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看着那么冷淡,都是骗人的

“游击战能打成这样, 是重甲里的指挥官厉害。”阿瑞斯冯轻轻地眯起眼, “你看那个‘生命和自然’,满嘴环保, 其实怕死怕得要命, 身边配的先锋队, 平均人机匹配度在八十分以上,反乌会的精锐都被他们瓜分了, 从来有恃无恐, 一照面就让人卷了,对方精神力得强到什么程度?就是可惜, 手底下是一帮乌合之众。”

跟在阿瑞斯冯身边这位, 其实本来是个护士, 负责照顾他那拼装身体的,战战兢兢地跟着个杀人狂病人混久了,莫名其妙地成了名义上的“将军”,“将军”做个保姆绰绰有余, 打打杀杀的事就不明白了, 听完仍然十分不明所以。

“这都看不明白吗?蠢货。”阿瑞斯冯叹了口气, 骂了一句,脸上却没有太多愠色,因为他是喜欢蠢货的,也喜欢握得住把柄的人,身边人的聪明在他看来是很危险的东西,和顶在头上的激光枪差不多, 一定要除之而后快,对这些平时懂事,又有点反应不过来的笨人,倒是很有耐心,不紧不慢地解释说,“粒子炮的攻击力比导弹差太远,如果方才是导弹群掀过去,至少可以打掉那废物一个侧翼,对方神出鬼没,打法老练,一般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我猜是因为那个废物蛮力到处乱炸,而这种规模的爆炸会干扰导弹轨道……这个厉害指挥官手下,大概都是刚会开机甲的货色,不会校准,只能拿粒子炮凑数。”

机甲的防护罩是能扛住一定程度的粒子炮的,遭了两拨粒子炮的偷袭,“先知”的海盗战队确实乱了阵脚,但不至于伤筋动骨。所有被击落的机甲,都是重三趁乱发的导弹。

“先知”虽然被凯莱亲王当枪使了,但那是因为他对着疯子轻敌,没有真傻到底,几个照面之后,他同样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先知”狞笑一声,猛地一跺脚:“给我调阅白银十卫近二十年的数据,做偏好分析!”

最高等的重甲,通常都会斥巨资构建机甲的机甲核,连反乌托邦协会也不能免俗。

先知嘴上把当代技术视为洪水猛兽,把人工智能视为精神毒品,但实际上也会经常“以身饲虎”——为了解放全人类,伟大的先知不惜亲自沾染这些大毒瘤。

反乌会的人工智能数据库受到严格监管,几乎没有自主学习的权限和能力,其实只能算一台功能有限的超级电脑,专门打仗用的。超级电脑没有聊天功能,当然也没有湛卢那上车拉的废话,干净利落地执行了命令,要是让林将军看见了,准得要羡慕得把湛卢卖了破烂。

没有废话的人工智能迅速将反乌会骚扰联盟、又被白银十卫痛揍的战役数据导出,不到十秒,超级电脑就完成了偏好分析,然后它自动对照周围地形,把导弹射程内所有区域切分,标上了百分数——根据历史数据,人工智能总结了白银十卫的战斗风格,把基地武装方才跃迁后可能躲藏的区域按照概率高低标出来了!

“先知”目光一扫,迅速做出决断,挑出了概率最高的三个区域,将手下火力一分为三,无差别暴力释放导弹,同时狞笑一声:“释放通讯信号干扰!”

基地武装这边的通讯频道里立刻“哔”一声惊叫,哑了嗓子。

一般来说,训练有素的正规军是不怕这一手的,通讯信号中断不影响什么——精神网的视野远远超过人肉眼,连着精神网的时候,驾驶员是能看清周围战友与指挥官的,指挥官只要一动,其他人能自动领会他的意图,有无声的默契。

可是仓促凑在一起的基地武装能有什么默契?连通讯频道里不能侃大山都是在林将军的铁血下刚学会的。

这柔弱的羊群刚刚还威风得很,还没来得及仔细体会“威武雄壮”的感觉,就迎来了当头痛击,通讯信号突然中断,基地武装的老少流氓们顿时傻了眼,就地成了一帮找不着妈的小婴儿。

