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陆必行——因为正在进行儿童不宜的心理活动, 所以说这句话的时候, 刻意把不笑也有一点翘的嘴角压了下去,可惜没来得及伪装全套, 眼神过于灵动, 堪称贼眉鼠眼, 语速还有些急,看起来像憋了个恶作剧的大尾巴狼。

林静恒的脚步谨慎地一顿。

陆必行无辜地问:“怎么?”

林静恒摇摇头, 眉心习惯性地拧在一起, 一言不发地跟着他往工作间走,他怀疑自己这段时间有点无所事事, 有点太关注陆必行了, 而且还总是过度解读, 有种他一言一行里都有什么深意的错觉。

好在,陆必行很快把表情和语气调成了正经模式。

“我打算改做太空测试,在内网范围内,”陆必行把林静恒领到工作间, 先是简单介绍了一下反追踪系统, 随即侃侃而谈, “你看,基地内网的覆盖面积有四个航行日,这个范围,足够小机甲在里面扑腾着演习了。”

林静恒面无表情地一挑眉。

“我的想法是让自卫队分成若干组,进行实体机甲演习,参加演习的每台机甲都打开通讯端, 发送特定频率的信号,用来模拟远程通讯,他们可以利用反追踪系统隐藏自己的行踪,也可以想方设法破解反追踪系统,找出对手。这样是不是很一举多得,既在实战里测试反追踪系统,又能练兵。”

陆必行脾气温和好说话,颇为善于变通,可是骨子里却有股细水长流的执拗,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依然不肯放弃,还把基地里的那些人当“兵”。

林静恒听完,无奈地一点头:“唔,好主意,组织一群猩猩玩太空躲猫猫。”

陆必行停下脚步,他隔着几米站住,在工作间柔和的白炽光下回头看着林静恒:“林,这个问题我其实问过你一次……你当时在航道附近发现海盗战队靠近,为什么要独自涉险引开他们?你那时候回航,测绘地图完成大半,臭大姐逃往域外的渠道和补给都在你手里,为什么不干脆放弃这个基地?你真的认为这些人只是一群猩猩吗?”

“不,只是个比喻,”林静恒眼都不眨,“我没有侮辱猩猩的意思。”

陆必行定定地看着他。

“另外,我为什么要放弃这个基地?”林静恒不慌不忙地迈开长腿,越过他,往工作间外走去,“从来只有星际海盗避让我,没有我给他们腾地方的道理。源异人——他算哪根葱?”

陆必行原地叹了口气,第一次见识到这么硬的嘴,不知道触感是不是也一样……陆必行想象了一个薄胎厚釉的瓷器,轻轻地抿了一下嘴,好像已经被冰到了门牙。

林静恒的声音从不远处的楼梯间里传来:“你那所谓‘自卫队’现在只会开着机甲沿固定轨道走,演习什么的别扯淡了,还有备用计划吗?”

陆必行追上去说:“会有办法的。”

“一盘散沙,你还能有什么办法?”

“和泥有和泥的办法,拢沙有拢沙的办法,”陆必行正色说,“我这个人虽然不太靠得住,但是关键时刻没掉过链子吧?你再相信我一次,怎么样?”

话音刚落,薄荷接通了他的个人终端:“老师,有几个自卫队的人找你。”

陆必行应了一声“稍等”,目光仍是追着林静恒。

林静恒不知道老波斯猫是怎么教育的,把这小子养成了一株普度众生的奇葩,在他看来,陆必行有时候天真得不可理喻。可他又偏偏看不下去陆必行殚精竭虑、四处碰壁——在别处碰壁就算了,到了自己这,只要不影响大局,林静恒是不舍得给他脸色看的。

僵持了半分钟,林静恒不耐烦地冲他一摆手:“随便吧。”

陆必行弯起眼睛笑了,声音略微压低了些:“将军,我发现从我认识你那天开始,基本上我说什么你都答应啊,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这个问题没法回答,所以林静恒决定临时当一会哑巴,插着兜,一言不发地往前走。

陆必行叹了口气,发现自己居然觉得他这爱答不理的臭德行也很有味道,于是在心里打了个勾——他又验证了一个古老的结论,和爱情有关的荷尔蒙会抑制大脑的负面情绪,让人盲目地觉得对方的缺点也一样可爱。

陆必行笑眯眯地问:“难道是想让我以身相许?”

