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谋杀源异人的凶手

林静恒倒是没生气, 他觉得很有趣。

他还记得小半年前, 这几个小崽子们还都像愚昧无知的小动物一样,满脑子让人哭笑不得的想法, 无法无天地在贫瘠的土地上随便地长,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里, 或许会开一朵仓促惨白的花,又或是会在惨白里枯萎湮灭。

没想到, 现在居然也学会了动起眼睛和脑子, 甚至人五人六地跑到他面前叫起板来。

单就这点教育成果来看,陆校长那野路子的流氓学校可比乌兰学院强多了。

“所以呢?”林静恒有点逗她的意思, 故意反问, “你们老师难道没告诉过你, 他们之所以能多活三个月,就是因为还有作为诱饵的一点价值?”

“可是……”薄荷还想说话,怀特偷偷拽了她一把,挤眉弄眼地冲她连连摇头, 女孩咬着嘴唇踟蹰片刻, 终于还是甩开他的手, 从几个学生中走出来,她说,“谁也没有权利定义另一个人的价值……别拉我,让我说完!”

“别拉她,”林静恒双臂抱在胸前,“胆量还是要有的。”

“旧星历基因革命之后, 联盟全面禁止了非必要医疗手段的基因改造和人体改造项目,从那以后,人的基因成百上千年来没有变化,在造物面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这段话可能是从哪本书里摘录出来的,不大口语,有些拗口,薄荷照本宣科得磕磕绊绊,“没有人能决定别人的生死。”

林静恒听完一点头:“对,公民的生命和自由神圣不可侵犯,政治非常正确,觉悟赶上湛卢了。”

湛卢的声音在重三里四面八方地响起来:“谢谢您的赞扬。”

林静恒垂下眼睫,似笑非笑地冲她一摊手:“不过小姑娘,虽然‘神圣’不可侵犯,但导弹可以侵犯,量子炮可以侵犯,巴掌大的激光枪、纽扣大的生物芯片、几毫克的剧毒生物碱——都可以,是不是这个道理?”

薄荷:“……”

“应不应该,和会不会、能不能,是两个概念。凡事要从‘应该’的角度看,阿瑞斯冯早就该遭天谴了,还用得着我亲自收拾么?”林静恒朝湛卢招招手,墙上的冰柜弹出来,几瓶五颜六色的低酒精苏打水一字排开,“喜欢喝什么自己拿,玩去吧。”

学生们没有任何办法,打动不了林静恒,他们连通风报讯都做不到——从这里联系周六,只能使用远程通讯,远程通讯的核心处理器是湛卢,姑且不说他们拿不到权限,就算有,周六他们可是正在和海盗捉迷藏,稍不留神就会泄露坐标,谁又敢冒险给自卫队发信息?

周六的太阳穴针扎似的疼。

他们方才出师不利,本意是想埋伏在跃迁点外,等海盗们一跃迁,立刻来一波远程导弹,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可是知道策略归知道策略,实际操作归实际操作。

跃迁点附近会有很强的能量波动,因此打过去的量子炮也好、导弹也好,都会产生一定的偏差,但具体偏多少、往哪偏,则要看跃迁点本身的属性和过往机甲的吨位,是要靠经验和手感来调整的……自卫队打牌的经验和手感或许还有点,打导弹就差太远了。

周六刚嚎了一嗓子“准备”,太过紧张的自卫队员们已经人出现了幻听,手一哆嗦,四五枚导弹同时抢跑,迎宾礼花似的擦着跃迁点飞了,边都不靠。

这回可坏了菜,打草惊了大蟒蛇,还暴露了自己的坐标。

这支海盗小队虽然只是探测队,但反应出乎意料的迅捷,立刻分散开,组织起凶猛的追击。

海盗在域外摸爬滚打惯了,别说被人家追上或者挨一炮,就算双方的精神网擦个边,都能在一瞬间让自卫队全体掉线。

周六朝通讯频道大吼一声:“跑!”

林静恒平时开着重三收拾他们,就好比秋风扫落叶——自卫队是落叶。

自卫队员们养成了习惯,每次听见周六这声“跑”,都是一通丧家野狗似的狂奔。

林静恒没事不会把他们拉出来杀着玩,海盗可就说不定了!

