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这是个圈套!

书上说, 索多的小行星带是个稳定的行星带, 陆必行方才险象环生地躲过了一个迎面撞过来的星子,又差点被来源不明的粒子流撞个正着:“随意变道是要被拘留的!”

他走钢丝似的避开两颗相撞的星子, 灰头土脸地从碎石中呼啸而过:“我回去一定要投诉《死亡沙漠生态实录》的作者, 为什么没有标明‘本故事纯属虚构’!”

小机甲一多半的能量都用在了防护罩上, 陆必行一丝神也不敢走,速度低得仿佛在宇宙中爬行。而尽管这样, 这仍是他操作过的最难的电子游戏, 要命的是,他还只有一次机会。为了提神, 陆必行在机甲里播放了一支最闹腾的电子舞曲, 音效非常炫酷, 足够烦死十个林静恒。

然而随着他深入小行星带,陆必行虽然把机甲开成了移动的KTV,脸色却越来越凝重。

这种地方,为什么会有跃迁点?

炸毁跃迁点这种事, 就他认识的人里, 没有第二位敢这么干了, 可如果真的是林,机甲北京根本没有那个规模的武器库存量,他用什么炸的?脑电波吗?”

乱窜的能量波动越来越密集,陆必行意识到自己已经接近被炸毁的跃迁点了。

他非常小心地绕过一颗直径上百公里的大星子,用防护罩硬扛住了暴风雨似的星子碎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

大星子顺着轨道呼啸而去,他的视野豁然开朗。

陆必行心口重重地一跳。

那是一片惨烈的坟场, 数不清的机甲残骸飘荡在真空中,时而被狂风似的星子卷过,尘埃一般四起,再自行摸索出新的旋转轨道,在索多的引力影响下,缓慢而死气沉沉地漫步着。

透过精神网,陆必行甚至能看见一两具完整的人类尸体漂浮在真空中,像是凝固的蜡像——源异人下令紧急跃迁的时候,要求无战斗力的机甲卸下剩余能源,让给有效战斗力,这道命令并不是让不参与跃迁的人原地待命、等待战友凯旋,而是无情地抛弃了他们。

要知道机甲维系防护罩、变换轨道、躲闪不明飞行物、发射武器等等,全部需要很强的动力,也就是能量。

没电的机甲只是脆弱的太空漂浮物。

跃迁点被炸毁,剧烈的能量波动让小行星带动荡不安,而这里可是死亡沙漠。

一个毫无防御和躲闪能力的“太空漂浮物”,被遗弃在死亡沙漠中间,等于死路一条。

运气好的,很快就和机甲一起粉碎在星子撞击下,一了百了,运气不好的,则会眼睁睁地看着同伴们一个一个地被死亡沙漠吞噬,而自己被困在一个不能躲也不能动的机甲里,惶惶然地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就像是被活埋。

受不了这种恐惧的人往往会崩溃,最后的结果就是自己跳出机舱寻一个痛快——也就是陆必行邂逅的那几具全尸。

而陆必行抵达的时候,这地方已经没有活物了。

陆必行脑子里“嗡”一声,好像有一根绷紧的弦骤然断了,一路上自己跟自己聊了几百万字的喉咙突然失声,好半晌,他才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扫……替我扫描……”

机甲上的扫描任务发送一半,后面跟着一串闪烁的省略号,等待着他的下文。

“扫描……机甲北京的通讯端口……或者残骸……”

机甲并没有智能核,尽管精神网与主人相连,除了冰冷的人机匹配度,并不能感觉到任何剧烈起伏的情绪,一丝不苟地执行了扫描任务。

陆必行机械地坐在原地,有东西朝他撞过来,他就下意识地躲开,心里一个完整的念头都没有,心跳好像被什么东西拖得极缓。

不知过了多久,机甲突然“嘀”一声轻响,陆必行激灵一下。

“无法匹配。”

陆必行一口卡在喉咙里的气呼出来,方才几乎要暂停的心跳脱缰野马似的狂飙,几乎要破胸而出,冷汗顺着他的后脊流了下去,非常痒——无法匹配的意思是,机甲北京……林,不管是死是活,至少不在这片坟场中。

陆必行闭上眼睛,迅速定了定神,开始着手分析“坟场”里的残骸。

通过标识判断,这些残骸应该是来自凯莱亲王卫队,而依照机甲残骸的数量来看,至少曾有上百架、甚至更多的中型以上战斗机甲曾聚集在这里,这是一支荷枪实弹的海盗战队。

战队中,一部分机甲机身破碎,只剩残骸,死于极强的能量冲击,应该是被爆炸的跃迁点波及,而剩余一部分损坏的机甲则相对完整,多数毁于物理撞击,它们的共同点是……

全部卸载了能源系统。

所有信息凑在一起,已经足够陆必行拼凑出一个大概的前因后果——林静恒为什么突然跃迁离开地下航道,为什么跑到这里,又是用了谁的导弹引爆的跃迁点。

陆必行一拳砸在机甲舱门上,简直想说脏话,可惜实在不太会说,只好紧紧地咬住牙关。

一群海盗追捕一个人,用导弹能埋了他,不需要太多的能量,所以拆卸能源,必定有别的用途,什么事需要这么多能量?

