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我要是想追求你,你会一枪打死我吗

可惜整个八星系的通讯断了, 现场又没有靠谱的战地记者, 不然如果能采访到凯莱亲王家族最后的亡国之君,传奇的阿瑞斯冯大概能占一个月的头条。

咬牙吐血、惨胜海盗探测小队的巡逻队是诱饵, 精致的反追踪系统是诱饵。

难道故意暴露的地下航道、假模假样的能量波动就不是诱饵吗?反乌会的先知不就是这么交代的吗?

怎么上一轮的诱饵下一轮又奇幻地成了真呢?

这里面真真假假, 阿瑞斯冯百思不得其解, 活着的时候没明白,死到最后也没明白。

真的有联盟正规军潜伏在八星系吗?

如果是这样, 他们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连炸三个星球不闻不问?

还是说, 这是一场从三个月前、源异人失踪开始,就针对他的捕杀?

最重要的是, 林静恒怎么可能没死?

反乌会的“环保先知”提倡大家都去原始森林里睡树屋, 自己打起仗来却要靠大数据分析。

海盗头子凯莱亲王离经叛道, 与联盟不共戴天,却至死都不相信联盟的伊甸园系统也会出错。

这个文明空前的时代是这么的光怪陆离,以至于其中的人影影绰绰,看着都没了人样。

白银第九卫从天而降, 阿瑞斯冯难以置信, 他手下的马屁军团更是大惊失色——凯莱亲王偏好选人用人偏好智障的劣势终于暴露出来, 但他已经没机会亡羊补牢了。

马屁军团被白银九冲散,乱成了一锅粥,林静恒不给他们喘息的余地,直接以亡命徒似的姿态闯进海盗包围圈,三秒钟就锁定了凯莱亲王本人的机甲,白银九与他配合度极高, 兵分三路合拢包围,将海盗战队割得七零八落,同时,左右两枚导弹炸开了阿瑞斯冯的护卫队。

林静恒精准无比地瞄准了阿瑞斯冯的重甲武器库,导弹撕裂了真空。

阿瑞斯冯狗急跳墙、紧急跃迁,林静恒却好像事先知道他要跳到哪个跃迁点,一枚导弹随后追至,几乎跟阿瑞斯冯同时抵达,这好巧不巧,恰恰是一个事先被做过手脚的跃迁点,顿时被导弹引爆,喷薄而出的能量顷刻间把这个噩梦化身的男人卷了进去。

与三个星球、亿万怨魂一起,烟消火散。

世界上不是只有海盗的人工智能会做行为模式分析。

阿瑞斯冯一死,海盗战队的灵魂就没了,尽管他们的兵力倍于白银九,也只不过就是个行尸走肉似的“傻大个”,溃不成军,随后抱头鼠窜。

整场战役结束得比暴风雨还让人目不暇接——在白银九赶尽杀绝的打法下,幸存的海盗崩溃了,全体自己卸载武器库,主动跳下精神网,缴械投降。

陆必行这时瞥了一眼表,从白银九亮相到清理战场,一共是十分零二十一秒。

他长长地呼出口气,心想,原来这就是白银十卫……被联盟亲手推倒的长城。

下一刻,一个信号接进了通讯频道,白银九在众人面前亮了相。

可能是因为白银十卫五年前就已经退出了联盟,五年来和林静恒一样,没少放飞自我,白银九卫队长从形象上看……实在不像个军人。

卫队长虽然穿着军装,但竟梳了马尾——联盟正规军,不论军种、人种、性别,除非是文职人员,否则一概不许留长发。而此人不光是长发,两鬓还有栗色的长发掉出来,打着卷垂在胸口上,造型感十足,一看就不是天然长的。卫队长身量高挑,站姿异常挺拔,眉目虽然轮廓很深,却莫名有点少女感,仔细一看还化了妆,像个穿了军装拍艺术写真的女模特。

随后,只见“女模特”后脚跟轻轻一碰,敬了个堪比仪仗队的标准军礼:“白银第九卫卫队长,伊丽莎白卡拉图兰向您报道。”

基地的乡巴佬们没见过这么洋气的女将军,大气也不敢出,傻愣愣地看着她。

白银九比他的预期来得慢,林静恒本来已经有点来火,一看她这个德行,越发气不打一处来。

他先是招招手,从医疗室里调出几架医疗舱,把方才跟着他好生受了一番颠簸的学生们都塞进去擦鼻血治疗脑震荡,随后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撩起目光,冷森森地刮了女军官一眼,关闭了陆必行临时用他的远程信号搭建的通讯频道,把闲杂人等的目光都隔离在外。这才不阴不阳地开了口:“图兰卫队长,是我信号发错了,还是你解读有误?没记错的话,我是让你速来前线,没让你速来相亲吧?”

