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并不是只拿了一根功德笔

那天赵云澜走进大神木, 其实并不是只是拿了一根功德笔。

大神木和昆仑山一脉相连,承接上下五千年、开天辟地时的过往, 赵云澜一路走进去, 就觉得好像进了一个全新的次元,回头摸了一把,没摸到自己进来时的树皮,往前走, 也似乎一眼看不大边。

周遭没有光, 空气也不流动,漆黑一片。

他眯细了眼, 极目远眺, 终于,在一片黑暗里发现了一点萤火般的微光, 走近一看, 是已经缩成了普通狼毫小楷大小的功德笔。

赵云澜试探着伸手一抓, 竟然毫不费工夫地把它攥在了手心里, 他诧异地挑挑眉, 惊觉这似乎容易得有些过分了。可功德笔上却传来一股引力, 引着他继续往前走。

理智上, 赵云澜知道自己应该带着功德笔回去, 可他就是情不自禁地被那东西吸引着往前。

等手里的笔老实下来的时候, 它已经成功地把赵云澜完全坑在里面了。

他在黑暗中也不知待了多长时间, 身上一切的照明、打火用具全部失灵,赵云澜没别的事可做, 只好坐在地上慢慢地等。

他心志坚定,既不怕黑也不怕幽闭,这地方当然一时半会不至于给他造成什么影响,可黑暗而找不到边际的环境,总归不会给人带来愉快的感觉。然而这里的黑暗却非常的奇特,人在其中,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出不去,甚至会生出某种自己本该在此安眠的错觉。

赵云澜在里面坐着坐着,就打了个哈欠,莫名地有点困了。

就在这时,他耳边忽然响起一声碎裂的响动,还没来得及分辨那是什么,就听见一声巨响,整个黑暗的空间都被震碎,一道寒光闪过,赵云澜跳起来,往后退了十来步,再一抬头,大片的光透了进来,他情不自禁地眯起眼,只见一把巨斧劈开了黑暗,轰隆隆的巨响从地心深处传来,裂口越来越大、越来越宽,分开两边。

一个男人无比高大的身影挥动着巨斧身在其中,头顶苍天,脚踩大地,须发虬髯,口中发出怒吼,震得漫漫荒野颤抖不休。

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

故天去地九万里,后乃有三皇。

那就是盘古。

赵云澜眼睁睁地看着天高地厚,看着盘古的身形轰然倒塌,那巨斧掉落两头,长柄成不周,大刃成昆仑,男人的四肢头颅化为三山五岳,拔地而起,擎天而立。

而后有江河日月,山川深谷。

星河似海,一股无端悲怆之情莫名地流进赵云澜心里,他忍不住走过去,本想走近了再看一看那个与他血脉相连的男人,却眼睁睁地见他悄无声息地消失。

赵云澜猝然回头,原来他已经置身在了漫漫无际的大荒之间,数万年的光阴轰然而过,他听见不周之风的穹音,也听见来自大地深处的风起云涌,却没能留下一点浮光掠影般的痕迹。

大地深处那些真挚的、暴虐的、无礼的、奔放的、桀骜不驯的……全都与真正的昆仑血脉相通,身在混沌的时候,就有谁也不知道的联系。

昆仑山天生地长,亿又三千年,幻化出山魂,被封为昆仑君。

那时候三皇尚且年少,五帝还未出生,天地间只有飞禽走兽,没有人。

赵云澜的印象一瞬间混乱了,他一方面知道自己从什么地方来、紧紧地握着手里的功德笔,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漫山遍野撒泼捣蛋的熊孩子。

伏羲大神的尾巴被他抱着撒过尿,大神木上原本栖息的凤凰被他祸害得搬了家、从此以后只捡梧桐栖息,最后女娲不知从哪找到了一只刚出生的小奶猫,扔给了他玩,才一时间让他安静了下来。

小猫非常脆弱,在终年冰封的昆仑山上,总是仿佛要死。

昆仑君第一次见到这么麻烦的小东西,只好亲手融了金沙,做了个固魂开智的铃铛,挂在了猫脖子上,前后不知费了多少工夫,才让这小东西跌跌撞撞地活下来,也没空去给别人捣乱了。

直到团子大的小奶猫能跑会跳,他才带着猫下山去,正看见女娲捏泥人。

她手持拿仙枝随意一摔,地上就生出无数与诸天神魔别无二致的“人”,昆仑君从没有体会过这样的热闹,一时被吸引住,迟迟不愿挪动脚步。

女娲回头对他一笑:“昆仑,长这么大了。”

昆仑君放下怀里的猫,小心地走过去,与一个女娲刚刚造出的泥人大眼瞪小眼片刻。

他看见那个人飞快地从一个幼儿长大成了青年,青年诚惶诚恐地跪拜他,没等站起来,又变成了中年人,而后满头青丝开始脱落,染上了白霜,再萎顿在地,重新化成泥土。

昆仑君心里忽然生出某种说不出的羡慕,他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羡慕的,大概是他的光阴太过漫长,有些羡慕这些流星般灼热而灿烂的生命。

“真好玩。”昆仑君伸手捧起泥土,“这叫什么?”