与此同时,汹涌的导弹眼看就向他们藏身之处涌来。

按照概率分析、针对整个区域的盲目打击并不准确,对方是摸瞎撞大运。

如果是林静恒自己在这,根本就不会理会,然而方才失去通讯的基地武装可没有这份定力,本来就正在六神无主,一看导弹密密麻麻地扑过来,顿时慌了神,以为反追踪系统歇菜了。

烂泥扶不上墙的基地武装乱了套,吓得一动不动的算是好的,有一些“反应快”的,听不见指挥就开始瞎跑乱窜,当场暴露坐标,被导弹兜头打了个正着,原本严严实实的队伍顷刻间撕裂了一条口子。

四个学生紧张地盯着重三里的立体实况屏幕,先是集体抽了一口气,抽完,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打游戏的时候损失了几分,是真刀真枪的导弹炸碎了机甲,一些跟他们一起来的人再也回不去了!

一想到这,心跳得就简直站不住。

林静恒却不知是镇定惯了,还是并不把这些废物的死活放在心上,脸上看不出一点异色,回手用重三上的远程系统发了一道信号,透过最近的跃迁点,直接定点发送到了陆必行的机甲上。

穿透跃迁点的远程信号立刻暴露在海盗的眼皮底下,但他们炮口还没转过来,林静恒就直接紧急跃迁,四个学生差点被保护气体拍扁在角落,重三幽灵似的降临在海盗中间。

与此同时,接到远程信号的陆必行根本没去解码内容,立刻建立联系,把远程密钥发到所有加密与未加密的跃迁点上,随即飞快地对接了反追踪系统,反追踪系统是他一手建立的,他熟悉得就像自己家。

陆必行像一只蜘蛛,转眼把重三上的远程信号“黏”在了反追踪系统上,凝成了一张大网,然后将自己的机甲当成了信号中转站,通过所有小机甲的反追踪系统权限,凭空捏了一个不怕干扰的“通讯频道”。

通讯接通的一瞬间,林静恒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跃迁004,蠢货!”

蠢货们听了他的声音,简直要喜极而泣,想都不想就服从了命令——然后险些集体和海盗机甲群来个贴面舞会。

林静恒:“导弹!”

吓傻了的基地武装“嗷嗷”乱叫,一边乱七八糟地打出导弹,一边吓得哭爹喊娘,什么污言秽语都有。

海盗们没料到这群乌合之众的通讯这么快就修复好了,注意力还在突然撞过来的重三身上,没反应过来,尖叫的导弹已经结结实实地炸进了机甲群众。

与此同时,重三扫荡了周围十几架机甲的精神网,巨大的防护罩几乎给机身镀了一层银色,所有的粒子炮口开到最大,对方已经发出的导弹受到干扰,与他擦肩而过。

林静恒目光一扫,感觉这群无组织无纪律的基地武装们都是草履虫,恐怕听不懂太复杂的指令,“掩护夹击敌人队尾”的命令出来,这帮找不着北的二百五非得给他发生太空车祸不可,于是把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极简略地说:“男的0045跃迁点,女的0031,走!”

这个简单易懂,傻子听完都会“对号入座”。

原本混在一起的基地武装忙而有序地凭空分成两队,彼此交杂,但丝毫不乱,跟受到磁场牵引的游鱼似的,奔着两个方向而去,最快的速度穿过跃迁点,乍一看,这阵仗简直唬人,好像千锤百炼过的仪仗队。

先知吃了一惊,心想:“装的?上当了?”

林静恒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指挥这种部队,感觉自己像个公共厕所门口的收费指路员,仗着重甲防护罩厚,他内火很旺地直接向距离他最近的海盗机甲撞了过去,与此同时,三枚导弹追着他的尾巴而至,林静恒稳准狠地释放了一枚高能粒子炮,机身猛地弹了出去,跟导弹擦着边,再次紧急跃迁!

追着他的导弹随即而至,没头没脑地撞进了跃迁点。

周围的海盗们吓得魂飞魄散,全都四散奔逃,唯恐被跃迁点爆炸裹进去,互相撞成了一团。

先知怒不可遏:“跑什么?不知道跃迁点爆炸的能量阈值很高吗?一枚导弹算什么?给我追!”