第九卫队长一听这语气,就知道要完,后背的筋抻得更直了。

偏偏这时候,湛卢还好死不死地给她上了个眼药——湛卢愉快地和她打招呼:“好久不见,图兰卫队长,您今天看起来非常美丽动人。”

林静恒:“是啊,半路还有时间烫个头,我耽误你出道了吧?”

图兰抻着后背的筋,低着头,霜打茄子似的小声说:“这不都是……为了隐蔽,为了能更好地收集各种信息。”

“哦,那是我老糊涂了,”林静恒说,“我还以为白银第九卫是前锋突击队呢,原来你们现在改行做间谍特勤了。”

图兰:“……”

林静恒冷下脸:“为什么迟到?”

“这批机甲原来是第六星系非法私藏的,我想办法弄来了用,都是快报废的旧型号,看着还行,性能真跟不上,动力也不行,开太快能耗撑不住,”图兰背检查似的低声说,“怕到了前线没补给,捉襟见肘。我们跟白银三分开了,根本找不着靠谱的工程师,没办法啊将军。”

这倒是可以接受的客观条件,林静恒面色稍微一缓。

就听见图兰又很老实地补充了一句:“磨……磨刀不误砍柴工么,反正将军英明神武,我估摸了一下战况,我们迟到一会,您也扛得住。”

林静恒差点让她气笑了:“这么说,我要是扛不住就好了,正好兵荒马乱,你们也自由了,是不是?”

图兰哆嗦一下,感觉自己这身没人皮恐怕要被扒下来擦地,不敢吭声了。

当年沃托的咽喉——白银要塞,给人的印象向来是军容整肃、令行禁止。

但那其实都是乌兰学院的功劳。

白银要塞九成以上的成员,都是乌兰学院的精英毕业生,这些人家境优越、教养良好、素质也很高,拉出去转一圈,是联盟军委明晃晃的门面。

然而混迹其中真正的白银十卫,卖相其实是很不怎么样的。

前锋无法无天、特勤不择手段、军工部门恃才傲物,每年都会为了经费和预算上军委总部耍流氓,主力部队则除林静恒外,谁的账也不买,只要放出去,和其他军区、行政机构必然起冲突。他们像一条歪瓜裂枣的恶犬,不给生肉吃,还没准随时憋着要反噬主人。

林静恒:“回航。”

他们回到基地的时候,能量塔已经转了回来,天光大亮了。

跨年的除夕夜,就在硝烟中悄无声息地滑了过去。

基地屁大的一个机甲收发站,放一台重三已经是紧巴巴的,万万装不下三十台重甲,重甲们只好卫星似的飘在基地大气层外,围着基地公转。

图兰把每架重甲上值班人员分为三组,八小时一换班,负责上天看守机甲,等待着其他人落了地。

走路带风的白银第九卫和基地的歪瓜裂枣们互相好奇,都感觉对方是某种动物园里看不见的珍奇物种,有林静恒坐镇,谁也没敢找事。

图兰冲一个目不转睛盯着她看的男人抛了个媚眼,小跑着追上林静恒。

她长得非常高级,然而人不可貌相,本人竟是个喋喋不休的碎嘴子。

说来也奇怪,林静恒从小到大,身边连真人再人工智能,全体都是碎嘴子,日子过得相当水深火热。

图兰一边跑一边说:“将军,我那些机甲老停在天上不是办法,马上就没电了,武器库也瘪得快挤不出奶来了,方才那些海盗们要是再有点尿性,说不定我们导弹都不够打……幸亏他们怂……您这基地不错啊,有吃有喝有小电影,军火怎么样?见面分……”

