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我要去找他

子弹和激光枪聒噪地步步紧逼, “轰”一声, 一道门板应声而下,激光枪把海蛇的后腰擦出一片焦黑。

海蛇一手拎着鸟少年, 单手抓住紧急通道栏杆, 纵身一跃, 直接跳了下去,可是还没完, 又一队追兵迎面而来。为首的高高举起枪, 直指他胸口,海蛇猛地把随身带着的金属床柱扔了出去, 同时带着鸟少年狼狈地就地一滚。

橡胶味、金属味、硝烟味、血腥味……充斥在他鼻尖, 尚未恢复的身体仿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就在这时, 鸟少年突然挣扎着从他手里飞出去,猛地撞向一侧的墙壁。

那墙上原本挂着一副油画,画了一个颇有古典美的少妇,少妇朱唇轻启, 正在微笑, 鸟少年这玩了命的一撞, 画上少妇从下嘴唇到胸口全都凹陷进去,墙上露出了一个黑洞洞的密道!

美貌少妇平白无故没了下嘴唇,表情显得尤为震惊,仿佛下一秒就要从画上站起来破口大骂。

鸟少年探出头里,冲海蛇尖叫一声,听品种像画眉鸟。

海蛇一愣, 随即想也不想地跟着钻了进去。

一直监视他们的源异人却是脸色骤变。

追捕两人的海盗谁也不知道这重甲上还有秘密通道,面面相觑了一会,正要拔腿开始追,忽然听见源异人冰冷的声音。

“够了。”他们老大冷冰冰地说,“昏头了吗?人都要被你们打死了,靠谁领路?滚!”

鸟少年一路拉着林静恒,跌跌撞撞地顺着密道一路狂奔,很快到了底,眼前黑暗的长廊非常熟悉,林静恒一低头,从衬衫上撕下一块布,草草地在伤口上绑了几圈,防止伤口被外衣反复摩擦,随后意识到,这里就是那视频里记录的秘密实验室。

惨白的灯光下,成排的营养舱里住着非人非怪的生物,有些仍醒着,透过透明的玻璃,麻木地望着两个不速之客,像是没有灵魂。林静恒东张西望了几眼,鸟少年立刻伸长胳膊踮起脚,试图用变形的手遮住他的眼睛,同时拼命拽着他的衣服往前走。

林静恒颇为玩味地看了他一眼。

源异人渴望展示他变态的一面,这是一定的,每个变态都会对自己的恶行自鸣得意,如果不能展示给别人看,那恶行的快感至少会丧失一半。

但顾忌凯莱亲王,源异人不敢公开展示自己的秘密宠物,否则不会在林静恒点出他在黑市买美人蛇的时候就大惊失色。不过这个几乎鸟化的少年不一样,除了不能说话和骨骼形状奇怪以外,他实在太像个人了,可以完全不依赖任何医疗器械生存,不会引起任何关于“移植人”的联想,即便看见他的特异之处,大概也只会觉得他是个受了什么辐射的畸形儿。

所以,这个鸟少年才会被牵出来“散养”。

林静恒不是生化专家,湛卢不在身边,也没法查资料,他不知道这鸟少年身上天衣无缝似的移植技术是怎么做到的。

但他知道,在众人面前公开暴露源异人的密道,这事肯定不是源异人授意的。

所以他是谁的人?有什么目的吗?

