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我跟着你啊

整场闹着玩似的演习至此, 已经进行了四个多小时, 因为反追踪系统只开了基本功能,很快, 所有人都在打急眼的过程中熟悉了它。

熟悉以后, 追踪和反追踪的过程就被跳过去了, 演习开始从斗智变成了互相撕咬。

周六驾驶的“自卫队一号机”操作灵活,胆大心细, 他的确是比所有人都努力, 可惜,出头的椽子先烂, 自卫队分家后, 很多人看他本来就不顺眼, 此时场中剩下的人自发抱团,一起围剿他一个。

周六比其他人高明一点,也并没有高明很多,在这种局面下, 很快就被虚拟导弹击中了, 不得不黯然退场, 演习场中,只有二十几个人的自卫队全军覆没。

这让他们前一阵疯狂的口号和操练,成了个没什么说服力的笑话。人们热爱笑话,因此广场上鼓掌和起哄的声音来得更猛烈了些。

林静恒眯起眼,看着演习场里碰碰车一样互相撞来撞去的机甲,捻灭了烟头。

独眼鹰摇摇头:“你这人确实是自作聪明。我跟你说, 林静恒——要不然,你就放下一切,终身为世界和平奋斗,每日三省,彻底成为一个圣人。要不然,你就什么都不要顾忌,想干掉谁就他妈直接干,杀他一票痛快的,往后死活不论——你这种卡在中间的算什么东西?哦,你一肚子仇恨、忍辱负重,小动作一打一打的,还腆着脸满口大义凛然,怎么,难道你这半吊子还觉得自己怪不错?”

他说了这么长一串,仍不过瘾,还伸手一指林静恒:“丢人!”

林静恒面无表情地把烟头一丢:“我给你脸了是吧?”

两人之间短暂的和平支撑不了一个中场休息,眼看又隐隐泛起火药味,林静恒突然想起了什么,及时收敛了自己的脾气,对独眼鹰说:“喂,我问你个事。”

独眼鹰两百岁而青春依旧的脸上泛起轻蔑的冷笑:“你问我就说?我是什么?湛卢的搜索引擎吗?”

林静恒没理会:“你听说过‘女娲计划’吗?”

独眼鹰的笑容陡然一僵:“什么?”

“在北京β星上,我曾经三次让湛卢扫描过他的基因,三次都不匹配。”林静恒注视着独眼鹰的表情,“他的大脑里有个保护装置,在第一次非法植入芯片时意外受损,被湛卢发现,我才得到了他脑部组织的基因型。”

猝不及防地,林静恒把两个人心照不宣的事摆到台面上,独眼鹰一时措手不及。

“你辛辛苦苦的隐瞒了这么多年,突然发现我知道了这个秘密,却只是消极躲避,甚至从来没有来质问过我,我是怎么确认他身世的。你这态度不合常理啊陆兄,要我看,更像是一个秘密下都还藏着另一个秘密,你怕多说多错,对不对?”

独眼鹰嘴角僵死在那,眼角没收敛的笑纹像是撕裂了他的面孔,露出皮囊下、经历过百年战乱的暗色肌理。

“你这人不太适合保守秘密。既然你不喜欢联盟那套虚头巴脑的东西,那我就直说了。”林静恒压低声音,一字一顿地问,“他大脑里的保护装置在保护什么?来自哪里?为什么脑部基因和身体不匹配?他——还有你,跟那个女娲计划有没有关系?”

他步步紧逼、图穷匕见,独眼鹰眼皮开始狂跳,手下意识地按在了后腰的激光枪上。

林静恒没有丝毫躲闪退让的意思——这里是机甲站,广袤无垠的机甲精神网是他的领土,没有人可以在机甲群里谋杀林上将。

两个人僵持半晌,广场那边传来了一阵欢呼,演习彻底结束了,“老子世界第一”战队可能是起名太土,运气不怎么样,苦苦挣扎,依然没有逃脱垫底的命运,围观群众们齐声起哄:“解散!解散!”