陆必行能想到的,只有紧急跃迁。

也就是说,林静恒用某种方法引爆了跃迁点,而在此之前,他惊险地完成了一次跃迁,躲开了跃迁点爆炸的波及,之后,幸存的星际海盗必然是定位到了他的跃迁点,追踪过去了。

这附近没有记录在案的跃迁点坐标,林静恒选择的跃迁点很可能是他自己发现的,而海盗们之所以能追过去,代表那个跃迁点距离很近,至少可以被扫描到。

陆必行抿了一下干涩的嘴唇:“扫描附近跃迁点。”

机甲沉默片刻,依旧回答:“无法匹配。”

陆必行:“该死!”

他忘了,林用的是湛卢的精神网,覆盖面积比小机甲大太多……追捕他的海盗很可能也有重甲!

陆必行全身的血仿佛都在逆行,手指冰冷得几乎不灵活了。

周六那句“有些事是不能等的”不合时宜地回响在他耳边,剧烈抖动的心脏抢占了肺部空间,他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一个念头突然无中生有而起,顷刻打碎了他所有的逻辑进程。

他想:“来不及了怎么办?”

那么当时在基地,他往自己身上植入非法芯片时,林脸色煞白,差点动手打他的那一次,恐怕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陆必行的同理心非常强,遇到一些事,他经常会自然而然地设身处地,转到别人的视角。然而此时,他却不敢沿着这个思路去细想林静恒的心情和处境。

那个人所有的感情都不曾宣之于口,沉默、克制、内敛,只有气急败坏的时候才流露出一点端倪,没来得及消化,他就独自一人离开了基地。途中察觉到危险,他悄无声息地一力担下,独自面对一支穷凶极恶的海盗战队,把他们引入死亡沙漠。

基地正在因为度过了高能粒子流的洗礼而彻夜狂欢,而他一个人在这里,甚至连一点内网的信号也接收不到……

这些念头像循环往复的病毒,反复在他意识里游荡,人机匹配度剧烈震颤,机甲向他发出了警报。

感情丰富的陆校长光凭想象,心都快疼碎了,然而他脑子里那出“新星历四大悲剧” 之一的男主角本人,此时却正准备磨牙吮血。

跃迁点另一头,源异人正准备回航。

成功引爆一号机,短暂的兴奋过后,源异人身边的气压重新低了下去——这一趟着实损失惨重,一点地下航道的端倪都没摸到,而他手上整整一个机甲战队,尽数折损,对方竟然只有一个人,他甚至没来得及弄清那人的身份。

回去怎么跟凯莱亲王交代?

凯莱亲王阿瑞斯冯偏激多疑、喜怒无常,变态如源异人,想起他也会起一身鸡皮疙瘩。

但凡手里筹码稍微多一点,源异人简直都想自立门户。他焦躁地站了起来,困兽似的在原地来回踱步。

就在他阴晴不定地思前想后时,突然,重甲上的秘密通道被人触动了。

人在重甲上,即便连着重甲的精神网,意识也很难覆盖到所有的地方,就像一个人无法时刻关注自己的每一根汗毛在往哪边倒一样。

源异人吃了一惊,眯起眼调动起精神网,集中精力往他的秘密通道看去,随后,他后脊骤然一僵,赫然看见那本应跟一号机一起灰飞烟灭的小翠鸟正冲向他的秘密实验室!

一股难以形容的战栗顷刻顺着源异人的后背爬了上去,那一瞬间,他几乎感觉到了恐惧。

小翠鸟是不可能从一号机上直接飞过来的,除非他是幽灵。源异人用力揉了揉眼,透过精神网,他亲眼看见那小畜生全须全尾地穿过狭长的走廊,往更黑暗的地方跑去。再一抬头,定位器毫无反应!

这是个圈套!

一号机爆炸……不,甚至引他们跃迁至此,都是个圈套!

源异人一把拍下机甲内部一级警戒命令,不祥的尖鸣在重甲内回响:“检查备用机甲收发站,快!”

