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装一回老鼠

“凯莱亲王阿瑞斯冯的父亲死于亲兵哗变, 兄长死于手下背叛, 而他本人在逃亡路上,意外感染了彩虹病毒, 据说当年域外的医疗环境难以救治, 导致他全身大面积坏死, 不得不用人造器官代替。”

“而根据反乌会的规定,使用、制造与人体如出一辙的替代器官, 是藐视自然的重罪, 所以他们只为他提供合金制品,致使他形象怪异, 三度残疾。”

“多年来, 反乌会也一再使用阿瑞斯冯的形象进行反乌宣传, 丑化他,把他当成反对滥用技术的负面案例。阿瑞斯冯的性情偏激,早年经历让他极端封闭、喜怒无常,不信任任何人, 和反乌会的关系也只是互相利用。”

林静恒若有所思地“唔”了一声:“这个人设听着真是亲切, 像本人的海盗版本。”

“我还根据他袭击凯莱星、北京星的资料, 大致分析了他手上的武装力量……”

“这不重要,”林静恒打断他,“我需要知道当年从第八星系到域外,身边跟着的旧部还剩下谁。”

湛卢:“根据我能收集到的信息,他身边只有三个当年一直跟着他逃亡域外的旧部。分别是……”

“不用挨个介绍,搜索你数据库里所有的地下黑市资料, 最好是影像视频,新闻、偷拍,什么都好,与这三个人做交叉对比,直接给我对比结果。”

湛卢沉默了大约五分钟:“先生,这三人中其中一个名叫源异人,男,两百二十岁,有虐待狂倾向,是凯莱亲王的忠实信徒,我在数据库中搜索到了两段他的影像,出没于地下黑市,根据唇语分析,周围的人称呼他为‘黑鳞’,或者类似的发音。第二段视频拍到了他从地下黑市上购买的商品。”

“什么东西?”

“一条美人蛇。”湛卢平平板板地回答,“非常不人道。”

“哦,看来他果然是对凯莱亲王十分‘忠诚’。”林静恒意味深长地眯起眼睛。

阿瑞斯冯和美人蛇,如出一辙的人造畸形产物,会让人产生不快的联想,以这位凯莱亲王的性格,如果知道自己的心腹居然私下去碰这种东西,一定会把这个人大卸八块。

那么这个源异人为什么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到黑市上收购这种人造怪物?

“美人蛇”往往带有色情、狎昵意味,而虐待狂的心里往往有个压抑的渴望。

这真是非常耐人寻味。

湛卢天真无邪地问:“抱歉先生,您在暗示什么?我没有接收到。”

林静恒没理他:“所以源异人对地下黑市和地下航道非常熟悉。”

“恐怕是,”湛卢回答,“包括常见的地下航道位置、构建规则、跃迁点分布……”

林静恒接上他的话:“也包括地下航道的人员构成,他知道什么人才会在地下航道上讨生活,和他们打过交道。”

湛卢:“是的,先生。他了解他们,但即便知道这些人毫无威胁,仍要赶尽杀绝。”

“明白,”林静恒说,“堵住老鼠洞,不让蛇进来——看来今天只好装一回老鼠了,我需要一些快速肌肉溶解剂。【注】”

快速肌肉溶解剂在半小时之内,就破坏了林静恒几乎完美的肌肉层,多年来严苛的生活与不间断的训练,他的体脂率非常低,肌肉层被削薄以后,整个人几乎形销骨立起来。

“消耗掉所有粒子炮,导弹保留一颗,”林静恒把明显松垮下来的衬衫扣子系好,“炸掉物资库……对了,还有剩下的舒缓剂,都倒了,保留包装盒,扔在待处理垃圾里。”

机甲北京像个拆装玩具一样,一丝不苟地执行他所有的命令。

“湛卢,屏蔽我的个人终端。”

