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欢迎加入第八星系自卫队

然而对于这番好意, 独眼鹰并不领情。

独眼鹰听了这句近似于“关门放狗”的话, 双眉原地起跳,差点超越发际线:“不就是收拾几个小瘪三吗?你至于装出星系这么大一个逼吗?林静恒, 不摆个造型你活不下去吧?”

林静恒淡淡地回答:“阁下心里想什么, 眼里就见什么。”

臭大姐那边也回过神来, 这位纤细的不美男子身在八枚导弹胁迫下,表现出了令人敬佩的骨气, 直接甩来一条语音:“呸, 老子还有三千兄弟,我们宁死不屈!”

林静恒嗤笑一声:“要送我三千人头?太客气了, 那怎么好意思。”

陆必行:“……”

林将军的精神力强弱姑且不论, 这张平时不言不语的嘴战斗力着实惊人, 力战敌我双方,丝毫不落下风。

就在他又好笑又无奈地摇头时,林静恒无意瞥了他一眼,有那么片刻, 这位前任联盟上将心里“咯噔”一下, 怀疑自己在陆必行心里的形象不怎么样。

不尊老不爱幼, 脾气稀烂,还喜欢拿腔拿调。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在他漫长的从军生涯里,“作秀”和“装模作样”,已经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在第一星系,没有人关心将军们打了多少仗,剿灭了多少海盗, 有什么军事理论和国防见解——话题才是一切。赞誉也好,骂名也好,哪怕媒体上连篇累牍都是他的黑料也无所谓,只要不被和平了两百多年的民众们遗忘。

因为沃托需要他这样一个人,联盟议会需要一个扎眼、狂妄、狠毒、谁都拿他没办法的独裁者形象,来做公共反派。

联盟是“平等自由”的,平等自由的联盟拿什么来阻止七大星系拥有军事自治权呢?这不合理,所以要有这样一个“大反派”站在台面上。他必须压得住阵脚、拉得住仇恨,让联盟中央“无可奈何”地对民众说,“我们也拿这个人没办法,但是我们不畏强权,一直在努力斗争”。

议会需要作风强硬的反派,军委需要他作为陆信的继任者,成为一个平衡军方内部裂痕的吉祥物,这些年来,他处心积虑地维持着这样一个形象,游走在各方之间。

否则,一个不到百岁的年轻人,凭什么他能爬到那么高的位置呢?

难不成还凭他有本事么?

自他离开联盟,五年来,林静恒无数次想抛弃这个枷锁一样的“形象”,找回当年被活埋的自我。

然而三十年过去,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本来应该是什么样了。

可能就是个不摆造型活不下去的人吧。

“你们现在可以试着链接一下精神网,”林静恒忽然说,“湛卢的精神网附在上面,我可以让他按照你们的精神力水平适当开放权限。”

四个学生呆呆的,没想到这句没开头没落款的话是跟他们说的。

因为一时没人回答,场面不免有些尴尬,林静恒只好又装作漫不经心地补充了一句:“不过只能连一小会,这么小的机甲经不住湛卢的能耗。”

陆必行一下跳了起来:“还都愣着干什么,熊孩子,怎么一点也不机灵!”

独眼鹰:“拿湛卢收买人心,你也太无耻了!”

可惜没有人理他。

这可是湛卢,联盟第一传奇机甲,一个人一辈子能有几次机会见到重机甲?更别说亲自感受他的精神网了!

与简单粗暴砸下来的小机甲精神网不同,拥有人工智能的湛卢像个体贴的保姆,在学生们依次进入精神网的一瞬间,他就迅速评估出了每个人的精神力水平,自动为他们屏蔽了大部分的信息流。

他甚至非常妥帖地播放起古老的八音盒音乐,还问薄荷:“这样有助于缓解您的焦虑症吗?”

“……呃,谢谢,不用这样。”薄荷被人工智能诡异的审美弄出一身鸡皮疙瘩,连忙委婉谢绝,“我主要是怕空荡荡的太空,现在外面这么多人,没关系的……那什么,能关上吗?这声音让我想起好多恐怖电影。”

湛卢的精神网极其浩瀚,初来乍到,让人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依稀想起自己年幼时第一次仰头望见无边星河的震撼。

