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你是在安慰我吗

“我认为这个决定不符合您的行为模式, ”湛卢的声音在空旷的重三里回响, “先生,是什么让您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这里是距离基地十个航行日之外的荒芜之地, 杂乱的信号通过已经成型的反追踪系统射出来, 像是群星中竖起了一个巨大的万花筒。

三支战战兢兢的基地战队已经藏好了。

重三关闭了武器系统, 只装了个虚拟炮口——虚拟炮其实就是一种特殊的电磁波,标记了谁, 就相当于谁被“击中”了, 超过一定强度,就代表防护罩被击碎。

玩具一样, 非常搞笑。

林静恒感觉自己就像个身高两米三的壮汉, 捏着一把两寸长的呲水枪, 站在杂乱无章的路口,准备跟一帮学龄前熊孩子们玩捉鬼游戏。

熊孩子们发自内心的恐惧着,没毛的鸡仔一般躲在四通八达的小路里,唯恐成为水枪下落汤的亡魂。

而林将军接下来四个半小时的任务, 就是翻箱倒柜地把他们挨个找出来, 温柔地拿水枪喷一下他们柔软的小屁股——千万不能喷重了, 否则他们脑壳里那颗杏仁会震荡给他看。

这个丢人现眼的过程还将被拍摄下来,在演习结束后拿回去供人围观……万幸,此地已经离开了内网范围,基地没法直播。

林将军,英明神武几十年,至此算是全扫了地。

然而世界上没有比男人的面子更重要的事, 因此林静恒面不改色地对湛卢装神:“基地剩下的三支战队几乎是一个类似自然选择的结果,通过自行归类,分出了别出心裁型,稳重防御型,还有机动突击队,各有所长,如果他们知道配合,加上熟悉反追踪系统,还是有一定潜力的。”

“您上次不是这么评价的,”湛卢很不懂事地揭发他,“您上次说,剩下的三支战队代表了人类社会的三大顽固毒瘤——卑鄙小人,愚蠢的大多数,还有眼高手低做白日梦的大傻子。”

“……”林静恒沉默了两秒,“那是个玩笑。”

这次,湛卢并没有“哈哈哈”,而是有点困惑地说:“根据当时语境与您惯用的语言模式,我认为那并不是一句玩笑。”

林静恒的语气开始不好:“人类和人工智能最大的不同,就是人类的行为和语言没有固定模式。”

湛卢有理有据地反驳:“先生,看来社会学与心理学并非您的专业,事实上,人类的行为模式研究早在地球时代就已经开始了,人类种种看似复杂的行为其实都有内在的逻辑。举个例子,根据您本人的历史数据,您将会对我说……”

林静恒:“闭嘴!”

湛卢:“……闭嘴。”

联盟第一机甲和他的主人几乎异口同声,湛卢顿了顿,尽忠职守道:“是,执行‘闭嘴’命令。”

林静恒:“……”

他现在有点想把湛卢从重三上拆下来,这种二手机甲的机甲核只配安在健身房的脚踏车上。

“诸位应该已经知道规则了,”这时,陆必行的声音在每一台演习机甲上响起,“在以前的演习里,诸位都没有反追踪系统的权限,而这一次不同。三支战队中每个人都拥有反追踪系统的部分权限,此次演习,你们的对手不是彼此,只有林将军一个人,他会是你们的狩猎者。简单来说,这个游戏以前是每个人都蒙着眼睛,互相追捕,而这一次只有林将军一个人蒙着眼,他来追捕你们所有人。”

三支战队的机甲驾驶员们听了这话,非但没有庆幸难度降低,反而更紧张了。

“今天,我们不打算淘汰任何人,”陆必行继续说,“从现在开始,进入积分环节,积分排名最低的,负责围绕基地远程巡逻,直到在下一次演习中逆袭。我提醒诸位,远程巡逻漫长而痛苦,一旦有危险,你们在第一线。而经过一些区域时,巡逻队员互相之间甚至没有可以沟通联系的信号,容易让人产生焦虑、精神紧张等症状,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诸位的后续表现。也就是说,输一次恐怕就翻不了身了,所以今天请大家一定慎重。”

