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伟大的新星历纪元

以前, 自卫队没有层级, 也没有管理——这帮人都听臭大姐的,臭大姐说“走, 来几个兄弟打架去”, 充当小弟的就扛起家伙跟着走, 是个自由散漫的打手团。

但乌合之众中,也能长出天然无污染的野心, 即使是羊群里, 也总会有头羊越众而出,抓住一线曙光, 鼓动着众人跟着他奔向前路。

当初, 是周六纠集了一帮小弟, 跟着陆必行一起构架起了整个基地的能源系统,现在,也仍是他趁热打铁,组建起了真正的自卫队。

陆必行匆匆出门找林静恒, 回程由于能源不足, 稍微耽搁了一段日子, 在这短短一周的时间里,周六牵头,给自卫队规划了编制,他跟学生们提出自己的想法,四个学生分头从陆必行的电子图书馆里帮他查阅资料,最后东抄西借, 拼凑了一个《基地自卫队管理条理》。

有了构架和雏形,显得很像那么回事了。

当然,以上种种,并不能打动林上将,在林静恒看来,所谓的“自卫队”,依然比过家家强不到哪去——蚂蚁众志成城,也能挖出引人注目的地下城堡,生物学家们惊叹这些小东西竟然会造出这样的奇迹,并著书立传,让人们看了偶尔为之感动。

然而那又怎么样呢?“奇迹”和感动过后,依然抵挡不住一场大雨。

“我们每天练兵六小时,先熟悉机甲操作,定点巡逻,以后怎么办我也不太懂,都听你的。”周六带着他的训练小组和陆必行他们一起进入基地,兴致勃勃地跟在陆必行身边,张牙舞爪地描述着自己的宏伟愿景,也许是他刚刚当上自封的自卫队长,有了点自信,也许是桃色八卦听多了,对林静恒少了点距离感,他还胆大包天地跟林静恒交流了一句,“林将军,你以前在那个什么……什么要塞,也是这样吗?”

林静恒拎着湛卢,无动于衷地回答:“不,联盟职业太空军不执行任务阶段,每天训练时间要达到十小时,这是军委统一规定的。”

“统、统一规定?”周六面有菜色,“那就是可以自行放水的意思吗?”

“大概吧,”林静恒淡淡地说,“我也觉得他们没少放水,否则不至于这么不堪一击。”

陆必行问:“白银十卫呢?也按标准执行训练计划吗?”

“不,白银十卫睡眠时间六小时,三餐、内务及休整三小时,非特殊情况,没有其他休息时间。”林静恒头也不回地越过他走向行政楼,“毕竟,域外海盗这么多年也没休息过。”

林静恒这番话,其实是让周六别再白日做梦的意思——与出身良好、营养均衡、从小受到正规军事教育的联盟军比起来,这倒霉基地里出产的都是先天不足的豆芽菜,联盟军尚且溃不成军、生死不明,这些豆芽菜居然企图随便喊两句口号,灌几口鸡汤,就从孬种变成英雄。

这不是开玩笑吗?

不过因为不想当面打击陆必行,林静恒这番表述比较委婉,周六是个粗人,一时没能适应这种沃托风格的拐弯抹角,还下意识地摸出个人终端,戳着计算器算白银十卫的训练时间。

“你听明白了吗?”陆必行用肩膀撞了他一下。

周六有点无措地说:“大概……他是说我们训练时间不够吗?”

陆必行信口开河,把林静恒的意思曲解了一百八十度:“林将军的意思是,如果你们能按着白银十卫的标准要求自己,他就会帮你们练兵。你知道白银十卫吗?”

周六摇头。

“白银十卫是真正的联盟精兵,没有解散的时候,他们驻扎在白银要塞,星际海盗不敢进犯八大星系一步,十几年交战,从无败绩,是八大星系的保护伞。你说怎么样?”

周六的眼睛被他越说越亮。

陆必行拍拍他的肩,像个兜售壮阳药的邪教份子,压低声音问:“你们想变成新的白银十卫吗?”

周六的理智摇摇欲坠:“可是……可我们就是一群瘪三啊。”

“没有可是。”陆必行的表情严厉下来,斩钉截铁地说,“你没听说过那句古谚吗?‘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往前走,别回头看,联盟认为你是瘪三,你就是瘪三吗?沃托都打成马蜂窝了,你的价值观怎么还停留在旧社会?”