海盗们一看,方才被打了一导弹的跃迁点果然沉默如常,立刻就要追击。

而就在他们准备跟着大数据分析的指引,穿过跃迁点追击基地武装的时候,所有人的通讯频道里突然短路似的“呲啦”一声,再要跑已经来不及了。

跃迁点轰然炸开,先锋的海盗战队像是雷火下的麦田,转眼化为乌有。

与此同时,一支机甲武装从0045跃迁点突然冒出来,冲着海盗尾翼一阵狂轰滥炸,海盗们紧急撑起防护罩,正要还击,突然有另一队机甲武装从视觉死角上冒出来,从后面扔了一堆导弹,一片人仰马翻过后,游击队伍再次沉入反追踪系统的迷宫里。

先知的海盗战队本来雄赳赳、气昂昂,转眼成了一只斗败的公鸡,羽毛乱飞,好不狼狈。

陆必行顿了顿:“你在跃迁点里装了什么?定时炸弹吗?”

“一个引爆系统,降低了跃迁点的爆炸的能量阈值。”林静恒顿了顿,又补充说,“一部分跃迁点有。预计会成为前线的地方,主场一方常见的处理。”

陆必行顺口问:“你什么时候准备的,我怎么没看见?”

林静恒没吭声,别人不敢说话,通讯频道里一片诡异的寂静。

陆必行光速明白了——就是躲他的那几天。

林将军真是分秒必争,东躲西藏居然没耽误正事,一场战役做足了准备。

陆必行赶紧干咳一声,自动充当起他的随军工程师:“……他们方才释放干扰信号后选了三个方向释放导弹,不可能是随机的,应该是套用了某种概率分析模型,准确率很高。跃迁点爆炸产生的能量波动影响很大,如果对方的数据处理这么好用,反追踪系统非常容易暴露,不能再这么打了。”

对面的“先知”跟他心有灵犀,跃迁点爆炸的一瞬间,它指挥舰上的超级电脑立刻收集到了庞杂的数据,几乎描绘出了反追踪系统的轮廓。

而与此同时,它对照白银十卫的战斗风格,估算出了可能带埋伏的一系列跃迁点!

海盗战队机动性极强地长驱直入。

“反乌会”动起手来,客观又科学,一切靠数据说话。

当年联盟最精锐的白银十卫,却是一帮跟着老大屏蔽伊甸园的野蛮人。

世界上的事,大概就是这么物极必反。

林静恒瞄了一眼浩瀚、绵延至域外的远程通讯图。

“知道了,”他说着,两条不同的撤退路线成型,林静恒伸手一捏,分别发到了方才被他一分为二的两队机甲上,“分头撤,动作快,五秒之内撤不走的等死。”

与此同时,海盗们很快发现了基地武装的异状:“先知,对方正在撤退!”

“解析撤退路径!”

“先知”的超级电脑上,无数历史与实时的数据交叠,花了不到五秒,就估算出了大致的两条撤退路径,与真正的路径居然八九不离十。

“白银十卫……”先知眼睛都红了,“释放跃迁干扰!”

只要能预先判断对方跃迁的落脚点,就能释放干扰,让跃迁线路改道,这是凯莱亲王卫队的拿手好戏之一。

然而海盗的反应虽然迅速,但基地武装在林静恒的恐吓之下,完全没有一点小胜利后的风度,逃起命来忘乎所以,五秒之内,除了个别动作慢的,大部分队伍已经跑没影了!

海盗的跃迁干扰只扣住了少数动作慢的,立刻试图夺取对方的精神网进行捕捉,然而海盗们的精神网刚刚探出触角,几个前锋的驾驶员就被精神网震晕过去了,林静恒早就夺走了几个“后进生”的精神网权限,极强横的精神力顺着小机甲的精神网反扑过来,海盗前锋瞬间沦陷,继而直接启动了自爆程序!

借这个空档,重三龙卷风似的卷走了被扣住的几架小机甲,消失在了跃迁点能量场里。

林静恒说五秒,五秒之后海盗果然追来了,陆必行立刻明白了什么,对方有林静恒……不,或许是白银要塞联盟军的行为模式分析,而林静恒非但心知肚明,还有意顺着他们的想法表演,不断让对方对自己的数据分析和猜测深信不疑!

“看着那么冷淡,原来都是骗人的,”陆必行叹为观止地想,“怎么这么狡猾?”

“将军,”他一本正经地在通讯屏道里提示说,“反追踪系统的核心设备在001跃迁点里,再靠近001,你的远程通讯会暴露基地的方向。”

林静恒似乎轻笑了一声,没有回答。

他就是要暴露基地的方向。

陆必行心领神会:“明白。”

独眼鹰:“等等,明白什么了,林静恒,你靠不靠得住?”