鸟少年轻车熟路地带着林静恒穿过毫无人性的实验室,拐了不知多少弯,打开一道细窄而隐蔽的小门,里面管道丛生,应该是实验室排气管道,鸟少年纵身一跃,再次展示了他接近“飞翔”的本领,轻飘飘地在空中滑翔了三米多高,敏捷地攀上了一根管道,活像吊了隐形的威亚。

他自己飞上去,才想起身后还跟着个没长翅膀的人,连忙回头张望,却见那人眨眼功夫就徒手顺着管道爬了上来。

越往上爬,环境就越黑,两人谁也没有光源,走到中途,就开始要摸瞎行进。鸟少年有些担心,他自己倒是轻车熟路,怕身后的人跟不上,“啾”地叫了一声。

“海蛇”在他身后说:“接着走,我听得见你的声音,追踪得到。”

也许是黑暗造就了恐惧,也许是林上将台词功力不过关,鸟少年在什么也看不见的情况下,听了这个声音,莫名觉得一股凉意顺着后脊爬了上来,突然对身后的男人生出了说不出的恐惧。

他连忙努力定了定神,窸窸窣窣地继续往上爬去,而身后一直无声无息,几次三番,鸟少年都怀疑那个人跟丢了,忍不住出声询问,“海蛇”却每次都会在距离他三四米的地方给出回答。

就像一条在黑暗中如影随形的蛇。

鸟少年心里冒出这么个念头,轻轻打了个寒战,他手心布满了汗,险些从管道上滑下去,直到看见前面亮起一点微光,连忙借着光回头看了一眼,看见“海蛇”那张依然苍白清秀的脸,并没有变成别的什么怪物,他才如释重负,松了口气。

鸟少年指了自己头顶,微光的来源是一条缝隙,可能是一条地缝,上面有几个集装箱遮挡着,那缝隙非常窄,成年男人很难通过。林静恒目测了一下,别说他现在是皮包骨状态,就算把皮也剥了,光剩一副骨,也得被卡在那。

鸟少年:“啾。”

“够呛,”林静恒摇摇头,“这条缝是你弄的?你做了多久,想逃出去吗?”

鸟少年叽叽喳喳地做出了回答,讲得鸟语花香的,林静恒一个字也没听明白:“算了,你先上去,把那几个箱子推开试试。”

鸟少年沉默了一会,那双又圆又大的眼睛里闪过难以描述的难过,因为从这鸡同鸭讲似的对话里,他察觉到了自己的非人。

他不再废话,缩起双肩,瘦小的身体从窄缝里钻了出去,回手开始推箱子。

就在这时,林静恒突然感觉到了头顶地面的震动,他猛地抽出了激光枪,用枪管一拨鸟少年的腿:“闪开。”

鸟少年被他一枪管打得一踉跄,随即,激光枪与他擦身而过,一枪毙了他身后不知什么时候追过来的海盗。然而这还没完,林静恒在完全看不见的情况下连开了六枪,一枪一个,没有一个走空。

鸟少年连滚带爬地贴在地上,生生用头顶开了那几个碍事的集装箱,伸手要去拉林静恒。还没碰到男人的手腕,地缝里的激光枪再次开火,鸟少年悚然一惊,下意识地往后一仰,冒着热气和臭气的血雨从他头顶倾盆而下,浇了他满头满脸,随即,一具海盗的尸体轰然倒在他身边。

鸟少年吓得僵死在那,林静恒却在他愣神的时候强行从方才放箱子的地方把自己挤了出来,肩头的衬衫都磨破了,碍事的长锁骨差点折断在里面。

他刚爬上来,就一把拎起吓傻的鸟少年,与此同时,扇形的枪子横扫过来,方才那几枪好像激怒了海盗,暴虐的枪林弹雨险些将他们两人懒腰截断。

林静恒目光一扫,发现这里就是重甲携带备用机甲的地方。六架凯莱亲王的中型机甲停在轨道旁边,闪着幽幽的绿光,每一台机甲下面都有海盗守着,而且人数越聚越多,看起来哪个方向都是死路一条。

一根冰冷的手指碰了碰林静恒的手背,他一低头,只见那鸟少年伸手指了指距离他们最近的一架机甲。林静恒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并没看出那机甲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刚疑惑地一皱眉,就在这时,鸟少年突然用力一蹬地,就要腾空飞起——他打算舍己为人,自己引开海盗的枪口,给林静恒制造一个抢机甲的机会。

林静恒反应极快,鸟少年双脚尚未离地,就被他一把薅住后脖颈,林静恒直接把这还不到五十斤的鸟人惯在了地上,心想:“缺心眼吗?”