周六被他忽悠完,好似一管鸡血直接推进了大动脉,上了弦似的,转身就跑,连臭大姐为什么没和林将军一起回来的事都忘了问。

陆必行稳重地走了几步,脚步越来越快,迫不及待地追着林静恒跑了。

林静恒刚摆脱魔音穿耳的陆校长,一进行政楼,又迎面碰上了虎视眈眈的独眼鹰。

关于陆必行诡异的身体情况,林静恒正有一肚子疑虑,一见独眼鹰,连忙叫住他:“正好,陆兄,我有话问你……”

“我没话要告诉你。”独眼鹰正在气头上,话都不听完就给撅了回去,“姓林的,我以前只知道你是一般的卑鄙无耻,没想到你能卑鄙无耻到这种地步!”

林静恒十分莫名其妙:“怎么,我睡觉梦游,踩你尾巴了?”

独眼鹰说:“我绝对不会把我儿子交给你,你死了这条心!”

关于陆必行的身世,他们两人已经心照不宣,各有默契,林静恒不知道老波斯猫这会发的哪门子狂犬症,也懒得跟他分辨,当下冷笑一声堵了回去:“你说了算吗?”

就在这时,陆必行急匆匆的脚步声赶来,老远就听见这二位冤家路窄:“爸,他出去这一趟很辛苦,你别打扰他休息!”

独眼鹰:“……”

林静恒感觉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再听陆必行说一句话,脑浆都能迸出来,连忙望风而逃,逃之前还没忘了给独眼鹰撂下一句话:“你先管好‘你儿子’吧。”

这是赤裸裸的示威,独眼鹰吼道:“我宰了你!”

林静恒轻飘飘地哼了一声,人已经上了电梯,俩人吵了一场驴唇不对马嘴的架,成功地加深了彼此的误会,听着还挺像那么回事!

匆匆赶来调停的陆必行一抬头,就看见林静恒跑得比飞天遁地还快,而亲爹朝自己张开了血盆大口,他见势不妙,连忙朝独眼鹰飞了个吻:“爸,好久不见,我非常想念您!”

说完,他一边持续想念,一边不等独眼鹰回话,撒丫子跑了。

林静恒过五关斩六将似的躲开了那对父子,下到地下室,把休眠的湛卢挂在了已经修整完毕的重三上,让他自行重启,然后来不及坐下喝口水,就直奔地下私牢。

臭大姐斯潘塞已经在暗无天日的地下牢里住了一个月,除了送饭的机器人,连只耗子也见不到,身材越发弱柳扶风。

乍一看见活人,他充分显示出了一个星际走私贩的英雄气概——臭大姐屁滚尿流地扑到林静恒脚底下,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声泪俱下地开始嚎:“四哥!我知道错了……我反省了一个多月,我不是东西,我对不起独眼鹰,对不起兄弟们啊,要不是为了我这基地里的老老小小,我一定千刀万剐给他们偿命,我……嗝。”

林静恒不愿意动手跟他拉拉扯扯,于是拿出枪顶住了他的头。

臭大姐立刻松手后退,冲他挤出一个讨好的笑,决堤的鼻涕顺着豁牙流进了嘴里。

林静恒:“说人话。”

“四哥,”臭大姐平静了一点,低声说,“这是什么世道啊?人在沙漠里走的时候,尿都不舍得倒的,我好歹比一泡尿有用啊……不然您说怎么办?我可以跪下,跪下给诸位磕头赔罪,这也不行,你们可以去挖我家祖坟啊。我们家一直都在地下航道上,好几代人了,我那个……父母叔伯什么的都在!只要您解气,怎么都行!放我出去吧,我出去以后,鞍前马后,绝不乱说话,乱说一句,您把我打成藕!”

饶是林上将见多识广,也很少能收到“挖祖坟”的盛情邀请,斯潘塞先生的字典里恐怕是没有“羞耻”二字。他眼角跳了一下:“你有什么用?”

