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以假乱真

什么叫做兵荒马乱, 什么叫鸡飞狗跳——看看这时候的基地就知道了。

陆必行的“二十分钟”明显是高估了他们。

机甲站里一片“吱哇乱叫”, 快要把人造太阳提前惊醒了,灯火通明中, 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人, 穿成什么鬼样的都有, 各路围观群众扯着嗓子乱问一通,声势之浩大, 活像雨后河坑里的蛤蟆群, 谣言们像掠过水波的微风一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简直是成群结队。

有人尖叫, 有人大喊, 有人不知被触碰了什么伤心事,嚎啕大哭,有小孩躲在机甲站外,搂着冰冷的铁门, 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抚养人匆匆而去。原本聚在一起庆祝新年的老人们嘴角还粘着奶油, 听天由命地挤成一团, 望着基地绝望的夜空。

而伟大的基地武装,他们没有悬念地掉了链子。

匆忙间,黄金勇士的集合队伍和铁面骑撞在了一起,两队人马都这个时候了,还要争个你上我下,谁也不肯让谁先过, 福柯的人骂黄鼠狼他们是“化粪池里的杂质”,黄鼠狼的人骂福柯他们是“苍蝇追着屁飞”,双方你来我往、妙语连珠。

还有一些动作慢的老弱残兵,被拥挤的人群堵住,找不到自己的组织,因为无法参加骂战,急得到处乱窜。

一小撮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趁乱先一步蹿上站台,开着机甲离开了轨道。

十五架海盗机甲,就这样把基地的跨年夜搅和成了一部恐怖片。

如果是在白银要塞上,林上将能把他们集体枪毙了。

怀特正在声嘶力竭地维持秩序,被人一把薅住了后脖颈子。身量没长成的少年“嗷”一嗓子,四肢乱划,脚不沾地地被人拎到了重三脚下,发现他的几个同学已经都在这了。

“都上去,”林静恒把怀特往地上一撒,抬手指了指重三的舱门,“你们老师呢?怎么一转眼就没影了,联系他,让他别乱跑,到我这来。”

薄荷赶紧联系陆必行的个人终端,却被对方拒接了。

下一刻,广场上的多媒体屏幕陡然亮了起来,陆必行的声音贯穿了整个基地的喧哗。

仓促间,大概不够炖一锅鸡汤的时间,这次陆必行罕见地没有废话。

“如果我是你们,”陆必行打开了机甲站最大的探照灯,灯光直冲云霄,照向天空中几架正在往远处飞的机甲,“我会趁他们还没飞远,把准备潜逃的人打下来。”

正在争吵不休的福柯和黄鼠狼同时一抬头,机甲站里鸦雀无声了片刻——不管在哪,总会有一些特别深谋远虑的“本事人”,有些人参加基地武装是为了争权夺势,有些人是为了证明自己,有些人单纯是想保护家人,还有些人,是打算在危机到来的时候,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地溜。

趁乱偷机甲逃跑的,铁甲骑和黄金勇士各占一半,谁也不用笑话谁。

黄鼠狼脸都绿了,也顾不上吵架了,跟福柯两人各自怒气冲冲地对视一眼,飞快地带人各走一边,各自上了机甲。

紧接着,地面机甲的精神网一个接一个地铺开,直冲着刚离开轨道的几架小机甲涌了过去,生生把跑的慢的人从精神网链接上撞了下来。

但跑得最快的却已经脱离了小机甲的精神网范围,福柯二话不说,直接上了轨道,加速开到最大,她带着几个人,狂风似的卷了出去,自己的机甲尚未完全脱离引力,她一枚导弹已经打了出去——果然不愧是基地资历最老的自卫队员,这一枚导弹打得十分有水平,跑太急的几位忘了开防护罩,被炸成了一串烟花,顷刻间将基地晃得宛如白昼。

十个航行日外,外敌来袭,基地里这第一炮,却是拿来清理门户的。

地面的人群先是死寂一片,随即不知是谁率先小声说:“死……死了吗?”

“死了”这两个字涟漪似的在人群中扩散,陆必行再次开了口:“如果你们现在不知道听谁的,就请先听我的——还没有登上机甲的跟我走,在站台上就位,前线情况看这里。”

他说着,多媒体的屏幕上亮出了周六传回来的图景,从图像上看,只有八九架机甲能看见轮廓,剩下的都是模模糊糊的剪影,但能看出人不多。

“我在这里只说一次,截至目前,凯莱亲王还没有重兵压境,这只是一支探测小分队,总共十五架机甲,是我们远程巡逻队的一半。基地有反追踪系统裹着,也没那么容易被定位。”

陆必行说完,走上机甲站。

此时,机甲站台相对安静了不少,他的身影在机甲站暴躁的灯光下非常显眼,影子被拖得极长,覆盖在机甲站的机甲群上,几乎有些骇人。

陆必行朝着机甲站外围摆摆手:“无关人员散开,别挡路。”