机械手扫过他的手腕,个人终端黯淡下去,除非有比联盟第一机甲的机甲核更智能的解码工具,否则它看起来就是损坏状态。

“你备份一下测绘图,然后把这一份销毁,机甲北京的定位系统、所有参考的星际航道图也都销毁,按着我画的这条线,你仿造一份星际航道图,越模糊越好,把机甲内状态调试为‘最低生存模式’。湛卢,做完以后,收缩你的精神网,然后将北京的备用能源全部储备到你那。”

机甲北京上大半的仪器一样接一样地沉寂下去,到最后,连重力系统都停运,整个机舱内进入了失重状态。

“现在你准备休眠,”林静恒对湛卢说,“直到我通过精神网呼唤你的时候……哦对,差点忘了,你休眠之前再给我一针综合阻断抗体,那群穷酸海盗太喜欢弄恶心的生化制品了。”

“是,先生,”湛卢问,“我该以什么形态休眠?”

林静恒目光一扫机舱,指了指酒柜。

两个小时后,海盗们探测到一架机甲,太空漫步似的飘进了他们的警戒范围。那机甲看起来十分狼狈,本应完美对称的机身缺了一角,不知是没电了还是怎样,动力系统完全无所作为,连滚带爬地匀速滑行,防御系统更逗,约等于没有。

这么个玩意,着实不值当浪费一发炮弹,发现这架机甲的海盗立刻派先锋队试图入侵对方的精神网,不料容易得吓人——机甲精神网的人机对接端口是空的,这架精神网完好的小机甲是无人驾驶状态!

海盗先锋队很快汇报了上级,层层命令下达后,第一个尝试控制对方精神网的海盗先锋队员小心翼翼地把这架来历不明的机甲捕捞了回来,又震惊地发现,原来这不是无人机,里面还有个“昏迷不醒”的驾驶员。

他不知已经在宇宙中漂了多久,食物和饮水大概早已经耗尽,他嘴唇干裂,面色憔悴,非常瘦弱,完全是一根一把能折断的麻杆。

机甲里一共发现了八个空的舒缓剂注射器,驾驶员大概是耗尽了库存,精疲力竭地脱开了精神网,连营养藏都没来得及打开,如果没有人捞他,几个小时后氧气耗尽,说不定他就会变成一具宇宙木乃伊了。

而这架快要弹尽粮绝的机甲上,有一副非常似是而非的航道图,上面标识的路线,是迄今为止没有任何记录的新航道。

先锋队不敢耽误,迅速上报后,把人送到了指挥官源异人那里。

凯莱亲王手下第一大将源异人,已经有些中年人模样了,方脸,发际线很高,高到了几乎“绝顶”的地步,宽肩膀,天生有一张上扬的嘴角,是个颇时髦的“微笑唇”。乍一看,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长得甚至还有点慈眉善目,可是一旦被他那双眼睛盯住了,不到片刻,就会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的笑容就像是古代传说中伪善的邪神,贪婪地凝视着凡人和他们供奉的牺牲。

“就是他?”源异人先是漫不经心地瞥了昏迷的驾驶员一眼,“身份呢?”

“应该是地下航道上的走私贩,机甲上有一副模糊的地下航道图,是走私贩子们惯用的。”手下的星盗回答,“他是非法脱离精神网才昏迷的,大人,我想几毫克的舒缓剂就能唤醒他。”

“唔,打吧。”源异人先是不怎么在意地一点头,走动间,忽然,一道光漏了下来,照亮了昏迷的年轻男人的脸,“等等,慢着。”

海盗头子凑近了,伸出两根手指端起了男人的脸,眯着眼端详片刻:“你们觉不觉得他有点像一个人?”

手下们面面相觑。

源异人也没打算听他们回话,兀自自言自语地说:“长得真像白银要塞的那位。”

“大人,您是说林静恒吗?”旁边一个矮胖的手下低声问,说到那个名字的时候,好像有点不易察觉地紧张,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这个人……”

源异人笑了起来,伸手从昏迷的人脸上摸了下去,捋过削瘦的脖颈和单薄的胸膛:“林静恒怎么会有这么弱不禁风?再说,一个早死成渣的人有什么可怕的?”