给这场上不得台面的内斗平添了一点活泼的喜剧效果。

独眼鹰这个人,千真万确,不适合保守秘密,他一个字没说,一系列的反应却已经泄露了一切。

林静恒看着他,心里狠狠地抽了一下,缓缓点点头:“好,我有数了。”

“你要是还有一点记得陆信对你的好,你要是还有一点良心,”独眼鹰喉咙滚动片刻,从里面挤出一句话,“你就不要再碰这件事,已经过去三十年了,而且碍不着你的事。”

林静恒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往机甲站外走去。

“站住!”独眼鹰高声叫住他,“还有,你要是不想让陆信的鬼魂半夜敲你的门,就少把你们这些权贵的龌龊手段用在我儿子身上,让人恶心。”

林静恒脚步一顿,怀疑自己听力出了问题:“你说什么?”

“没听清?那我再说一遍,”独眼鹰咬着牙,对他怒目而视,“尊贵的林上将,别老把别人都当成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我知道你们这些满口自由文明的沃托人渣都是什么货色,少把你们那些拈花惹草、下三滥的手段往我儿子身上使,我说得够明白了吗?”

说得非常明白,仅次于古谚里那句著名的“你要多少钱才能离开我儿子”。

林静恒说:“你有病吧?”

他说完,走出了几步,脑子里又不由自主地把独眼鹰这番高论回放了一遍,林静恒忍不住觉得方才的回击力度不够,于是隔着十几米,他又回头重新击了一遍:“你自己去找点药吃好吗?”

这时,机甲站角落里的一个监控镜头转了过来,有权限的人就那么几个,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在监控后面。

独眼鹰分外敏感地一抬头,冲监控吼:“你看什么看!”

林静恒也一头官司地盯了监控一眼,结结实实地闭了嘴,拂袖而去。

陆必行对着消失在监控镜头里的林静恒叹了口气,关上视频,屏蔽了横眉立目的老波斯猫,怀疑独眼鹰和林静恒之间恐怕累世的天敌,生来犯克。

基地的武装预备役被陆必行激起了血气,各自憋着一口气,从天上下来,原本闹着玩似的各战队之间变得紧张且泾渭分明起来,几乎隔开了楚河汉界,招呼也不打地擦肩而过。

从这天开始,基地的形势一天比一天复杂了起来。

反追踪系统每天都在叠加新的功能,一开始是非常简单地把信号折叠一次,十几天过去,折叠的次数越来越多,一个机甲射出信号,通过反追踪系统后,往往能在周围折叠出一个小型迷宫,技术层面上想越过反追踪系统越来越难,演习被迫从简单粗暴的碰碰车运动,上升到了战术战略层面。

而场中战队也越来越少,多媒体屏幕上的战队列表逐日缩短,最开始有十九支战队,一行写不下,现在却只剩下了一小截。

被淘汰的战队成员一落地,就惨会遭围观群众们没完没了的奚落和起哄,他们往往不甘心就此灰溜溜的离开,隔天就会加入其他战队,再上天公报私仇。而旧的战队解散后,过去的战友往往会因为意见分歧、个人关系等,选择加入不同的战队,于是又成了对手,这些新敌旧友的关系微妙,给演习增加了更多的变数。

“结盟”、“背叛”、“无间道”和“反间计”轮番上演,看得人眼花缭乱。

幸存战队的老人面对源源不断加入的新人,也在不断磨合,不断确认自己在团队里的位置,于是参加演习的战队在矛盾和冲突间,都极有效率地形成了自己的组织和规矩,甚至有了内部层级和相互配合。

每天高强度的体能训练是反人性的,但与人斗其乐无穷——特别是还有观众捧场。

基地居民们像远古时代逆着时差也要追世界杯的古人一样,小电影都不看了,每天定时涌向广场,收看演习直播。观众们素质都不高,不单对场中的失败者给予毫不留情的奚落,自己也要因为围观意见不一致互相掐架。