以前他带人修多媒体音响、修能源系统的时候,基地的众人都习惯了听他发号施令,此时反射似的退开了。

陆必行转身走上一架机甲,声音依旧从贯穿基地的多媒体里传出来:“今天本来是我最后一次给周六送补给,因为他打算解散自卫队。也就是说,现在海盗虽然只是一支探测小队,但他们面前也只有一帮快要解散的巡逻人员。所以你们还在磨蹭什么,等基地坐标暴露?还是等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他话音没落,机甲直接上了加速轨道,仍在机甲站上迷失犹豫的人好像终于找到了头羊,一个接一个地紧接着排队上了机甲,众多小机甲们鱼贯而出。

林静恒冲学生们打了个手势,不紧不慢地领着他们上了重三,上了加速轨道:“湛卢,标记陆必行那架机甲,随时看好他。”

“是,”湛卢说,“独眼鹰先生应该也是这么想的,他在距离您十六个标准机身的位置。”

方才被陆必行那么一搅合,原本泾渭分明的两支战队被迫走在了一起,分界线看起来模糊多了。

林静恒把五官六感舒展在精神网里,不远不近地缀着这歪瓜裂枣的战队,无视了周围的学生们,沉默地数着自己的心跳。

几分钟后,他的胸口的起伏越来越平缓,最后,在一片嘈杂中,他方才一直剧烈波动的心绪勉强平缓下来,林静恒在不动声色中暗自松了口气,心里居然隐约庆幸这群海盗们到来的时机了。

林静恒留灯等陆必行,实在是不得已,三个月之约到期,陆必行在这个基地越陷越深,林静恒必须浇一盆凉水让他清醒清醒。

不料陆先生很不走寻常路,进来不争不辩,先不由分说地塞了他一嘴奶油,又跑题跑到了天际。

林静恒当然知道他被打断的那句话是要说什么,却恨不能假装自己不知道。

幸亏前方有个正在四处放火的凯莱亲王,不然今天还不知道怎么收场。

这么片刻的功夫,远程通讯的信号已经穿过无数跃迁点,扩散到了域外。

林静恒短暂地收拾了满腔愁绪,扫了一眼,对湛卢说:“远程怎么样?”

湛卢:“信号良好。”

“好,替我接通那个自卫队的队长。”

“取得周六队长的通讯端权限,正在请求通讯——”

周六连着颓废了好几天,感觉皮囊都被掏空了,此时,突如其来的敌袭打碎了他的醉生梦死,肾上腺素井喷似的冲进了他的四肢百骸,他周身的汗毛都快要飞出毛孔了,周六眼皮也不敢眨地注视着一动不动的海盗舰队,抹去冷汗,感觉到一股尿意:“再……再确定一下,你们虚拟炮是不是关了,都给我仔细看看,武库打开了没有?”

放假哆哆嗦嗦地捏着他的小兔子骨灰:“老大,你都问第三遍了。”

“周六,我紧张。”

“我也紧……操,这谁他妈打岔?”一个通讯请求猝不及防地插队进来,周六吓了一哆嗦,下意识地接通后,他才想起不对劲——他们现在不在基地内网里,按理说,此时只能和周围的队友沟通。

可是队友们都在通讯频道里,这又是谁?

周六激灵一下,来不及细想,立刻要切断通讯。

这时,林将军那张万年结着冰霜的脸出现在了屏幕上:“我是林静恒。”

周六看清他的一瞬间,情绪差点崩溃,还以为援军到了:“林将军,您可算来了,我……”

“我还在基地,”林静恒不紧不慢地打断他,“到你那里,大约还需要三个小时。”

周六膝盖一软。

林静恒:“所以这十五架海盗机甲是你的。”

“我……我……”周六脑子里一片空白,语无伦次地说,“我们不可能,再说……他们也许还有援军,我做不到,你知道我们的水平……”

林静恒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我不知道,但你可以赌一赌。”他凉凉地说,“万一三个小时后我们还能找到你的全尸,说不定会给你举行个太空葬礼。”

周六绝望地看着他,透过通讯屏幕,突然发现了林静恒和往日不同——林静恒平时的形象十分“放荡不羁”,周六带人晨练时,经常看见他早晨踩双拖鞋、刚洗完头发,一边走一边滴水地往机甲站主控室里溜达。而他虽然不爱搭理人,但为人很“正”,“刻薄严肃,一本正经”的“正”,像个教导主任,别人虽然不敢在他面前放肆,却也不至于恐惧他。

可是这天晚上却全反过来了。

林静恒的衬衫合身得严丝合缝,扣子系到了领口,又一路没入腰带扣,一丝褶皱也没有,短靴一尘不染地箍着裤腿,戴了手套,除了脸,一丝皮肤也不露。可是当他看进林静恒那双眼睛的时候,却从中感觉到了某种疯狂而骇人的意味。他像个浅滩里刚刚苏醒的水怪,懒洋洋地露出成排的獠牙。