“大人,收发站附近受损,无法检测。”

源异人暴怒:“受损为什么不早来报!混账,混账!被人混进来了都不知道,都给我集合起来,搜!人工搜!”

重甲上的海盗们迅速集结完毕,兵分三路下了机甲收发室。

人是不敢直面机甲的,他们全副武装,开着装甲车来到了寂静无人的备用机甲收发站,旁边是成群的机甲,巨大的凶器们列阵于轨道两侧,居高临下地凝视着他们,压抑极了,落针可闻。

海盗们停下来,谨慎地搜索着机甲群里的异类……

突然,警报声响起,为首的海盗狠狠地一颤:“小心,退后!”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一个非常隐蔽的角落里,一台毫不显眼的小机甲冲着海盗群举起了导弹发射器——它上面还有最后一枚导弹。

机甲上装的导弹是星际级别的武器,落到地上能炸毁一个城市,与之相比,所有的装甲都是渣。

海盗们吓疯了:“退!快退!”

“离开这里!”

“不行!收发室的门关上了!”

“他拿我们当诱饵,源异人我操你全家——”

“救命!”

源异人并未露面,而是通过机甲精神网全程监控,比他派出去的倒霉手下更先一步察觉到了机甲北京所在,眼见北京举起了导弹发射器,确认那个人在小机甲上,源异人才不管诱饵死活,利索地关闭了通往机甲收发室的所有通道,上锁后,将备用机甲收发室整体从重甲上卸载了。

下一刻,机甲北京上的导弹发射,整个机甲收发室都被打穿了,上面所有的人无一幸免于难,而与此同时,收发室从重甲上彻底脱离,重甲回头给了它两颗导弹,无数停靠在其间的机甲灰飞烟灭,炸成了一朵灿烂的烟花。

源异人双目充血:“见鬼去吧!”

解决了心腹大患,源异人带着血色的目光转向那吃里扒外的小翠鸟,小翠鸟已经闯进了秘密实验室,焦急地拍打着每一个营养舱,他还不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那个可怕的灰眼睛男人想毁掉这架机甲。

营养舱里大部分都是半人半兽的怪物,它们大多已经没有了起码的人性,一脸心如死灰,麻木地靠着营养舱苟延残喘,小翠鸟一路拍打过去,停在了角落里——那是一个最大、最干净的营养舱,里面有一个女孩,金发碧眼,漂亮得像古画上的天使,她的身体保存完整,浑身赤裸,后背上嫁接着一副巨大的双翼,生着雪白的羽毛。

即使强行长了翅膀,人类的骨骼也根本不可能飞,制作她的人大概只是出于扭曲的审美,沉重的双翅压得女孩脊柱畸形,根本连站都不能久站,勉强靠在营养舱一角,用翅膀遮体,露出的纤细四肢上满是被蹂躏过的痕迹,然而透过透明的玻璃门,她还是冲着鸟少年挤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

鸟少年焦急地叽喳乱叫了一会,爬上营养舱,蛮力砸开了门锁,想要把女孩拖出来。然而他虽然没有羽毛,却长了鸟骨,只有不到正常人一半的重量,那女孩却是标准的人体,还要加一副重量快赶上她本人的翅膀,直接把鸟少年压趴下了!

女孩声音很微弱,却还能说人话:“出了什么事?”

鸟少年:“啾!”

“我听不懂,”女孩伸手去推他,“有危险吗?有危险你快逃,不要管我,你背不动我的!”

鸟少年浑身的骨头都在颤抖,一瞬间脸涨成了紫红色,筋骨和经脉仿佛要刺破皮肤,他大喊一声,竟然摇摇欲坠地背着女孩站了起来,一步一挪地往外走去,走出不过十几米,又踉跄着倒下,然后重新艰难地爬起来。

女孩冲着他的耳朵说:“你会被他们抓住的!”

可是鸟少年全身的血管都快要爆开,耳朵里充斥着动脉剧烈震颤的声音,几乎没听清她的话。

就在他快要接近出口的时候,实验室里突然亮起红灯,所有的门全部上锁。

鸟少年失色,跪在地上,爬着往回转,想去找他曾经带林静恒走过的秘密通道。

冰冷的脚步声突然传来,鸟少年好似被冻住了一样,僵在了原地。

营养舱闪烁的荧光中,源异人脸色阴沉不定地走了过来,硬底的军靴踩在地上,发出“哒哒”的声音,他手里提着一把激光枪。

“非常感人,”源异人轻轻地用脚尖抬起鸟少年的下巴,“粗糙的实验室里也有长出温情的土壤,还有什么比这更像诗歌的吗?”

