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细想起来,还挺带感

机甲在两个跃迁点之间传送, 是走正常通道, 有跃迁点支撑,机甲本身耗能较低, 只要驾驶员别因为跃迁掉线, 一般也不会给机甲上的人造成太大伤害。

“紧急跃迁”就不大友好了, 那是从某个不在跃迁点辐射范围的地方,以机甲自身的高耗能、高损伤为代价, 强行连通某个已知坐标的跃迁点, 把机甲生拉硬拽过去,极其野蛮、极其没有人性——通常只有疯子才这么干。

林静恒炸掉“惊喜”, 除了把跃迁点当成地雷外, 也是为了把海盗困在这个小行星带里。

他赶在导弹之前, 堪堪穿过“惊喜”,来到小行星带更深处的另一个跃迁点——这就是他九死一生在小行星带里摸索出来的暗道,可惜测绘图还没画完,今天要报销在这里了。

“湛卢, ”林静恒指了指昏迷的鸟少年, “取出他身上的定位器和窃听器。”

“无法取出。”湛卢扫描过后, 回答,“这位先生的心脏是‘活体打印’出来的人造器官,器官本身就是那个定位器,本架机甲的医疗设备中并没有备用心脏可供选择,一旦取出,他会在很短时间内死亡。”

“这不叫‘无法取出’, ”林静恒说,“只是取出来他会死而已。”

“好吧,先生,”湛卢从善如流地换了个说法,“是否杀死他,取出定位器?”

林静恒一顿,跳过了这个问题,答非所问地下命令说:“你想办法屏蔽部分信号,让对方接到定位信号时有一定误差,断断续续,我希望他们认为我正在努力屏蔽定位器,只是效果不佳——学得像一点。”

“恕我直言,先生,”湛卢说,“我希望您以后不要对别的人工智能也提出这么无理取闹的要求,他们可能会死机。”

林静恒凉凉地看了他一眼。

湛卢的军姿站得非常笔挺:“只是个建议。”

科技进步了,但人的反应速度不比许多万年前快到哪去,重甲机尾遭到重创时,源异人根本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只借着机甲的精神网回头看见漫天烟花,通讯器里短时间内乱作一团——然而只是短时间。

域外并不是一个热爱和平的地方,“星际海盗”的名字听起来不像科班出身,但却是足够训练有素。

通讯频道里一乱,所有人立刻默契地安静了一秒,随后极有效率地开始按顺序报数。

“一号机失踪,二到十六号均已坠毁……呲啦……这里是十七号机代为汇报,本机机身损毁严重,防御系统失灵,武器系统自爆风险高,动力系统失灵。”

“十八到二十四号坠毁,二十五号机代为汇报,跃迁点已被炸毁,重复一遍,跃迁点已被炸毁。失踪一号机在爆炸前穿过了跃迁点,现已逃逸。”

“大人,战队阵亡机甲七十六架,另有五十三架完全丧失战斗能力,剩余六十架机甲均有不同程度损伤,我们折损已过半,请您指示,是否撤离。”

源异人猛地抽了口气,扭头望向空无一物的定位器,继而暴怒:“撤离个屁,竟敢暗算我,我要扒了他的皮!整队!集合!把所有人的精神网连在一起,扩大搜索范围,搜查最近的跃迁点磁场!”

凯莱亲王卫队对于星际跃迁的研究,一直是走在联盟前头的,当年袭击仪仗队的时候就露出了端倪,可惜后来那一小撮星际海盗被林静恒收拾了,联盟军委继续高枕无忧,并没有奋起直追。

因此,源异人断然不肯相信,自己手里六十架中型机甲,外加一架重甲,会逮不住对方。

“大人,三个航行日外发现微弱的跃迁场信息。”

源异人从暴怒中冷静下来:“可能是陷阱,远程扫描。”

“没有结果,不能确定对方去向。”

源异人双眉一挑:“试着激发翠鸟身上的定位器,他可能想办法给屏蔽了。”

林静恒在“一号机”上,慢条斯理地吞着一块没滋没味的压缩营养餐,看着脚下的鸟少年整个人突然抽动了一下,好像遭到了电击的心脏病人:“源异人正在试着激发定位器,这个人很有意思,不管你给他什么,他都不会信任你,但是如果你稍微退一步,半遮半掩地引他自己来追踪,只要他自认自己付出了努力,不管得到了一个多么荒谬的结论,他也会深信不疑。这种没有逻辑的自信是谁给他的?”