林静恒冷静地回答:“滚。”

陆必行心满意足地滚了。

这一天,机甲站主控室里非常繁忙,所有不服周六的抱团小势力都派人拜访了陆必行,有和他请教机甲常识的,有跑来抱怨周六、顺带试探口风的,还有攀关系混脸熟的。

往常安排好的定时定点空中巡逻也乱了套,因为这些小团体们各自为政,谁也不跟谁商量。

上午,十分钟之内,来了三波要上天的巡逻队,机甲站的轨道都快让他们摩擦出火了,而到了下午和傍晚又没人去了,天上只有一颗孤单寂寞的人造太阳。

随后,除了周六和他忠心耿耿的小弟们还在坚持作息之外,剩下的妖魔鬼怪都出来作祟了。在这样一个放屁能砸脚后跟的小基地里,各种组织雨后春笋似的往外冒,不几天,已经出现了十多个武装小团体。

“太空剑齿虎”、“宇宙最强军团”之类念出来都让人脸红的名字,在机甲站登记了一打。乌烟瘴气、群魔乱舞。

林静恒眼不见心不烦,带着再也不怕没电的湛卢干活去了,每天在基地和两个补给站之间来回跃迁,清点物资,为随时可能爆发的战争做最后的准备。

“剑齿虎”们自己兴风作浪也就算了,关键基地的居民用电用的是循环能源——简单说,就是靠机甲尾气发电的。

本来大家都有组织有纪律、定时定点发射机甲,循环的能量正好够用,现在被他们一通胡搞,闹得天上交通拥堵,地上停电跳闸。

基地一千多万居民,这一阵过惯了二十四小时供电、每天还有电影看的日子,由奢入俭难,忍耐了一天,派了“二百五老年天团”中最为德高望重的几位,前来机甲站讲理。

武装小团体们正忙着争权夺势,做梦都在呼风唤雨,不想和这群老不死们讲理,态度粗暴傲慢,整个基地民怨四起。

能源有千千万万种,陆必行当时改造民用供电时,偏偏选择了这种设计,不知道是不是早预料到了现在这个局面,特意憋了一口坏水。

总之,谁敢滥用基地的机甲武装,扰乱供电系统,谁就是自绝于人民。

当人民的小电影再一次被停电中途打断时,愤怒的人民暴动了。

他们从蚁穴似的街道和建筑里倾巢而出,声势浩大,把机甲站围了个水泄不通,不管是“剑齿虎”、“霸王龙”,还是“宇宙最牛逼”,只要敢落地,一概捉起来臭揍。

等陆必行姗姗来迟过来调停的时候,剑齿虎已经快被人打成豁牙猫了。

“别吵别吵。”陆必行把扛着拖把往前冲的电影老太拉回来,“女士,冷静!克制!优雅!注意血压,有话好好说。”

电影老太被他拽住,倒提拖把,往地上一戳,中气十足地吼道:“我不管你们是自卫队还是自杀队,你们就得按说好的时间来,谁再非法上天,谁就不用下来了!”

陆必行文质彬彬地拉偏架,转向灰头土脸的武装小团体们:“对啊,要有秩序,没有秩序哪来的文明?”

可是秩序听谁的呢?

众多武装团体谁也不服谁,三言两语吵了起来,再次激怒了激愤的群众们。

“基地总共这点机甲,总共这点人,到底听谁的?你们有数没数?”

“你们听谁的我不管,反正不能打扰我看电影。”

“要么你们派人打一架,打死不论,谁赢了听谁的。”

“说得对,快打!”