周六的眼睛里冒出贼光,福柯在最后调整着队形,黄鼠狼已经开始利用反追踪系统的权限,查看其它两支战队的位置了——战队被全歼无所谓,反正不会真死,只要其它两个竞争对手更惨,自己自然就可以脱颖而出。

“林,你说过,星际海盗的战斗经验和能力超出我们的想象,”陆必行的声音从重三的通讯装置里流出来,像在他耳边响起的一样,林静恒的耳根轻轻地动了一下,听见对方说,“如果星际海盗真的通过远程信号扫到这片区域,我想知道反追踪系统能不能经受这种挑战,你不要手下留情。”

林静恒看了一眼通讯屏幕,陆必行急忙补充了一句:“我是说不要对我手下留情,对他们还是点到为止吧。”

林静恒:“不要对你手下留情?”

陆必行也不知道从这句正常的反问里听出了什么儿童不宜的含义,飞快地笑了一下,他迅速切断了通讯,耳垂通红。

林静恒:“……”

片刻后,他回过神来,克制的给自己倒了半杯酒,叹了口气。

一场虐杀,就在将军乱麻一样的愁肠百结里开始了。

“周六哥,”通讯里传来放假的声音,“黄鼠狼的人正在移动,跟福柯他们靠拢了,是打算结盟合作吗?”

周六沉吟片刻:“福柯他们人最多,目标最大,相对来说也最容易被定位,如果我是对手,肯定会把他们列为第一目标。”

放假半懂不懂地“啊”了一声:“那黄鼠狼为什么……”

“为了浑水摸鱼,”一个自卫队员说,“打了这么长时间,你还不了解他吗?现在他们靠过去,一副打算同气连枝的样,一旦福柯他们被林将军发现,黄鼠狼第一件事就是袭击福柯,直接在后面把这么大的一支队伍打散,重三也没那么容易越过机甲群,到时候福柯他们就是最好的盾牌,黄鼠狼可以藏在盾牌后面攻击重三,不管有效攻击能打中多少,打到就有分——他们后面就有个跃迁点,打完随时可以撤。”

“黄鼠狼那次没参加巡逻,”这时,另一个自卫队员忽然幽幽地说,“他根本不知道对上那位林将军是什么感觉。”

周六:“什么感觉?”

“他的精神网……”那自卫队员说着,声音有些颤抖起来,“他那精神网扫过来的时候,你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棵田地里的病秧,镰刀砍过来的时候,根本没有躲闪的余地,来不及反应就被收割了。你被迫断开精神网的时候,也根本不像平时掉线那样轻松,你有种自己掉进冰水、跌进空洞洞的真空里的错觉,身上哪里都不听使唤,好像就这么死了一样——周六老大,当时我算在外围的,有些直面林将军的人,现在别说开机甲,就是在基地睡觉,晚上都不敢关灯。黄鼠狼想得太美了,以他们的火力,在重甲精神网范围外,根本打不着人家,一旦进入人家精神网范围内,他们还想跑?”

“不慌,”周六沉声说,“我们还有反追踪系统,现在听我命令,所与人散开,保持纵队!”

“周六,重三动了!”

重三的轨道在反追踪系统的监控下,事无巨细地呈现到三支战队面前,它开始绕着反追踪系统外围做圆周运动,接着,在一个跃迁点附近停住了。

“周六老大,他在干什么?”

“不要守着跃迁点,快挪开。”周六飞快地说,“再分散一点。”

“散不开了,”放假说,“咱们不在内网里,现在通讯是定点通讯,再散开就收不到信号了!”

周六的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重三的轨道,沉声说:“据说他们这些前线将军,经历过的战场情况比你们吃过的盐都多,周围能量场有一点异动都能感觉到。演习战队的人怕他,做好了万一被发现随时撤离的打算,肯定守着跃迁点,重甲可以穿过跃迁点远程扫……”

话还没说完,重三突然跃迁,周六的心口重重地一跳。

下一刻,重三凭空出现在了黄鼠狼身后,如意算盘打得山响的黄鼠狼根本来不及反应,整个“铁甲骑”战队陡然“凝固”了!与此同时,监控上,黄鼠狼的铁甲骑战队整体黑了下去,林静恒没动一枚虚拟炮,直接横扫了他们的精神网!