源异人当然不会让他死路一条,早给他预备好了可以远程控制的机甲,林静恒抓住鸟少年的瞬间已经感觉到了那熟悉的磁场。

下一刻,一台机甲突然动了,周围看守机甲的海盗们吓了一条,来不及抬头,已经被粒子炮炸飞出去,猛烈的硝烟骤起,机甲冲他们狂奔而来,与此同时,远处的海盗们开始密集地朝他们开火,鸟少年睁大了眼睛,下一刻,他觉得自己脚不沾地地被人扔了出去,眼看要撞在机甲紧闭的舱门上时,舱门突然向两边划开,张牙舞爪的精神网扑面而来,又与他擦肩而过,江流入海一般缠上了他身后的人。

鸟少年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对接了精神网的一瞬间,某种极其强悍、几乎富有侵略性的东西从那青年身上涌起,然而转瞬又消失,机甲给出了人机匹配结果——65%,对接成功——机甲防护罩随即启动,咆哮着从轨道上冲了出去,不经轨道加速,直接用自身动力起飞!

海盗们被机甲加速时掀起的厉风卷飞了一片,下一刻,机甲挣脱了重甲母舰,滑行至海盗舰队中间,在所有人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启动紧急跃迁!

消失了。

紧急跃迁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好像在鸟少年颅内砸了一下,耳膜和鼻子同时出了血,并保持着这七窍流血的姿势晕了过去。

林静恒目光十分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抓起他的前襟,打算把他放进护理舱。

然而他很快发现,这架机甲上没有护理舱——不单没有护理舱,所有医疗设备、药品和物资都被卸载了,甚至没有饮用水。

源异人给他安了远程控制端口,逼迫他在众多海盗们围追堵截下选择这架机甲出逃,然后二十几个小时后,彩虹病毒发作,他会在无边恐惧中,发现自己连一点自救的空间都没有。

重甲上,机甲库大门打开,源异人缓缓踱步进来,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手下这帮废物点心。

一个海盗三步并两步地跑上来:“大人,他们跑了。”

“错了。”源异人拍了拍那人的头,“是我们的向导带着窃听器先走一步。”

他说着,打开个人终端,一副巨大的星际航道图弹出来,图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亮点——信号从鸟少年小小的心脏处发出,时刻标记着他们的位置,同时把他们发出的一切声音、一切对话都尽忠职守地传回来。

“唔,原来那里有个未知的非法跃迁点,”源异人志得意满地微笑起来,“给我标记下来。”

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海盗们没有注意到,他们捕获的小机甲上有个空荡荡的酒柜,酒柜上飘着几个透明的玻璃瓶培养皿,里面养着枝叶舒展的荧光草——酒瓶下面有个托,是个别致的机械手形状。

鸟少年一脸血地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一架陌生的机甲上。他很难受,浑身的骨头仿佛被拆过一次似的,怯生生地对着“海蛇”叫了一声。

“海蛇”背对着他,好像在查看星际航道图:“抱歉,这机甲上没有医疗设备,你自己擦擦脸吧。”

鸟少年乖顺地把自己处理干净,随后拿了条干净毛巾走到他面前,指了指“海蛇”身上大大小小的擦伤和血迹。在他看来,“海蛇”的脸色非常不好,比在重甲上还要苍白,冷汗一层一层地出,衬衫已经湿透了,露出嶙峋的肩胛骨。

鸟少年试探着伸手在他胳膊上贴了一下,被惊人的热度吓着了,语无伦次地叽喳乱叫起来。

成年人的体温其实很少会升高到40°以上,该死的彩虹病毒让林静恒觉得呼吸都是滚烫的——不过好在,他在忍耐力这方面一直是属骆驼的,只要不致命,问题都不大。

“没事,”他斟词酌句地说,“暂时摆脱他们了,只是没有物资,要想办法……不用找了,这架机甲上没有饮用水。”

