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命运让你不用再选择

陆必行在日历下面发了一会呆, 想起他去给周六送补给之前, 日历上还没有这个记号,应该是临时加的。

他回头看了一眼, 机甲站正对面, 隔着两道门和一条小路就是行政楼, 林静恒的房间正亮着灯。

自从上次被湛卢不小心戳破,陆必行已经很久没有和林静恒单独说过话了。

刚开始, 他每天睡前, 只要一闭眼,就会想起林静恒那个复杂又惊讶的眼神, 就这事的尴尬程度来说, 在陆必行的个人经历里能排进前十, 非常下不来台,弄得他很臊眉耷眼地躲了林静恒几天。不过好在陆校长还年轻,青春的脸皮总是有着惊人的弹性,几天以后, 他就调整好了心理状态, 打算去找林静恒来一场“理论联系实际”的谈话。

然后他就发现, 林开始躲着他了。

林静恒可能是有什么特殊的隐身功能,开着重三那么一个庞然大物,居然可以做到神出鬼没,除了例行演习之外,其他时间,此人想没影就没影, 用什么黑科技都定位不到。至此,陆必行才算明白,为什么林一开始对反追踪系统这么重要的道具可有可无,如果白银十卫都会这个凭空失踪的特技,那他们确实没有必要上那么多层保险。

而此时,林静恒屋里的灯是亮着的……而且依照亮度判断,他开的还不是伏案工作时用的小灯。

这一般是会客的准备。

林在等他。

可是陆必行在行政楼和机甲站之间的小路上逡巡半晌,感觉到了进退两难。

很久以前,陆必行的目标不高,他只是想尽自己最大努力,减少这场战争中无谓的伤亡,能保住这个基地万幸,万一不尽如人意,就也得听天由命。他想过尽量不能去打扰林的计划,最好能兼顾大局和局部。

可他毕竟没长林静恒那一副能随时跳出红尘外的心肠。

三个月朝夕相处,他看着这些野草一样的生命在沉沦中反复挣扎,看着他们试着像人一样站起来,跌倒,再滚在地上爬,他和他们一起,把破烂站一样的基地改造成现如今的样子,几乎能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林静恒和独眼鹰就都很默契地知道“规矩”,从不去打听别人的名字和生平,因为他们知道,那都是胶水,会把人和人黏在一起,黏太多就不好割舍了。

陆必行从小到大,吃过很多苦,也得到过很多宠爱,它们在他人生最初的时候,给了他一个深厚的奠基,以至于家破人亡到这个地步,他还是能好了伤疤忘了疼,相信事情总会有转机,总会往好的地方发展。

可是他也许错了。

此时,基地被夜幕笼罩,距离三个月之约到期还有不到三个小时。福柯和黄鼠狼学会了怎样在反追踪系统里龟缩躲藏,周六要解散自卫队。他们拼尽全力,还是没来得及长出人样。

事已至此,陆必行再也没有两全的办法了。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上去请求林静恒。

三个月,是林静恒能做出的最大让步,这是基于星际战争史上著名的“百天假说”,陆信将军提出的,陆必行读到过——如果星际间爆发破坏力极强的全面战争,到了通讯网络中断的地步时,过于依赖信息的各方人马都会被拖慢脚步。由于宇宙环境的复杂性,在通讯网崩溃后,除了凯莱亲王这种彻头彻尾的神经病意外,所有人都会谨慎小心,以各自据点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势力范围,冲突规模也会大幅度降低,通常在三到四个月后,新的格局才会初步成型,那时事态变化会一日千里,再不露面就真的晚了。

陆必行不想去试探,林究竟会不会为了私人感情做出让步。于情于理,他也不该再去拖延林将军的脚步。

但……基地的人呢?

周六、放假、福柯大姐、黄鼠狼、胖姐、电影老太……就该悄无声息地被这个该死的时代吞噬吗?

“陆老师?”身后有人叫他,陆必行回头一看,是胖姐。

胖姐穿得非常随便,趿着拖鞋就溜达出来了,刚洗的头发上缠着吸水巾,手里还拎着两个大口袋,正奇怪地探头看着他:“我老远就看见有人在这来回来去的转,才看清楚原来是你。这么晚了,你在这干嘛?”