“我在海盗里有眼线。”臭大姐煞有介事地说,“真的,不骗您,早年间我捡过一个鸟人,人头鸟身,会飞,穿上衣服又跟人一样,我救过他,他现在在星际海盗手里,这次海盗入侵八星系的消息就是他传给我的。”

林静恒心里一跳,脸上却一丝没带出来:“你再放屁,我现在就让你变成藕。”

“别、别啊!我没胡说!”臭大姐急赤白脸,“四哥你没见过会飞的鸟人,所以不相信是吧?我告诉你说,早些年,黑市上很流行人形异宠,断子绝孙的走私贩们到处去弄些残障儿,祸害成不人不鬼的样,卖给那些有神经病的富人,人头鸟身一点也不稀奇,还有人头蛇……”

林静恒打断他:“我知道什么叫人形异宠,人形异宠根本不能生存,就是个营养箱里的盆景,你糊弄谁呢?”

臭大姐冲他露出一口璀璨的门牙:“唉,四哥,这就是您不懂了。您想想,现在这年月,星际旅行跟玩一样,区区一个人体嫁接技术,算什么?真要搞,没有搞不出来的,大家都不搞而已。”

“联盟不搞,是因为什么伦理问题、又违法又什么的,我们也不搞,那是为了赚钱——死得快才卖得快嘛,弄一个活他妈好几百年,那么多货卖给谁去?再说营养箱维护、给人形异宠的专门营养膏,这块收入不比卖宠物赚得少,傻子才砸自己饭碗呢。”

林静恒矜持地冷笑一声:“你们还懂微观经济学。”

“不懂,瞎说。道理总归都是一样的。”臭大姐一低头,顿了顿,他继续说,“但是后来有人破坏了游戏规则,有个傻逼,可能是哪个对人形异宠走火入魔的有钱人吧,闲的没事,大概是非要显得自己与众不同,花了好一大笔钱——具体多大我不知道,只知道是个天价,找了一波人,给他做人体嫁接技术,叫‘女娲计划’。”

林静恒一掀眼皮:“女娲?大言不惭。”

臭大姐连忙奉承:“谁说不是呢!可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虽然科学技术在飞奔,但是钱才决定科学技术向哪个方向飞奔,这个项目最后成功了,他们造出了一批能正常生活的人形异宠,甚至能保留人类的大脑,那个鸟人就是这么来的。”

“鸟人,”林静恒鬼使神差地问,“他叫什么?”

“啊?”臭大姐没听明白,“鸟人叫什么?鸟人……就、就叫鸟人啊,一个宠物……”

林静恒打断他:“然后呢?”

“我刚才说了,他们这是破坏规则,你有本事,可以自己多吃一口,但你不能砸人饭碗,是这个道理吧?这事——这个女娲计划,后来走漏了风声,人形异宠爱好者们疯狂追捧,同行呢,又觉得他们是砸人饭碗的死敌,其他人眼馋技术,想跟着浑水摸鱼,那可真是,感觉全世界都在追杀他们……最后执行女娲计划的这帮人一个都没躲过,全部被人灭口,成功的实验样本也被付之一炬,只有那个鸟人碰巧运气好,活下来了。”

林静恒一针见血地问:“他怎么碰巧活下来的?这个女娲计划又是怎么泄密的?”

这回,臭大姐没有立刻回答,目光微微躲闪了一下。

林静恒的手指抚过激光枪的枪口,臭大姐明显瑟缩了一下,嗫嚅着说:“那个鸟人,原来是个没人要的残障孤儿,还有好几个兄弟姐妹,几个人都有问题,有个黑作坊福利院养了他们一阵,发现没什么油水,花钱治病划不来,就给一起被卖到了实验室。除了这个鸟人,其他人都没成功,有两个死在实验室了,剩下的两个做成了,但都是不能离开营养箱的人形异宠,实验室打包卖到域外黑市上去了。”

林静恒立刻追问:“你怎么知道?”

“地下航道上的人都要靠我的补给站,女娲计划也好、补天计划也好,都瞒不过我,”臭大姐迟疑了片刻,才说,“我当时有点好奇,去看过一次,大家这么多年合作,他们不好拒绝……”

“你发现了那个鸟人,趁人不注意,还和他交流过。”林静恒说,“你怎么和他交流的?懂一点唇语,是吧?那个鸟人是你偷偷带走的。”

“我……我就是喝多了,当时没想那么多,”臭大姐用力抹了一把脸,“他告诉我,他那两个幸存的兄弟姐妹被一个星际海盗里的大人物买走了。他想去找自己的亲人,央求我带他去域外黑市,我看他重情重义,一时热血上头……”

“滚你妈蛋,少跟我来这套,”林静恒刻薄地打断他,“地下航道的过路费按利润抽成,当我不知道么?人形异宠生意是你最大的收入来源,最怕破坏规则、借刀杀人的人是你吧?”