湛卢有理有据地回答:“著名宇宙歌姬叶芙根尼娅小姐,她的成名曲就叫《相信你自己》。”

机甲里应景地放起了聒噪的音乐。

林静恒:“……”

曾经被热情告白过的将军洗耳恭听片刻,感觉血压都被那吵闹的鼓点打高了,并认为叶芙根尼娅小姐的唱腔像头发疯的野驴。

“关上。”林静恒忍无可忍地说,“别让源异人白费工夫,适当给他泄露一点信息。”

他话音落下,一个微弱的、断断续续的信号出现在了源异人的定位器上,旋即,又好似幽灵一样消失了。

源异人狠狠地一磨牙:“损坏的机甲原地待命,集中能源给能打的,我们准备紧急跃迁!第一,对方精神阈值可能很高,保持精神网连在一起的状态,防止他再次入侵。第二,全体准备导弹发射,跃迁成功立刻动手,不要给他反应的时间,防护罩开到最高!抓住他了!”

林静恒把压缩营养餐的包装袋往湛卢手里一塞:“准备对冲导弹,全速后退,迎接一轮狂轰滥炸吧。”

按照常理,深陷不熟悉的小行星带,在突然遭到暗算、己方战斗力损伤过半的情况下,源异人绝不该贸然追击。

而按照常理,星际海盗已经远离了基地所在航道,损失惨重,林静恒隐蔽基地坐标的目的已经达到,他也绝不该继续诱敌深入,试图以一己之力将还有六十多架机甲的海盗战队赶尽杀绝。

联盟军委也好,乌兰学院也好,都从未教过这样的打法。

然而凯莱亲王卫队也好,林静恒也好,他们都太傲慢了,像见到血就会长出獠牙的妖怪,每个细胞都为硝烟而兴奋战栗。

三十年站在对抗星际海盗前线的林静恒,像个深渊下的看守,这个曾经肩章排满星星的正统乌兰学院毕业生,行事风格却更像个剑走偏锋的星际海盗。

下一刻,海盗舰队集体穿过跃迁点,巨大的能量波动尚未完全扩散开,六十架机甲上所有的导弹发射器全开,上百颗导弹同一时间发射,导弹构成了一个球面,飞向四面八方,几乎没有死角。

人类最致命的武器海啸似的在小行星带里掀起巨浪,跃迁点附近的平稳运行的星子全部被推开,混乱地彼此相撞,又在一道又一道白光中粉身碎骨。

林静恒把一号机速度提到了最高,连发三颗导弹,在不远处与来袭的导弹相撞,对冲的能量在真空中划出了一道无声的圆弧,高能粒子、碎片、星子的尸体暴风雨似的扫过一号机的机身,一瞬间,机身内的仿重力系统无法平衡,活人和尸体一起被甩了出去。

林静恒一脚踹开一具砸在他身上的海盗尸体,命令一号机停止后退,继而利用这一点罅隙逆流而上,几乎是擦着两枚导弹冲进了海盗机甲群。

星际海盗们的导弹是在紧急跃迁前就设定好的,此时,海盗们还没从紧急跃迁的剧烈不适中回过神来,又被自己导弹爆炸的余波和强光震得睁不开眼,谁也没想到对方竟然这时杀一个回马枪。

湛卢:“先生,防护罩破损程度正在不断上升,80%……85%……90%……”

林静恒充耳不闻,向海盗群连发三枚导弹,第一枚导弹打碎了一架机甲的防护罩,第二枚直接击中了同一架机甲的武器库,武器库旋即自爆,与此同时,第三枚导弹撞开那自爆机甲的残骸——

源异人所有精神网连在一起的完美防御顿时出现了一个破口,林静恒直接飞进了空缺地带,瞬间夺过前后两架机甲的精神网。

湛卢:“先生,防护罩完全失效,重启失败!”

源异人瞬间察觉到异状,重甲的粒子炮口对准了他,几乎不经预热就开了火。

两架被入侵的海盗机甲顿时成了林静恒的盾牌,堵住了粒子炮口,源异人险些炸膛,重甲的防护罩被自己炸坏了好大一块。

众多海盗机甲的精神网连在一起,一时彼此掣肘、行动不便,被殃及了池鱼。

源异人吼道:“散开!”