与此同时,海盗的探测小队也很吃惊——因为按照常理,大家看起来势均力敌,又都开着机甲,就算其中一方能源告罄,被迫撤退,一般也是一边跑一边轮流断后攻击,有时碰上点子硬的正规军,还会仗着自己精神力高,硬碰上来掠夺精神网权限。

星际海盗身经百战,没见过这样屁滚尿流的撤退姿态,很长了一番见识。

此地重重叠叠的不明能量场好似迷宫,敌军又是这么……不同寻常。

海盗探测小队一瞬间想多了,愣是没敢第一时间追上去,让自卫队成功跃迁,逃出了他们的探测范围。反追踪系统非常精密,很快天衣无缝地盖住了周六他们的踪迹,双方再次僵持起来。

反追踪系统是有层次的,双方刚开始是摸着瞎你来我往,随即,海盗探测小队高超的解码技术露了端倪,不到一个小时,几乎在不断试探中破解了外圈的航道加密。

周六带着他们用实际行动践行了“以假乱真”的最高境界——就是本色出演。

一开始,海盗探测队非常谨慎,可是真实水平在那摆着,让人追得抱头鼠窜了几次后,海盗小队发现了这支武装的真实水平,他们追上来的时间越来越快,并且很快从谨慎防守转成攻击,在太空中化成了一张大嘴,想要咬住落单的幼兽。

自卫队只能不断龟缩,周六方才为了掩护一个差点自己掉线的队友,被海盗的量子炮打了个正着,机甲防护罩破损了90%以上,眼下基本是裸奔状态。他从补给箱里拎出了一瓶低温保存的饮用水,喝了一口,剩下的全浇在了自己的头上,遇冷的血管急剧收缩,他用力甩了甩头:“这么跑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得反击。”

“怎么反击?”

“按林将军说的,布置陷阱打伏,”周六想了想,“听我说,按照正常的思维,他们不知掉反追踪系统的权限是加密的,现在追了我们这么长时间,大概也烦了,一定很想从我们这夺走一架机甲,取得反追踪系统的权限,我的防护罩出了问题,我来当这个掉线的诱饵,你们……”

他话没说完,通讯频道里已经炸开了锅:“那不行,真出事了怎么办?”

“你晕过去了谁指挥我们?”

“被人攻击精神网,闹不好会死的。”

周六连叫了三次“停”,没打断手下人滔滔不绝的辩论会,有生以来,他第一次有点明白林静恒为什么那么蛮不讲理了。

有道是“鸡多不下蛋,人多瞎捣乱”,指挥官太讲理,非得被意见活埋不可。

周六深吸一口气,抬高了调门:“都他妈听我说,没完了吗?”

通讯频道里短暂地消停了。

“那是探测兵,专门干这个的,懂吗?”周六冷冷地说,“时间长了,没有破解不开的系统,现在能借着对方不熟悉地形躲躲藏藏,过一会呢,啊?难道要临阵脱逃吗?临阵脱逃我没意见,问题是往哪跑?离开基地,就凭我们这些人,根本活不过一个月,你们甘心吗?甘心吗!”

他想起那噩梦一样的三个月,天不亮就起来训练,一路磕磕绊绊领着自卫队咬牙坚持,自以为已经拼尽全力,到头来却发现仍是不堪一击,一时间,不由得悲从中来。

周六越说声音越大,最后几乎吼劈了嗓子。

人有时候好像就是这样,一直“喵喵”地小声说话,声气就一起软下去了,倘若有什么能让他放开喉咙——哪怕是跟人吵一架,也能重新点燃倦怠的精气神。

“反追踪系统是一个迷宫,”周六放缓了语气,调出了反追踪系统的线路图,“看,现在距离对方最近的0014跃迁点附近有一个折射点,我们有反追踪系统权限,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绕到他们身后。我来当诱饵,对方一定会想方设法剥夺我的精神网,然后会翻阅反追踪系统的信息,这时候他们会疏于防备,你们绕到他们身后,集中火力——只有一次机会,一定要集中火力!能打掉几架是几架,打完不要逗留,立刻走,我说明白了吗?”