“把他身上所有带有辐射的东西、金属制品,都给我摘下来,包括那腰带,检查确认有没有皮下植入,没有的话叫醒他,我找他聊聊,有的话就把他的头割下来。”源异人说着站起来,舔了一下自己刚摸过那人的手指,“他会是我最好看的收藏品。”

几个海盗上前,三下五除二地扫描过昏迷的男人全身,在他身上只找到了一把型号非常老旧的激光枪,除此以外,就只有皮带扣和鞋带眼有少许的金属反应,他身上比脸上还干净,手腕上的个人终端怎么扫都死气沉沉的没反应,已经损坏了。

这人看着除了特别穷酸、特别可怜,脸长得有点像林静恒之外,没什么异常。

“准备十毫克的舒缓剂……”

“等等,”源异人再次插话,他站在阴影里,慢条斯理地搓着自己的下巴,“舒缓剂之前,先给他一点见面礼。”

“是,”矮胖的海盗训练有素,“把彩虹病毒拿过来。”

致命的病毒推进男人的身体,昏迷的人不舒服地轻轻挣动起来,他被人按住了手脚,纤细的脖颈绷直了,像是垂死挣扎的鸟类。

源异人用异样的目光注视着他皱出了刻痕的眉心与虚弱的挣扎,眼睛越来越亮,兴奋得几乎坐立难安起来。

彩虹病毒潜伏二十四小时之后,就在这具漂亮的身体里生根发芽,首先会让他全身无力,发作三小时后,他将只剩下眨眼的力气,然后原本的四肢、器官会逐渐衰竭,免疫系统会崩溃,这时候切掉坏死的部分,安上美丽的移植器官,排异反应会降到最低。他的身体会成为最适合嫁接的植物,能随意修剪成任何模样。

在彩虹病毒的刺激下,“昏迷”的男人没等他们拿出舒缓剂,就睁开了眼。

“水……”他迷迷糊糊地吐出了一个字,散乱的目光对不准焦,手指无力地勾住了一个海盗的衣角,又滑了下去,“给我水……”

源异人点了下头,一杯清水送到男人嘴边。

那男人大概是渴极了,险些把自己淹死在杯子里,也不知从哪爆发的力气,竟然自己端走了杯子……虽然洒了大半在身上。

他含糊地道了声谢:“能再给我一杯吗?”

“可怜。”源异人摇摇头,“再给他一杯水,拿营养针过来。”

这疑似走私贩子的倒霉蛋昏迷不醒,精神损伤大概只占一半原因,另一半是饿的,毕竟机甲上什么物资都没有。两杯水加一管营养针下去,他彻底清醒了过来,可能是才注意到一屋子的海盗,他有些拘谨地露出一点讨好的笑容,眼珠转得飞快,看起来有一点流于表面的奸猾,以及惴惴不安。

源异人慈眉善目地在他对面坐定,用注视新宠物的目光看着他,和风细雨地问:“怎么称呼?”

“海蛇。【注】”

“古怪的名字,是外号吗?”

“不,抚养我的人发现我的时候,正在看动物世界的直播,正好播到海蛇。”

这是个典型的八星系地下人的名字,源异人没在意:“你是做什……”

他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见眼前的年轻人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脸,打断了他的问话:“我可能是在哪见过您……请问您是‘黑鳞’先生吗?”