陆必行苦笑了一下:“您又干嘛去了?”

“咳,还不都是那几个老不死,”胖姐说,“天天作妖,非说今天是新年,闹着要过年,半夜让我给他们送蛋糕——要我说,这群老东西牙都掉光了,还过个狗屁的年,不知道自己过一年少一年吗?”

陆必行一愣,愕然地抬头去看那挂在机甲站上的日历,原来他光注意死线了,没仔细看日期,这是一年中的最后一天……

怪不得打算解散自卫队的周六要坚持把今天晚上过完才回航。

胖姐一边骂骂咧咧地抱怨,一边窸窸窣窣地翻开手里的食品袋,拿出一个保温餐盒塞给陆必行,里面是一种传统的“餐盒蛋糕”,起源于地球时代,又在大航海时代流行开,这种蛋糕没有形状,一般是纯手工制作的,做蛋糕的人随心所欲地把食材一层一层地叠在饭盒里,用勺挖着吃,简单又亲切。

胖姐还在蛋糕上淋了巧克力酱写的“新年快乐”。

“吃饭了吗?这个拿回去当宵夜。”胖姐把餐盒塞给他,抬手在他后背上掴了一巴掌,“宵夜要吃的,挺大一个小伙子,瘦成这副猴样——我儿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比你壮多了,有两百三十多斤呢。”

陆必行干笑了一声:“这目标太遥远,我还是苗条点吧,胖姐慢走。”

胖姐朝他挥了挥手,一扭一扭地往居民区的方向走去。

她单身独居,没有儿女,据说曾经有过一个小男孩,可是不到十岁就夭折了。夭折的男孩在她的想象里长大成人,还按着她的审美,长成了一位两百多斤的彪形大汉,现在可能在家里等着她一起守夜吧。

陆必行低头看了看蛋糕上歪歪扭扭的字迹,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向亮灯的行政楼,他想:“我不该知道那些故事。”

十个航行日外,自卫队的机甲群聚在一起,这帮虾兵蟹将们白天睡够了,对好了时间,凑在一起吹牛打屁,等着没有钟声的新年。

放假捏着他心爱的兔子骨灰,拆开一个压缩营养餐,咬了一口,高兴地说:“我这个是金枪鱼味的,过年吃鱼最吉利了。”

“听谁说的,哪来的传统,你瞎编的吧?”

“古代地球时代的传统,”著名妈宝放假“嗡嗡”地说,“这是我妈告诉的。”

通讯频道里响起一阵哄笑,各种污言秽语井喷似的往外冒,放假气急败坏地跟他们争辩。

周六没吱声,平躺在机甲的操作台上,闭着眼,用精神网往外看,四周布满了同伴们的机甲打出的光束,而精神网仍在源源不断地接收着来自宇宙的能量和波,在能量监测图上画着让人半懂不懂的线。

不知什么时候,通讯频道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周六回过神来,听见有人叫他。

“啊?”他问,“你们刚才说什么?”

“真要解散自卫队吗?”一个自卫队员问,“其实我觉得咱们也不比谁差,就算福柯他们人多,黄鼠狼——我们总比黄鼠狼他们强吧?他们都腆着脸不解散,我们凭什么先解散?”

“我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开着机甲上天,还能巡逻演习,”另一个自卫队员说,“这么解散了,以前不是白忙活了吗?”

“今天没有体能训练,我一天没动,身上还怪锈得慌的。”

“周六哥,解散了自卫队,我们以后怎么办?”

周六沉默片刻,随后不耐烦地翻了个身,背对通讯频道,瓮声瓮气地说:“该怎么办怎么办,不甘心的可以加入别的战队,省得你们觉得自己以前是白忙。”

放假脱口说:“可是我们就想跟着你啊!”