一个自卫队员问:“你呢?你防护罩都破了。”

“只要在对方抢夺我精神网的时候找准时机主动退出来,就可以不用受伤……这个我成功过好几次了,要不然每天被林将军从精神网往下撸,非得神经衰弱不可。”周六说,“林将军说,探测队的人机匹配度一般在75%左右,我相信他说的,而我最高值也到过75%,到时候万一你们又掉链子,我还有机会重新夺回精神网趁乱溜走,换别人行吗——放假,你人机匹配度多少?”

放假灰头土脸地回答:“现、现在啊?60%。”

“最高呢?”

放假发出美声一般的胸腔共鸣,哼唧道:“……61%。”

这些低水平选手大多有着稳定的“优点”,连超常发挥的可能性都没有。

周六喷了口气:“那你还扯鸡巴淡,到底谁是老大!”

那时自卫队刚刚组建,周六还满身鸡血奔腾,心里有很多想法和很多宏伟蓝图,曾经找陆必行请教过,怎么让更多的人跟着自己。

陆必行考虑了片刻,回答他:“德高、望重、威逼、利诱,这四样里,随便挑一个做到了,都有人愿意跟着你,如果你没资历没专长、狠不下心又没钱,那就只能靠妖言惑众和灌鸡汤了,先把人忽悠来,然后记着,别人是上了你的当才来帮你的,不是来跟你玩‘皇帝大臣过家家’的,有什么事自己先上,别像臭大姐一样躲在后面。”

周六抚过通讯仪器,长长地把胸腔里一口浊气吐干净,他说:“走。”

“发现目标。”海盗检测队互相传递着消息。

“追!”

一场夺路而逃开始了。

这一次,自卫队好像没能及时找到跃迁点,在大片的空地里一哄而散,海盗监测队只有十五架机甲,自然不会主动分开,迅速筛选了目标,锁定了周六:“那架机甲防护罩损伤严重,怀疑对方的动力系统也有损伤,行驶速度低于方才平均值,有一定侧弯。”

周六故意关了几个推动器,只用单边的推动器来回翻转着跑,“瘸着腿”开到了最大速度。

不到五分钟,单边的动力系统已经过热,机舱内噪音越来越大,机甲无数次弹出检修要求,周六余光扫过反追踪系统,发现自卫队笨拙的队员们正在向约定好的方向跑,这次二货们居然没晕头,方向对了!

双方的距离不断缩短,海盗战队突然一分为二,同时,一枚导弹瞄准了周六。

真正经历过匮乏和生死之战的驾驶员都知道,机甲上每一枚导弹都是稀缺的,必须要用在刀刃上,因此往往只要开炮,就很致命。

周六的瘸腿机甲眼看要被打成一堆碎片,他大叫一声,用尽了全力改道,震颤从精神网传到了他的耳膜,导弹与他擦肩而过,巨大的惯性下,周六方向打得太过,让机甲在空中转了一个夸张的偏角,这一耽搁,两队海盗左右包抄上来。

周六看了一眼自己的人机匹配度,此时有75%,正是他的最佳状态。

刚一靠近,海盗们的精神网就碾了过来,人机端口立刻遭到入侵。

周六自以为已经习惯了掉线,此时才知道,原来战场上掉线又和演习不同,演习时,他往往是眼前突然一黑,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进了重三的精神网范围就被林将军刷下去了,感觉像走夜路的时候被人打了一闷棍。

但是此时,海盗们的精神力大概比他强不到哪去,他们掠夺精神网的时候是群体攻击,而且有组织,连续不断!