林静恒凉凉地扫了她一眼。

图兰讪笑一声,壮着胆子手指一捏:“分一点点给人家嘛。”

林静恒脚步一顿,转头上下打量她一番,好像看见了一瓶人形的辣椒水,冷酷地说:“给你二十分钟休整,把头发剪了,把你这个人妖样子洗掉再来找我说话,滚蛋。”

图兰:“……”

天上掉下来一个漂亮大姑娘,还是林静恒的旧部,陆必行一直没吭声,秉承着科学客观,他在旁边默默观察,以便知己知彼。

很久以前,叶芙根尼娅和林静恒的那点破事传得沸沸扬扬,把林静恒传得像个没有人味的太监,陆必行一直以为是人们为了戏剧色彩夸张了,但在全程目睹了林将军是怎样对待漂亮大姑娘后,他觉得传闻也不一定是空穴来风,确实有可信之处。

“看来这是个没有人解出来的方程式啊。”以诺贝尔奖和联盟自由贡献奖为目标的当代科学家无所畏惧地琢磨着。

然后他适时地插了句嘴:“停靠问题还有能源问题,可以交给我。”

图兰一扭头看见他,眼睛突然一亮,随后自然眯了起来,主动冲他伸了手:“怎么称呼?”

“我叫陆必行,”陆必行风度翩翩地和她握了手,“我现在算是临时的随军工程师,对吧,将军?”

林静恒现在见他如见债主,短促地点了一下头,没吭声。

“随军工程师?”图兰盯着他的脸,色令智昏,没注意他们老大不同寻常的脸色,非常不要脸地捏住陆必行的手,不让他撤,“这么帅的随军工程师,将军从哪挖来的?我早就说应该让白银三那帮怪胎们玩蛋去……”

“伊丽莎白,图兰。”林静恒突然连名带姓地叫她。

图兰一激灵,再也顾不上美色,下意识地立正了:“是。”

林静恒的声音压得很低:“我刚才说什么?”

“让我滚,遵命。”图兰脚跟一碰,转向白银九卫队,“全体蛋——向后转,跟我滚!”

福柯连忙跟上,帮忙找地方安置他们。

林静恒转身进了机甲主控室。

日历还是去年的,然而一夜之后,这基地却已经变了样。

从主控室里居高临下看去,那些崭新的小机甲被战火淬炼过一次,长出了斑驳的铠甲,维修机器人忙得团团转,它们按号码排列在机甲站里,中间有了空档,那些空出来的地方,就像联盟议会后面的碑林一样,有来无回了。

很多基地居民围在机甲站外,眼巴巴地等着,有的看见亲朋好友回来了,就在门口痛哭,有的没回来,还不死心,走进机甲站,要把基地武装挨个扒拉一遍,依然找不着,就失魂落魄地徘徊不去。

至于更多的……鳏寡孤独,活着没人等,死了没人问,则又是另一种常态了。

林静恒双手撑在窗棂上,片刻后,他把头深深地低下,下巴几乎要点到胸口,闭上眼睛,缓缓地把那口气吐了出去。

图兰还没有跟他正式汇报,然而只言片语地交代了一下机甲来路,已经让他有不祥的预感了。

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林静恒脸上的焦躁神色瞬间隐去,恢复成了不悲不喜的模样,一转身……差点撞在陆必行身上。

对了,还有这位的官司。

林静恒猛地往后一躲,他不知道陆必行吃错什么药了,由于正在心乱如麻,所以很快打定了主意——如果陆必行接着头天晚上的话茬胡说八道,就让他滚出去。

于是他虽然没有出言不逊,一条眼眉却挑出了骂街的弧度:“什么事?”

陆必行抱着胳膊靠在窗边,沉声说:“谢谢你。”

林静恒:“……”

准备好的“滚出去”好像不大适合接这个语境,只好在舌尖上转了一圈,自己咽了。

“那时候还是捞了他们一把,”陆必行说,“你早知道白银第九卫会来,大可以等他们一起,不用管那些人死活,像我们一开始说的那样。”

林静恒头也不抬地绕开他:“源异人死了,你当阿瑞斯冯那么好骗?”

陆必行:“等等,我听薄荷他们说,你又用了舒缓剂!”