周六心口一滞,眼泪差点没下来,用力憋住了,瞪大眼睛盯着机甲上的能量监测图,想让眼泪自然风干,死死地咬着牙不吭声。

可是那些人还不肯闭嘴,放假一句话起了头,自卫队员们七嘴八舌地在他身后开了腔。

“本来就是想跟着你才加入自卫队的,要不是你,别人谁能让我每天六点起来又跑又跳?”

“我看不惯黄鼠狼,福柯那边人太多了,混进去也是浑水摸鱼,没劲。”

“周六哥,这事还有商量吗?”

“小六,要我说……”

周六觉得眼眶恐怕是要决堤,连眼前的能量监测图都晃动了起来,他忍无可忍地一低头,用力抹了一把眼睛——随后他看清了,能量监测图确实在动!

复杂的线路像水波一样来回荡漾,最外圈的线波动幅度极大,几乎扩散到了监测图外,屏幕上自动跳出了成排的公式,刷屏似的,一个字也看不懂。周六脑子里的理智与情感还没分开,懵了片刻,他心想:“这玩意是什么意思来着?”

他猛地跳起来,翻出个人终端,找到陆必行给他们做的简易说明书,凑近监测图对照,随即,他悚然一惊,在“说明书”上找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图像,底下的标注似是“不明机甲(武装)正在靠近”。

“先别扯淡了!”周六冲愁云惨淡的通讯频道吼了一声,飞快打开了反追踪系统的监控功能,在遥远的最外围,他看见了几艘影影绰绰、狰狞的机甲剪影,“给基地发信,有不明机甲靠近……十……不,更多!检查你们的防御和武器装备!快点!”

基地里,林静恒早有准备地等在屋里,给陆必行开了门。

陆必行有些局促地冲他抬了一下手算作打招呼,一眼瞥见手里的餐盒蛋糕,好似找到了理由似的:“今天是跨年夜,我来找你……呃,分享一块蛋糕。”

说到这,他又想起了什么,目光往林静恒屋里一瞥:“那个……”

“湛卢不在这,放心吧。”林静恒侧身示意他进屋,“我把他留在重三里了。”

陆必行——曾经对湛卢垂涎三尺的超级AI粉丝——大大地松了口气,感觉自己最近简直有点反科技倾向。

林静恒的书桌上铺着一张立体的星际航线图,从桌面一直延伸到屋顶,他一摆手收起来,示意陆必行坐,又倒了杯咖啡给他,开门见山:“看见日历了吧,你现在来找我,是想好要说什么了吗?”

陆必行噎了片刻,绷紧的肩膀塌了下来:“……没有,我刚从周六那回来,还没吃饭呢,你等我一会。”

林静恒本想招待他一下,结果拉开旁边的冰柜一看,整一柜子的营养餐,罗得比砌墙的砖还整齐,还不如餐盒蛋糕有诚意,只好作罢。

“你别光看着我吃,”陆必行多拿了一把勺子,桌子底下的脚尖轻轻碰了他一下,“尝尝。”

林静恒没动。

陆必行于是叹了口气,挖了一小块,递到他嘴边:“给个面子嘛。”

林静恒先是皱着眉偏头躲开,僵持了两秒,又没办法地出了口长气,服毒似的就着他的手吃了一口。

陆必行的目光从勺子上滑过,落在了林静恒的嘴唇上,继而又强行移开,盯住了桌角的时钟上——此时距离零点,还有两小时零十分钟。

“还有时间,我先说几句别的吧,”他突然开了口,“这几天一直想找你……咳!”

陆必行用力清了清嗓子,整个人坐得笔杆条直,仿佛正在进行一场严肃的面试:“上次去找你……就是把你关进医疗舱的那次,我在你睡着的时候,对自己进行了一次全身扫描。”

林静恒:“……”

这个别开生面的开头让他不知道怎么接话。

陆必行摸了摸鼻子,自己也意识到这话说得好像绝症患者跟亲友告别,硬着头皮又把嗓子清了清:“……发现当时荷尔蒙异常。”

他飞快地看了林静恒一眼,目光上下摇摆了几次,终于鼓足勇气似的停在了那双灰色的虹膜上,陆必行有点语无伦次地说:“我没有……没有太多的经验,但是根据理论,这个结论应该是……”