眼看“剑齿虎”的老大和“霸王龙”的老大被人按着跪在地上,脑袋碰脑袋地给凑到一起,眼看就要被强行拜天地结婚,陆必行终于慢条斯理地开了口:“我倒是有个公平的办法。”

第三天傍晚,林静恒把补给站里的备用机甲、武器清点完毕,一股脑地都塞进了重三,满载而归,刚一回航,就看见基地跟开运动会一样。

反追踪系统调到了最小覆盖范围,此时应该是正在测试基础功能,大气层外,众多机甲装上了虚拟导弹,正一窝疯兔子似的乱窜,不熟练地利用反追踪系统的镜像航道里出外进,看得人眼花缭乱。

湛卢说:“先生,这里似乎正在进行着一场有趣演习。”

林静恒不冷不热地说:“你看错了,他们应该是在开‘失智人群特运会’。”

湛卢沉默了两秒:“哈哈哈。”

“谁跟你开玩笑了,让你笑了吗?”林静恒喜怒无常地拉下脸,“解析一下反追踪系统,躲他们远点,省得一会自己撞上来碰瓷。”

由于反追踪系统只开启了局部的基础功能,很容易就别湛卢的精神网覆盖了,重三绕路到基地另一侧,声势浩大地落回机甲站。可惜,这会没人关心重甲了,基地的多媒体大屏幕上正在直播演习全过程,所有人都在广场围观,万人空巷。

林静恒老远就听见了陆必行解说的声音:“‘霸王龙’四号机需要注意节约火力,虽然只是虚拟导弹,但为了仿真,每架机甲的发射数量都是有限的,四号机再这么乱喷,恐怕就只能被人追杀了…… ‘自卫队’一号机和‘霹雳大王’三号机撞在一起了,不过大家不用担心,参与演习的机甲防护罩开在最高档,而且机甲都有限速,互相撞击不会有损伤……豁,自卫队一号机是周六吧,擦肩而过的时候他趁机抢夺了对手的精神网,操作很漂亮……等等,我们看到‘至尊金刚’的最后一架机甲也被标记击落了,这应该是今天第一支全军覆没的战队,不过分数还挺高的……啊,机甲失控了,可能是驾驶员晕过去了——静姝,场外支援一下!”

陆必行自己在一架机甲上,一边调控反追踪系统,一边裁判解说两不误。

诸如驾驶员掉线这种不太复杂的情况,都交给了四个学生处理,他们负责在驾驶员失去意识后,把无人驾驶的机甲拖出演习场,学生们操作不熟,左支右绌,比正经参加演习的还紧张。

多媒体屏幕一角,每一支战队的分数都在不断变动,规则相当复杂,分数垫底的战队则被标红,陆必行每隔三分钟要念一下标红的战队,提醒示警:“‘老子世界第一’战队目前分数垫底,不过别灰心兄弟们,你们还有上升空间,毕竟‘至尊金刚’已经全体阵亡了。另外我请大家注意,今天的演习结束之后,最后一名的战队将不再是合法武装,所有成员不准再组织新团体,你们要么离开机甲站,要么加入别人的战队当小弟。”

林静恒靠在重三机身上,点了根烟,远远地看着这场闹剧,大概明白了陆必行的思路——现在把这些人强行聚在一起,强行灌输荣辱观,肯定是来不及了,瘪三不是一天养成的,没那么容易变成精英。基地既然已经是一盘散沙,不如搅混了水,因势利导,激他们自己斗,自己挖空心思提高战斗力,如果引导得当、监管到位,内斗也不一定就是消耗。

与一潭死水相比,风波不断反而是好事。

毕竟,陆必行的目标只是想让他们在战乱中活下来,没打算让他们去拯救世界。

这时,身边响起脚步声,一只手伸过来,很不客气地从他兜里掏走了一根烟:“你把重三的火力配齐了?比源异人的怎么样?”