在这种氛围下,幸存的战队早就没有了演习的心态,每天四个半小时精力高度集中的对战之外,回去还要凑在一起商量战术、或是想方设法耍阴招给对手使绊子。

以前,这些二把刀的驾驶员们在太空中掉一次线,就得脑震荡一个礼拜,还会留下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现在每天摸爬滚打下来,不掉线两三次,都不算参加了演习,四个专门负责场外捞人的学生,和机甲的人机匹配度大大提高,平均每个人增长了15%,成了拖拽无人机的熟练工。

演习场中只剩下三支战队的时候,陆必行宣布反追踪系统测试完成,可以正式应用,演习暂停。

三支战队里,周六的自卫队人最少,从演习第一天开始,自卫队就走上了被人围攻的道路,后来围攻成了习惯,他们也被打成了“公敌”一类,众人仿佛和他们有什么深仇大恨,每次演习一开始,首要任务就是默契地抱团,把自卫队打出局,在这种情况下,自卫队居然磕磕绊绊地活到了最后,挨打挨惯了,战斗力、机动反应都开始脱颖而出,几乎成了一支短小精悍的“劲旅”。

人数最多的一支叫“黄金勇士”,因为“黄金”二字,招揽了大批拥趸,每次演习上场一百架机甲,他们能占一半。“黄金勇士”的老大,是一个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女人,名叫福柯,以前臭大姐掌管自卫队的时候,她是老资格的正式成员之一,她很少发表自己的看法,也不怎么提出主张,但每次有什么事她都在,所以莫名其妙地论资排辈起来,别人也总能想起她。

还有一支战队,叫“铁面骑”——“铁面无私”的“铁面”,名字非常正义,道德水平非常低劣,是一支很不要脸的流氓战队。最早收买间谍、派遣内奸,给竞争对手下泻药的就是他们,有一个长得尖嘴猴腮的老大,此人名字没人记得了,外号叫“黄鼠狼”,年轻时候是个混迹地下黑市,到处偷鸡摸狗的皮条客,现在年过两百,黄鼠狼不改“英雄本色”,仍然是个纯粹的卑鄙小人。

林静恒开着重三,让湛卢配合陆必行,花了三天,把仓促成就上线的反追踪系统安装完毕,进行了最后一次实地测试,运营良好……甚至超出了林静恒的想象。

这个反追踪系统上线后,一旦基地发出的信号被人捕捉追踪,追踪他们的人面前会出现三百条难以分辨的岔路,从中找到基地坐标的概率是三百分之一。

这是个什么样的工程呢?

如果是在沃托,联盟军委至少要开六次听证会,才能定稿方案,之后招标投建、再到验收,至少得将近一年,正式上线之前,军委会指派审批小组组织测试,测试又要测半年。人吃马喂、揩油回扣,再加上没上过战场的学院派工程师和前线部队理念不合、彼此冲突磨擦、反复互相掣肘,这样一个堪称精巧的反追踪系统,顺利地做下来也要两年,几个亿的一星系币不在话下。

林静恒最后人工把关,对照着星际航道图调整了一下,暗暗赞叹之余,他心里有点莫名的骄傲。陆必行对他来说,就像一株罕见的花,即使曾经遗失在贫瘠的土壤里,经受过无数他打探不出、也想象不出的风霜,到底自行长出了绚烂的颜色。

林上将罕见地给出了非常高的评价:“要是在白银要塞,我就把整个军工团队都裁了。”

陆必行谦虚道:“这个粗糙得很,只能应急,用过几次对方就会发现门道的。”

林静恒盯着反追踪系统,心里迅速地盘算出了几个埋伏计划,顺口问:“以后有什么打算?”

“办学校吧,”陆必行说,“星海学院夭折,我还是不大甘心。”

“太平下来,学校随时都可以办,不是问题。”林静恒一边说,一边调出个人终端,在航道图上写写画画,“也许这场战争过后,联盟就不再是以前的联盟了。你想过将来去哪吗?如果将来我们离开基地,你是希望找到个相对安全的战后避难所,还是想做随军的工程师?”