周六疲于奔命似的挡了一波又一波,好像无数个人拿着榔头在他头上来回敲打,生生把他的匹配度从75%,敲到了55%。

周六快要把牙龈要出血来,反追踪系统上,他看见队友们正在靠近约定的位置,可是还不够。

他的人机匹配度不断下降,54%、53%……在精神网不断遭到攻击的同时,他还要艰难地保持着机甲的平衡,躲避对方追击,蓦地,机甲整个往一边歪了过去,他的精神力已经不足以完全控制机甲了,而人机匹配度跳到了危险的51%上。

周六大叫一声,自主断开了精神网,与此同时,精神网权限被对方接管,二十九架自卫队小机甲凭空出现在海盗小队身后。

参差不齐的导弹水波似的奔涌而来,掀向了海盗小队,他们像是被水波掀开的小船,周六堪堪夺回了精神网权限,没急着撤退,先打开武库导弹,导弹在短距离内呼啸而去,正中一架海盗机甲机身,它离线风筝似的被甩了出去,紧接着炸了个灰飞烟灭。

“中了!”周六眼白充血,咆哮起来,“中了!”

然而手潮的自卫队并没能抓住这一次机会,把整个海盗小队一网打尽,接近一多半的导弹是无效攻击,剩下的五架海盗机甲竟还有战斗力,而他们竟没有像想象中一样落荒而逃,而是立刻开始了反击。

通讯频道被大量的核爆炸搅扰得“呲啦”作响,所有人的声音都变得断断续续,原计划远程包抄的自卫队跑过了头,与幸存的海盗迎头撞上,一时间,导弹和量子炮四处乱飞,打到最后,谁也看不清谁,什么战略和战术都灰飞烟灭,就剩下近战肉搏。

以前从未开过炮的自卫队员,就这样一瞬间被拖进了血与火的深渊,在杀人和被杀中习惯了机甲武库。

一枚导弹迎头撞过来,周六已经来不及躲,下意识地开启防护罩……已经破损的防护罩没反应!

机甲精神网里,可以看见导弹的形状,周六睁大了眼睛,心想:“完了。”

和机甲一起粉身碎骨是什么体验,超出了周六的想象,他的大脑里一片茫然的空白。

这时,一架小机甲凭空冲了出来,当当正正地挡住了那枚冲向他的导弹,周六瞳孔猛地一缩,防护罩发出刺眼的光,继而和机身的一部分一起融化,机甲尾部的武库凹陷了进去,一点刺眼的光像地平线上的朝阳,先是一点,随后骤然刺破苍穹——那小机甲的武器库自爆了。

在强光中化为乌有。

机身巨震,开炮的海盗同样被爆炸冲击得摇摇欲坠,周六甚至没看清是哪位兄弟,他瞠目欲裂,不管不顾地朝着海盗追了上去,连发三枚导弹:“我杀了你们!”

茫茫宇宙,渺小的人类舍生忘死,激烈的爱憎几乎能一口吞下他们的肉体和灵魂……也不过是黑暗中几簇小小的火光而已。

凯莱亲王——阿瑞斯冯像看电影一样,冷眼旁观着这场战斗。

这个“疯子”的代名词并不是每时每刻都上蹿下跳,他那被大片特殊金属代替的脸表达不出多复杂的表情,看上去总是带着几分木然,声音沙哑,语速甚至有点缓慢:“这里为什么会有能量乱流,分析清楚了吗?”

“殿下,怀疑这是个事先设伏的区域,有非常强大的反追踪功能。”

“非常强大?”阿瑞斯冯双手十指穿插在一起,扭曲畸形的人类手指夹在粗细均匀的金属手指之间,异常诡异,“非常强大的反追踪系统,没有屏蔽功能吗?为什么我们还能看现场直播?”

旁边的手下弯着腰不敢起来。

“多么熟悉的风格,多么熟悉的陷阱。”阿瑞斯冯站起来,轻轻地扳着手下的肩,让他直起腰来,“我们可能找到谋杀源异人的凶手了。”

分享到:
赞(46)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我来坐个沙发

    匿名2019/02/03 09:13:12回复
  2. 是不是要正面肛上了?!

    匿名2019/04/05 23:58:16回复
  3. 我也坐

    匿名2019/04/05 23:59:19回复
  4. 前排买票看大戏。后面的这两天去电影院看千与千寻了吗?

    顾南风2019/06/23 23:08:38回复
  5. 放假啊

    匿名2019/07/03 11:48:06回复
  6. 我们十号才考试啊啊啊啊

    一介书生2019/07/03 23:06:3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