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这话哪里怪怪的

清晨四点, 林静恒很有效率地休息了四个小时后, 起床把绘制完毕的军用航道测绘图交给湛卢,由人工智能进行最终校准, 自己则直接上了高强度的体能恢复训练。

一个半小时后, 他大汗淋漓地下来, 透过精神网,看见周六赶羊似的轰着他的瘪三自卫队, 开始围着机甲站跑圈。一边跑一边嗷嗷叫, 听不清在喊些什么洗脑口号。

林静恒看了一眼表,发现这帮人居然照抄了白银十卫的日程。

他漠然地冲了个凉水澡, 敷衍地把营养餐塞进肚子——体能恢复训练的时候, 配合运动量, 还必须严格且精确地控制营养摄入,普通食物是做不到这样精确的,只能吃特制的营养餐。

劣质压缩营养餐还能有点食用香精,他吃的这种, 则除了一点非常清淡的咸味以外什么都没有, 色香味俱不佳, 口感接近凝固的鼻涕。

吃完以后四大皆空,生无可恋。

林静恒换了件衣服披上,快步穿过基地的晨曦,走向机甲收发站——他需要收集高能粒子流过境的数据,用以反推凯莱亲王轰炸白鹭星的火力。

正在带人晨跑的周六远远地看见他,有心表现, 连忙狠狠踹了一脚旁边的放假。

放假一个踉跄,发出海螺似的呐喊:“一、二!”

瘪三们大汗淋漓,梗起脖子,跟着海螺嚎出了几声猫叫。

周六气急败坏:“没吃饱饭吗!”

被他强行拉来的自卫队员们跑了不到三公里,队伍拖了二里地,有气无力地拽着自己的脚丫子,跑步的姿势形态各异,一个个都像饱食了耗子药。

周六火了:“重新喊!大点声!”

自卫队员们就拖起老旦的唱腔,咿咿呀呀地憋出一句:“一姨姨——二啊嗷——”

林静恒头也不抬地穿过鬼哭狼嚎的瘪三团,上了机甲站的电梯。

电梯门一合,按键却没反应,林静恒一皱眉,电梯广播就传来某个让人头疼的声音:“欢迎乘坐智能语音电梯,要开启电梯,请先与电梯互相问候——早上好,林先生。”

林静恒:“……”

“电梯”提示说:“推荐您回答,‘早上好,亲爱的电梯宝贝’。”

林静恒眼角跳了几下,直接从个人终端上调出了基地的管理权限,强行从后台启动了电梯。

“好吧,我知道你心里这么说过了……呃,哔——”

林静恒又把电梯广播静音了。

电梯门一打开,陆必行就在机甲站主控室门口守株待兔地逮住了他。

陆必行平时就是个很注意形象的人,今天不知吃错了什么药,越发变本加厉,给他一束灯光,他就能登台走秀了:“做人要有幽默感和娱乐精神,将军,你一天到晚这么严肃,不觉得生活十分枯燥,少了好多快乐吗?”

林静恒惹不起他,目不斜视地绕过他,往主控室里走:“不觉得。”

陆必行追上去:“你闲来无事,除了喝酒发呆,就没有什么消遣吗?”

林静恒说:“消遣有的是。”

四个学生起得都很早,已经聚在了主控室里,正围坐在一张圆桌旁,不知道在做什么作业,各种演算屏幕从四个人的个人终端上射出来,飘得到处都是,桌上还摆了简单的早餐。

一见林静恒,四个青少年下意识地集体起身立正,怀特慌忙把嘴里的面包咽了下去。

林静恒冷淡地朝他们点了一下头,径自走向数据库。

陆必行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肘:“调阅高能粒子流的数据是吧——来,孩儿们,检查你们作业的人来了,都过来,把白鹭星遇袭的分析报告口头汇报一下!”

四个学生面面相觑,怀特被面包噎得差点就地牺牲。

林静恒不想浪费时间听几个狗屁不懂的学生高谈阔论,皱着眉瞪了陆必行一眼,陆必行却好像一点也看不出他不耐烦,毫不吝啬地给了他一个阳光灿烂的笑脸,要是身后有尾巴,大概已经支起来摇出了一个扇面。

林静恒出了口长气,一言不发地抽回自己的胳膊肘,双臂抱在胸前,被强行“检查作业”。

四个学生战战兢兢,你推我搡片刻,做惯了大姐大的黄静姝只好第一个挺身而出,声音文静得好像她这辈子都没骂过街,细声细气地开始念她的分析报告:“一周前,根据可靠消息,星际海盗袭击了白鹭小行星,轰炸形成的高能粒子流经过基地,被……”

林静恒淡淡地打断她:“重点。”

“重、重点?”黄静姝慌慌张张地往后翻了翻,“哦,我……我用了‘三角定位法’反推……”

林静恒再次打断她:“三角定位法是学院派的理论模型,为了套公式,需要排除多重干扰项,实务中不能这么算。”

他还记得这女孩也叫“静姝”,因为这个名字,对她多了许多耐心,自认为语气很柔和,“柔和完”,他甚至询问了一句:“你还用了别的模型吗?”

