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一场屠杀开始了

林静恒舔了一下嘴唇。

嘴唇上裂了口子, 血腥味和细微的疼痛让他精力集中了一点, 如果说抗体造成的高烧和精神力过载问题还都不大,那么脱水就有点麻烦了。

他薅出了机甲内部的紧急维修工具, 检查了动力系统——正常。

源异人还要让他带路, 当然不可能给他一台跑不动的机甲。

林静恒麻利地卸下了十六个散热片中的一个。

机甲上每一个散热片的长宽都是两米, 约三毫米厚,右上角装有智能调控芯片, 剖开就能看见里面流动着一种非常特殊的低温散热芯, 每个散热芯大概一巴掌大小,能持续维持超低温数月, 过期后, 则会被散热片里的智能芯片归拢到一边, 定期排出。

散热芯肯定是不能直接接触皮肤的,倒是过期后没来得及排出的散热芯比较友好,一般在零下十度左右。

林静恒拆下了几个已经过期、但还没来得及排出去的散热芯,直接贴在身上, 把自己包装成了一个人形冰袋, 强行降温。

鸟少年蹲在一边看着, 眼神里流露出一点忧郁,怀疑自己好不容易捞出来的这位怕是命不久矣。

“没关系,”林静恒说,“这个速度,不到一天就能回到航道上,航道上有补给点。”

而一天过后, 源异人觉得他身上的彩虹病毒发作,一定会现身。

林静恒:“你叫什么?”

鸟少年想了想,难以启齿似的摇摇头——也对,源异人对他大约是有称呼的,但想必不是什么尊重的称呼……至于他自己的名字,估计也早就想不起来了。

林静恒又问:“认字吗?”

鸟少年依然是摇头,然后无声地张嘴说了句什么。

显然,人话他是会说的,可是变异的舌头和嗓子让他发不出正常声音,只能比一比口型。联系上下文,林静恒能看懂他单个词,但成了长句,问题就有点大了。两人面面相觑片刻,没法沟通,鸟少年沮丧地蜷缩成一团,扁平的胳膊环住自己的膝盖,像没有安全感的鸟把自己裹在翅膀里,低下了头。

林静恒半真半假地试探了一句:“你既然认识臭大姐,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

鸟少年摇了摇头,艰难地冲他伸出两根手指,随后努力地重复一个词的口型,重复到第三遍的时候,林静恒用他烧得发疼的眼睛看懂了,他说的是“救命”。

“他救过你两次?”

摇头。

“他救过你的命,但是你只见过他两次。”

这回,鸟少年点点头。

两人驴唇不对马嘴、连猜带蒙地艰难沟通了片刻,林静恒大致理解了一个不知道对不对、也不知真假的故事——据说在很多年前,出于某种原因,臭大姐曾经救过这个鸟少年一次,而前不久,臭大姐因为生意的缘故,在域外碰见了喜欢逛黑市的源异人,跟在源异人身边的鸟少年认出了他,给了臭大姐某种程度的提示,告诉他海盗即将入侵的消息。

林静恒假装恍然大悟,其实没信。

他觉得这个故事听起来有点像仿古体的地摊小说,通篇蹩脚的“侠义”“报恩”,主题通常是描述古代人怎样义薄云天,现代人的良心如何江河日下。

且不说这个报恩的故事套路得很,单就源异人容许鸟少年接触林静恒,并把他俩一起放出来这事,就绝不可能是一个巧合。

林静恒装作精力不济,退出精神网,打开了自动驾驶,闭目养神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鸟少年觉得他睡着了,才小心翼翼地凑近,观察片刻,伸手悬在他额头和鼻息上试探了一会,又不知从哪翻出一条毯子,十分举棋不定,不知道该不该给靠散热芯降温的人盖上。

最后,鸟少年把毯子卷成细细的一条,搭在男人小腹上,然后用干净的毛巾细细地擦着“海蛇”脸上的细汗,在他悬空的后颈处卷了毛巾垫好,像是做惯了照顾人的事。

做完这些事,鸟少年透过机甲舱壁上的观景窗,往茫茫宇宙里望去,面上依然是担忧,依然是郁郁寡欢。

机甲在自动驾驶中接近了索多星外的小行星带,而二十几个小时已经飞快地过去了。

无论是引力强大的索多星,还是乱七八糟的小行星带,都属于危险路段。靠近这种地方,机甲自然响起警报,鸟少年被警报声弄得六神无主,只好试着去推“海蛇”,海蛇半晌才睁开眼,几乎对不准焦,脚一沾地,整个人就软在了地上,身上好像更烫了。

鸟少年吓得尖叫了一声,努力想扶起他,“海蛇”却站不起来,每一块硬邦邦的骨头都变成了空心酥皮的,手脚却沉重得仿佛灌了铅。

鸟少年围着他急得团团转,叫出了七嘴八舌的效果,林静恒被他吵得一个头变成两个大,青筋差点跳出来,为了海蛇的形象,他艰难地管住了自己那张暴躁的嘴,搜肠刮肚出一点虚弱的温柔:“嘘——乖,别叫,准备跃迁,一次就到了。”

然而此时,人机匹配度已经下降到了52%,机甲发出冰冷的警告:“警告,精神网匹配度低于60%,跃迁可能会引起人机分离,请驾驶员谨慎操作——”

鸟少年紧张地说:“啾啾啾啾!”