就在这时,他手腕上的个人终端突然探照灯似的亮起了红光。

被打断的陆必行差点让话噎死,刚要强行把个人终端盖上,就看见了血红的警报——来自机甲联络站的远程定点传讯。

下一刻,机甲站的联络站突然惊醒似的,所有的灯光全亮,警报声从埋在整个基地地下的音响里传出来,无数熄灭的灯火亮起,寂静的基地喧哗声四起,陆必行猛地看向林静恒。

“我还没有对外传讯,”林静恒站起来拉开窗帘,“退一步说,即使传了,也需要白银九响应才会建立远程通讯通道,应该是撞上了像源异人一样奉命在八星系边缘搜索的小战队——去联络站。”

陆必行不等他说完,转身就跑。

“新年快乐”的蛋糕被遗落在桌上,已经挖走了一角,只剩下“新年快”三个字。

远航巡逻在十个航行日以外,远远超过基地的内网范围,周六他们是利用一路上的跃迁点,定点联系基地的联络站。

“周六,什么情况?”

周六的声音十分紧绷,断断续续地传来:“你那个反追踪系统方才看到有一支机甲战队在靠近,看不清……可能是海盗……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什么?放假你说什么?哦,对!他们好像正在释放一种探测信号……我查一下,这种信号是……”

“瓦尔伦射线,”林静恒接上他的话音,“又叫扫雷探针,凯莱亲王卫队惯用的。”

周六明显地抽了一口气。

“没关系,”陆必行飞快地说,“反追踪系统的能量虹吸问题上次已经解决了,瓦尔伦射线定位不到你们,基地外网没开,他们靠近应该只是巧合……”

“唔,巧合。他们什么也检测不到,有可能回航,也有可能继续深入。”林静恒不轻不重地打断他,“源异人的部队全军覆没,凯莱亲王一定很恐慌,有理由相信八星系边缘埋伏着一支致命的武装。阿瑞斯冯损失了一个源异人,之后一定会更加小心,为了规避风险,我猜他派出的探测小组不会超过十五架小机甲,不用紧张,你再确认一次。”

十五架小机甲在他嘴里好似十五只苍蝇,可是并不能安慰周六——因为自卫队也就只有三十架机甲,而对方是杀人如麻的星际海盗,他们是被杀都来不及抗议的星际瘪三团。

周六:“他……他他们还在靠近,我、我们怎么办?”

“愿意的话,你们可以继续躲着。”林静恒说,“但是我建议你们现在就切断通讯。”

周六:“啊?什、什么?”

“如果对方继续深入,可能会误打误撞地越过反追踪系统,”陆必行说,“你们穿过跃迁点的远程信号会被定位。”

“或者在那之前就干掉他们。”林静恒冷冷地说完,不由分说地下令,“湛卢,向白银九发出定位信号。”

机甲站里的重三“嗡”一声轻响,整个机身一片银光,强大的能量波动顺着无数跃迁点水波一般荡漾而出,一触即发似的平静湖水中仿佛掉进了一颗鱼雷。

周六看见原本小心翼翼四下探索的海盗战队猛地停住了,突然改变队形,戒备森严起来,露出机身上凯莱亲王卫队那噩梦似的旗,他简直要崩溃:“林、林林将军,谁干掉谁?啊啊啊!他娘的,他们用导弹开路!”

“恭喜,命运让你不用再选择,”林静恒转过身来,在陆必行肩头按了一下,从兜里抽了一副雪白的手套,一边走一边套在了手上,“这是一队探路的海盗‘牺牲’,让你那两支只会缩头的战队集合……那群废物不会紧急跃迁,所以得定点跃迁是吧?那样赶过去大概三小时,也差不多够了——集合需要多久?”

陆必行深吸一口气:“可能要二十分钟。”

“好吧,”林上将被这个数字震撼了一下,无可奈何地点点头,“二十分钟,让你的老年郊外观光团戴好假牙、清理干净膀胱,集合跟我走。”

分享到:
赞(11)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林上将嘲讽技能全开呀

    拾凉2019/02/02 00:43:0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