林静恒笑了起来:“别耍小聪明了。”

原本连在一起的精神网,在散开的时候,人机对接口一瞬间出现了无数破绽,林静恒毫不客气地照单全收,一时间,无数机甲群魔乱舞似的混战起来——简直不知道谁和谁是一伙的。

炮火连天里是湛卢冷静的提示:“先生,您心率过高,体温已经超过40°,精神力严重过载,有遭受攻击的风险——”

海盗战队是标准战队,不像臭大姐那个野鸡自卫队,驾驶员一掉线机甲就成无人机——在凯莱亲王卫队中,每一架中型机甲都有三到五个备用驾驶员,一旦精神网权限被夺走,立刻会有两个以上的备用驾驶员同时上线,夺回权限。

一架机甲的反击林静恒或许压得住,但几十架机甲同时反噬,就算是神仙也撑不住。

林静恒冲湛卢一招手,一把拎起鸟少年的领子,转身跳上了停靠在一角的机甲北京。

北京在湛卢潜伏期间,已经悄无声息地充满了电。

林静恒启动北京,同时,在海盗们集体发动精神网争夺战的瞬间,他就自行退出了所有精神网。

一号机甲底座悄无声息地打开,将北京机甲释放出来,与此同时,空出来的一号机精神网被源异人夺走了权限,源异人眼皮也不眨地直接启动了自爆程序。

还不如导弹大的小机甲北京在剧烈的爆炸掩护下悄然靠近了重甲,贴在了粒子炮口附近——那里的防护罩方才损伤过,正好露出了重甲的备用机甲收发台。

然后,北京像个潜行的病毒,悄无声息地把自己注入了源异人的重甲内部。

源异人望着灰飞烟灭的一号机大笑起来,丝毫不顾自己六十几架机甲在方才的战斗中几乎再次折损过半。

林静恒短暂地喘了口气,觉得自己呼吸滚烫得几乎要点着了肺,眼前一黑,胡乱在半空中抓了一把,湛卢一把捞起他:“先生!”

与此同时,鸟少年在小机甲北京上醒了过来。

林静恒:“有没有退烧……”

“先生,阻断抗体正在清扫彩虹病毒,一些不适是机体的自然反应,您的问题是精神力过载。”

他的声音忽远忽近,林静恒一时没听清。

“源异人上百架机甲的中型机械战队,目前只剩下二十六架,其中一部分甚至难以支撑一次紧急跃迁,重甲武库炸毁了一半的防护罩,可以说对方目前已经没有战斗力了。”湛卢说,“您需要休息。”

林静恒听清了最后一句,然后他说:“不。”

湛卢:“……哦,第一百二十四个。”

“我要杀了他。”林静恒几不可闻地说,“他……他毁掉了陆信留下的惊喜。”

湛卢沉默了片刻:“先生,‘惊喜’跃迁点是您自己炸的。”

“是啊,”林静恒缓过一口气来,推开湛卢自己站稳,“那又怎么样,总得有人为此付出代价。”

他就是这么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事后再把所有牺牲都算到对方头上的混蛋。

林静恒大概是烧糊涂了,思绪有一瞬间不受控制,漫步到了不着边际之处,突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说:“独眼鹰当年不肯把他交给我……挺明智的。”

“湛卢,如果你的精神网全开,北京上的能量能支撑多久。”

“先生,三分钟左右。”

三分钟……重甲不可能像一号机那样,让他关门放毒,重甲太大,内部结构也太错综复杂,三分钟,启动重甲自爆程序都未必够用。

林静恒沉吟片刻。

已经清醒过来的鸟少年惊惧地看着他的侧脸,悄无声息地靠近了停泊的机甲舱门,趁人不注意,猛地跳起来撞碎了紧急安全阀,一瞬间手动打开了舱门,飞了出去。

湛卢:“先生……”

林静恒面不改色地关好舱门:“没关系,再给源异人一个惊喜。”

陆必行紧赶慢赶地来到了小行星带外,震惊地看着眼前的“死亡沙漠”,在机甲近乎咆哮的警告声中,他自言自语地说:“他是不是参加过‘星际自杀队’之类的神秘组织?”

机甲的智能并不足以欣赏他的幽默,被“死亡沙漠”吓得嗷嗷叫。

陆必行的脑回路短路片刻:“万一将来我要是回绝他,他不会病娇发作对我做什么吧?”

机甲越发恐慌了。

陆必行激灵一下,喉咙轻轻地动了动,汗毛集体竖了起来,手心却出了一层薄汗。

整个状态说起来,差不多就是——有点可怕,但是细想起来,还挺带感。

然后他不由分说地开着个纸飞机似的小机甲,闯进了死亡沙漠。

分享到:
赞(20)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林好心酸啊

    匿名2018/12/21 01:02:21回复
  2. 陆信留下的惊喜,是陆必行

    匿名2019/02/18 17:44:53回复
  3. 病娇发作,哈哈哈哈哈……校长你脑子里都是什么啊?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18 08:14:13回复
  4. 拒绝他?不,你不会的

    依一2019/04/16 17:37:4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