黄静姝的脸一下涨得通红,手指抠着自己的个人终端,说不出话。

林静恒给了她半分钟,仁至义尽:“下一个。”

怀特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也用了三角定位法,在里面嵌套了克鲁兹拆分……”

林静恒:“胡说八道,下一个。”

“我查阅了白鹭的行星档案和轨道。”薄荷用力清了清嗓子,偷偷看了林静恒一眼,林静恒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眉头拧着,一脸被狗叫打扰的表情,但好在还没打断她,薄荷鼓足了勇气,继续说,“白鹭的质量是……”

林静恒:“我知道白鹭的质量是多少。”

薄荷:“我按重量级模拟了白鹭星受到几种袭击的情况。”

林静恒撩起眼皮:“用什么模拟的?”

薄荷嗫嚅说:“天文计算器。”

林静恒似笑非笑地挑了一下嘴角:“我推荐你用幼儿四则运算计算器,那个更简便易操作。下一个。”

斗鸡眼见同学们一个个折戟沉沙,吓成了一根顶天立地的棒槌,脸上带着快要哭出来的屈辱,嘤嘤嗡嗡地说:“我……我不会。”

林静恒风度翩翩地一点头:“我很欣赏你这种干净利落的风格,节省大家的时间。”

说完,他冲众人做了个解散的手势,混账气十足地转身走向主控室的数据库,不搭理人了。

陆必行这时总算明白什么叫做“消遣有的是”了——在林将军眼里,恐怕满世界的蠢货都是他的消遣。

他叹了口气,冲委屈的学生们招招手,把他们领到林静恒身边。

林静恒没说什么,任凭他们围观,他做事非常专注,能完全无视陆必行在旁边“叽叽咕咕”的实时讲解。让人眼花缭乱的数据流过他的个人终端,甚至不必借助于人工智能。

毕竟,白银要塞的第一大敌永远是星际海盗,即使他不知为谁而战,对抗、分析星际海盗,也几乎成了他的本能。

等他告一段落时,已经是日头偏西了,大脑过载的学生们晕晕乎乎地走了,一个瓷杯从旁边递过来。林静恒的视线没离开个人终端,接过来抿了一口,发现不是白水,又把瓷杯塞回对方手里,找了个水池吐了出去。

陆必行纳闷地就着他的杯子喝了一口,没尝出什么异味:“怎么了?你是不吃甜食,还是乳糖不耐受?”

“没那么讲究,”林静恒给自己倒了杯清水,“我喝水就行。”

陆必行的目光落在他空荡荡的衬衣上,恍然大悟:“你是在控制饮食,恢复体重?”

林静恒没有和另一个男人讨论自己身材的习惯,因此没理他,背过身去复盘自己一天的成果。

他双手撑在机甲站主控室的主机上,双肩略微耸起,显出平整的肩头,人工日光快要离开基地了,此时斜斜地打进来,刚好穿透他轻薄的衬衫,露出了影影绰绰的腰线来。

陆必行的目光落下,忍不住隔着几步远,伸手比了一下,强行克制住自己想摸一把的冲动,他干咳了一声:“你给自己打肌肉溶解针的时候怎么不想想现在受的罪?”

林静恒:“你怎么那么多废话?”

陆必行绕到他身边,离得太近,一股水果的味道缭绕过来,林静恒下意识地一躲。

陆必行没偷袭到,只好把没能塞进他嘴里的半块苹果自己吃了:“我觉得你少吃一点其他的东西没关系,对自己和世界不要那么苛刻嘛——你喜欢吃什么?吃甜吃辣?偏肉食还是偏素食?除了不喝啤酒之外还挑食吗?”

林静恒:“……”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陆必行这货虽然以前也挺烦的,但烦得知情知趣、有分有寸,还在他的忍耐范围之内,甚至偶尔——近乎于发生肉眼可观测的流星雨的概率——他愿意承认陆必行有点可爱。

可是最近也不知是不是他带上了“失而复得滤镜”,对此人过于纵容,林静恒觉得这小子有点蹬鼻子上脸。

“凯莱亲王阿瑞斯冯的重甲火力完全可以媲美正规联盟军,”林静恒板着脸,强行扭转话题,“重型武器的装载能力比联盟强得多,破坏力很大,防御性能更强,但我认为他们或许牺牲了一定的机动性,你之前提出的反追踪系统可行。如果你留下是想跟我说这件事,我给你十五分钟,如果不是,给我出去。”

“已经构架好了,”陆必行说,“机器人们正在加班加点,到时候用机甲送到能源塔外就行,不耽误你的事。”

林静恒面色一缓。

随后,就听陆必行又接了一句:“林,你经常皱眉不笑,是因为觉得自己严肃的时候比笑起来有气质吗?”