“先知”一排粒子炮轰了出去,把自爆的机甲碎片扫荡开,怒不可遏:“废物,重甲开路!”

重甲即使被夺走精神网,也不可能在瞬间启动自爆程序,这个时间差足够让其他驾驶员夺回精神网了。那些硕大无比机甲群像传说中的神魔战车一样,碾了上去,双方你来我往,基地武装灵蛇一般,到处乱钻,却无论如何也甩不脱追兵。

而追兵步步紧逼,却又每次都是险伶伶地差一点,像被胡萝卜吊着的驴。一追一逃中,双方几次交火,各有损伤,打得先知心浮气躁,恨不能把机甲上总是慢半拍的超级电脑砸了,反科技的信仰越发虔诚。

阿瑞斯冯看到这里,旁观者清,知道反乌会的先知变成了兔子,正在一蹦一跳地往人家的陷阱里发足狂奔,简直要抚膺长叹:“厉害,真是厉害——咱们的‘牺牲’看来是要肉包子打狗——告诉兄弟们整队,准备跟我去打一场硬仗。”

此时,基地武装已经非常接近反追踪系统的核心区域了。

步步紧追的海盗们很快察觉到了反追踪系统的力不从心。

来自基地方向的能量波动立刻暴露在了海盗眼前。

两个方向的能量波动让先知先是一愣,随后猛地一拍手:“我就说他们为什么会准备这么复杂的系统,闹了半天是为了掩护别的东西!”

此时才反应过来的福柯失声在通讯频道里说:“糟了!”

基地武装顿时慌了神,当场忘了战场上指挥官令行禁止的规矩,下意识地调转方向,追了出去。

奇异的,林静恒没有阻止。

先知的超级电脑早就感觉到了敌人的异动:“找到他们反追踪系统的核心了!”

无组织无纪律的基地武装就像一盆滚下山的散沙,根本追不上训练有素的海盗舰队,被人一波量子炮就卷了回来,先知带着海盗战队冲向了一个加密的跃迁点001。

基地武装慌了——穿过001,反追踪系统就完全失效了!

他们的“诚实”反应给海盗战队指明了方向,先知越发笃定自己的猜测,一马当先地靠近001跃迁点,同时启动了跃迁,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异变陡生。

001跃迁点——反追踪系统的核心所在,突然自爆。

先知连哼都没哼一声,主力战队全都淹没在巨大的能量中,像一堆被打碎的花瓶。

整个反追踪作为一个巨大的终极陷阱,和海盗战队一起七零八落、荡然无存,能量乱流之后是诡异的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独眼鹰才低喃了一句:“……我操。”

林静恒收回防护罩,冷冷地吩咐:“整队,准备回航。”

残余的基地武装木然地汇聚在一起,找不着北地跟在他身边。

突然,周六在通讯频道里难以置信地问:“我们这是……赢了?”

他这一句话,仿佛让众人忘了通讯频道里不能乱说话的禁令。

“我们赢了?”

“我们打跑了海盗!”

“天哪!”

有人欢呼,有人低低地哭了起来,通讯频道里一片七嘴八舌。

林静恒仍然是罕见地没发脾气。

陆必行却始终没有关闭防护罩,不断地扫描周围。

阿瑞斯冯远远地望向散乱的基地武装:“啊,他们已经开始庆祝胜利了。”

分享到:
赞(48)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这章没人?

    樱酒小殿下2019/02/14 16:17:45回复
  2. 匿名2019/02/20 18:15:37回复
  3. 在这里~

    匿名2019/03/10 18:26:20回复
  4. 在这里~

    2019/03/10 18:26:36回复
  5. 八路军拿着土枪土炮打游击的感脚

    飘过镇魂的双子木兰船2019/03/12 20:13:38回复
  6. 我好像有点没看懂

    匿名2019/04/06 00:16:56回复
  7. 有人

    白银第十三卫2019/04/13 20:03:13回复
  8. 将军这指挥得不容易……将军真的要气炸了吧2333……

    白银十卫2019/05/10 22:13:44回复
  9. 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林静恒2019/05/18 16:38:16回复
  10. ヾ(❀╹◡╹)ノ~

    瑶ヾ(❀╹◡╹)ノ~2019/06/23 19:27:2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