林静恒:“……”

难怪当年白银要塞有个少爷兵非要养金刚鹦鹉,差点跟左邻右舍的战友闹到军事法庭。

他一咬牙:“匹配跃迁点,确认准备跃迁。”

机甲回答:“非法坐标,是否确认?”

海盗重甲上的源异人伸长了脖子——索多的小行星带,陆信当年就是从这附近进来的,这地方对于凯莱亲王卫队的旧部来说太敏感了。

难道这里还有隐藏的地下航道?

下一刻,随着“海蛇”一声嘶哑的“确认”,源异人监控定位器上的小光点外围突然散出能量圈,他们进入了跃迁点,随即,定位器疯狂地搜索信号,重新标记,五分钟以后,一个新的坐标落到了源异人的屏幕上。

那是一个从未标记过的跃迁点。

旁边的手下们面面相觑,片刻,一个海盗上前,悄声说:“这看起来像联盟的跃迁点,编号代码叫……‘惊喜’。”

源异人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陆、信。”

窃听器里,由于跃迁导致的信号故障让里面的声音中断了片刻,很快,鸟少年清晰的尖叫声重新传来,而另一个人的声音却听不见了。

听起来像是彩虹病毒完全发作出来,比预期还要快,大概是长期星际漂流的营养不良影响了他的免疫力。

源异人轻轻一挥手:“准备跃迁。”

“海蛇”完成了最后一次跃迁,果然跟精神网脱开了,失去了意识,无人驾驶的精神网杂乱无章地浮在机身内,而他们正深处危险的小行星带中间,鸟少年急疯了,用力推他,但无济于事,而同时,机甲突然发出报警声,鸟少年蓦地抬头——不需要精神网,他用肉眼也能看见黑压压的海盗舰队正从跃迁点里源源不断地涌出来!

无人驾驶的机甲很快被海盗远程控制,同时,机舱里的通讯屏幕亮了,源异人那张混杂着慈祥和诡异的脸几乎占满了屏幕,毒蛇似的目光从屏幕里射出来,垂涎三尺地盯着昏迷的人,鸟少年站起来,试图用自己的小身板挡住“海蛇”。

“惊喜,真的很惊喜。原来这就是当年联盟狗入侵第八星系的通道遗址。居然被斯潘塞那只臭虫找到了,幸好这次命运站在了我们这边。”源异人看着鸟少年,“小翠鸟,这次你做得很好。”

鸟少年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你喜欢他吗?没关系,他以后就归你管了,”源异人说,“现在,把你的战利品带回来,我们去往臭虫的老巢里喷点杀虫剂……哟哟哟,年轻人,放轻松,别那么激动。”

“海蛇”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完整地听见了他们两人的对话,一把扣住了鸟少年的脖子。

二十几个小时的高热、缺水已经让他濒临脱水,来势汹汹的彩虹病毒更是抽走了他身上最后一点力气,他整个人看起来摇摇欲坠,完全是靠最后一口气撑着。

鸟少年的喉咙里发出可怜巴巴的“叽叽”声,仿佛在试图解释什么,海蛇——林静恒终于有机会喷出他憋了一天的词:“闭嘴。”

“别再负隅顽抗了,”源异人说,“你的机甲在我们手里,你的航道图也在我们手里,你现在又亲手替我们打开了这扇门……怎么样,彩虹病毒的滋味好受吗?”

“海蛇”整个人晃了一下:“什么?”