而黄鼠狼由于居心不良,手下所有机甲的虚拟炮口都是对准盟友的,已经准备好上了膛,控制权被夺走的瞬间,所有虚拟炮全开,潮水似的扫过福柯的“黄金勇士”。

幸亏福柯早提防这黄鼠狼,重三跃迁的一瞬间,他们的队伍骤然散开,好歹没有全军覆没。

周六眼睛一亮,飞快的把坐标同步到所有人的机甲上:“回航最近的跃迁点,我们准备跃迁!”

面对林静恒,躲都来不及,他还要往上冲!

放假:“周六哥,你疯了吗?”

“现在不主动出击,一会只能等着被他追杀,别磨蹭!”周六说完,已经身先士卒地先行冲了出去,自卫队无数次地跟着他拼命、绝地逢生,已经成了习惯,立刻跟了上去。

就这么片刻的功夫,黄金勇士已经在重甲的碾压下溃不成军,仓皇撤往跃迁点,下一刻,自卫队突然迎着他们,从跃迁点里冲了出来,时机把握得近乎精准,他们借着残兵败将的掩护,像一把黑暗深处突然伸出的匕首,悍然扑向重三!

重甲椭圆的巨大机身像一颗璀璨的珍珠,周六透过精神网注视着它,人机匹配度到了他有生以来的最高值。虚拟炮已经发出,只要能扫一下重三的边,就能拿到可观的分数,哪怕下一秒就被扫出去也好……

然而他的视野一暗,下一刻,两架被控制的“铁甲骑”机甲好似有预判一样,刚好挡住了虚拟炮,周六心里一紧,突然生出不祥的预感,再要撤退已经来不及了,瞬间,他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机甲精神网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遮住了,濒死的窒息感瞬间淹没了他,周六脑子里“嗡”的一声,人机匹配度直接从75%掉了线,他立刻失去了意识。

自卫队这把黑暗中的匕首也折戟沉沙,幸存者们急忙回航,想要借反追踪系统的掩护分开逃走。

可是已经晚了,重三入侵了数台演习机甲,理所当然地获得了反追踪系统的权限,林静恒轻飘飘地摘下蒙着眼睛的布条,东躲西藏的小耗子们无所遁形,不到半个小时,在疲于奔命中全军覆没。

预计四个半小时的演习,不到四十分钟,已经在一片狼藉中结束了,三支战队整整齐齐,集体拿了个负分,而且负得一模一样,连名次都排不出来。

负责监控演习场的四个学生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基地武装也好,反追踪系统也好,数月心血,在真正见过战场的人眼里,居然是这样漏洞百出,不堪一击。

不知过了多久,怀特才小心翼翼地在通讯里叫了一声:“陆总,算、算结束了吗?”

“唔,”陆必行有些艰难地说,“好吧,演习结束,整理现场,注意受伤的人。”

接着,通讯器里沉默了半分钟,陆必行飞快地调整好了语气,平稳地说:“今天有三个很致命的错误,第一是跃迁点,前两天布置反追踪系统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他很小心地避开了所有跃迁点轨道,要不是这样,估计今天他们死得更快吧?我当时居然没想到给跃迁点加密,被人夸两句得意忘形了。第二是战队的战斗意识跟不上,铁面骑和黄金与勇士没动手先害怕,死守着跃迁点不放,才会被重甲扫到,自卫队太过冒进,以己度人,没意识到附近所有跃迁点都在重三监控之内,自投罗网。第三是反追踪系统权限没有进一步加密,一旦我方有机甲被入侵,对方立刻会拿到反追踪系统的所有信息,反追踪系统会变成别人的地图,是我考虑不周。”

黄静姝:“陆总……”