林静恒指了指门口,示意他跪安。

然而陆必行非但不肯走,还直接拖了把椅子过来坐下了。

林静恒被他那双充满好奇、充满探索精神的眼睛盯得浑身发毛,总觉得自己成了某种古怪实验报告的主角:“你还要干什么?”

陆必行从他身上感觉到了某种熟悉的挑战性。

世界上性格最烂、最不好相处的一撮人,好像都成了他的学生,而在这两点上,林静恒格外出类拔萃,偏偏陆必行还格外喜欢他。

陆必行怀疑自己是有什么倾向,特别容易被这种不是东西的人吸引。他斟酌了一下,感觉自己这时候要是回答“聊聊”,这人肯定能掉头就走,于是技巧性地挑了个让人容易掉以轻心话题:“沃托是什么样的?”

林静恒愣了愣,心口上最柔软的地方好像被人用针刺了一下。

当年陆家距离联盟议会大楼只有不到两公里,爬上屋顶,能看见议会大楼后面仙境一般的森林公园,一个本该在那里出生,备受宠爱的孩子,现在却在问他沃托是什么样——他甚至认为沃托会有拥挤的筒子楼和贫民窟。

林静恒方才还在反省自己是不是太纵容了,这会又把这念头踩在了脚底下,转眼就忘了他是怎么想把陆必行吊起来打的,恨不能把对方想要的一切都捧上来。

“沃托人口很少。”林静恒斟词酌句地说,“除了中央购物广场,几乎没有高楼。”

“为什么?”陆必行奇怪地问,“大人物们不都喜欢登高瞭望吗?”

“总有人不喜欢,不喜欢的人自己不登高,当然也不希望别人登高窥视自己。”林静恒略微放松了时刻绷紧的后脊,“沃托的一切都是联盟的缩影,各方势力拉锯平衡的结果,就是沃托所有建筑限高,除了中央商务区外,不能超过空中轨道的高度。四分之三的土地上是观赏性的植物,整个首都星就像个园艺公园。”

陆必行这个土生土长的八星系乡巴佬,只在电影上见过第一星系,从书上看见过零星几幅沃托的照片,大多数都集中在议会大楼——沃托权贵云集,很多地方禁止拍摄取景——他觉得有点难以想象:“那不会不方便吗,我是指生活设施之类?”

“沃托和其他地方不一样,首都星上没有私人土地,所有的土地都是按级别和职务划分的,面积、间距都有规矩,宁可住得稀疏一点,也不能委屈了谁。生活物资都是配给的,每个区域都有专门的服务人员轮值,有什么需要,用个人终端传唤就行,只要不违法,他们什么事都能帮你解决。空中轨道基本是半专属性质的,交通方便,不需要什么公共设施。”

陆必行先是被权贵们的穷奢极欲震惊了,随后又感觉有点心虚,怀疑自己养不起沃托出身的林将军,于是小心翼翼地问:“你家也是这样吗?”

林静恒沉默了一会,含糊地一点头:“差不多吧。”

联盟上将是有专属宅邸的,不过林静恒只在建设完成当天象征性地去过一次,录了一下基因锁,就交给了一堆机器人打理,他现在连地址都记不清了。接管白银要塞以来,林静恒没度过假,偶尔来往沃托,都是在议会大楼后面的接待宾馆里凑合住一住,办完事就走,要说家——其实湛卢机甲更像他家。

陆必行:“那你……现在在这个紧巴巴的基地里,不是很委屈?”

“还好,”林静恒说,随后又惜字如金地补充了一句,“有点吵。”

陆必行迟疑片刻:“当年为什么要离开联盟?你是怎么从伊甸园系统里注销的?”

林静恒跳过了第一个问题,轻描淡写地说:“伊甸园归根到底是一种技术,又不是神,总有空子可以钻。”

陆必行:“那你家人呢?不会担心吗?”

他从沃托开始,绕着圈子一点一点靠近,最后自然而然地把话题带到了林静恒本人身上,可惜珍贵的猎物并没有那么容易捕获,话问到这里,已经过于私人化了,林静恒装没听见,避而不答,反问:“这么多年,独眼鹰一直不让你离开第八星系?”