林静恒一听,就知道是陆必行背后多嘴,把他回航路上截杀源异人的事告诉了独眼鹰,他轻轻吐出一口白烟,哭笑不得——陆必行好像觉得,多说他几句好话,就能让老波斯猫跟自己和平相处似的。

“比源异人那架差一点,”林静恒说,“重三毕竟淘汰太多年了,硬件上有差距。不过现在机甲核是湛卢,应该能弥补一些。”

独眼鹰冷冷地哼了一声:“重甲倒是有了,你就不怕计划赶不上变化吗?万一你那些失联的狗腿子们已经陷进星际海盗老巢,全军覆没了呢?”

“概率很小,真到了那种地步,大概就是不可违抗的命运了。”林静恒弹了弹烟灰,“白银十卫的效忠对象不是联盟,是我。”

独眼鹰皱起眉:“什么意思?”

“意思是,没有我的命令,哪怕联盟议会大楼在他们面前被渣成渣,军委所有人的脑袋都掉下来挂在墙上,白银十卫也不会出动。手下人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只要不到处‘行侠仗义’,蛰伏保命总还是不难的。”

独眼鹰震惊了:“也就是说,你在白银要塞——第一星系的咽喉,暗度陈仓地攒了一帮私兵?”

“不算暗度陈仓吧?”林静恒淡淡地说,“这些年拿钱办事,收了联盟的拨款,也没不给联盟卖命,我不欠联盟什么。”

独眼鹰目光复杂地注视着他,好一会没说话。

他第一次知道林静恒的时候,林上将还是个丁点大的小孩,陆信偷拍了一张男孩的睡颜,满世界显摆他抢来的“儿子”,据说林家当年剩下一对未成年的双胞胎,哥哥被军委出面带走,交给了陆信抚养,妹妹则被伊甸园管委会领养,林家发生过什么事是联盟机密之一,没有人知道,但是他们都心知肚明,照片上的男孩这一生大概过得不会太轻松。

陆信经常远程炫娃,在独眼鹰印象里,林静恒一直是个喜欢安静的小少年,第一星系的权贵子弟么,大抵都是那副样子,整个人精致到头发丝,很小就学一副少年老成的大人做派,彬彬有礼、拐弯抹角……直到联盟变天。

独眼鹰一度愤世嫉俗地认为,沃托的土里就长不出好苗,一个个人模狗样的东西,虚伪做作,口蜜腹剑,扒开皮都是满肚子贼心烂肺。

直到他真正接触到林静恒这个人。

“看不懂你,”独眼鹰说,“怎么,难不成你当年想造反吗?”

远处的多媒体上显示,这么一会功夫,“霸王龙”等三个战队也全军覆没了,林静恒听见“造反”两个字,目光锋利地扫过独眼鹰,没有否认。

独眼鹰不知道他哪攒的私兵,但联盟兵力都在第一星系,机动调配权几乎全在白银要塞,如果哪次海盗入侵联盟时,白银要塞趁机反水,联盟恐怕早就灰飞烟灭了,连这几十年的平静也没有。

独眼鹰:“那你为什么……”

“为什么不动手?”林静恒瞥了他一眼,本不想理他,却还是鬼使神差地回答了,“白银十卫反水,海盗肯定趁虚而入,陆信那些本来就怀恨在心的旧部也会出来跟着裹乱,那就不是小规模战争了。”

陆信泉下有知,非得气活过来不可。

奇异的,独眼鹰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

林静恒顿了顿,自嘲一笑:“不过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算我自作聪明吧。”

分享到:
赞(45)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陆信和林感情好深

    匿名2018/12/21 01:47:59回复
  2. “一株普度众生的奇葩”
    啊哈哈哈哈哈
    表示布吉岛奇葩还能普度众生

    Calyx盏2019/01/30 12:42:23回复
  3. 陆信:劳资迟早有一天会被气活后又气死

    俞灵2019/04/13 23:25:58回复
  4. 林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

    顾昀我老公2019/07/05 16:44:56回复
  5. 林快别说了,陆信的棺材板按不住了

    苏沐晚2019/07/15 12:55:2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