主控室门口的食品柜。

学生们经常到这来上课,常备着吃的。

图兰欢呼一声,也不挑,随手抓了个面包就开始狼吞虎咽。

“外面物资已经开始紧张了?”

“别提,”图兰吃太急,有点噎,用力捶了捶胸口,“域外海盗们苦惯了,什么都抢。一边传播邪教一边抢,联盟信用货币体系跟伊甸园一起崩了,谁都没钱,你都不知道该拿什么跟别人换东西,营养针快成硬通了,还能活着见你不容易啊将军。”

林静恒点点头:“其他人有联系吗?”

“没有,”图兰摇摇头,“乱成一团,都在抢地盘,我接到你的命令以后一直让人监控跃迁点,等你的远程。域外地形太复杂,我们地头不熟,航道上都有海盗把守,拿不到靠谱的地下航道路线,不敢乱窜。”

林静恒还想问什么,张了张嘴:“林……”

图兰嘴角蹭了一块奶油,匆忙抹去:“嗯?”

“没什么。”林静恒的手指轻轻点过关节,他把自己另一腔的牵肠挂肚咽了,问也没用,第一秘书长夫人身在天使城,身边层层护卫,没事不会抛头露面,图兰也未必听说过,“慢慢吃吧,给你们二十四小时休整,然后集合,我需要把周围的海盗清理干净。”

陆必行开着检修用的小机甲,缓缓停靠在机甲站台,他方才到白银九的重甲里看了一眼,发现真是一群上个世纪的余孽,外面看着唬人,打开一看,跟进了历史博物馆一样,陆必行怀疑自己闻到了防腐剂味。

真是很难想象,白银九就是靠这堆破铜烂铁灭了凯莱亲王。

分家内战了三个多月的基地武装终于跟彼此握手言和。周六、福柯和黄鼠狼心平气和地混在一起商量着什么。

能量塔开始偏西,斜斜的光把基地的大街小巷拖在地上,平静得让人有点恍如隔世。

短暂休整的白银九四处乱逛,有目的地观察基地的底细,图兰正目不转睛地地盯着多媒体,看一部很古老的爱情片。

机甲站对面,胖姐带着一群人,拿着锅碗瓢盆来了,食物的香气在干燥的机甲站外弥漫开,有个孩子跳起来撕掉了去年的日历。

然后他们摆好酒菜,在机甲站门口的小空地上摆了一圈蜡烛。

周六站起来,精神力透支让他有点脑震荡,走路晃晃悠悠的,他率先从兜里摸出一打小纸条,每张纸条上有一个消失的名字,他把它们挨个贴在蜡烛底座上。

分享到:
赞(50)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下章章名……

    匿名2018/12/21 13:27:41回复
  2. 我想是某个不要脸的人说的,但我很期待……

    樱酒小殿下2019/02/14 16:42:08回复
  3. 期待加一

    2019/03/10 18:57:10回复
  4. 下一章章名瞬间让我脑补十万字小黄文

    俞灵2019/04/14 00:33:58回复
  5. 下章章节名一如既往的优秀

    巍澜入坑2019/05/08 20:16:52回复
  6. ヾ(❀╹◡╹)ノ~

    瑶ヾ(❀╹◡╹)ノ~2019/06/23 19:28:28回复
  7. 哥哥,吗……

    匿名2019/06/30 21:35:42回复
  8. 死傲娇林担心妹妹也不愿意表现出来

    顾昀我老公2019/07/05 20:33:15回复
  9. 林的内心也有一块最柔软的地方啊

    苏沐晚2019/07/15 16:39:45回复
  10. 图兰奉命整理仪容,不敢让他久等,匆匆洗了把脸,把攒了好几年长的长发一刀切了,齐耳悬着,露出了脖子,唯独额角鬓边的两绺卷发没舍得动,依然在那垂着,企图蒙混过关。

    林静恒扫了她一眼,觉得她这个形象毫无审美,像个被电卷了触须的天牛虫。“跟我说说,联盟现在怎么样?”

    “我。”图兰没有避讳,一口承认,坦然地回视着他,是个浑身血气的天牛虫。

    川下穷河2019/07/20 15:58:5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