陆必行见好就收:“对,提都不能提,一提就炸毛,好像我头上有个通缉令似的,踏入七星系一步就得被人逮捕归案。”

林静恒:“……”

这小子胡诌一句,居然蒙得八九不离十。

“你没有自己偷偷跑过?”

“跑了啊,”陆必行说,“跑到北京星遇上你了嘛,其实本来我的目的地不是北京星,当时不小心弄开了你的生态舱,觉得自己闯祸了,只好留下照顾你,结果逗留了那么长时间,顺手教了几个学生,把机甲卖了换学校了,计划赶不上变化,环游联盟的大业半途夭折。”

林静恒心里升起疑惑,因为陆必行的机甲设计天马行空,虽然是野路子,但造诣很高,在哪混口饭吃都不成问题,哪怕没有证件、身无分文,也有的是人愿意帮他解决,而且此人胆大包天,人体实验都敢在自己身上做,开着机甲去联盟,对他来说恐怕都不能算探险,林静恒实在想不出,独眼鹰怎么能把他困在凯莱星二十多年。

陆必行把双手搭在后脑勺上,很心大地往后一仰:“现在想起来,要是当时死在北京星上,那还真挺遗憾的,没环游过联盟八大星系,也没谈过恋爱,这辈子好像白过了一样。”

女娲计划和鸟少年那可怕的人体嫁接在林静恒脑子里挥之不去,他嗓子有些发紧,强装若无其事,试探问:“连恋爱都没谈过?那你在凯莱星上这二十多年都干什么了,只是拆装机甲吗?”

陆必行敏锐地听出了他话音里的紧绷,心花怒放地想:“这个闷骚,刺探我情史都这么拐弯抹角。”

“我还攒缘分,”他冲林静恒眨眨眼,“每天攒一点,攒了这么多年不就遇上你了吗,将军。”

林静恒:“……”

他总觉得这话哪里怪怪的!

分享到:
赞(59)

评论23

  • 您的称呼
  1. 你们真的在一条线上吗

    匿名2018/10/27 12:43:58回复
  2. 为啥总有点罗浮生对上傅红雪的感觉…………

    2018/11/29 15:59:27回复
    • 其实感觉更像雪花cp

      逸远2019/07/12 09:48:16回复
  3. 这个闷骚,刺探我情史都这么拐弯抹角。
    陆陆真是可爱到爆炸

    匿名2018/12/04 18:36:22回复
  4. 牛头不对马嘴,哈哈哈

    匿名2018/12/10 20:00:38回复
  5. 可爱啊啊啊!

    匿名2018/12/21 01:34:10回复
  6. 林上将的直觉一如既往的准

    拾凉2019/02/01 15:17:23回复
  7. 别人都是被掰弯的,只有陆校长是自恋弯的

    匿名2019/02/03 16:21:44回复
  8. 校长和将军是在一个频道上吗?

    樱酒小殿下2019/02/12 20:36:01回复
  9. 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2/15 20:49:34回复
  10. ……就我一个有种看到严山牙子一样的感觉吗

    Luke2019/02/19 16:28:55回复
    • 我也是╮(╯_╰)╭

      匿名2019/02/20 08:48:06回复
  11. 爱情研究报告(◦˙▽˙◦)

    坎坷2019/02/24 18:05:28回复
  12. 林:???

    很懵的花从心2019/02/27 19:12:31回复
  13. 鸡同鸭讲的两个人,校长自恋啊……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18 12:51:13回复
  14. 不在一个频道也就算了,最神奇的是还能误打误撞的聊的很认真,对陆校长的自我感觉提出赞扬哈哈哈

    听夏2019/04/05 22:39:46回复
  15. 我觉得陆必行这话都快说成明示了,攒缘分遇上了你,缘分=你

    云层2019/05/21 08:28:27回复
  16. 林静恒方才还在反省自己是不是太纵容了,这会又把这念头踩在了脚底下,转眼就忘了他是怎么想把陆必行吊起来打的,恨不能把对方想要的一切都捧上来。
    他要是想要你,你也给吗?林上将

    染柒2019/06/19 22:03:21回复
  17. 确实怪怪的,哈哈哈

    匿名2019/06/26 22:45:10回复
  18. 哈哈哈哈想到严山牙子的加一
    都是靠想象力把自己掰弯的

    顾昀我老公2019/07/05 13:41:41回复
  19. 笔芯靠脑补把自己掰弯…
    哈哈哈莫名可爱

    苏沐晚2019/07/15 12:38:04回复
  20. 如此脑补……
    也难怪文案里说的是二百五攻了´_>`

    老温的核桃2019/07/18 11:22:25回复
  21. 哪里怪了,不就是赤果果的调戏你吗?

    花花2019/07/21 12:23: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