鸟少年看着他湿透的衬衫,面露焦急。

林静恒缓缓地坐下,尽可能放缓了呼吸,保持体力:“我在想……我们先绕一圈,确定彻底摆脱他们以后,就立刻返回基地。”

他脸上露出足能以假乱真的挣扎神色,沉默了好一会,才说:“自己斗归自己斗,不管怎么说,我不能看着臭大姐他们死在别人手上,得通知他们快点转移。”

鸟少年轻轻地“啾”了一声。

“海蛇”抬起头,高烧下,那双总显得冷森森的灰眼睛因为水汽而温柔了不少,他问:“你到底有什么特异功能,你会飞是吧?”

少年手足无措地站在那,片刻,他卷起自己的衣袖,露出手臂。那手臂比正常人手臂长,骨骼扁平,介于人手和鸟翅之间,肩胛上甚至真的有一簇细弱的羽毛。而当他放松下来,不再试图硬装出人的姿势时,凸出的胸骨和弯曲的脊柱就一览无余,他站在那,像个错安了人头的怪鸟。

林静恒问:“天生的吗?”

鸟少年静静地摇摇头。

“那就是改造的,”林静恒轻声问,“不会……不会是移植吧?”

鸟少年自惭形秽似的缩起头,像是要避开他的目光。

“真是移植?”林静恒难以置信地问,“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这种技术,你不需要营养箱吗?”

鸟少年不吭声了,局促地拧着自己的衣角。

林静恒问:“你是被那些海盗弄成这样的吗?”

摇头——果然,源异人那个屠宰场似的实验室里出不了这么高端的移植人。

林静恒又问:“那就是被他们从黑市上买来的,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鸟少年依然是摇头,伸手在很矮的地方比划了一下,示意他自己很小时就这样了,记不清。

林静恒略微一眯眼,眨掉睫毛上沾的冷汗,突然问:“你认识臭大姐,对吧?”

鸟少年一僵,受惊似的看了他一眼,好像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然而这个表情,对林静恒来说已经足够了——

首先,这个鸟少年是源异人从黑市上买走的,而在被买走之前,他很可能通过某种渠道认识了臭大姐,并且这些年一直通过某种方法,和臭大姐有联系。

难怪臭大姐会提前知道海盗入侵的消息。

难怪这个鸟少年一听说他是臭大姐基地的人,就奋不顾身地出面救他。

“好吧,”林静恒站起来的时候晃了晃,抓了一把沙发扶手才站稳,“算我欠那小子一次,我带你去见他。”

这番对话一字不漏地被源异人接收到了,一个海盗上前,指着地图上小亮点前进的方向对他说:“大人,这个方向和从他那机甲上搜到的航道图方向基本一致。”

源异人:“追!”

可怕的机甲群整体掉头,朝着林静恒刻意指引的方向追了过去,与基地的内网区间擦肩而过。

高能粒子流潮水似的奔涌而来,又离开基地,飞向更遥远的域外。

对更大的危机一无所知的基地,太平圆满地度过了这次小小的危机。

从天上下来的驾驶员们得到了英雄一样的欢迎,多媒体的大屏幕上放着劲歌,往常冷冷清清的机甲站台挤满了人,通宵彻夜庆祝,胖姐搬出了好几箱啤酒供他们免费取用,周六被他那帮打服的小弟们捧到了天上,他居高临下地一扫,才发现陆必行不见了。

“等等,等一下。”周六四肢并用地从热情的人群中挣脱出来,拉住旁边合不上嘴的斗鸡,大声冲他耳朵喊,“陆老师呢?”

斗鸡:“联络站!”

周六:“我他妈就知道!”