林静恒懒得回答,像忽略湛卢一样忽略了他。

陆必行不依不饶,上前一步挡住他:“舒缓剂后遗症很难捱的,疼不疼?”

“疼不疼”、“累不累”之类的话,对于林静恒来说,有些过于亲近、过于私人了。他上一次听到类似的问题,还是做孩子的时候,因此这些话听起来,就好像是陆必行在口无遮拦地和他讨论小时候撒尿和泥的事,让他浑身别扭,非常不知道该怎么接。

“别在这跟我废话,”林静恒耐心告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陆必行敏锐地察觉出了他的局促,倒退着拦在他面前,左摇右晃,就是不让他过去,一点也不怕林静恒气急败坏——反正林静恒在他面前最大的气急败坏就是个“滚”,连粗话都少,完全没有杀伤力。至于别人到了林将军面前都是一副鹌鹑样,陆必行理智上表达理解和同情,并不能感同身受。

“将军,你怎么跟躲流氓似的,我又没有动手动脚。”陆必行说完,忽然福至心灵,搞了个突然袭击,猝不及防地朝林静恒甩出一句话,“昨天晚上告白告了一半,被讨厌的海盗打断了,今天想和你多说几句,你又不愿意理我。难不成让我牵肠挂肚地去给你调修机甲站吗?”

林静恒:“……”

刚整理完仪容,跑进主控室的图兰队长:“……”

陆必行余光瞥见她,并不知道什么叫“不好意思”,反而觉得图兰队长脸上被雷劈的神色非常有趣——当年科学界里往自己身上注射病毒、扛着风筝捕捉雷电的先贤们给了他永无止境的勇气、执着与人来疯。

陆必行趁林静恒一脸空白,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我要是想追求你,你会一枪打死我吗?”

分享到:
赞(54)

评论21

  • 您的称呼
  1. 人来疯可以的

    匿名2018/10/27 21:29:49回复
  2. 如果真是对流氓,林将军不屑躲的(。◝ᴗ◜。)

    匿名2018/11/24 15:11:55回复
  3. 神全体蛋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眼熟我2018/12/07 23:18:04回复
  4. 嗷嗷嗷嗷嗷嗷

    匿名2018/12/10 20:54:59回复
  5. 表白这么直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蛋们跟我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2/21 13:16:56回复
  6. 大家把我想说的都说完了,那我就负责笑吧。哈哈哈哈哈哈

    拾凉2019/02/02 09:59:00回复
  7.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似乎只能笑

    樱酒小殿下2019/02/14 16:34:37回复
  8. 这张章够我笑一辈子的

    匿名2019/02/20 20:44:36回复
  9. 想什么呢,你们可是正~经~兄弟

    花从心厚脸皮2019/02/27 21:25:58回复
  10. 突然好喜欢图兰小姐姐

    2019/03/10 18:52:16回复
  11. 这章我绝对要拷贝下来当笑料看

    俞灵2019/04/14 00:29:24回复
  12. 咔嚓

    巍澜 什么碎了? 图兰的心2019/04/29 07:58:59回复
  13. 不怕有文化,就怕流氓说情话

    巍澜入坑2019/05/08 18:13:38回复
  14. 我把你当亲兄弟,你居然想上我?

    十七2019/06/17 07:40:20回复
  15. 全体蛋,跟我滚!哈哈哈哈哈哈哈,图兰小姐姐好可爱

    染柒2019/06/21 23:21:11回复
  16. ヾ(❀╹◡╹)ノ~

    2019/06/23 19:28:02回复
  17. 哈哈哈哈哈,心疼白银9

    匿名2019/06/27 10:31:04回复
  18. 我也很喜欢图兰小姐姐哈哈
    林不会一枪打死你的 勇敢追吧 必行小可爱

    顾昀我老公2019/07/05 20:22:42回复
  19. “让我滚,遵命。”图兰脚跟一碰,转向白银九卫队,“全体蛋——向后转,跟我滚!”
    神一样的小姐姐这么可以这么可爱?!O(≧▽≦)O

    冥洺2019/07/09 13:14:20回复
  20. 图兰的全体蛋承包了我一年的笑点

    苏沐晚2019/07/15 16:31:21回复
  21. 哈哈

    ceey2019/07/17 09:42:1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