陆必行不假思索地说:“我跟着你啊。”

这话放在以前,林静恒肯定听过就算,不会往心里去,可是忽然之间,他莫名想起老波斯猫那天在机甲站里放的厥词,鬼使神差地抬头看了陆必行一眼。

陆必行的眼睛极亮,一碰到林静恒的目光,他好像有点紧张似的,目光要躲不躲,细碎的光在他的虹膜里微微地晃动,几乎闪出了流光溢彩的效果,还拘谨地伸手在自己鼻子下抹了一把。

他方才那句“我跟着你”,立刻就产生了暧昧的歧意。

林静恒不动声色地想:“操你祖宗独眼鹰。”

空气都仿佛开始升温,几秒过后,两人各自七上八下地移开视线。

陆必行慌张之下随便起了个话头:“基地现在还剩三支战队,再让他们内斗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明天把他们拉出来实地演习,你能帮个忙,充当一下考验吗?”

林静恒基本没听清他说了什么,一口答应:“行。”

分享到:
赞(48)

评论28

  • 您的称呼
  1. 哈哈哈哈独眼鹰大叔适得其反,成了神助攻

    匿名2018/11/24 10:25:49回复
  2. 你不但操不了他祖宗,还得被他儿子操

    匿名2018/12/21 01:56:05回复
    • 哈哈哈哈哈哈堪称绝句啊

      假装自己看透了一切2019/06/24 11:58:49回复
  3. 楼上真是…哈哈哈

    拾凉2019/02/01 16:16:23回复
  4. 楼上的楼上精辟!

    樱酒小殿下2019/02/12 21:01:49回复
  5. 二楼一语中的啊!

    匿名2019/02/15 08:55:51回复
  6. 二楼惊人地一语中的

    Luke2019/02/19 16:44:44回复
  7. 自古二楼出真相啊

    喜新念旧2019/03/02 18:49:53回复
  8. 二楼真相了哈哈哈哈

    2019/03/10 16:59:26回复
  9. 古谚:你要多少钱才能离开我儿子
    我一个原始人我骄傲了吗

    匿名2019/04/05 22:52:06回复
  10. 二楼的评语简直了!

    匿名2019/04/09 11:41:11回复
  11. 二楼真相了

    俞灵2019/04/13 23:30:32回复
  12. 二楼是作者本p吗

    巍澜 霸气! 精辟!2019/04/28 16:50:44回复
  13. 哈哈哈哈哈哈就这么草率地答应了吗hhhh

    花楹2019/05/03 18:59:33回复
  14. 二楼我看好你

    巍澜入坑2019/05/08 11:38:17回复
  15. 二楼我喜欢

    以及那个福柯真的不是逗我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p大可能写这篇文的时候被福柯虐惨了于是在小说里给一个女的起了这个名?

    匿名2019/05/10 23:28:43回复
  16. 二楼优秀

    长庚2019/06/01 12:20:48回复
  17. 二楼秀啊

    染柒2019/06/20 22:40:38回复
  18. 二楼你为何如此粗鄙?不过人家真的好喜欢(*/ω\*)

    江湖2019/06/23 21:52:10回复
  19. 二楼天秀

    2019/06/27 19:01:16回复
  20. 二楼漂亮

    匿名2019/06/30 19:02:07回复
  21. 二楼,蒂花之秀啊!在下佩服【抱拳】

    匿名2019/07/03 10:11:11回复
  22. 二楼简直了!实名膜拜!

    冥洺2019/07/09 10:56:32回复
  23. 陆必行的眼睛极亮,一碰到林静恒的目光,他好像有点紧张似的,目光要躲不躲,细碎的光在他的虹膜里微微地晃动,几乎闪出了流光溢彩的效果,还拘谨地伸手在自己鼻子下抹了一把。
    顾大帅不是教过沈老妈子这招么

    牙疼2019/07/14 23:45:06回复
  24. 我发现我的评论发不出去

    牙疼2019/07/15 01:25:51回复
  25. 林静恒不动声色地想:“操你祖宗独眼鹰。”
    哈哈哈林好可爱

    苏沐晚2019/07/15 13:06:22回复
  26. 二楼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7/15 23:23:39回复
  27. 二楼太真实了

    川下穷河2019/07/20 15:23:4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