直到这时,学生们才发现,臭大姐和他拥挤的打手团们原来全都清晰地陈列在机甲视野范围内,目力所及,甚至隐隐能看见他们两个航行日外的老巢。

人的意识裹挟在这样的精神网中,有种特殊的感受,好像自己是茫茫沧海中微如尘埃的蝼蚁,又好像已经脱离渺小的肉体,成了无边疆域里唯一的真神。

无边孤独,但是也无边自由。

这就是湛卢,曾被联盟两次舍弃的名剑。

少年们并不知道,除了湛卢的两任主人,还从未有人被获准踏入这片领域。

“跟着我。”林静恒的声音在每个人耳边响起,“不要害怕机甲,也不要抵触精神网,机甲是伙伴,不是敌人。”

“林将军,”怀特小心翼翼地提出疑问,“湛卢是挺温柔的,可我还是觉得‘北京’……还有‘北京’上那个训练用的高仿精神网,都很可怕啊。”

林静恒:“小机甲只是粗制滥造和蠢而已,习惯就好。”

说话间,湛卢的精神网涌起细细的波澜,通过机甲的视角,时间和空间变成了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与其他机甲叠加的地方,能清晰地感觉到一张一张精神网的存在。

学生们感觉自己被裹挟着,直冲着一张敌人的精神网撞了过去,集体发出短促的惊叫。

然而下一刻,他们发现自己已经融入了进去,对方的精神网像一块被拆开的芯片,条分缕析地摆在他们面前,林静恒有意让他们看清楚入侵精神网的全过程,拆解得十分详细。

陆老师见缝插针:“对方机甲的性能虽然优于北京,但这个驾驶员的匹配度只有50%多一点,应该是第一次开着机甲出来,是个水货。”

他话音没落,对方仿佛是感觉到自己的精神网被入侵,吓得当场六神无主,慌张之下,精神力波动,匹配度跌破50%线,根本不等人动手,他自己就“掉线”了。

“新手毛病,跟你们几个一样,心理素质不佳。”陆必行飞快地说,“现在能感觉到对方精神网接口了吧?匹配度越低,相当于接口缝隙越大,也就越容易被精神力强的人入侵——对方驾驶员晕过去了,匹配度是零,接口完全空出来了,趁现在,你们可以用链接机甲精神网的标准步骤试一试链接那台机甲,对接成功的话,就能反向控制,不用怕,将军在这。”

他蹬鼻子上脸,直接把林静恒当成了助教。

林静恒没吭声,臭大姐成片的机甲全在湛卢精神网覆盖范围内,被他秋风扫落叶似的扫荡过去,对方吓傻了,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个屁大的小机甲有这么大的精神网。

反应过来再要撤退已经来不及了,“合唱团”的队形乱成一团,臭大姐也不知从哪招来了一帮水货驾驶员,可能全是仓促培训上岗的临时工,自行剐蹭碰撞事故就折损了一半人手,操作失误的、自己掉线的乱做一团,间或还有机甲被几个学生瞎猫碰死耗子似的成功控制,因为基本不会开,被反向控制的机甲发疯似的猪突狗进,在原地做出各种诡异动作,还引起了不小的恐慌。

偌大一个机甲战队转眼被扫荡干净。

然而林静恒也没能威风太久,三分钟一到,湛卢却几乎耗尽了小机甲北京的能源,机甲的低能储警报响成一团,再难以为继。

独眼鹰:“我就说装逼遭雷劈,湛卢,你也太费电了!”

“等等,”陆必行说,“对方发来通话请求。”

林静恒:“关上报警器,接。”

“有骨气”的臭大姐“宁死不屈”地朝他们嚷嚷道:“停停停,大、大佬,独眼鹰大哥,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我是混账!不是东西!”

他话音刚落,机甲北京就只剩下保底能源,湛卢铺开的精神网被迫消散,人工智能重新变成机械手,落到林静恒手臂上。

林静恒和独眼鹰两人站在快没电的北京上,完美地维持了“算你识相,先饶了你”的表情,像两个能生杀予夺的世外高人。

臭大姐成功被他俩唬住,感觉到方才的压迫力消失,还以为是自己投降投得及时,连忙大松了一口气,谄媚地笑起来:“独眼鹰大哥说得对,面对凯莱亲王这种人类公敌,我们就是应该同仇敌忾!现在万事俱备,就缺少这位……您怎么称呼?”

林静恒爱答不理地吐出一个字:“林。”

“什么?您就是黑洞的四哥,哎呀,久仰久仰,百闻不如一见!”臭大姐张开大嘴,朝他展示了两颗镶了钻的门牙,“我们就缺四哥这样的人才!独眼鹰大哥是我的亲人,亲兄弟,之前做生意就一直给我优惠,今天又把四哥给我们带过来了,蓬荜生辉啊!不瞒您说,我都好久没这么走运过了,回去得好好查查日子,一定是我那倒霉的诞生星逆行结束了!”