“站直了,”林静恒说,“我想知道你们自卫队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周六哆嗦着扶着墙站稳,面红耳赤地“喵”了一声:“尖、尖刀。”

林静恒一点头,评价道:“不错,非常敢想,不过我必须纠正,以诸位的水平,即使在偏远星系里当保安,大概也只配干一干后勤维修工作。”

从尖刀降格成螺丝刀的周六一脸菜色。

“但是螺丝刀也能杀人。”林静恒顿了顿,“记住我下面的话,我只说一遍——不要跟正规军起任何正面冲突,这个教训我在演习里给了你无数次,可你就是熟视无睹。你们这支战队,人机匹配度的平均值只有59%,在战场上,平均值达不到80%,意味着你们就是任人宰割的韭菜,绝不能担任主力攻击战队。外面这一队海盗是探测小队,可能数值会低一点,但不会低过75%。好在你们双方都是小机甲,注意安全距离,不要让精神网重叠。”

周六狠狠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生生把哆嗦个不停的腿肚子掐消停了。

林静恒不点头也不摇头,继续说:“反追踪系统是你们的底牌,远程游击、设伏是你们唯一的机会,知道原始人怎么猎杀大型野生动物吗?”

周六咽了口唾沫:“诱饵和陷阱。”

林静恒脸上的笑意一闪而过:“可以,不过记住,你们现在的猎物不是狮子老虎,是鬣狗和毒蛇,要耐心一点,诱饵必须能以假乱真,最好能骗过你们自己,否则反而会落到对方的陷阱里,懂了吗——第一个诱饵,我已经替你们放好了。”

周六:“什……”

“老大,他们动了!”

“我现在正在和你进行远程通讯,远程通讯会产生很强的能量反应,甚至穿透跃迁点的加密,对方应该已经感应到了,好了,现在切断通讯吧。”林静恒给周六发送了一条密钥,“需要的时候用这条密钥可以紧急联入远程通讯,对谁有什么要说的遗言,我可以代为转达,三个小时后见。”

海盗们显然已经定位到了一个隐藏在反追踪系统里的跃迁点,缓缓往那边逼近,周六脑子一片空白,两秒后,他冲着通讯频道里大吼一声:“别他娘的傻站着,撤出006号跃迁点十公里以上,导弹准备发射!”

薄荷不声不响地旁听完了整场远程通讯,这时,她突然开口说:“林将军,我看到过你在主控室里,用计算机模拟的战役。”

林静恒回头看了她一眼,薄荷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差点泄干净。

林静恒有点意外似的一挑眉:“唔?你居然看懂了?”

“当时没有,我查了很多资料,还问了陆老师。”薄荷艰难地咽了口口水,声音有些发颤,“海盗探测兵是伸出的触手,不怕断,他们身上都带着全方位的记录仪,一旦发生武力冲突,记录仪就会记录下交火的全过程,实时传回海盗战队,让他们精确地评估出敌人的战斗力,如果探测小队全军覆没,他们就会根据评估数值,放出第二轮测试用的‘牺牲’。这些人是海盗战队里的底层,或者想往上爬,或者有把柄在海盗手里,只能拼命,因为战斗力近似,就算他们输了,对方也一定是惨胜,一定是最松懈、最脆弱的时候,他们会等来真正的海盗团。”

林静恒低头看着远程通讯网,巨大的通讯网络铺在重三的地上,域外某处,一个不知道什么意思的小光点有规律地闪烁着。

他毫无诚意地表扬了一句:“你还挺用功的。”

薄荷深吸一口气,纤细的脖颈上露出了战栗的脖筋:“如果你想救他们,应该让陆校长想办法屏蔽对方的信号,然后紧急跃迁过去,用最快的速度解决他们。基地的人做不到,林将军你可以。可是你任凭他们磨蹭……所以……能以假乱真,骗过自己的诱饵,其实就是周六他们,对吗?”

林静恒冰冷的视线钉在女孩身上,其他三个学生下意识地上前一步,把薄荷围在中间,像是一群小鸡仔,无助地抱成小团。

说来也奇怪,陆必行在的时候,学生们怕他归怕他,却从不觉得他会伤害他们,好像隔着玻璃罩看一头懒洋洋的狮子。

可是此时,陆校长的机甲和他们相隔两个战队,几个学生回过神来,发现那玻璃罩凭空消失了,而睡醒的狮子正站在几步以外。

分享到:
赞(11)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所以说,这么霸气的林怎么成了受

    你是人间正道2018/11/10 10:33:30回复
  2. 越霸气高冷才越受 -(¬∀¬)σ

    匿名2018/11/24 14:51:09回复
  3. 因为这是皮皮的文啊

    眼熟我2018/12/07 22:13:5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