臭大姐脸色有一点难看:“这……这您这话说得也太……”

“你把鸟人带到了域外黑市,按着他的意愿,卖给了那个星际海盗,你知道他是谁吗?”

臭大姐连连摇头:“域外黑市里打听别人身份是大忌,但是热衷于买人形异宠的人不多,所以……”

“你带他到黑市展览,等女娲计划彻底被炸出来、实验品都被销毁,才把他卖给海盗,以‘女娲计划’唯一的幸存者为噱头,卖了个好价钱,那个鸟人还对你感恩戴德。天下奸商那么多,斯潘塞先生,你能在里面拔个头筹,怪不得活得长。”林静恒用激光枪口敲了敲臭大姐的脑门,“后来呢?”

臭大姐期期艾艾地说:“后、后来……后来有将近三十年吧,我一直也没见过他,卖他的时候,我跟人说过,这个东西聪明懂事,绝无仅有,而且他是实验室里培养出来的,熟悉营养箱技术,熟悉人形异宠的营养膏配方,买一个他回去,一本万利,以后照顾家里的异宠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地花钱找人……”

林静恒一节一节地掐着自己的手指关节——源异人背着人养人形异宠,不太方便大张旗鼓地请人来售后,自己私下里做过不少实验,大概也都以失败告终了,鸟少年等于是他的异宠饲养员,怪不得能自由出入。

“普通人形异宠,就算照顾得再精心,能活两三年也不容易了。当年他的亲人们大概都被他亲手送终了,”臭大姐低声说,“我没想到他能在海盗身边活这么长,那天带人去域外黑市换货,在一个拍卖场里见了他……他不会说话,不认识字,也不懂手语,那个海盗大概觉得自己就是带了一只鸟出门吧,我没想到他居然还认识我。我经过的时候,他故意踩了我一脚,蹲下来给我擦鞋,趁机用唇语告诉我两个月以后,海盗要进攻第八星系。”

林静恒问:“女娲计划是什么时候的事?”

“应该是三十多年前,”臭大姐努力回想片刻,“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大清楚,唔……但是我发现的时候他们实验已经成功了,差不多应该是……二十八年前的事。”

林静恒:“出资人是谁?”

“这个真不知道,”臭大姐说,“这件事……好吧,是我捅出来的,但是之后就不可控了,我没敢再往里搀和,最后灭口灭得那么干净,我怀疑也有那个神秘出资人的份。”

林静恒沉默片刻。

臭大姐觑着他的脸色,趁机说:“我对那个鸟人有恩,那些海盗不知道,他可以当我的小线人,您放我出去,我有办法联系……”

林静恒用十分古怪的目光看了看他,转身走了,把臭大姐的喊叫声隔在了私牢里。

群星之间,无耻、肮脏、下流、怯懦的土壤太辽阔了,偶尔长出一株奇葩,也都未必有好下场。

这就是伟大的新星历纪元。

林静恒连上了湛卢重启的精神网:“重三怎么样?”

“适应性良好,”湛卢回答,“能源十分充足。”

“那就好。”林静恒通过精神网,覆盖上整个基地,“二十四小时之内我会赶出测绘图,准备构架远程通讯,源异人一去不回,阿瑞斯冯必然会有反应。”

湛卢:“是,先生。”

林静恒坐着电梯直达行政楼客房,听见那闹着玩似的自卫队吹哨集合,开始组织体能训练。

并不知道他们还剩下两个月……也许连两个月也没有了。

分享到:
赞(10)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挖祖坟的邀请……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沈韵2018/10/27 12:33:17回复
  2. 那个出资人应该是独眼鹰了

    阿藏2019/01/10 12:45:51回复
  3. 我的马鸭,总觉得比心那个基因、骨龄对不上的事儿跟女娲计划有关系

    匿名2019/02/12 08:57:1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