女娲说:“这是人。”

昆仑君有口无心:“人真好,那么温顺,身上却又带着我没有出生的时候就从地底下听见的那种东西。”

女娲听了这话,表情突然就变了,好像一瞬间惊惶到了极致,显得有些狰狞起来。

那时候昆仑年纪还小,只知道和毛团一样的猫滚在一起围着大神木捣蛋,没能从她眼睛里看明白,原来她在那电光石火的刹那,就洞穿了千劫百难。

人脱胎于泥土,身上隐藏三尸,连着万里幽冥下暴躁不安的戾气,可他们已经如同猴子一样快乐地生活起来,甚至按着她的规矩分为男女,互为婚姻,延续后代。

为什么用泥土造人?女娲因为造人,已经被天降下大功德,她忽然抬头望向星辰混乱的天空,突然触碰到了某种东西——冷冷的、无处不在地束缚着她,仿佛一只看不见的手,推动着所有的人神滚滚前行,谁也阻挡不了。

然而木已成舟,无法收拾,除非把泥人全部杀掉。

整整七七四十九日,女娲昼夜不息,泥做的人已经跑了漫山遍野,甚至大荒边际的河海里,无数星辰日月,几代已经过去了,女娲猝然回头,看见人声喧闹,已经起了部落炊烟,男女身披兽皮,儿童成群,其乐融融,五官长相与诸天神魔殊无二致。

她忽然掩面哭泣……昆仑和小猫手足无措地站在旁边,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伤心。

后来想起来,那大概是最早的母亲对子女的感情,发自本能、难以割舍。

女娲请来伏羲大神,又向银河借了三千星辰,两人一起,用三十三天织就了大封,网住了整个大地。

昆仑君抱着他的猫坐在一边,他从不知道山川下埋着那么多的地火,一股脑地愤怒地喷出来,带着来自地下最深处的咆哮,没有人记载,也没有人知道,旁观的都懵懵懂懂,不知道自己历经了一场比之后的神魔之战、封神之战更加激烈的战争。

最后,太昊伏羲做八卦,将大封强行压下,与地下幽冥两败俱伤,大封初成。

女娲向昆仑君借了大神木的一根树枝,立在大封入口,把这里斥为“大不敬之地”,从那以后,昆仑君再也没有见过伏羲氏。

大封落成时,昆仑心里忽然一空,幽冥的暴虐与凶戾就像一团火种,灼热而危险,稍不注意,就是滔天巨祸,可它也是自由而热烈的,昆仑忽然有些留恋。

年幼的昆仑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感受,只是莫名地掉下了一串眼泪,后来成了长江的源头。

伏羲不见了,只剩下女娲一个人,形单影只地徘徊在洪荒大地上,看着日出而起、日落而息艰难求存的人,脸上的忧虑神色越来越重。

后来女娲闭关不见外人,昆仑君也回到了他的昆仑山上,百年间,他几次经过大不敬之地,看见那根枯死的神木枝,随着光阴荏苒,他慢慢懂事,渐渐地,昆仑君知道了大封里关的是什么东西,隐约地明白了先圣的意思,尽管一直好奇想进去看看,却从没有踏足过一步。

昆仑始终记得大八卦落下时,太昊伏羲呕出的那一口殷红的心头血,不敢做任何可能辜负他的事。

然而三尸的种子始终埋下了,而后人皇成圣,神农氏世衰,轩辕氏与古战神蚩尤打得你死我活,将要没落的神与魔、尚未兴起的巫与妖,整个三界,全被卷入了那一场浩劫里。

而三皇陨落的陨落,失踪的失踪,原本荒凉寂静得过分的洪荒大地闹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那些欢天喜地的小泥人成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存在,他们虔诚而坚强,温暖而懂得快乐,也和其他动物一样为了生存而做合理的杀戮与争斗。

可是神性和魔性并存,让他们比世界上任何一种东西都能滋生千奇百怪的感情——嫉妒、仇恨、偏执、克制……与无与伦比的爱憎。

不过最早在洪荒大陆上开疆拓土的那些人,却再也不见了。

直到这时,昆仑君才明白,为什么女娲造人时享了天降的大功德,却那样惊惶畏惧。

当年被盘古劈开的混沌似乎融入了天地万物里,自行更迭不休,大善大恶、大智大勇,都会以一种睥睨天下的姿态横空出世,却又无疾而终。

烽火连天、九霄云动,鲲鹏往西,一去而不复返,昆仑在第一次神魔大劫中冷眼旁观,机缘巧合地洞穿了自己的命运,他静默千万年不染一丝尘埃的心里,忽然无端被勾出了难以自抑的悲愤和无从反抗的寂寥。