鸟少年和长着翅膀的女孩面如死灰。

源异人看着鸟少年,摇摇头:“他们把你献给我,告诉我你是当年‘女娲计划’里硕果仅存的杰作,那一批所有样本都被人毁了,技术失传至今,你那么珍贵……我也一直拿你当宝,我甚至允许你在机甲上走动。”

“可是每一次考验来临,你都让我失望,真是养不熟啊。” 他用枪口磕了磕鸟少年的额头,随后一把抓起了女孩的脖子,“再名贵的宠物也不能咬主人,懂吗?”

源异人的手指陡然收紧,女孩拼命挣扎起来,鸟少年被源异人一脚踩在地上,乌龟似的滑动着四肢,绝望地看着女孩的挣扎越来越微弱,嘴里发出啼血似的尖叫。

源异人纵声大笑,就在这时,他整个人突然一僵,一道激光干净利索地打穿了他的大脑。

骤然摔在地上的女孩剧烈地咳嗽起来,鸟少年难以置信地抬头望去,只见一道被撬开的暗门外,林静恒漠然地收起激光枪。

“不知道什么叫机甲远程驾驶,傻逼。”林静恒看也不看他们一眼,拎起源异人的尸体,十分不尊重地上下搜了一遍,从他胸口处挖出了这架重甲的机甲核,“接管精神网。”

海盗们无知无觉中,重甲的权限换了人,林静恒随即下了第一个命令,跟在重甲身边的小机甲们还没来得及检修完自己的损伤,尖锐的警报声突然一起响了起来,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已经被重甲上发射的导弹群扫了出去,海盗们恐怕至死也想不通,为什么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会被自己的顶头上司痛下杀手。

“终于干净了。”

至此,凯莱亲王手下第一大将,源异人的机甲战队全军覆没,连个渣也没剩,重甲的精神网给强弩之末的林静恒带来了极大的负担,他实在是走不动了,干脆在实验室门口席地而坐,整个人身体一松懈,意识立刻开始模糊。

就在这时,湛卢突然发出警报:“先生,检测到……”

林静恒耳鸣太严重,实在没听清他后边那句说了什么。

一个隐藏在重甲精神网里的病毒程序突然被激活——那是源异人最后的幽灵。

尸体的脑干部位植入的芯片被激活了。

地上的尸体突然直挺挺地站了起来,头上还顶着贯穿的枪伤,整个人像一具僵尸,没有思想,没有意识,只会不分青红皂白地杀戮,端起激光枪四下狂喷。

长着翅膀的女孩首当其冲,整个人仿佛一朵炸开的血花,横飞了出去。

鸟少年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与此同时,重甲启动了自爆程序!

湛卢立刻化身防护罩挡在了林静恒面前,林静恒抽动了一下,勉强爬起来,冲那鸟少年伸出一只手。

鸟少年却只是看了他一眼,猛地扑了上去,与林静恒伸出的手擦肩而过,他扑到了源异人枪口上,用心脏抵住了激光枪口,活体打印的心脏炸开,在整个实验室里掀起一层腥风。

小范围的爆破让凶器一样的尸体分崩离析,半个芯片飞了出去。

鸟少年残破的头颅落在林静恒脚下,眼睛仍睁着,仿佛在看着他,又仿佛在看向遥远的星空。

林上将,那双眼睛像是在说——你很强,但生命是有尊严的。

“先生,机甲自爆程序启动,我的防护罩撑不了几分钟!”

林静恒的手悬在半空,却仿佛仍然没有回过神来。

湛卢的防护罩越来越微弱,他当机立断,用最后的能量化成了一个生态舱——和当年陆必行捡到的那个如出一辙,不由分说地将林静恒整个人包裹了进去。

陆必行被机甲的警报声惊动,猛地一抬头。

对了,精神网!

他像个饥不择食的秃鹫,逡巡过整个机甲坟场,所有尚有微弱人机反应的机甲端口全被他接了进来,“缝缝补补”,勉强将小机甲上的精神网覆盖范围放大了十几倍。

他心急如焚,在一次又一次“无法匹配”的结果中仍不肯放弃,变换着角度反复重复搜索操作。

第九十六次操作时,借着断断续续的信号,陆必行终于找到了一丝端倪。

他立刻启动了紧急跃迁!

然而刚刚完成跃迁,迎接他的却是一场惊天动地的自爆,陆必行将机甲速度拉到了极致,防护罩发出尖鸣,他低骂了一句,正要撤离。

就在这时,一个眼熟的生态舱进入了视野。

陆必行瞳孔骤缩,想也不想地逆着硝烟冲了上去,强行捕捞。

分享到:
赞(11)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呜呜呜心疼

    匿名2018/12/21 01:08:5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