源异人脸色陡然一变。

自称“海蛇”的年轻人却仿佛看不懂人脸色似的,欣喜地说:“我在黑市上见过您一次,您拍了那个,生态舱还是我帮您……唔……”

源异人一把捂住他的嘴,粘腻冰冷的目光像某种冷血动物,然后他冲周围的手下摆摆手,示意他们都滚蛋,小小的一个隔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海蛇不明所以,面露惊惧,源异人倏地一笑,松手放开他,又恢复了慈眉善目,好像刚才可怕的表情只是个短暂的错觉。

“偷偷去地下黑市买宠物这种事,说出去显得不大稳重,特别是在你的下属面前。能理解吧?”源异人看了海蛇一眼,他迷恋这张脸,可实在不满意这双眼,虽然眼神完全不一样,但那种特殊的灰色,还是让他想起了当年的心腹大患林静恒,看着实在叫人不舒服。

源异人打定主意,等彩虹病毒一发作,他就把这双眼睛挖出来,换成深棕或者黑色的。

一见面就险些被叫破自己藏得很深的秘密,此时,源异人的注意力已经彻底被转移,不等海蛇正式作出自我介绍,就先一步认定了他是个地下黑市的小混混。

“你为什么会开着一架弹尽粮绝的机甲漂到这?”

海蛇先是有些迷茫:“我……我的导航损坏了,我又饿又累、筋疲力尽,最后的印象就是匹配度一直在下降,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这是哪?”

源异人注视着他的表情:“已经快到域外了,你本打算去哪?”

海蛇听完愣了半天,继而他双手抱住头,骂出一串污言秽语,带着八星系地下世界特有的粗鄙口音,这回他不挖眼睛也不像林静恒了,完全就是个下水道的泥腿子。

源异人耐着性子从他这“骂街百科去全书”似的话音里拼凑出了一点事情经过:“臭大姐?那个失踪的地下航道管理员?你以前是他的人?你说他干了什么?储备军火,还建了自己的基地?”

“那个狗娘养的贱人还有自己的物资储备库,至少两个,坐标只有他自己知道。”海蛇咬牙切齿地说,“每个人都怕惹事,都反对他储备军火,他根本不听,他手上有武装、有物资,把我们都控制住了。每天只给我们一点配给,把我们当干活的牲口使……”

“干什么活?”

“修建基地,什么新的能源系统、防御系统之类……我不懂,他只吩咐我们干活,我们都吃不饱,机器人也不够用……”海蛇颠三倒四地说,整个人发着抖,“我实在忍不下去了,我想宰了他,可是我的兄弟背叛了我,把我们出卖给了臭大姐……他们……他们都死了,只有我一个人逃出基地……”

“嘘——”源异人像个温暖的长者,轻轻地拍着年轻人的肩,“镇定,镇定,现在没事了,说说看,他们在什么地方,或许我可以帮你?”

海蛇听了这话,整个人忽然一激灵,他好像意识到了自己在和臭名昭著的星际海盗说话,浓密的睫毛飞快地颤动了几下,他僵硬地试图控制自己的表情,挤出个笑容:“其实我也……”

对了,虽然他憎恨臭大姐,但基地里恐怕还有他曾经朝夕相处过的朋友。

“还挺有情义。”源异人心想。

他通情达理地打断海蛇,温和地说:“不过什么都不用急,我看你需要休息,可以先在这安心养一段时间。我明天再来看你。”

二十四小时后,就看看情义能不能斗得过病毒了。

源异人温文尔雅地替他带上门,走了。

海蛇――林静恒静静坐了片刻,掀起袖子,看了看手臂上的针孔。

他低下头,苍白的脸上闪过杀意。

作者有话要说:  注1:快速肌肉溶解剂,相当于未来时空高效版的肉毒杆菌,不过一般在机甲上是与舒缓剂配套的,用于缓解舒缓剂可能会引起的肌肉痉挛,划重点——并不是林将军常备瘦脸针。

注2:海蛇:特洛伊木马入侵时,神父拉奥孔识破了木马,警告过特洛伊老乡,结果被漂洋过海的巨蛇绕颈而死。“海蛇”的意思是指:谁识破了我,我就弄死谁╮(╯▽╰)╭

分享到:
赞(12)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连化名也有隐含意思呢……

    匿名2018/10/22 05:42:24回复
  2. P大的文真的好有内涵

    匿名2018/12/21 00:41:2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