那时蚩尤似乎有预感自己的失败,元神出窍,来到昆仑脚下,昆仑君紧闭山门,避而不见,三头六臂的战神从山脚,一步一磕头地用双脚爬上了终年被雪的昆仑山,衣衫褴褛,血流一路,后来化为冰川下冻土中艰难生长的格桑花,祈求昆仑君看在巫妖二族脱胎于大山中的份上,能照看一二。

昆仑君不见他,他就跪在山门外,反复叩首,可是打动不了大荒山圣。

昆仑久在冰天雪地,心比山巅冻挺了的石头还要冷硬,黑猫却生于妖族,不由自主地被巫妖始祖吸引,偷偷溜出去,舔了蚩尤额头上撞出来的血迹。

等昆仑君发现的时候,因果已经结成,大荒山圣也终于和女娲一样,被他千方百计躲不过的轨迹推着,无从抵抗地往既定的结果走。

 

作者有话要说:

“神于天……后乃有三皇”来自《三五历纪》

分享到:
赞(354)

评论22

  • 您的称呼
  1. 原来是这样,昆仑知道自己早晚会和女娲伏羲一样会陨落,想千方百计的躲过去,但是始终牵扯到了因果

    小魔女2018/07/29 17:11:01回复
    • 不是昆仑躲。。是沈巍不让他死

      匿名2018/08/11 00:37:03回复
      • 昆仑想躲,被大庆拖累了。

        匿名2018/08/14 17:49:05回复
  2. 说实话,这是第二遍,我还是没看懂,所以我打算多刷个几遍~

    哈哈哈哈哈哈2018/08/08 22:37:40回复
  3. 看不懂呀

    匿名2018/08/09 15:23:37回复
  4. 文盲表示看不懂

    匿名2018/08/12 21:24:27回复
  5. 这儿看不懂没关系,反正也是沈巍编的假的

    匿名2018/08/24 11:44:57回复
  6. 四刷的路过

    匿名2018/08/29 21:30:27回复
  7. 看不懂+1

    匿名2018/09/04 23:13:09回复
  8. 好喜欢这一章!

    一位镇魂女孩2018/09/30 19:23:48回复
    • 是的,感觉作者超级厉害

      星星眼2018/11/22 00:00:32回复
  9. 就想知道巍巍为什么要骗澜澜啊

    匿名2018/10/08 23:04:53回复
    • 他想让澜陪着他一起死

      匿名2018/10/12 11:04:27回复
      • 为什么总有人这样说呢?真的爱一个人到骨子里,哪怕让对方忘掉自己,也不可能让他收到一丝伤害,更别提死了

        匿名2018/12/16 01:01:46回复
  10. 这一章特别好,有几段看了眼特别酸

    鱼翩2018/10/28 13:03:07回复
  11. emmmmm……看了十几遍了,前前后后都已经捋清楚了,未曾有过不明白,只是每每看到这一章的格桑花那三字,就会想起格兰与桑藏,一直想问问P大,这名字就是取自格桑花,还是只是偶然。若是偶然,那就只能道一声是真有缘了,若不是偶然,P大前后接连的也真是紧密,一个小小的名字也不会漏下,果真,注重细节的写手,就会有很高的成就。谢谢了,有这样一个人写出了这样一篇精致的文章,让我有了某种信仰(鞠躬‍♀️)

    一个卑谦的感恩者2018/10/28 19:17:41回复
  12. 是假?

    匿名2018/11/01 07:39:54回复
  13. 并不是假,只是不完整。保留了一些,去除了一些。沈巍说过,他不会骗云澜。

    路过路过路过2018/11/19 06:13:06回复
  14. 烧脑开始了。

    匿名2019/01/07 23:37:10回复
  15. 被吃货拖累了……

    匿名2019/01/10 01:26:20回复
  16. 这个标题……莫非澜澜还能拿一对儿功德笔吗?

    要跟居老师一起睡觉觉2019/02/05 10:42:51回复
  17. 后面赵云澜会通俗的跟大家解释的,这里看不懂不要紧,还有哦我始终坚信沈巍不会伤害赵云澜一分一毫,所谓共死的承诺巍巍心里有苦衷的,各位继续看吧

    一个刷了小说不下20遍的镇魂女孩2019/02/15 18:36:1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