陆必行笑了:“干什么?快行了,我没事,还不快去收拾残局,我还要调整反追踪系统呢。”

收拾残局,学生们是熟练工,很快该拖走拖走,该救治救治了,偌大的一个星际迷宫里,陆必行孤零零地坐在机甲里,面前摊着方才演习的数据。

说不挫败,是不可能的。

自从和林静恒定下三个月的约定,陆必行就一直住在机甲站的工作间里。林上将每天凌晨起来折磨自己的肉体时,他也已经在工作间开工了。挖空心思,依然不尽如人意。

而他毕竟还只是个年轻人。

陆必行允许自己发呆一分钟,随即迅速搓了搓脸,收拾了情绪——把过去几个月沉甸甸的心血和努力变成了一根鹅毛,吹口气让它们随风而去了。这是他少年时在机甲上碰壁碰惯了,修炼出来的两大技能:不把自己的感受看太重,不把自己付出的时间看太重。

因为感受是主观可控的,至于付出的时间……躺着睡几个月,时间不也照样会流逝么?说自己“付出时间”,未免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这时,一个对接请求发了过来,陆必行一抬头,发现重三不知什么时候靠近了。重甲上的机甲接收台对他敞开了。

林静恒等在重三的机甲接收站门口,透过玻璃窗,看着陆必行的小机甲缓缓停靠好,脸上没什么表情,背在身后的左手却把右手的指节挨个活动了一遍,怀疑自己是过分了。

跃迁点的问题,他在帮陆必行布置反追踪系统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但只是自己默默调整了一下,没有提醒。

因为他知道自己吹毛求疵的苛刻,在陆必行面前总会刻意收敛,而“双刃剑”一样的跃迁点,在林静恒看来也确实不是重大瑕疵,对他来说,实战里甚至可以作为布置陷阱的道具——源异人就是这么死的……只是他没想到陆必行会求他参加基地的演习。

“我应该多转悠几圈。”林静恒想,“起码等四个半小时过得差不多再动手。”

机舱内气压调整完毕,陆必行从小机甲上下来了,林静恒远远地看见人,后脊一僵,显得更严肃了。

陆必行朝他走过来,两个人相对沉默片刻。

林静恒率先开了口:“一项工程,从最初构想到设计、再到建设完成,是非常艰难的事情,需要系统性的思考,还需要兼顾各种细节,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相比起来,挑一个漏洞攻击就太容易了,毕竟世界上不可能有完美的东西。虽然查找漏洞、弥补完善是必要的,但是如果有人觉得挑刺的人比建设的人更高明,那他只是纯粹的愚蠢而已……咳,不用在意他们。”

林静恒说着,想起年幼时偶有不顺心时,陆信会搂着他的肩膀和他说话。他下意识地想模仿一下,可他实在不是什么外向人,从来没跟谁这么“哥俩好”过,抬起的手半天不知道往哪放,越尴尬,独眼鹰的异端邪说就越是要跳出来彰显一下存在感。

林静恒的手心几乎快冒出冷汗来。

陆必行看起来有点惊讶,突然捏住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问:“你是在安慰我吗,将军?”

林静恒下意识地想抽回来,抽一半又觉得太刻意,不上不下地僵在了那里。

分享到:
赞(26)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经常拉个小手还是挺管用的
    ≧∇≦

    匿名2018/11/24 10:29:34回复
  2. 拉手手啦!

    匿名2018/12/21 02:02:05回复
  3. 陆必行:拉了我的手,就是我老婆了。

    樱酒小殿下2019/02/12 21:10:27回复
  4. 啊啊啊啊,好棒

    2019/03/10 17:02:18回复
  5. 拉拉小手,那是不是很快就能亲亲小嘴儿了?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18 16:17:22回复
  6. 亲嘴什么的就不要想了,估计得等到下一个虐点(((┏(; ̄▽ ̄)┛我来剧透

    潜水2019/04/07 02:04:23回复
  7. 诶呀,终于看到林将军被熬成老婆的希望了

    俞灵2019/04/13 23:36:5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