源异人笑了一声,下一刻,被海盗入侵了精神网的机甲身不由己地往海盗舰队里滑去。“海蛇”徒劳地试图夺回精神网的控制权,可是反抗越来越微弱,他连站也快站不稳了。

此时,所有的海盗机甲全部完成跃迁,从跃迁点“惊喜”里走了出来,源异人不再和囊中之物废话,迅速校对了航线图,自信满满地率先往“未知”的地下航道上走去。

小行星带里的安全航道非常窄,海盗的机械战队伸展不开,只能从原来的“众星捧月”变成一道狭长的纵队。

这一次,负责捕捞机甲的先遣队断后,之前捕捞过机甲“北京”的中型机甲轻车熟路,朝着“海蛇”他们再次伸出了捕捞网……执行捕捞任务的海盗没看见,在他们存放废铜烂铁的仓库里,那架几乎报废的小机甲北京上,一个“花瓶托”悄无声息地落地,变成人形。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鸟少年觉得卡在脖子上的滚烫的手突然停止了颤抖,那人在他耳边低低地笑了一声。

下一刻,刚刚张开捕捞网的中型机甲上,突然有一张极其强大的精神网铺了出来,几乎是顷刻间就覆盖了断后的海盗先锋队。

六架中型战斗机甲同一时间被夺走了精神网,暴虐的反噬让驾驶员几乎没有反应余地,或站或坐地失去了意识,而机甲上的其他人丝毫没有察觉。

接着,六架中型机甲全部同一时间上了导弹。直到“导弹发射”命令发出,机甲上的海盗们才意识到不对,但已经来不及了。

林静恒所在的小机甲撞上了捕捞网,捕捞他的中型机甲在抓住他的一瞬间立刻执行跃迁,与此同时,鸟少年身上的追踪器被湛卢完全屏蔽,他们在源异人眼前凭空消失了!

三十发已经发出的导弹同一时间撞向跃迁点“惊喜”,储备着巨大能量的跃迁点被导弹引燃,引发了难以想象的爆炸,整个小行星带都被搅动了起来,短距离内甚至引起了时空塌陷,收缩成一线的海盗舰队顷刻被横扫了一多半,几十艘机甲根本来不及撑起防护罩,已经在爆炸中灰飞烟灭!

陆必行赶到了机甲北京消失的的地方。

林在这里逗留过一会,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异状,但不管他发现了什么,都绝不在内网范围内,否则基地的联络中心也会有反应,他一定是让湛卢利用附近的跃迁点进行了远程扫描。

利用宇宙中的跃迁点进行远程扫描的原理,跟远程通讯原理差不多,陆必行很熟,唯一的问题是,他没有湛卢。

“当代科学家用人工智能扫描,当代原始人只好用穷举法挨个排除,科技啊,真是让人又爱又恨。”陆必行感慨了一句,任劳任怨地以林失踪的位置为中心,亲自去了周围每个跃迁点都排查了一遍,反复时空跳跃让他有点想吐,他忍不住抱怨起来,“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就不能递条消息吗?讨厌的孤僻鬼。”

可是茫茫宇宙,陆必行手里只有一台可怜巴巴的小机甲,扫描范围大约只有一把伞大,即便收拾远程扫描,也只能扫描到跃迁点附近不远的地方,他翻了十来个跃迁点,徒劳无功,就在陆必行愁得不行时,机甲突然捕捉到了一道诡异的能量波。

陆必行一激灵——这种能量波动,至少是小行星爆炸,或者……有人引爆了跃迁点。

这是谁?疯了吗?

林静恒手指轻轻一动,鸟少年就在被他捏晕了过去:“湛卢,替我‘消毒’。”

话音落下,被控制的中型机甲内部,所有逃生舱和逃门应声关闭,剧毒气体在半分钟之内杀死了整个机甲上所有的碳基生物。

林静恒拎着失去知觉的鸟少年走进横尸遍地的海盗机甲上,湛卢的声音响起:“先生,您的情况很不好,持续性脱水……”

“静脉注射葡萄糖和电解水就好,”林静恒把一条胳膊伸进医疗舱,嘴角一翘,“还没完呢。”

一场屠杀开始了。

分享到:
赞(44)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我的评论就是下章章名

    匿名2018/10/22 06:04:01回复
  2. 我的评论就是下下章章名

    匿名2019/02/02 15:19:59回复
  3. 我的评论就是下下下章名

    樱酒小殿下2019/02/05 10:44:34回复
  4. 我的评论就是下下下下章名

    匿名2019/02/20 00:13:48回复
  5. ?你们干嘛?(打破规律)

    匿名2019/03/26 23:34:45回复
  6. 我的评论就是下下下下章名

    巍澜 本来已经弃了 幸好P大的个人魅力大于作品吸引力,还好没放弃2019/04/28 15:03:11回复
  7. 激烈的画面,让人想看空战的电影了,帅呆

    匿名2019/05/28 20:15:57回复
  8. 我的评论就是下下下下下章章名

    染柒2019/06/18 23:35:14回复
  9. ……有點擔心鳥少年……感覺他好心幫忙……要是被林誤會就不好了

    匿名2019/07/07 01:25:44回复
  10. 哈哈哈哈队形走起来啊

    千里2019/07/09 12:01:12回复
  11. 我的评论,就是下下下下下下章章名

    川下穷河2019/07/20 14:53:2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