林静恒对八星系人民的节操有了更深的领悟。

就这样,光杆司令臭大姐强颜欢笑地把他们领回了自己老巢,留下一堆驾驶员已经昏迷的机甲,有苦说不出地飘在宇宙里,等待回收。

几个人来到走私贩子的地下王国,那是一块人造的空间站,从天上望去,目测大约有一万多平方公里,还有一半的面积用来存放机甲和武器,人口显得颇为稠密——新星历时代,已经鲜少能看见这样密集的人口了。

“空间是有限了点,”臭大姐说,“以前就是个补给站,现在没办法了才开始住人,放个屁能砸脚后跟的小地方,住了上千万人口,实在已经到极限了,我们也很发愁。”

独眼鹰冷冷地说:“你最好不要耍花样,就算我们从机甲上下来,弄死你也不费事。”

臭大姐苦笑了一声:“哥,我是欠你钱,合同上签的尾款是三个亿的‘八币’吧,我现在划给你,你要吗?”

联盟八大星系,因为巨大的贫富差距,只好使用不同货币,不同星系的货币有一定汇率,第八星系的货币全名叫做“新星历第八星系通用货币”,简称“八币”,和平年代,拿到其他七个星系就已经不怎么值钱,现在整个联盟政府都摇摇欲坠,人心惶惶的第八星系又被星际海盗战局,八币更是跟废纸没两样。

“不瞒几位,我们这里物资储备还算够用,武器和机甲也充裕,但都没什么用,实在是太缺有效战斗力了。矬子里拔将军似的选了一批看得过去的,好不容易教会了他们机甲操作……水平您也看见了。”臭大姐脸上谄媚之色略微消去了一点,带着他们走上主街。

虽然只是个空间站,但已经颇有生活气息,有人在街边摆小摊,路边的苍蝇小馆刚开门,楼上有人正在露天阳台上烘干衣服,听见声音,好奇地探头往下看,几个孩子追跑打闹着呼啸而过,嘴里十分文明地大喊着:“我要把你们炸成狗屎!突突突突——”

“现在外面人心惶惶,谁也不知道我们能在这躲多久,”臭大姐正色下来,看了林静恒一眼,“四哥我以前听说过,今天既然有缘分见一面,我就明人不说暗话了——北京β和凯莱星都回不去了,这几天传来消息,凯莱亲王卫队总共炸了三颗行星,封锁了星际要道,把剩下的行星代表都叫过去开会,逼他们承认自己的统治权,我知道,现在诸位肯定是无家可归。我把你们领来,也不是怕你们……”

独眼鹰冷笑了一声。

臭大姐皮厚三尺,装没听见,继续诚心诚意地说:“我是尊重有本事的人——报仇不报仇的另说,这里上千万人,老幼妇孺一堆,既然来投奔我,我就有责任保护他们,在大气层外狙击诸位,也是因为我们胆小,害怕生人。不过现在既然误会解除,化敌为友,我看几位也反正没别的地方好去,不如干脆住下,加入我们的自卫队,大家不是双赢吗?”

独眼鹰凉凉地说:“是啊,打得过就杀人灭口,打不过就想办法勾搭进来化敌为友,给你们当打手。臭大姐,你这脑袋没白长这么大,越来越能算计了。”

臭大姐涎着脸:“哪里哪里,过奖过奖。其实不光是防卫方面,技术上也很捉襟见肘,这空间站本来不是住人的,现在负载、人工大气问题都很紧迫,我们缺少技术方面的专家。我的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弄了那么一个破网,没想到一照面就让您那边给破解了,还有我长这么大,头一次见那么小的机甲有那么大面积的精神网,简直是老天爷送来的希望啊……哎,到了。”

他停在一座高楼下,那高楼的建筑风格和臭大姐本人一样,也显得十分珠光宝气,正门上一块牌子,上面霓虹灯缠绕,活像个夜总会,写着:“第八星系自卫队。”

“欢迎加入第八星系自卫队。”臭大姐站在妖娆的门牌下,张开双臂,“这是我们的地下王国。”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湛卢也是充电两小时,通话两分钟的高科技产品~

分享到:
赞(15)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好比原始人的大型网游在手机上玩,分分钟没电

    沈韵2018/10/22 00:43:57回复
  2. 越看越有意思,总算不那么烧脑了

    匿名2018/11/26 20:59:15回复
  3. 哈哈哈卢湛做错了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2/20 23:15:01回复
  4. 噗嗤

    樱酒小殿下2019/01/29 12:36:59回复
  5. 卢湛?excuse me

    拾凉2019/01/31 23:57:57回复