他磕磕绊绊地挤出人群,往联络站走去。

陆必行脸上没有一点欣喜神色,个人终端连上了联络站,手指如飞似的下着一道又一道的指令,屏幕上的地图反复翻转,正在追溯机甲北京曾经到过的地方。很快,一个大致的航线图出来了——执行探测任务的北京非常专业地探访了内网范围内的航道周遭环境,继而消失,去了更远的地方,回复留言那天才堪堪进入信号范围,然后用很慢的速度顺着航道回航,继而……

突然消失在了可探测范围内。

“一次紧急跃迁。”陆必行自言自语似的沉声说,“他走了这么多天,能源一定不会太充足,否则接到‘速归’的留言,回程不会走得这么慢,而紧急跃迁是相当耗能的——为什么?”

周六插嘴道:“我哪知道?”

陆必行原地想了想,突然站起来,转身就走:“我要去找他,你等我走了再跟我爸说。”

“他不是那个……那个什么将军吗?一个人把自卫队揍得屁滚尿流的,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周六伸长脖子问,“赶去告白吗?”

陆必行:“放屁,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人无所不能,就好像也不可能有人一无是处一样……还有,别胡说八道,他是我朋友。”

周六一摊手:“哦,朋友,行吧——那要是你‘朋友’一感动,跟你告白怎么办?”

陆必行脚步一顿:“我会慎重考虑。”

周六有几辈子没听说过这么严肃的感情观了,一时震惊道:“你……什么玩意?”

“告诉他我会慎重考虑,”陆必行头也不回地重新走进机甲站,“他是个让人必须慎重对待的人。”

分享到:
赞(52)

评论15

  • 您的称呼
  1. 呵呵

    匿名2018/12/03 20:18:37回复
  2. 告白告白告白

    匿名2018/12/21 00:52:50回复
  3. 慎重考虑一下是当攻还是当受

    喜新念旧2019/03/02 16:52:44回复
  4. 明明就暗恋人家还非要对方先告白,死傲娇( ̄^ ̄)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17 22:48:09回复
  5. 总感觉林一直在很温柔的保护着陆,可是…..l陆怎么能是攻呢,哇呜,无数次的站反cp

    听夏2019/04/05 21:57:34回复
  6. 加一

    潜水2019/04/07 01:31:00回复
  7. 不过好在,他在忍耐力这方面一直是属骆驼的
    这一段我居然看成属骆队的!

    阿酥2019/04/30 21:24:34回复
  8. 哇哇笔芯你到底在傲娇什么呀

    依一2019/05/04 17:43:31回复
  9. 哈哈哈属骆队的你是魔鬼吗?

    陆信家的小迷妹2019/05/10 23:32:40回复
  10. 那墙上原本挂着一副油画,画了一个颇有古典美的少妇,少妇朱唇轻启, 正在微笑, 鸟少年这玩了命的一撞, 画上少妇从下嘴唇到胸口全都凹陷进去,墙上露出了一个黑洞洞的密道!

    美貌少妇平白无故没了下嘴唇,表情显得尤为震惊,仿佛下一秒就要从画上站起来破口大骂。

    ……对不起,我笑了

    江湖2019/06/22 21:36:56回复
  11. P大的书长辈一般都是受,因为要让着小朋友,放手心里呵护着,小的通常是攻,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比如大哥里的魏小远,比如杀破狼的长庚,比如这里的陆必行

    蓝二哥哥是白月光,沈巍是朱砂痣2019/07/03 13:24:40回复
    • ……這麽看來駱隊真是與眾不同……讓pp破例

      匿名2019/07/07 01:18:49回复
    • 哈哈哈,那应该说嘟嘟不够给力吗?以及《大哥》,《杀破狼》我都看过了哦!《残次品》一刷~

      冥洺2019/07/09 09:08:37回复
  12. 哈哈哈可是是你先告白的 必行小可爱

    顾昀我老公2019/07/05 12:43:11回复
  13. 这是…一口玻璃渣的预警吗?

    苏沐晚2019/07/15 09:55:1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